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22章 邺城之变(一)1/2

第322章 邺城之变(一)1/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历史上的黎阳之战,历时整整九个月。

    袁氏兄弟虽战败,但也仅仅是失去了黎阳。而曹cāo取得了胜利,可是却大伤元气,除了得到黎阳作为滩头堡之外,没有任何收获。最终,曹cāo得郭嘉建议,撤回许都休整,同时防备刘表偷袭,直到三个月后二袁反目,曹cāo才再次出兵,攻克邺城,取得河北之战的优势。

    可是现在……

    当刘闯得知冯礼投降曹军,反戈一击的消息时,也是大吃一惊。

    冯礼是袁尚的部将,怎会突然投降?

    而那驻守内黄的袁chūn卿,不仅仅是袁尚的部下,更是袁氏族人……现在连袁chūn卿都投降了,可见局势之恶劣,已到了何等地步。

    刘闯重生之前,曾玩儿过一款名叫《曹cāo传》的游戏,记忆中黎阳之战非常的漫长。

    这也是他为什么愿意前来邺城的原因。

    因为他知道,这黎阳之战袁曹双方基本上是不胜不败,互有损失。但他却不记得,平恩会被曹cāo夺取,更不记得内黄竟然失守。内黄一失,也就代表着袁尚不但失去补给线,更被断了退后。

    历史,在这里终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而且这变化来的如此突然,使得刘闯没有半点准备……

    “当务之急,需夺回内黄。”

    卢毓也有些慌乱,连忙向刘闯提出建议……

    是啊,夺回内黄还有一线生机,只要刘闯能控制清水河渡口,就可以保证袁尚退路不断。

    刘闯正要下令出兵内黄,却不想被陆逊拦阻。

    “皇叔,这个时候且不能轻举妄动,还要仔细谋划才是。”

    “伯言这话,又怎么说?”

    卢毓急了,“若不夺回内黄,袁三公子退路就被断去,到时候我等在这里也就会越发尴尬。”

    “子家,你别急。

    你说的的确有道理,可问题是曹cāo这次出击,显然是有备而来。

    所谓黎阳之战,显然是一个诱饵,待袁三公子率部驰援之后,平恩、内黄相继被他夺取,也就说明曹cāo早就谋划了此事。曹cāo此人最善用谋,而且身边贾诩荀彧之流更是算无遗策。

    他们既然能说降了袁chūn卿,夺取内黄,又岂能没有防备?

    我敢说,皇叔若现在前往内黄,定然遭遇曹军伏击……如此与其驰援内黄,倒不如伏击冯礼。”

    “你是说……”

    卢毓显然意识到,自己有些莽撞了。

    刘闯也轻轻点头,“伯言所言,确有道理。”

    陆逊得了鼓励,更多了几分从容自信。

    他紧跟着又道:“那冯礼降了曹cāo,立功心切,故而率兵冒进,与曹军主力距离甚远。

    既然如此,咱们便在清水河畔将此人伏击,到时候内黄曹洪必然会出兵援救,咱们趁机脱身而出,再回击内黄,说不定可大获全胜。只是此战需把握时机,绝不可与曹军恋战,务必要做到雷霆一击,而后抽身撤离。否则的话,便很可能会陷入重围之中,反而会更加危险。”

    刘闯想了想,认为陆逊说的很有道理。

    他沉吟片刻,突然道:“伯言,不如就由你来指挥此次伏击,自我以下,所有人都听从你调遣。”

    庞德和许褚露出诧异之sè,向陆逊看去。

    他二人也知道,刘闯对陆逊非常重视,可是却未想到,刘闯竟然对陆逊信任到了这个地步。

    但刘闯既然开了口,他二人也不好再有意见。

    不过这内心里,对陆逊始终有些怀疑……毕竟,陆逊太年轻了,不过弱冠年纪,能否担当重任?这世上有一种人名叫天才!许褚和庞德也深信不疑。比如诸葛亮,比如司马懿……都算是天才。可不管是诸葛亮还是司马懿,都是刘闯身边最亲近之人。诸葛亮跟随刘闯快六年时间,并多次随刘闯征战,眼界和能力也是在一点点的提升,所以并没有让人吃惊。

    而司马懿主持黄阁。

    黄阁究竟是做什么事?

    许褚等人并不是特别清楚。

    只要刘闯对司马懿满意,其他人也就不好再说什么,所以许褚等人也不会有太大的意见……

    可陆逊,才来多久?

