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31章 冀州之战(七)2/4

第331章 冀州之战(七)2/4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曹cāo,一代枭雄!

    只是碍于时代的局限xìng,即便如曹cāo一般的人物,也无法真正理解海防的重要。当年刘闯在下密修建船坞,制造海船,曹cāo也不是不清楚。只是他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中,所以一直以来,都未加强过海防建设。如此一来,也造成了曹cāo对沿海地区的控制力度非常薄弱。

    哪怕他现在已经觉察了海防的重要xìng,想要弥补依旧有些迟了。

    荀彧沉思良久之后道:“司空也不必太过担忧这支水军。

    袭扰便袭扰,特别是在青州,如果没有强力支持,他们也只能做到袭扰,却无法影响大局。

    司空可命青州沿线,加强守卫,同时将沿海百姓向内地迁移,坚壁清野,尽量减少闯儿水军造成的损失即可。当务之急,司空当恪守原先的计划,加强对邯郸的攻势。任他闯儿千般手段,司空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攻取邯郸,消灭袁尚,逼迫那闯儿与司空正面对决……”

    很显然,荀彧对曹cāo的力量颇为信任。

    在他看来,刘闯虽然强盛,可如果真要正面对决的话,依旧是曹cāo占据上风。

    听了荀彧这一番话后,曹cāo总算是稳住了心神。

    是啊,刘闯这么奇兵并起,不就是想要拖延时间,牵制我的力量?这也就说明,刘闯自己也清楚,他想要在正面对决中取得胜利并不容易。既然这样,我又何必在意他那些小手段?

    消灭了袁尚,到时候刘闯就算不想对决,也没有其他选择……

    “文若所言极是,刚才我的确是被那闯儿扰乱了心神。

    不过,消灭袁尚迫在眉睫,可也要给袁谭一些支持和希望才是。这样吧,便使颜良文丑与子远率部屯驻绛水,以防备闯儿偷袭清河。且让那袁谭为我们牵制闯儿,你我当集中力量,对邯郸加紧攻击,务必要在新年到来之前,彻底解决邯郸之敌……到时候闯儿便只能与我等决战。”

    曹cāo这是正兵出击,不再理会刘闯的奇兵。

    荀彧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从目前的情势来看,加强对邯郸的攻势,的确是曹cāo最好的选择。

    只是,荀彧依旧有些担忧。

    那刘闯身边能人不少,自家兄长荀谌,虽然说声名不似自己响亮,可若说能力的话,却未必逊sè于自己。

    有他辅佐刘闯,焉能坐视曹cāo消灭袁尚?

    荀彧相信,刘闯一定还有后招……这家伙绝不可能只是简单的袭扰,恐怕还有更厉害的手段没有使出来。

    一想到这些,荀彧这心里就不禁一沉。

    说实话,他是真不想和刘闯交手。原因嘛,非常简单!刘闯这个家伙,好像能预知未来一样,每一次出手都会狠狠击中曹cāo的软肋。从最初的联合,到最后的敌对,刘闯总能未卜先知。这让荀彧的感觉很不舒服,同时也让刘闯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令荀彧难以看穿……

    可是现在,他必须要和刘闯对决一遭。

    若刘闯不除,汉室中兴便只能是一句空话!

    兄长,便让我看一看,你还有什么手段没有施展出来……

    ++++++++++++++++++++++++++++++++++++++++++++++++++

    十月,凉州雪。

    自马腾被杀之后,西凉群龙无首,随之大乱。

    好在,马超在西域休养生息三载,已经成就了气候。马腾被杀,马铁战死,马腾次子马休立刻紧急派人前往西域,在戊己校尉城拜见马超,陈明利害关系,恳请马超率部返还武威。

    马腾的死,太过突然。

    当马超得知马腾战死的消息后,也不禁落泪。

    父子二人的关系,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变得非常恶劣。马腾看不上马超,马超也不喜欢马腾……特别是伴随着马超外祖父战死之后,父子关系更加淡薄。若非如此,当初马腾又怎会想到要把马超送去许都做人质?不过,后来马超前往西域,两人之间的矛盾也随之减弱。

    马超不愿意为马腾效力,宁肯自立门户。

    如此一来,父子间的联系反而比之从前频繁许多。

    不管怎样,马腾和马超终究是父子。

    马腾被韩遂所害,也让马超格外愤怒。

    得到马休的通知以后,马超立刻点齐jīng兵一万,以马岱为先锋,从戊己校尉城返回武威……

    西凉锦马超的名声,可不是凭空得来。

    马超在西凉的地位很高,加之他体内流淌着羌人血脉,所以聚居在西凉的羌人对他也非常认同。

    锦马超十五岁随父从军,是一刀一枪杀出来的威名。

    所以,得知马超从西域返回西凉,原本还有些动荡的武威,一下子稳定下来。

    韩遂消灭了马腾,也付出不小的代价。

    不过,在钟繇和卫觊的帮助之下,韩遂不禁迅速恢复了元气,还得到朝廷嘉奖,拜前将军,街亭侯,声势大涨。

    在补充了兵马之后,韩遂便依照钟繇吩咐,挥兵西进,直逼武威。

    只是,当韩遂抵达鹯yīn河的时候,却突然听闻马超率部返回姑臧。韩遂吓了一跳,连忙下令停止西进。

    “将军何以裹足不前?”

