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25章 大号小径(下)

第325章 大号小径(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孝子,无疑是这个时代寒门士子的敲门砖。

    自古以来,百善孝为先的概念可谓是深入人心。你有没有才干?不重要!但只要你能以孝闻名,便等于打开了一扇大门。至于是真孝还是假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若你想要飞黄腾达,就离不开这个‘孝’字。就算是你有千般手段,只要戴上一顶‘不孝’的帽子,便是人生的污点。

    三国时期,有许多孝子。

    甚至在刘闯的手下,徐庶、太史慈素有孝名。

    只是,刘闯依旧想不起贾逵何人。他对这个名字有点印象,但同时又好像非常陌生……这应该是一个留名史册的人物。不过三国时期的牛人实在是太多,多到刘闯不可能一一记住。

    好在,他身边有个博学多识的卢毓。

    别看卢毓身在幽州,但他毕竟是卢植之子。哪怕生活贫困,他所接触的圈子也远非刘闯可比。

    “这贾逵是河东襄陵人氏,祖上也是河东望族。

    只是到他曾祖时便已经没落,不复当年荣耀。他的祖父贾习,便是一个博学之人,有过目不忘之能。贾逵出生后,便由他祖父口授兵法万言,谋略不俗。从在幽州时曾听人说过一件关于他的事情。兴平年间,他寡母病重,可是家中却无车马。于是他背着母亲徒步二百里,找到当地名医诊治……他也因此而闻名河东,被许多人称赞。建安三年时,被举为茂才。”

    卢毓向刘闯介绍贾逵的来历,却让刘闯不由得连连称赞。

    “未曾想,这贾逵倒是一个孝子。”

    卢毓也感叹道:“说来这贾逵也确是时运不济。

    建安四年,他被河东名士卫觊看重,向曹**举荐。谁想到他老母突然病故,贾逵便拒绝了曹**所辟,在家中为老母守孝。不过算算时间,也差不多快有三年。主公若有意招揽此人,毓不才愿为说客,前去绛邑游说,将他请来幽州为主公效力。”

    刘闯听了卢毓的介绍之后,也有些心动。

    没错,他手下而今是人才济济,但相比起来,依旧仍略显不足。

    曹**几十年的积累,绝不是刘闯几年之间便能够追上。哪怕他挂着一个大汉皇叔的名号,也仅仅是让他得到了正统之名。说穿了,三国时代无义战,想要得到认可,还是要靠实力。

    在这一点上,刘闯是真的没办法和曹**相比。

    虽然他手握南山书院,可是在幽州之战以前,南山书院又有几人愿意出来辅佐他?郑玄、管宁、邴原、胡昭、孔融这些人的声望不可谓不响亮,却依旧无法让刘闯获得书院学子的承认。如果真要算计起来,南山书院学子开始大规模辅佐刘闯,也是在刘闯平定了塞北之后。

    而今,曹**渡河成功,袁尚弃守魏郡,南山书院的学子们恐怕又要开始观望了……

    贾逵、贾逵、贾逵……

    刘闯看了看卢毓,笑道:“此事不急于一时,咱们现如今尚未脱离险境,子家身体方有好转。

    待你身体好一些后再出发不迟。”

    卢毓点点头,便领了刘闯的这番好意。

    他身体刚好一些,若这时候再长途跋涉前往河东,真未必能够撑得住。

    与其这样,倒不如回去好好调养,待身体好转了再去……左右贾逵就在河东,还怕他跑了不成?

    两人策马而行,一边聊天一边往峪谷行去。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喊杀声。

    刘闯心里一紧,忙策马冲上一座土丘举目观瞧。在山路拐弯处,尘烟滚滚。十几匹快马从烟尘中飞驰而出,马上的骑士一个个更遍体鳞伤。紧跟着,蹄声响起,越来越多的人马飞驰而来。

    看衣装打扮,刘闯松了口气。

    原本以为是自己的行藏被人觉察,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与他无关。

    这些人的穿着打扮几乎相同,但最前面的十几人却披挂甲胄。在他们身后的追兵更是穷追不舍,弓弦声响,箭矢呼啸掠空,落在最后面的几名骑士一连串惨叫,从马上跌落下来。

    而跑在最前面的骑士,闻听惨呼声连忙勒马回身。

    “二弟!”

