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40章 水淹三军(一)

第340章 水淹三军(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灵武谷,位于贺兰山南麓,青铜峡西岸。

    这也是关中和漠北的分界点,出灵武谷北上,可直抵朔方。

    东汉末年,凉州羌人起事,杀官造反,洗劫城镇,令西北大乱。大将军段颎临危受命,提兵杀入凉州,平定羌人之乱。当时段颎突袭羌人营地,令羌人大败。而后与对方在灵武谷一场血战,段颎更身披甲胄,率先冲阵,杀得羌人大败……溃败的羌人自灵武谷逃离,遁入漠北。

    时至今rì,在灵武谷一带放牧的牧人,仍可以在草原上看到当年留下来的尸骸。

    灵武谷归于北地所辖,却位于河西,为廉县所治。

    虽然从地理位置上划分,灵武谷更应该属于武威治下。可由于武威大多是羌狄胡人,所以当初在划分的时候,为保证朝廷对武威的控制,就把廉县纳入北地。这其实也就是说,朝廷在黄河西岸有一个桥头堡,一方面可以监视武威,另一方面也能够集中力量抵御漠北匈奴。

    月黑风高,廉县城头,灯火昏暗,城门紧闭。

    这里位于偏荒之所,伴随着中原混乱,守卫廉县的兵马也就变得越来越松懈。城头上值守的军卒,一个个有气无力。到子时之后,便纷纷打着哈欠,三三两两躲在角落里避风休息。

    城下,漆黑一片。

    从天边飘来一片乌云,遮住皎月星辰。

    廉县城外的旷野中,影影憧憧,突然出现了无数黑影。

    这些黑影行动极为迅速,在旷野之中奔跑,好像鬼魅一样,没有半点声息。

    他们清除了城下的鹿角拒马,而后从随身兜囊中,取出飞抓,用力向城头抛去。飞抓显然是经过特殊处理,铁爪飞上城头之后,迅速扣在城墙上,却没有发出一星半点的声息……

    黑衣人相视一眼,就见为首之人从腰间拔出短剑,张口咬住剑身。

    他用力往下拉了拉,见铁爪固定的极好,而后一摆手,双手抓住绳索,身形猛然向上一纵。

    他脚上的鞋,底部配有棉絮,以至于双脚踏在城墙上,声息皆无。

    其余黑衣人,也模仿着那头领的动作,顺着城墙攀爬起来。这些人,好像灵巧的猿猴,攀爬的速度很快。待爬到城头上,首领探头向女墙内看了一眼,见左右无人,立刻伸手搭在女墙上,身体好像灵巧的飞燕,刷的一下子掠过墙头,双脚落地之后,声息全无,顺势抄起短剑。

    噌噌噌!

    黑影闪动,黑衣人纷纷爬上墙头。

    这廉县城墙不高,甚至有些残破……对于这些曾经过残酷训练的黑衣人而言,简直是不值一提。

    为首的黑衣人蹲**子,把身体没入yīn影中。

    他朝着左右两边的黑衣人做出一连串的手势,而后便带着一队人,循着驰道悄然下城。

    其余黑衣人则分为两路,一左一右散开。

    顺着城头走出二十余步后,一名黑衣人突然蹲**子,身后的黑衣人也随即蹲下来,整齐如同一人。

    五名值夜曹军,懒洋洋走过来。

    当他们从就要绕过拐角的时候,从yīn影中突然窜出五名黑衣人。

    这五名黑衣人的速度奇快,行动更犹如鬼魅。两名走在最前面的曹军,被瞬间扑倒在地,黑衣人手中短剑从他们的喉咙划过,顿时血雾喷涌,当场毙命。而后面三名曹军,则被也被黑衣人迅速解决。从他们动手,到结束,不过数息之间。就在拐角处不远,有十几个曹军正围坐在篝火旁说笑。五名袍泽被杀,这些个士兵竟然没有一个人觉察到,有人正在逼近。

    于此同时,城下也在上演着同样的一幕。

    三十几个黑衣人好像鬼魅般行进,迅速将城下十余名值守曹军无声无息刺杀,旋即打开城门。

    廉县城头,突然间火光冲天。

    而在廉县城外,则传来隆隆铁蹄声,一队骑军风驰电掣,向廉县迅速扑来……

    ++++++++++++++++++++++++++++++++++

    “什么?”

    北地太守张既勃然sè变,厉声道:“你说廉县失守?”

    堂上小校战战兢兢,颤声道:“就在昨夜,西凉军不知是如何动作,竟无声无息攻破廉县。”

    “这不可能!”

    张既大怒,站起身来。

    小校所说的‘无声无息’,可是一点都没有夸张。

    马超猛攻安定,可是北地这边却迟迟没有动作。

    张既一直以为马超的目标是安定和汉阳,虽然也做了准备,却未曾想这西凉军已经攻破廉县。

    问题是,他此前是一点都没有觉察。

    难不成西凉军招来了冥兵?否则怎会毫无声息?

