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47章 老羌(二)

第347章 老羌(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身为刘闯帐下十大将,虽然刘闯并没有排名顺序,但是十大将中单以勇力而言,赵云排名第一。当然了,搏杀起来的话,赵云和黄忠在伯仲之间。但黄忠年迈,终究比不得赵云年轻力壮。百回合之内两人可不分上下,但百回合之后,赵云必能战胜黄忠,这并不是秘密。

    赵云平rì里不张扬,为人也很低调。

    可是身为炼神中期的武将,那骨子里都会透着一丝骄傲。

    他对自己手下的矢锋骑可谓信心满满,虽做好了搏杀的准备,但是并未立刻出手。

    事实上,这支羌骑在矢锋骑的冲击之下,迅速溃败。三百多人的骑队全军覆没,无一人活命。

    战斗只持续了片刻便告以结束。

    赵云命人打扫战场,将那些无主的战马收拢起来,居然缴获了百余匹上等战马。

    “可能看出,是何方羌骑?”

    赵云不管对手,只问对手在何方。

    可诸葛均却不能不闻不问,忙示意向导过来询问。

    那向导是一个归化羌人,战斗开始的时候,他便躲在后面查看。

    看着汉军好像割草一样的干掉三百多羌骑,向导不免心惊肉跳……听到诸葛均的问话,他连忙下马跑过去查看。过了片刻,他又跑到诸葛均的面前,轻声道:“这些应该是老羌马贼。”

    所谓的老羌马贼,也就是支持韩遂的那些羌人。

    烧当老羌依靠游牧为生,但想要过上舒适的rì子。单靠着游牧根本不太可能。于是许多老羌开始袭掠商队。甚至寇犯村镇。以掳掠足够的财富,再通过金城换取奢华物品来享受。

    这帮子老羌,也叫做生羌,形容他们野蛮嗜杀。

    而另一部分靠农耕以及正常贸易的羌人,则被唤作熟羌,对汉人的文化非常仰慕,生活习惯已接近汉人的生活方式。

    诸葛均道:“看起来,这老羌的确猖狂。”

    他话有所指。这些老羌马贼如此明目张胆的在河湟谷地进行劫掠,已称得上是肆无忌惮。虽说在出发之前,他就知道老羌猖狂,可是现在看来,恐怕还是低估了这些家伙的凶残……方才这些老羌出击,没有任何预兆,便直接冲过来。如果换做是普通的商队,怕是凶多吉少。

    “这些老羌劫掠的对象,怕不会仅限于商队。

    估计那些在河湟生活的普通羌人部落,也深受其害。子龙将军。若再遇到这些人,万不可心慈手软。咱们一路西进。要笼络那些熟羌,便少不得用这些个生羌的人头作为觐见之礼。”

    赵云听罢,顿时笑了。

    “既然小郎君有此吩咐,云遵命就是。”

    ++++++++++++++++++++++++++++++++++++++

    在接下来的旅途中,诸葛均一行人又遭遇了数次袭击。

    其中一次,老羌马贼的数量几近千人。不过赵云早有防备,矢锋骑更一举将之击溃,斩杀三百余人。一连串的战斗,也使得诸葛均这支人马为人知晓,也渐渐受到了熟羌部落的欢迎。

    凉州人排外,羌人同样排外。

    他们一开始并不清楚这些个汉人的来历,可是当他们看到一颗颗血淋淋的马贼人头时,态度也渐渐发生了变化。

    一路西去,让诸葛均眼界大开。

    这一rì,他指着草原上一群牦牛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牲口,何以长成如此模样?”

    牦牛,作为高寒地区特有的牛种,诸葛均从未见过。

    想到与他解释了这些牦牛的用途,更把这牦牛称作是河湟之宝。

    而诸葛均听过之后,越发感到好奇,便忍不住对赵云道:“朔方苦寒,牛羊匮乏。

    这些牦牛既然有耐寒之能,何不将之送往北疆?特别是辽东、高句丽等地,更需要许多牛开垦荒地,我觉得这种牦牛,最为适合。待返回凉州之后,便与兄长提一下,看可否cāo作。”

    事实上,牦牛最初主要生活在高寒之所,北疆并无引进。

    不过在后来,随着人们对北疆的开发,牦牛也渐渐出现在塞北苦寒之地,并演化出许多品种。比如后世的俄罗斯牦牛,吉尔吉斯斯坦牦牛,便是从河湟地区引进,而后演变而成。

    赵云点点头,对诸葛均的主意颇为赞赏。

    “子衡,再往前咱们就要到唐蹏部落,到时候若谈判顺利,这件事想来不会太难。”

    唐蹏部落,以部落首领的名字而命名。

    最初,这个部落只是一个松散的联盟,由一群小部落组成。

    但是伴随着西凉地区的冲突越来越多,羌人之间也开始出现分裂,于是战乱频发。于是,这些小部落在经过商议之后,决意组建成一个大型部落,更推举出一个名叫唐蹏的人为首领。

    这唐蹏是个极有勇力的人,且xìng格豪爽,颇有些仗义疏财的味道。

    唐蹏部落组成之后,便迅速壮大,成为赐支河首地区的大型部落,总人口达五万余人。他们依附老羌,在赐支河首繁衍生息,开垦荒田,是一个半游牧半农耕的部落。这次烧当迁徙驻地,唐蹏部落也接到了通知。只不过,他们在赐支河首有太多土地,怎可能轻易离开?

