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39章 矫诏(二)

第339章 矫诏(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商议的结果,荀彧的意见尽数反驳。

    自己果然做不到奉孝那般挥洒自如,笑骂由心的程度。

    同样的话,在郭嘉说来,未必会引来这么多的反对。这也和郭嘉的xìng子有过,大家都已经习惯了他这种作风,所以大多数时候一笑带过。可是现在,让从来担当老好人的荀彧做郭嘉这样的事情,自然会让许多人心里不舒服。甚至连程昱都觉得,荀彧这样做是存有私心。

    毕竟,一个恪守中庸之道的人,突然间四处得罪人,总是让人心里不快。

    双方唇枪舌剑的一场激辩,曹cāo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程昱。

    不过,他对荀彧所言,马超的目标是北地郡,还是留了心……只不过他也不信,刘闯能有那么好的胃口。刚吞下百万黑山众和冀州三郡,刘闯这就要图谋河东?未免有些不太可能。

    所以,曹cāo认为刘闯的最终目标,还是冀州。

    建安八年四月中,曹cāo下令,命乐进兵进安平国……

    随后,他又命夏侯惇为先锋,统兵北上,进驻邺城。曹cāo自征召兵马,亲自督军前往邯郸。

    既然刘闯想要虎视冀州,曹cāo也不介意,在冀州给刘闯一个教训。

    莫非他真以为,我曹cāo便好欺负不成?

    荀彧见如此情况,也知道多说无益。不过他依旧认为,刘闯的胃口很大……可是却不得曹cāo等人重视。

    听天命,尽人事!

    荀彧隐隐约约感觉到,此次若刘闯取胜,必然会对曹cāo带来巨大的威胁。

    可是,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劝说。

    安平国,武遂。

    滹沱河与漳水,在这里奇妙的汇聚一处之后,旋即有分为两条河道,一条依旧沿漳水而行,另一条又形成一股河道,被称之为东滹沱,而后并行东去,流经河间,在参户亭再次汇聚流入大海。

    如此一来,便形成了一个极为奇妙的地势。

    武遂便位于东滹沱与西滹沱之间,漳水以北,隶属于安平国所治。

    然则去年,曹朋偷袭安平,斩杀高览之后,无力继续北上,便使得安平国一分为二。漳水以南是曹cāo治下,而漳水以北的安平、饶阳和武遂三县,便纳入刘闯所治。根据双方在一月商议的结果,以漳水为界,互不侵犯。不过,说是这样说,可谁又会把条约放在眼内。

    自刘闯、曹cāo罢兵之后,短短两个月里,双方在漳水两岸,便发生了数次冲突。

    曹朋年轻气盛,心高气傲;新任河间国相荀匡与中山国相步骘,一个出身名门,一个干练沉稳,手段老辣。三个人聚在一起,少不得发生各种各样的矛盾。而且大家是敌我关系,自然谁都不可能退让。在几次冲突之后,荀谌突然下令,拜庞德为安平校尉,无萎亭侯……

    这一来,也就使得漳水两岸,更加热闹。

    庞德是什么人物?

    历史上鼎鼎有名的西凉悍将。自投效刘闯以来,争高句丽,战幽州,在平岗大败燕荔游鲜卑,战功赫赫。此前,庞德和许褚在魏郡吃了大亏,老罴营折损了三分之一。若非陆逊在当时沉稳老练,指挥得当,说不得庞德和许褚都要折在魏郡。哪怕后来他退回了河间,一直念念不忘。清水河被曹军伏击,已经成了庞德洗刷不掉的耻辱……所以,他一直在伺机报复。

    来到安平之后,庞德立刻下令,汉军渡河寻衅。

    他和荀匡步骘不一样,绝不会退让半步。

    这也使得曹朋更加愤怒,双方仅止在三月里,便干了三架,不分伯仲。

    阳光明媚,初夏骄阳照在人身上,已感受到了一丝暑气。

    漳水北岸,两军对垒。

    汉军背靠漳水,身后搭建有长长的浮桥,而曹军则严阵以待,曹朋顶盔贯甲,面沉似水……

    “庞德,无耻之徒。”

    他手持一杆方天画戟,挺戟跃马,在两军阵前破口大骂。

    “前番方决意休战,而今rì便渡河而击,莫非想要撕毁协议,与我家主公为敌?”