    便要他主持一场战事,未免太过匆忙。

    陆逊似乎也知道,许褚和庞德对他的不信任。

    但他却没有推辞,而是慨然领命。

    刘闯对此也心知肚明,陆逊自为他效力以来一直都很低调。可以说除了刘闯之外,知晓陆逊手段的人,也只有张辽郝昭和赵云三人。而且这三个人,对陆逊的了解也不是特别全面。

    当然,此时的陆逊,远没有达到后世火烧连营时的水准。

    那是经历过无数次挫折凝聚而成的智慧,对他现在来说,还远远没有达到那样的积累。

    不仅是陆逊,包括诸葛亮在内,同样也没有达到巅峰,这需要时间来积累,刘闯能等得起。

    不过,即便如此,天才的光辉仍旧不可掩盖。

    陆逊十六岁担起一个家族的重任,若没有真本事,恐怕吴郡陆氏一族早就泯没于历史尘埃中。

    所以,刘闯对陆逊很有信心。

    他也相信,以陆逊的才能,早晚可以得到许褚和庞德的认可。

    安排妥当之后,刘闯便回到后宅。

    他在屋中徘徊许久,突然取出一个锦囊,也就是诸葛亮给他的二号锦囊。

    打开来,他看了一眼。

    锦囊的内容非常简单:黎阳之战,若起波澜,速往邺城。

    十二个字,犹如晴天霹雳,让刘闯激灵灵打了一个寒蝉……这十二个字是什么意思?也就是说,诸葛亮预料到,黎阳之战很有可能会发生变数。而现在,冯礼和袁chūn卿的归降,岂不正是变数所在?

    往邺城?

    难道说,邺城也存有变数吗?

    刘闯刚开始接受诸葛亮三个锦囊的时候,更多是一种玩笑的心理。

    他一直认为,所谓的锦囊妙计是后世人强加给诸葛亮的故事,更多是用来凸显他智几于妖的才干。可现在,刘闯突然觉得,这诸葛亮的智慧,的确是有些‘几与妖’。或许,他这样做是出于最坏的打算。但刘闯却不得不承认,诸葛亮思虑之缜密,的确是让人为之赞叹。

    可邺城又能有什么变数?

    刘闯有些犹豫,是否该去一趟邺城。

    毕竟这件事关系重大,如果邺城真的发生了什么问题,那可真要有大麻烦!

    思来想去,他最终决定走一遭邺城,即便邺城没有什么动荡,他过去看一看,也能安心一些。

    想到这里,刘闯立刻召来陆逊,把他准备往邺城的决定告诉了对方。

    出乎刘闯意料之外,陆逊在沉吟片刻后,竟举双手赞成刘闯的决定:“今战局变化突然,冯礼和袁chūn卿突然造反,难免会让一些人蠢蠢yù动。皇叔去邺城也好,哪怕是提醒一下也好过没有防范。不过,到了邺城之后,皇叔还要小心……逊以为,若真有人蠢蠢yù动,必不欢迎皇叔出现。”

    刘闯想了想,觉得颇有道理。

    于是,他又重新把许褚庞德和卢毓三人找来,把事情交代了一番。

    “主公这次要回邺城,不如带子家同行。

    子家心思缜密,说不得可以为主公排忧解难……”

    想想,似乎也是这么个道理。

    卢毓留下来用处不大,倒不如带他一同前往邺城。至于伏击冯礼的事情,就交由陆逊负责,加上许褚和庞德二人的辅佐,也不会有什么意外。当下,刘闯同意了庞德的建议,连夜点齐三百飞熊卫,带上李逸风武安国和卢毓三人准备出发。哪知道在出发前夕,又发生了一件事故。

    董俷从睡梦中醒来,听说刘闯要出征,便吵着要和刘闯一起去。

    可这个大小子又不会骑马,总不成让他一路步行跟随。刘闯劝说了好半天,董俷拉着他的衣服就是不肯松手。

    一旁陆逊也劝道:“要不然皇叔就带他一同去,阿丑只听你的话,你把他留下来,也无人能约束他。万一再发生个意外,我等都无法向主公交代。实在不成,就让他坐车随军出发。”

    坐车?