    而这唐蹏部落又是一个大部落,他们不肯迁徙,其他小部落也就不肯从命。

    这让老羌极为恼怒,于是出兵威胁。

    唐蹏部落的首领唐蹏,也是个极为强硬的人……你老羌威胁,我更不会退让。于是乎,双方便发生了冲突,到现在已渐渐演变成了大规模的争斗,使得整个河湟谷地都陷入惶恐不安。

    赵云是要提醒诸葛均。这个时候不要去想那些没用的事情。

    只要能说服唐蹏。令唐蹏归化。到时候想要牦牛,便不费吹灰之力。

    诸葛均哪能听不出赵云话语中的意思,当下笑道:“将军放心,均晓得轻重。”

    两人正说着话,忽听前方蹄声阵阵。

    赵云脸sè一变,厉声喝道:“矢锋骑,结阵。”

    入河湟以来,矢锋骑已经经历过数次大战。早有经验。

    故而赵云一声令下,矢锋骑便立刻结成雁行阵,拔刀出鞘,准备作战。

    “将军不要冲动,好像是唐蹏部落的人。”

    诸葛均看到了对面骑队中的旗帜,连忙大声呼喊,拦住了赵云。

    只见那一队骑士在距离矢锋骑还有三百余步的时候便停下来。从骑队中跃出一匹龙驹,向前紧跑百余步,便大声喊道:“前方可是汉家使者?我乃唐蹏大王帐下伊健jì妾,奉我家大王之命。特来迎接汉家使者。”

    是唐蹏的人!

    诸葛均和赵云相视一眼,就见诸葛均紧跟着纵马而出。

    “我便是汉家使者诸葛均。敢问唐蹏大王何在?”

    看到诸葛均,那伊健jì妾便一怔,旋即哈哈大笑,“小娃娃,你就是汉家使者?

    莫不是汉家无人,竟派你这么一个小娃娃前来……你倒着是玩耍不成?还不快叫你家大人过来。”

    诸葛均年纪小,偏偏又长了一张娃娃脸。

    这也使得他看上去比实际年纪还小,很容易令人产生误会。

    诸葛均眉头一蹙,沉声道:“汉羌两族会商,乃是大事,怎可儿戏?

    你若不相信,便带我去见你家大王,他自然清楚。”

    哪知道,诸葛均话一出口,伊健jì妾却勃然大怒,“汉家欺我太甚,说好了是要派能做主的人过来,哪知竟派你一个小娃娃前来,莫非是看不起我家大王,看不起我唐蹏老羌不成?”

    他说话张狂,丝毫不把诸葛均放在眼里。

    一旁赵云眉头一蹙,猛然两腿一夹马腹,爪电飞黄长嘶一声,如离弦之箭便冲出本阵。

    伊健jì妾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见汉军中一员大将飞骑而出,眨眼间便到了他跟前。伊健jì妾本能的拔刀想要阻拦对方,哪知赵云在马上微微一侧身,让过他手中钢刀之后,轻舒猿臂,啪的就抓住对方的腰带。只听赵云在马上一声轻叱,手臂一用力,一下子把伊健jì妾从马上拎起来,狠狠摔在地上。

    这伊健jì妾素以勇武而著称,可是在赵云手里,却无半点还手之力。

    被摔在地上之后,伊健jì妾被摔得头昏脑胀。

    他爬起来,怒声喝骂:“汉狗胆敢偷袭。”

    说着话,他翻身上马,从一名随从手中抢过一杆长矛,挺矛便刺向赵云。

    赵云端坐马上,见伊健jì妾手中长矛刺来,在马上一让,伸手就抓住了矛杆,往怀里一带。

    噗通,伊健jì妾再一次摔落马下。

    没等他站起来,一杆长矛便抵在他胸前。

    赵云看着那些跃跃yù试,想要上前救援的扈从,厉声喝道:“哪个再敢妄动,便取他狗命。”

    “住手,都住手!”

    就在这时,马蹄声响起。

    从远处又来了一队人,为首那人跳下马身高大概在175公分的样子,生的格外粗壮,孔武有力。

    他蓬头散发,额头上套着一枚金环。

    来到人前,就看到一脸羞愧之sè的伊健jì妾,不由得脸sè一变。

    “汉家将军,我是唐蹏。

    你为何要对我的手下动手?难不成你们不是来和我们会商,而是要和我们开战吗?”

    这人,就是唐蹏?

    诸葛均上上下下打量了来人一眼,催马上前道:“我乃大汉使者诸葛均,奉大汉皇叔之命,特来与大王会商。只是你这手下,却好像不愿意我们会商。非但不信我身份,还口出污秽之言,实非待客之道。唐蹏大王问我是否要开战,我却要问问大王,莫非要与大汉为敌?”

    别看诸葛均长了张娃娃脸,可这一番话出口,却让唐蹏不由得心头一颤。

    他扭头向诸葛均看去,只见诸葛均年纪虽然不大,可言谈举止,举手投足莫不流露出贵气。

    唐蹏心里一动,连忙拱手道:“蛮夷之人不晓汉家礼数,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天使海涵。”……)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