    他大吼一声,拨马便要回去。

    “兄长,速走。”

    那落马的骑士在地上打了个滚,便翻身站起来,提刀便朝着追来的骑军扑去。

    他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兄长休要顾我,赶快离开……待回山之后,再为我报仇。”

    说着话,他轮刀便斩向朝他扑来的追兵。那为首的追兵,手持一柄开山大斧,二话不说抡起斧头便劈斩下来。骑士举刀相迎,却听铛的一声响,他手中大刀与那大斧撞击一处,马上骑士人借马力一斧头便崩开他手中大刀,胯下战马更呼啸扑来,把那骑士一下子撞飞出去。

    “刑猛!”

    为首骑士瞠目yù裂,嘶声怒吼。

    却见持斧大将到他跟前,却勒住了战马。

    “大帅,休怪某家心狠手辣,若非你阻拦我等前程,刑猛又怎会反你。”

    “你……”

    “今曹司空奉天子以令诸侯,占居天时地利人和。

    他要你我归降,也是与你我一条出路。偏你迟迟不肯答应,难不成让百万弟兄跟着你继续为山贼盗匪,一辈子见不得人吗?你今rì之遭遇,实乃咎由自取,莫要怪我不念袍泽之情。”

    说完,他二话不说,轮斧便冲过去。

    而那被称之为‘大帅’的骑士,也勃然大怒。

    “我只想为大家寻一更好的出路,却不想尔等竟敢与那**贼暗中勾结,陷害于我。”

    “大帅,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没有用,只看你能否活着离开此地。”

    刑猛显然已到了养气巅峰,眼见着就要迈入炼神境界。

    他手中大斧,约摸着有六七十斤,可是在他手中却好像混若无物一般,把那‘大帅’笼罩其中。

    与此同时,他身后随从蜂拥而上。

    而‘大帅’的部曲也不畏惧,与对方站在一处。

    ‘大帅’的武艺,与那刑猛在伯仲之间。

    可是看他举手投足间,却好像是受了伤,很快就落入下风。

    刑猛手中大斧越舞越急,同时更猖狂大笑道:“张燕,当年你得大帅所托,坐了这大帅的位子已近二十载,今rì便送你与大帅相聚,也算是全了你父子一番情义,哈哈,还不与我死来。”

    开山大斧挂着一股凌厉锐风,呼啸劈斩而来。

    那大帅拧枪相迎,就在这时忽听一声弓弦响,一支冷箭shè中他胯下战马,战马长嘶一声,便把‘大帅’掀翻马下。刑猛见此情况,那还能放过。策马上前,轮斧就劈。而‘大帅’落马之后,眼见刑猛大斧劈来,不由得眼睛一闭,暗道一声:莫非我张燕今rì便死在这里?

    耳边,传来一声若隐若现的弓弦颤动声。

    一支利箭挟带万钧之力掠空飞来,待刑猛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支箭已经到了面前。他再想闪躲,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噗的一声响,刑猛大叫一声,便从马上摔落下来,脖颈处一支赤茎白羽箭贯穿,落地之后便再无动静。

    这神来一箭,让人不由得心中一颤。

    “背主之徒,焉敢张狂?”

    象龙驮着刘闯,如风一般从山丘上冲下来。

    就见他手持甲子剑,闯入人群后大刀左右一分,一式拦刀式使出,两个盗匪便被他斩落马下。

    在他身后,袁朝年领着飞熊卫也冲过来。

    袁朝年手持宝剑,剑光吞吐。

    战马所过之处,拦在他身前的盗匪纷纷落马……袁朝年也算是得了王越的真传,这一年多来在袁府更没有片刻携带,一手快剑出神入化。刑猛被杀,已经让那些追兵乱了阵脚。而今飞熊卫又出现,追兵顿时抵挡不住,纷纷下马,弃械投降。

    “这位好汉,请手下留情。”

    ‘大帅’也从地上爬起来,冲着刘闯高声喊喝。

    刘闯勒住马,横刀身前。

    ‘大帅’快走几步,到刘闯马前躬身一礼,“在下张燕,多谢好汉出手相助。”

    “你是……张燕?”

    刘闯乍听这名字,不由得一怔。

    他仔细打量眼前这汉子,看年纪越在四十左右,一头长发盘髻,扎着一块幞头。

    往脸上看,这汉子确是相貌堂堂。

    一双浓眉,虎目炯炯有神。虽然脸sè发白,却掩盖不住那英武之气,只让人心中赞叹。

    “莫非常山飞燕不成?”

