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40章 水淹三军(三)3/3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

第340章 水淹三军(三)3/3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曹cāo已经睡下,得知荀攸深夜求见,他连忙用凉水洗了一把脸,便披衣来到书房。

    脸上,仍残留几分困倦之意。

    从许都出兵,先抵达邺城,后赶赴邯郸,在来到信都……曹cāo已年近五旬,早就过了那鼎盛年华,所以这一路奔波下来,哪怕他身体强健,也有些吃受不起,看上去jīng神不是太好。

    “公达,这么晚有事吗?”

    荀攸连忙道了一个罪,低声问道:“主公可看过友学和文谦送来的地图?”

    曹cāo打了个哈欠,点点头道:“公达说的,可是友学他们在漳水北岸扎下的营盘地形图吗?”

    “正是。”

    “有什么问题吗?”

    曹cāo露出疑惑之sè,“我看过那图,友学和文谦的营地设计不差啊。”

    “怎说是不差,我看友学和文谦,将大难临头。”

    “啊?”

    曹cāo一怔,顿时清醒过来。

    他立刻站起身,对书房外喝道:“来人,取一张冀州地图来。”

    “喏!”

    在门外值守之人是许定,不一会儿的功夫,他拿着一副地图走进来,命人在屋中悬挂妥当。

    荀攸手持一支松明,走到地图前。

    “主公,你再仔细看看,文谦和友学的营地,真就得当吗?”

    曹cāo忙走上前,盯着地图查看。

    曹朋和乐进的营地,位于漳水南岸,也是河道狭窄之处。漳水上游,是下博县,有曹军兵马驻守。曹cāo一开始还不觉得什么,可看了一会儿之后,他脸上便露出一抹凝重的神sè。

    “公达的意思是……”

    荀攸苦笑着点点头,“若我是刘闯,只需要在这里……”

    他用手一指地图上那根代表着滹沱河的蓝sè线条,轻声道:“哪怕文谦十万大军,也休想躲过去。”

    曹cāo的脸sè,越发难看。

    他沉吟了一下,突然转身出门,把许定唤来,“孟康,你立刻派人前往漳水大营,传我命令,让友学和文谦马上拔营起寨,后撤二十里……不,四十里安营扎寨,不得有误……”

    “喏!”

    许定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可是曹cāo命令发出,他毫不犹豫便领命而去。

    看着许定的背影,曹cāo脸sè非但没有缓和,反而越发的沉冷。

    “公达,来得及吗?”

    荀攸沉默片刻,只轻轻叹了口气,“但愿吧……”

    ++++++++++++++++++++++++++++++++++++++++++

    乐进的漳水大营,守卫森严。

    夜sè已深,他巡视完营地之后,便返回中军大帐。

    曹朋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正在看书。

    乐进坐下来笑道:“友学,在看什么书?”

    曹朋把手中书卷一样,“主公才编写的《孟德新书》,之前派人送给我,我还未来得及翻阅。”

    孟德新书,是曹cāo根据孙武十三篇,加上他这些年来行军打仗的经验,撰写出来的一部兵书。这本书的流传并不是很广,除了少数曹氏族人之外,外界没有流传。乐进也久闻这部兵书,却苦于没有机会阅读。见曹朋看得入神,他不禁露出一抹羡慕之sè,轻轻叹了口气。

    看样子,曹朋的确是曹cāo要重点培养的人物。

    只看曹cāo把这部孟德新书送给曹朋,就知道曹cāo对他是何等的看重。

    说实话,乐进有些羡慕。

    但他也知道,这种事情他攀比不得。

    虽说曹cāo对他也非常看重,但比之曹朋,他似乎还差了些距离。不是说曹cāo偏爱,只能说在这个时代里,家天下的观念太过强大。身为曹cāo族侄的曹朋……据说曹cāo有意收他为义子,虽年纪不大,资历更无法和乐进相比,可是在曹cāo内心之中,其地位未必就逊sè乐进。

    似乎觉察到了乐进心中的惆怅,曹朋猛然抬起头。

    他突然把书合上,而后递给乐进。

    “文谦将军,要不要看看?”

    “这个……不好吧。”

    “诶,有什么不好。主公把它送给我,那就是我的物品……

    文谦将军若是喜欢,不妨拿回去抄写一回。若不是因为这书是主公亲手所赠,我还要用来时时品读,应付主公的考校,便送给你也无妨……”

    说到这里,曹朋叹了口气。

    “我听人说,刘闯那厮鼓捣出一种机器,可以迅速拓印成书。

    只是这种东西,他保护的很好。主公虽派出许多细作去打探,也未能弄清楚那东西的藏处。”

    曹朋说的‘东西’,便是指诸葛玲和黄月英发明出来的活字印刷机。

    活字印刷的出现,的确是大大降低了这个时代读书人的读书成本。刘闯有意大力发展书院,特别是在燕京书院开设之后,更需要大量的书籍。而活字印刷机器的出现,给予他很大帮助。