    随同韩遂一同西进的凉州大仆杨阜,不禁诧异询问。

    韩遂苦笑道:“我未想到,那马超竟然会这么快返回武威。

    马腾战死,我原以为他那次子马休会自立而起,却不想他竟然放弃自立,派人前往西域迎回马孟起。”

    “这马超,很厉害吗?”

    杨阜不禁诧异问道。

    这杨阜,是汉阳郡冀人,颇有才华,在凉州颇有名气。

    建安四年,杨阜已从事的身份代表凉州刺史韦端前往许昌拜见曹cāo,甚得曹cāo所重,任安定长史。杨阜从许都返回之后,关中众将都向他询问,袁曹之间谁能获胜。当时杨阜便说:袁绍宽厚但不果断,喜好谋略但缺乏决策。不果断,就没有威严;缺乏决策就会误事。

    虽然他现在很强大,但最终不可能成就大业。

    曹cāo有雄才远略,决断应变毫不犹豫,政令统一而军队jīng良,所有的人才也都能尽心竭力。

    杨阜最终断定,曹cāo必然获胜。

    而事实也证明了他的判断,更使得杨阜在凉州获得了极大声望。

    只是他不愿意担当从事,于是辞官不做。韦端也颇为喜爱杨阜的才华,于是便征召他为大仆。

    不过,杨阜虽然熟悉凉州风物,可是对马超却不太了解。

    见韩遂一脸惊惧之sè,杨阜也不禁有些好奇。

    韩遂苦笑道:“马孟起是马腾长子,骁勇无敌,在西凉威名赫赫。

    若不是他出身低贱,有一半羌人血统,不得马腾欢心。若不然有他跟随马腾左右,我必不敢对马腾动手。此儿有樊哙英布之勇,不可力敌。而且他在西凉羌人之中极有威名,若现在进击武威,恐怕不是对手。当务之急,当呈报元常先生,请他调拨援兵,集结重兵方可一战功成。”

    看得出来,韩遂对马超非常忌惮。

    可他如此夸赞马超,却激怒了杨阜身后一员大将。

    那员将名叫王同,乃凉州名将,是韦端手下极为看重之人,心高气傲。

    “不过是一个杂种羌,何至于韩将军如此畏惧?

    那马超再厉害,也不过一介小儿,今我天军兵临鹯yīn河,又岂能裹足不前?某愿向将军请战,去那马超项上首级。”

    韩遂,隶属于韦端之下,但并非亲信。

    可王同却不一样,那是凉州刺史韦端的亲信,所以言语间也显得不太尊敬。

    韩遂眼睛一眯,突然笑道:“既然王将军有此心,我自欢喜。

    便请王将军出战,我当在鹯yīn河畔敬候佳音。”

    王同脸上露出不屑之sè,冷哼一声,便拱手告退。

    杨阜也知道王同看不起韩遂,但是杨阜对韩遂的手段,却颇为清楚。

    从一介寒士,到如今的一方太守。韩遂若没有真本领,又怎可能崛起?他这么称赞马超,想必那马超必有不凡之处。于是,杨阜连忙向韩遂告了个罪,转身匆匆走出大帐,去追王同。

    看着杨阜的背影,韩遂突然一声冷笑。

    他扭头对站在身后的阎行道:“韦端刺史手下,多这种桀骜之徒,成不得气候。

    不过,今马超返回武威,必不会善罢甘休。钟元常虽对我不错,其实也不过利用而已……至于韦端之流,更不会把我放在眼中,巴不得我早些倒霉。现在有王同愿意送死,我们便静观其变。若马超取胜,我们立刻撤兵返回金城;他们想让我和马超两败俱伤,我又岂能让他们遂了心愿?你立刻去通知程银、杨秋、张横、梁兴和马玩五人,要他们不得轻举妄动。”

    韩遂,有八部将。

    只是在火并马腾的时候,候选、李堪和成宜三人战死,以至于而今只剩下五部将。

    不过再算上阎行,依旧有六部将,韩遂的元气未伤。

    他这个人,就如同别人对他的称呼一样,心肠若黄河九曲,算计颇多,怎可能真心与马超火并?

    如果马超没有回来,韩遂倒是信心十足。

    一个马休,他并不放在心上。

    可若是加上马超,韩遂虽有胜算,却依旧会感到头疼。(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