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19章 董家子(下)

第319章 董家子(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这岑壁,正是当年从临淄跟随刘闯前往北海的那个岑壁。他原本是袁谭部将,却不得袁谭所重,于是投奔了刘闯。只是后来刘闯弃北海基业,远赴辽东的时候,岑壁却不愿随同……

    好在,他刀马纯熟,武艺不凡。

    刘闯把他引介给了平原刘平,又由刘平举荐给袁绍。

    只是没想到,会在邺城相逢,刘闯也感到非常惊喜,连忙下马搀扶。

    岑壁脸上,露出苦笑,与刘闯再施一礼,轻声道:“自北海一别,壁甚念皇叔,特来拜会。”

    言语中,流露出懊悔之sè。

    看他的模样,刘闯便知道他而今混的不好。

    也难怪,他本是袁谭部曲,后又跟随刘闯,哪怕是刘平引介,恐怕也难以得到袁绍重用。

    建安四年冬天,刘平病逝。

    没了刘平的关照,岑壁的地位也随之暴跌。

    而今,他为邺城城门守将,也就是方才刘闯出城的城门。

    岑壁现在也深感后悔,想当初他在北海时,便为刘闯看重,做了都昌都尉,也算是统领一军。刘闯离开北海的时候,岑壁不愿跟随刘闯去辽东,于是又转投袁绍。可是似他这种朝秦暮楚之人,又怎可能被袁绍看重?袁绍死后,岑壁更是受到压制,在邺城可谓是郁郁不欢。

    若当初,他跟随刘闯去辽东,如今怎地也是一军将领。

    君不见当初尚不如他的徐盛,现如今也做了定襄太守之职,虽治下荒僻,可毕竟是两千石大员。

    可自己呢?

    所以,刘闯这次来邺城,岑壁就存了心思。

    他为城门守将,手底下都是他的亲信。见刘闯出城,他就忍不住跟着出城,前来拜会刘闯。

    看刘闯亲切和煦的笑容,岑壁眼圈一红,感激不已。

    “当初一念之差,未得与皇叔通行,壁如今后悔莫及。”

    刘闯微微一笑,只拍了拍岑壁道:“岑将军大可不必如此,今袁刘联合抗曹,相信会有许多机会。将军有真才实学,自有用武之时,又何必如此?”

    岑壁闻听,更加羞愧。

    由于是在城外,岑壁也在当值,所以刘闯不好和他说太多只能勉励一番。

    但对于岑壁而言,这已经足够。

    在分别时,岑壁突然道:“皇叔此来邺城,需多加小心。

    城中而今颇为动荡,我听说有不少人已暗中和曹cāo联络,说不得什么时候,就会发生意外。

    若有可能,切莫屯驻邺城,以免受到波及。据邺城东六十里有一平阳城,城墙坚厚,即便遇到危险,也能抵挡一时。皇叔若要屯军,那平阳城为最好去处……”

    刘闯点点头,表示明白。

    他与岑壁又交谈两句,两人随即分别。

    “主公,那是何人?”

    陆逊卢毓和庞德,都不认得岑壁,忍不住开口询问。

    刘闯把岑壁的事情说了一遍,却引得庞德三人露出不屑之sè,连连摇头,“此等朝秦暮楚之人,主公不可轻信。”

    “当时局势,便我也没有太大把握。”

    刘闯轻轻叹了口气,“岑壁当时选择离开,也怪不得他。

    人各有志,强求不得……俗话说得好,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夫妻尚且如此,更何况我当时情况确实不好,北海东莱受曹cāo威胁,我自己还困于许都,生死未卜……选择前往辽东,也是无奈之举。便我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可以在辽东如此迅速的立足。”

    卢毓忍不住道:“主公果然仁义!”

    刘闯闻听,笑了……

    刘闯等人返回营地,早早歇息。

    可是邺城,却是暗流激涌。

    刘闯的到来,打乱了许多人的盘算。而他展现出来的自信,也使得许多人暗自感到了心惊。

    亲刘闯的人,自然信心十足。

    不亲刘闯的人,则暗自忧虑……不过这忧虑的原因,各有不同。有的是担心刘闯挟大胜之势前来,会助涨袁尚气焰;有的却又担心,刘闯这一来,会给他们此前的谋划带来很大变数。

    而事实上,当晚刘闯离去之后,袁尚回到府衙,便持袁绍的思召宝剑斩断食案,决心联刘抗曹,绝不更改。与刘闯抵达之前,袁绍犹豫不决的表现相比,刘闯带来的变数确是不小。

    “召凤,三公子决心已定,看起来咱们之前的筹谋,恐有变化。”