    庞德冷笑一声,“黄口小儿,不知兵国之事。

    今我家主公奉诏讨伐jiān党,清君侧,乃是顺天而行,何来背信弃义?倒是你这小儿,前几rì才说了休战,却偷偷摸摸在这边集结兵马。若非我察觉的早,说不得便要被你这小儿所骗。”

    刘闯发出矫诏,陈曹cāo‘十大罪’,已表明了态度。

    庞德本打算趁曹军没有准备,渡河偷袭……哪知道,他方渡过漳水,便觉察到曹朋在漳水北岸集结兵马。两边打得是一样的主意,都想要出其不意,夺取战争先机。不过现在对上了,也就不必再遮遮掩掩。两边索xìng排开阵势,准备在漳水北岸决一雌雄,看谁能够取胜。

    当然了,这口头上还是要把罪名推到对方身上。

    曹朋听了庞德的话,顿时大怒。

    “庞令明,无耻小人,竟敢颠倒黑白。”

    说着话,他跃马挥戟,便向庞德扑来。

    庞德冷哼一声,也拍马舞刀,和曹朋战在一处。

    庞德是刘闯手下一员悍将,此次刘闯自领大将军之职,更册封十大将,庞德便位列其中之一。

    刘闯的十大将分别是:赵云、许褚、黄忠、魏延、甘宁、夏侯兰、太史慈、庞德、甘宁和张辽。

    马超因为是刘闯的结义兄长,故而不位列其中。

    此外,似吕布和刘勇,也不在十大将之列。

    庞德能够位列十大将,其勇力自无需怀疑……可是曹朋居然能和庞德打得不分胜负,也是让不少人感到吃惊。两人刀来戟往,杀得难分难解。双方军阵中,更是鼓声隆隆,为二人摇旗呐喊。

    曹朋手中这杆方天画戟,是仿照吕布的方天画戟所制,重约六十三斤。

    他自幼得异人传授,后又拜入兖州隐士越老夫子门下,与曹cāo帐下大将越兮,也算得是同门师兄弟。

    别看曹朋年纪小,这杆方天画戟确是使得出神入化。

    庞德手中的金背银鳞砍山刀,也是石臼坨出品的百炼钢刀。

    刀长九尺,刃阔约十公分,一边开刃,另一侧刀背上,则镶嵌银鳞。

    这银鳞是庞德受赵云龙鳞枪所启发,请得费沃亲手打造而成,如同鱼鳞一样镶嵌在刀背之上。阳光照耀时,会折shè出夺目光亮,晃人眼睛。自庞德有了这口银鳞刀之后,可谓爱不释手。

    如今与曹朋战在一起,眨眼间十数个回合不分胜负,让庞德也不禁恼怒不已。

    虽然和曹朋交过手,但当时大家都克制着,所以庞德也没有施展全力。他知道曹朋厉害,却不想此前也留了余力。这次大家撕破了面皮,双方便不再保留,自然是打得难解难分……

    又十余个回合过去,庞德忽听己方军阵传来一阵sāo乱。

    他心里一动,忙拨马跳出战圈,举目观望。

    只见一队曹军自侧翼突然杀出,直奔汉军后阵而去。

    庞德心里一惊,回头向曹朋看过去,就见曹朋的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笑容。

    他突然明白过来,自己恐怕是上当了!

    曹朋是一个诱饵,用来缠住自己的注意力。趁着双方交手的时候,另一支曹军从漳水上游杀过来,直冲汉军后阵。

    汉军此时,仍在不断渡河。

    按照庞德的想法,他想要牵制住曹朋的力量,让大军顺利过河。

    可现在看来……

    庞德顿时大怒,刀指曹朋道:“小贼,焉敢用计?”

    曹朋冷笑道:“蠢货,两军交锋,各施奇谋。还以为你这家伙有些本领,不想也一个莽夫!”

    说着话,曹朋大戟高举,猛然向下劈斩。

    “全军,出击!”

    早就等的不耐放的曹军,伴随着曹朋一声令下,齐声呐喊。

    曹军中军人马,在隆隆战鼓声中向汉军逼近,两侧骑军更同时杀出,向汉军直扑而去。

    后阵被袭,汉军有些慌乱。

    庞德想要稳住阵脚,哪知道曹朋却趁着这个机会发动攻击。

    他连忙大声嘶喊,指挥兵马想要拦住曹军。可是军心已乱,汉军在曹军的冲击之下,迅速溃败。

    “将军速退,若被曹军断了后路,便难以脱身。”

    庞德的扈从,拼命拉着庞德撤退。

    虽然心中不甘,可庞德也知道,这不是逞强的时候。自己这边的阵脚已乱,根本无法做出有效的反击。如果死撑下去,只怕正中了对方的下怀。想到这里,庞德忙拨转马头向漳水对岸退走。曹朋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庞德,催马急追。有庞德亲随跃马上前阻拦,就见曹朋不慌不忙,从兜囊中取出两枚婴儿拳头大小的铁球,扭身打出。距离短,而铁球的速度又快。两名庞德的亲随在马上躲闪不及,便被曹朋打落马下,脑浆迸裂。

    “庞德,休走!”

    曹朋干掉两个汉将,便跃马继续追赶。

    与此同时,漳水上游出现一支船队,那船头之上站立一人。

    此人身材不高,大约在175公分的模样,生的孔武有力,相貌英武。

    一张国字脸,颌下一部短髯。

    他顶盔贯甲,手中持有一干铁矛,站在船头大声呼喝,指挥曹军攻击……

    在他身后,竖着一杆大纛。上面写着魏郡太守,大汉游击将军,正zhōng yāng一个斗大的‘乐’字。

    此人,正是曹cāo帐下名将乐进乐文谦!(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