    廉县的守卫,远远不似富平,但也有近千人屯驻。这近千人就算不做反抗,站在那里**,也非短期内可以完成。可这支西凉军,竟然神不知鬼不觉拿下廉县,令张既心中顿生疑虑。

    张既,凉州名士。

    中平二年时,张既不过十六岁,为郡中小吏。

    后举茂才,除新丰县令,其治下被评定为三辅第一。

    历史上,此人也是在建安八年,因出面游说马腾出兵,助钟繇夹击高干帐下大将郭援而声名鹊起,为曹**看重。可现在,郭援屯兵渤海郡,是刘闯的手下;而马腾在去年便死于韩遂之手,张既也就显得默默无闻,不为人所知。也幸亏凉州刺史韦端看重他,拜北地太守。

    可张既的运气实在是不好,方上任便遇到马超出兵的事情。

    张既是一个典型的凉州士人,对马超并不在意。

    但他上任之后,面对马超的出击,还是作出了反应,命手下大将姜叙率部驰援安定,协助安定太守赵昂。

    谁料想到,马超居然攻下了廉县,而且是神不知鬼不觉。

    富平和廉县之间,有黄河阻隔,但也不可能事先一点风声都未觉察到……

    “府尊,小人怎敢欺瞒府尊?

    那西凉军的确是无声无息攻下廉县,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风声。昨rìrì间,斥候还与廉县守军隔河询问,那边回复说,没有发现任何情况。谁料想才一个晚上,便发生这种变化。”

    “那可探查清楚,是何人占领廉县?”

    小校连忙道:“已经查清,那占领廉县之人名叫诸葛均,而他手下便是马超族弟,马成……”

    马成?

    从未听过这个名字。

    张既可以肯定,这个人绝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当年马腾发迹之后,许多马氏族人来投。所以有一个族弟,并不足为奇……张既所忌惮着,是马超马岱马休这种马氏族人之中,有名有姓的人物。马成?又是什么人?不过张既的注意力,并未被马成所吸引。他敏锐的觉察到了诸葛均这个名字,也令得张既心里一动。

    他身在北地,凉州荒僻之所。

    但是对天下大势,也有些了解。

    至少,张既知道刘闯有一个妻子,就复姓诸葛……

    联想到之前有谣言说,马超背后有刘闯的支持。张既那还能不明白,这诸葛均是怎样来历?

    脑袋灵光一闪,张既突然反应过来,马超的用意。

    一直以来,马超在西凉如同一个被隔绝的力量,得不到凉州士人认可。

    若他归降了刘闯,倒也不难解释,此人何以横扫天山六国。只是,他地处西凉,想要获得刘闯源源不断的支持着实困难。以前他和刘闯的关系没有暴露还好,而今暴露了,再想要获得刘闯的物资支援,便非常困难。可是,如果马超占领了灵武谷……张既突然倒吸一口凉气,暗自咋舌。

    出灵武谷二百里便是朔方!

    而朔方,如今为刘闯所据,据说正在向朔方大量迁移人口。

    一旦马超占领了灵武谷,便等于是打通了他和刘闯的联系通道……到时候,刘闯手中的物资,可以通过朔方到灵武谷的漠北通道,源源不断送至武威。而马超有了这样的支援之后,势必会在凉州掀起腥风血雨。马超手中的西凉兵本就凶悍,再有刘闯支援,岂不是危险?

    张既闭上眼,沉吟不语。

    半晌后,他突然做出了决定……

    “传我命令,立刻调集富平灵州所有兵马,明rì一早自上河渡口渡河,务必要尽快夺回廉县,封锁灵武谷。”

    西凉军用兵奇诡,神不知鬼不觉拿下廉县。

    张既承认,这支西凉军很厉害,也认为那诸葛均确有手段。

    可是你诸葛均能够神不知鬼不觉拿下廉县,也暴露了你手中兵力不足的问题。若不然的话,你大军行进,我怎可能没有半点觉察?所以,张既确认,占领廉县的西凉军,人数不多。

    趁着西凉军大队人马还未赶来,他必须要抢先夺回廉县,封住灵武谷通道。

    若不然,西凉军拿下廉县,与朔方汉军连为一体之后,下一步定然是渡河而击,攻打富平。

    想到这里,张既心中已有了决断。

    他在富平和灵州两地,屯驻有五千大军,绝对可以在最短时间之内,复夺廉县。

    随着张既下令,灵州和富平的兵马,旋即调动起来。

    灵州兵马在入夜之后,抵达富平,和张既所部汇合一处。

    灵州校尉名叫姚琼,是一员悍将。

    他听了张既的解说之后,二话不说便向张既请命,率先渡河……

    黎明时分,张既姚琼二人率部抵达上河渡口。河面上浮游一抹水雾,大河水奔腾流淌,轰鸣声震耳yù聋。

    “子玉,渡河之后,便立刻奔袭廉县。

    那诸葛均初得廉县,兵力不足……我们必须尽快将廉县夺回,方可占居上风。你拿下廉县之后,便屯兵灵武谷。我会亲率大军,随后抵达接应。只要咱们封住灵武谷,便是大功一件。”(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