    邺城东南角,审府。

    陈琳坐在榻上,露出慌乱之sè。

    “孔璋不要慌,咱们的筹谋极为隐秘,除你我之外只有少数人知晓,就算那刘闯来了,也无法察觉出来。不过,此人颇有大气运,手段莫名。若他长居邺城,只怕会被他看出破绽,不可不防。

    今袁显思已经下定决心,与曹公相争,我等更不能再继续劝说。

    既然他要驰援袁谭,索xìng咱们就坚决支持他……等他离开邺城,你我方有机会行动……但在此之前,必须要除掉那刘闯才是。这件事,还要尽快谋划,免得夜长梦多,走漏风声。”

    审荣,是审配的侄儿。

    他从小父母双亡,被审配抚养chéng rén。

    审配死于刘闯之手,也让审荣对刘闯恨之入骨。

    不过在历史上,他就曾投靠了曹cāo,致使邺城失守,审配纵火焚烧东南角楼,葬身于火海之中。

    他抬头看向陈琳,眼中闪过一抹狞戾之sè。

    “孔璋,你我而今已没有退路,唯有继续向前。

    这件事你不必太过担心,相信你我只要稳下来,就不会有任何风险……不过,仲与那边你还要再加把劲儿。他迟迟拿不定主意,如果不能让他加入进来,迟早会使你我陷入绝境。

    还有,那yīn夔老儿实在多事。

    与其让他继续捣乱,不如让他下去陪伴袁公为好……他不总说忠心吗?相信他一定愿意去和袁公作伴。”

    陈琳激灵灵打了个寒蝉,看着审荣,眼中流露出恐惧之sè。

    他现在有些后悔,有道是贪杯误事……若非之前吃醉了酒被审荣拿住了把柄,他又怎会冒这种风险。可正如审荣所言,他已没有退路。而今之计,只期盼着曹cāo能尽快打来邺城吧。

    ++++++++++++++++++++++++++++++++++++++++

    次rì,刘闯再次入城,与袁尚商议具体的合作事宜。

    按照刘闯之前和陆逊卢毓等人的商议,邺城他们是断然不会驻留。这并不是因为岑壁的一番话,而是从一开始,刘闯就认为邺城这地方太过复杂,他若驻留于邺城,一不小心就会卷入其中。

    而且,岑壁的示jǐng也让刘闯留了小心。

    留在邺城,绝非上策!

    好在,袁尚似乎也不愿意让他留在邺城,担心刘闯在邺城逗留太久,会产生不良的后果……在和刘闯商议一番后,袁尚表示,刘闯可以驻守在邺城以东四十里处的武城。本来,刘闯希望能屯驻平阳城,可后来一打听才知道,那平阳城的确坚厚,但是却囤积大量粮草。袁尚又怎可能同意?

    不过,武城好像也不错,比平阳小一些,有数千人口,犹若一座坞堡。

    “今rì一早,我接到兄长求援,言颜良和许攸已经兵临黎阳城下,要我出兵相救。

    我准备亲率兵马,前往黎阳助战,到时候请皇叔助我护住粮道,待我击退cāo贼之后,咱们再做详谈。”

    刘闯闻听,并未拒绝。

    历史上,黎阳之战的时候,袁尚的确曾出兵救援袁谭。

    本来两兄弟齐心协力,的确是可以拦住曹cāo。哪知道袁谭后来和曹cāo私下里议和,出卖了袁尚,以至于兄弟二人的关系彻底破裂,更给了曹cāo各个击破的机会,令得曹cāo统一北方。

    “三公子,还请留意令兄。”

    虽然知道这些话说出来不好,可刘闯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番。

    袁尚闻听一怔,旋即笑道:“皇叔不必担心,我那兄长不是蠢人,又怎会做出不利我的事情?”

    他的确不蠢,却利yù熏心啊。

    但这种话刘闯是断然不会说出口,说得多了,反而会让袁尚误会。

    “如此,我便祝三公子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袁尚哈哈大笑,欣然接受了刘闯的祝福……

    出兵救援黎阳,还需做些准备。

    刘闯并未再打搅袁尚,便告辞离去。

    走出府衙,他找来了卢毓,在卢毓耳边低语几句之后,卢毓便匆匆离去。

    “令明,伯言,天sè尚早,咱们便走一走这邺城如何?”