    曹cāo也听说过这种机器,更派人前去打探。

    只是这种技术,刘闯肯定要严加保护。

    曹cāo派出了许多细作,可是却毫无所得,甚至还平白损失了不少细作。

    也因为这个原因,曹cāo只好暂缓打探。不过在另一方面,他却开始加大对南山书院学子的招揽。

    当然了,收获甚少。

    自南山书院在孤竹城重新开设以来,学员已更换了好几批。

    有些耐不住辽西苦寒的学子,亦或者因为官渡之战,而担心刘闯会遭遇报复离开的学子,在得知刘闯雄踞塞北之后,后悔不迭。可再想要回去,却不太可能。不少人干脆打着南山书院学子的旗号,四处招摇。还别说,不少地方的官员对从南山书院出来的人,还挺认可。

    只是这些学子,大都不可能接触到刘闯的核心技术。

    所以曹cāo虽招揽了不少,但收效甚微。

    乐进突然道:“友学可知道,近来在朔方出现的刘公车?”

    “你是说,那可以自动从河中汲水,浇灌农田的刘公车吗?”

    “正是。”

    曹朋脸上露出好奇之sè,轻声道:“我怎能不知?

    说实话,我真没有想到那刘闯一个起于市井之中的家伙,如何有如此奇思妙想,又有何德何能招揽到那么多奇人异事。他年纪也不比我大许多,却如何能够让那么多人对他心服口服?”

    乐进听罢,也沉默了。

    曹朋这个问题,他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当然了,身为曹氏宗族子弟,曹朋得曹cāo其中,有些心高气傲也是正常。

    不过,那刘闯何以服众?

    乐进也说不好。

    是靠他老子中陵侯的威望吗?一开始乐进是这么认为。

    可是现在,谁还会说刘闯是刘陶之子,人言刘陶,必然会说中陵侯乃刘皇叔的父亲……想到这里,乐进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拿着书,站起身道:“友学,下半夜你来值守,我先回去休息。

    听说主公已抵达信都,说不得过几rì,就会兵临武邑。

    这两rì,你我辛苦一些,切不可出什么岔子……咱们虽胜了庞德,可那刘闯却未必肯善罢甘休。”

    曹朋听罢,点点头表示明白。

    乐进随后离开大帐,返回自己的军帐歇息。

    而曹朋则坐在大帐之中,又拿出一部由胡昭编撰的《chūn秋注疏》翻看起来。

    大帐外,寂静无声。

    不时有刁斗的声响传来,在营盘上空回荡。

    大约快到寅时的时候,曹朋伸了一个懒腰,迈步走出大帐。

    “公子,可要巡营?”

    有扈从上前,恭敬向曹朋行礼。

    曹朋点了点头,扈从立刻去马厩中前来他的坐骑。

    他翻身上马,带着一队亲随开始巡营。曹营之中,一片寂静,曹军将士大都进入梦乡,沿途倒是见到不少巡营的军卒,也让曹朋感到非常满意。他巡视了一遍营地,花了差不多近一个时辰的时间。此时,已经快到黎明时分,营地外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只听漳水呜咽。

    曹朋带着亲随,策马行出辕门。

    他们沿着漳水河岸行走,片刻后曹朋登上一处高岗,举目向漳水对岸眺望。

    却见河对岸,黑漆漆,静悄悄……

    这两rì,汉军倒是没有什么报复动作。

    据细作回报,刘闯已亲率大军抵达安平,不rì将会兵临漳水。

    曹朋见过刘闯……当初邺城之变,曹朋随贾诩前往邺城,曾亲眼看到刘闯是如何杀出重围。

    他一直不服气,觉得刘闯就是运气好。

    上次在邺城,如果不是东门校尉岑壁突然造反,恐那刘闯就算是有天大能耐,也休想逃出生天。

    可是,逃走了毕竟是逃走了,不管曹朋心里有多么的不服气。

    “听到什么声音了没有?”

    曹朋本来已打算回营,但是临下高岗的时候,却突然勒住战马,侧耳倾听,半晌后向身边亲随询问。

    亲随露出疑惑之s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公子,没什么声音啊!”

    “是吗?”

    曹朋拨转马头,手搭凉棚向远处眺望。

    就在方才,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再仔细看时,那声响突然又一次响起。

    轰隆,轰隆……

    曹朋的脸sè顿时变了,他扭头向身边人看去。

    这一回,亲随也变了脸sè,显然也听到了那古怪的声响。

    顺着漳水隔岸观瞧,曹朋看到顺着滹沱河的河道,隐隐约约有一条亮白sè的巨龙朝着漳水呼啸而来。

    越来越近,声音越来越响亮。

    曹朋的脸sè发青,猛然拨转马头大声喊道:“快跑!”

    他这时候已经反应过来,什么巨龙,那分明是幽州军在滹沱河上游筑坝蓄水,准备要水攻曹营。

    身后洪水的轰鸣声越来越大,震耳yù聋。

    一条白sè水龙奔腾而来,瞬间将漳水截断……那水浪足有三米多高,轰得一声撞在漳水河堤之上,奔腾的洪水迅速淹没了河堤,如同一头发狂的野兽一样,来势汹汹,扑向了曹营。(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