    刘闯旋即想起来,在平阳城的库府中,发现了两辆制作jīng良的战车。

    看得出来,两辆战车是经过特殊打造,非常结实。董俷既然不会骑马,那坐车同行倒也可以。

    反正他刘闯手下善于驭车的人也不是没有,不说别的,就说那武安国就是一个驭车高手。刘闯把武安国找来,与他商量了一下。武安国听了倒是不甚在意,颇为痛快的便答应下来。

    随后,武安国从库府中把战车拉出来,让董俷在车上站稳。

    套上两匹战马,而后又把两匹驮马的缰绳拴在车上。

    董俷站在战车上威风凛凛,倒是让刘闯眼前一亮……

    这个大小子,简直就是个天生的力士。刘闯索xìng命人把大纛交给董俷掌管,让他在车上扶大纛而立。

    待一切安排妥当后,刘闯翻身跨坐马上,和陆逊三人有交代一番,便打马扬鞭冲出平阳城。

    武安国双手拉着缰绳,在战车上用力一抖。

    就听缰绳啪的一声脆响,伴随着武安国口中发出一连串的呼哨,两匹战马拉着战车便冲起来。董俷站在车上,一手扶着大纛,咧开大嘴呵呵笑起来。显然,他对这战车是毫无排斥。

    ++++++++++++++++++++++++++++++++++++++++++

    建安七年三月,黎阳之战在进行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以后,风云突变。

    历史在这里走入了一个岔道,伴随着冯礼等人的突然投降,也使得整个冀州形式随之大变。

    许多人感到惶恐不安,更有不少人开始在私下里和曹cāo秘密联络。

    当然了,也有人仍在坚守,可是面对着越来越动荡的时局,即便很多人依旧忠于袁氏,也是感到忧心忡忡。上次抵达邺城的时候,虽然感觉邺城有些浮躁,却并未感受到太多的恐惧。

    可现在,当刘闯再次抵达邺城的时候,却明显有一种惊慌失措的感觉。

    整个邺城,都在惊慌失措……

    赶了一整夜的路,刘闯在快到邺城的时候,便下令减缓行进速度。

    路上的难民越来越多,三五成群,相互搀扶着结伴而行。看得出来,这些人有不少都是从内黄方面逃出来。战事越发激烈,袁尚当然无法坐视内黄被曹军所占,肯定会发兵夺回内黄。到那时候,内黄必然成一片焦土,许多内黄百姓只好离开家园,匆匆忙逃向了邺城。

    越靠近邺城,难民的数量就越多,场面也就越发混乱。

    看着城门外如长龙一般的难民人流,刘闯眉头紧蹙。他心里沉甸甸的,好像压了一块巨石。

    自他重生以来,穿越众熟知历史的优势让他如鱼得水。

    可这一次,他真切的发现,历史似乎已经不再如原先那样可以令他随意cāo控。已经走入岔道的历史,他又该如何面对?如果袁尚这次失败,给整个河北带来的影响,恐怕难以预料。

    想到这里,刘闯心里越发沉重。

    “你们是何方兵马?怎敢在这里横冲直撞?”

    当刘闯来到城门口的时候,便被一队袁军阻拦。

    为首的袁将,更厉声呵斥。

    卢毓连忙上前道:“我等是幽州兵马,刘皇叔听闻前方战事不妙,故而赶回来与逢纪先生商议对策。”

    哪知道,那袁将一点面子都不给。

    “什么刘皇叔……一贼子耳。

    当年袁公与他辽西,方得以容身之所。可他却趁袁公与曹公决战的时候,偷袭幽州……若非他在背后捣乱,袁公焉得失败?若袁公不败,我等而今早就该饮马黄河,何至于如今这般凄惨?他这等厚颜无耻之辈,还敢再来邺城?若被我见到了,定不会与他善罢甘休。”

    这袁将声音很大,以至于周围的难民听得真真切切。

    刘闯当然也听到了对方的话语,眼睛微微一眯,突然纵马上前。

    “耳乃何人,敢如此放肆?”

    “我是谁与你何干?我告诉你,沮从事已下了命令,若无他手令,任何兵马都不得入城。”

    沮从事何人?

    刘闯旋即便猜出来,必然是那个沮授的兄弟,沮宗。

    沮家而今元气大伤,早已不似当初那般的巨鹿望族。但沮宗并不是愚蠢之人,何以派人在这里阻拦刘闯入城?刘闯心里一动,隐约间已猜出了沮宗的用意……莫非沮宗心怀不轨吗?(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