    刘闯突然来了兴致,向庞德和陆逊提出建议。

    两人自然不会拒绝刘闯的请求,于是便带着十余人简装漫步于邺城街头。

    后世邺城,曾为六朝古都。

    历经曹魏、后赵、冉魏、前燕、东魏和北齐六朝,居大河流域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中心长达四个世纪,最终没于战火。刘闯无法想象出四个世纪后的邺城是什么样子,不过就现在而言,它的规模不小,人口更多达二十余万人,也算得上是河北之地的一处重要所在。

    袁绍在占居了冀州之后,对邺城数次扩建和修缮,城墙高达八丈,与洛阳几乎持平。

    刘闯一行人行走在邺城街道里,却清楚感受到邺城上空弥漫的浮动和恐慌。袁尚太年轻了,又没有足够的功勋,以至于他虽接掌大将军之位,但始终无法消除邺城百姓的顾虑和惊恐。

    曹cāo兵发黎阳,邺城已得到了消息。

    城中百姓,显然对袁尚还没有树立信心,自然不可避免的会产生一些动荡。

    岑壁和杨凤说的果然没错,如此情况之下,想要抵御曹cāo的铁骑,实在是有些难度……

    在走过一街口的时候,忽听前方一阵sāo乱。

    一群人围在街口,正七嘴八舌的说着话。

    “那傻子已经够可怜的,何苦总要为难于他?”

    “唉,谁让他董家没落如斯,便是个人就能欺辱于他。”

    “少说点话吧……没看见那是陶家的人吗?

    如今陶升得了大将军宠信,已非比从前。想当初,陶升的父亲便死于他董家之手,而今陶升得了势,自然不会放过这董家的傻子。这种事,咱们可别去掺和,弄个不好便要惹祸上身。”

    刘闯心中一动,迈步走上前去。

    他挤进人群,就见在街市zhōng yāng,十几个壮汉正围着一个少年拳打脚踢。

    那少年的相貌奇丑,狮鼻阔口,发髻蓬乱。不过看体型,这少年却格外惊人……两米多高的身材,比之刘闯还要高出许多,且体型格外雄壮。他衣衫破烂,满脸是血,却死死抱住怀中一个包裹,任由对方殴打,却不肯松手。

    刘闯眉头,不由得一蹙。

    他刚要询问身边之人,却听到一个壮汉大声道:“你这丑鬼,今天若不把东西交出来,休怪我们心狠手辣。”

    “这是我爹留给我的,你们为什么打我。”

    那少年说话时瓮声瓮气,眼中泪光闪闪。

    “我家老爷要的东西,那便是我家老爷的……董胖子,我把话放在这里,今天你不把这套唐猊宝铠交出来,便休想活命。”

    “我爹不让我打架,你们别逼我。”

    “哈,一个傻子,还敢嚣张?

    小子,你敢动我一根指头,便要你那老娘赔命。”

    一旁陆逊拉住一人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能怎样,那董家傻子有一套唐猊宝铠,陶老爷要拿来献于大将军。

    这傻子不肯交出来,所以便被人rìrì殴打。不过这小子也真够傻,一套唐猊宝铠值得吗?”

    “唐猊宝铠,他怎会有如此珍贵甲胄?”

    “小哥儿怕是外来人,却不知这董胖子的来历。

    他家本是河间望族董氏后人,那董家更出过一个了不得的人物,便是孝仁皇后……可惜孝仁皇后一死,董家就遭受灭顶之灾。这唐猊宝铠,本是孝仁皇后赐予他爹的物品,不知怎地被陶老爷知晓,便前去索要。可这东西,董胖子又怎可能交出来,于是便rìrì被人欺辱。

    偌大的个头,却只会挨打……”

    虏人说着话,嘿嘿一笑,露出不屑之sè。

    孝仁皇后?

    刘闯心里顿时一惊……

    这孝仁皇后是哪位?便是那汉灵帝刘宏之母董太后。

    汉灵帝死后,董太后因为在立嫡的问题上,和当时的何皇后产生争执。

    何皇后要立自己的亲生儿子,也就是少帝刘辩;而董太后却更亲近王美人所生的儿子,也就是现在的汉帝刘协。最终,何皇后得兄长大将军何进支持,把十四岁的刘辨推到了皇帝位上。

    自古以来,这立嫡之争从来是残酷无比。

    董太后既没有朝中官员支持,又没有雄厚的实力,冒然参与其中,下场自然凄惨。

    少帝登基之后,何进联合三公上疏:董太后原系藩妃,不宜久居宫中,应迁于河间安置……

    之后,董太后在回河间的途中身亡。

    何进随后下令,对董氏进行打压。

    那董氏也非豪强,在何进的打压之下迅速破败,却没想到还留有一脉,竟躲在这邺城居住。(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