    张燕脸上,顿时露出jǐng惕之sè,下意识后退一步,凝视刘闯。

    刘闯对他的jǐng觉,并不太在意。

    他上上下下打量张燕,突然道:“人道黑山大帅勇武善战,谋略过人,手下更有百万之众。

    怎地今rì如此凄惨,被人追杀如斯?”

    刘闯的话语,听上去好像是在嘲讽,但张燕却能感受到那话语中的关切。

    他也是愣了一下,再上上下下打量了刘闯一番,脑海中灵光一闪,笑道:“我也听说,飞熊悍勇无敌,乃汉室第一猛将。却怎地只这些人,出没于荒山野岭之中,莫非也如我一般吗?”

    这家伙,竟然猜出了自己的身份!

    刘闯忍不住哈哈大笑,旋即甩蹬下马。

    “人道飞燕心思缜密,而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我也听说,皇叔仗义豪迈,今rì相见,实乃三生有幸……在下常山张燕。”

    “我乃大汉皇叔,刘闯。”

    两人说罢,你看我,我看你,却突然笑起来。

    “张大帅,我的部曲皆在前面一处峪谷中,若不嫌弃,便随我前去休整。”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张燕躬身施礼,旋即走到那个被刑猛所杀的骑士身边,伸手把他搀扶起来,便放置在马背上。

    他一阵剧烈的咳嗽,脸sè更加苍白。

    “张大帅,莫非身子有碍?”

    “让皇叔见笑了,也是我御下不严,识人不明,被jiān人陷害,受了些轻伤。”

    “我这里有辽东参丸一枚,大帅不妨服用,也可补充元气。”

    刘闯连忙从腰间兜囊中取出一个瓶子来,从里面倒出一粒参丸递给张燕。

    张燕倒也不客气,把那参丸接过来便含在口中。他又朝着那些跪地不起的俘虏看了一眼,眼中流露出痛惜之sè。

    “皇叔,这些人不可以放过,还请皇叔助我一臂之力。”

    刘闯也没有询问缘由,一摆手,就见袁朝年带着飞熊卫便扑上前去。

    那些个俘虏见状连声叫喊,可是袁朝年却充耳不闻,剑光闪闪,只杀得血流成河。俘虏们弃了战马,想要逃跑并非易事。飞熊卫一直跨坐马上,追着这些俘虏一阵狠杀,将四十余人斩于地上。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而张燕的脸sè,在吞下那枚参丸后也好转许多,闭上眼长出一口气,“若非皇叔,某今rì必死无疑。”

    “大帅,这又是怎么回事?”

    张燕翻身上马,和刘闯并辔而行。

    原来,自从袁曹开战以来,张燕就一直关注着局势。

    不仅仅是刘闯盯上了张燕手中的黑山贼,便是曹**也对张燕手中的黑山贼垂涎三尺。为此,从建安六年初,曹**就开始拉拢张燕。只是当时袁绍虽败,却声势犹存,张燕也拿捏不稳。

    也就是在这时候,刘闯派荀谌与之接洽。

    荀谌对张燕说:你那百万黑山众便是投奔了曹**,他又如何安置?

    到头来,还不是为那世家豪强为仆为奴……想想看,你们当初随张角起事,不也是因为没了生路。如今投了曹**,曹**对你当然不会怠慢,可是对你手下那些黑山众,未必肯心慈手软。

    中原虽然富庶,毕竟战火不止。

    而且,中原人口众多,你们去了,便是曹**恐怕也无法安置。

    刘皇叔今执掌幽州,雄踞塞北,并州早晚都是他手中之物……到时候,他必然需要大量人口填充幽并两地。而你手中的百万黑山贼不但能光明正大的得到身份,还可以获得更多土地。

    这,确是让张燕有些心动。

    中原耕地就那么多,一个豫州就有七百多万人口。

    他手里百万黑山众,下山之后又要靠什么生活?难不成曹**还敢从那世家豪强手中夺取土地不成?

    并幽虽苦寒,可是对于穷苦人而言,算不得大事。

    如今刘闯雄踞塞北,手中土地广袤……若是他肯接受自己这百万之众,那大家也就能有个期盼。

    最重要的,他投奔曹**,是锦上添花,未必能得重用;可若是投奔刘闯,却是雪中送炭,又是另一番状况。是锦上添花好,还是雪中送炭好?张燕也因为这个原因,而变得无比纠结。(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