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19章 董家子(上)

第319章 董家子(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不得不说,袁绍留下的底子很厚。

    是夜,在袁尚的接风宴上,刘闯就看到了不少名人。

    比如逢纪,比如那个曾做檄文把曹**骂出一身冷汗的陈琳,比如汝南名士应劭……酒席宴上,留守邺城的袁氏属臣大都出现。不过看得出来,曾经为袁尚身边首席谋臣的逢纪,似乎被疏远不少。坐在袁尚下首第一位的人,名叫陶升,确是个刘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人物。

    这陶升,何许人也?

    此人原本是魏郡治下的一县小吏。

    初平四年,魏郡太守勾结黑山贼于毒造反,而当时袁绍身在青州和田楷交战,并不在邺城。但是他的家人却大都留在魏郡,其中也包括袁尚在内。陶升被裹挟造反,但并不甘愿从贼。后来他找了个机会,把袁绍在邺城的家属全部救出来,并护送到斥丘,一直等到袁绍返回河北,才把袁绍的家人交还给了袁绍。袁绍因此奉陶升为奉义中郎将,对他非常信任。

    只可惜,陶升的才干不足,声名不显。

    哪怕是有袁绍提携,也只能为大将军府掾,一直默默无闻。

    如果算起来,这陶升和袁尚的关系,颇有些与那长坂坡被赵云解救的阿斗刘禅颇为相似。

    但袁尚受环境影响,对陶升并不亲近。

    直到袁绍死后,邺城动荡不已,陶升却一直坚定站在袁尚身边,也让袁尚有一些了悟……逢纪等人虽有才干,但是私心太重。他觉得,自己应该首先安抚住那些对他忠心耿耿的人,待他拥有一些坚定的拥趸之后,再去招拢其他人也就有了底气。所谓,千金买马骨,也正是如此。

    也正因为此,袁尚自领大将军后,便把陶升的位子提上来,犹在逢纪之上。

    这个陶升,的确是对袁尚忠心耿耿。

    很难说袁尚这样做是对还是错,他想要稳定局势,聚拢亲信的想法没错,可是这么**裸把陶升提上去,逢纪这些人会怎么想?虽然这些人有私心,可谁又能没有私心?不管怎么说,逢纪等人之前一直都在帮助袁尚,更是袁尚接掌大将军职位的功臣……而今却位在陶升之下。

    大户人家孩子的想法,实在弄不明白。

    也许袁尚有他自己的考究,但是与刘闯又有什么关系?

    “刘皇叔此来邺城与我家主公联合抗曹,却不知刘皇叔对曹**又有几多认识?”

    酒宴正酣时,忽有人站起身来,大声质问刘闯。

    这话乍听,似乎没什么问题。

    可那问话之人,再加上他的表情,却隐含了许多内容……

    刘闯认得这个人,正是当年在临甾时遇到的华彦,也是袁谭身边的谋士。

    他脸上带着几分不屑之sè,虽是请教,实际上却是讽刺刘闯,不敢和曹**对敌,只能依附袁氏。

    华彦挑衅,似乎并未出乎其他人的意料。

    从个人的表情来看,有的蹙眉,有的称赞,有的不满……刘闯能看得出,老袁家这些臣子,依旧是派系林立。表示不满的,是袁尚的心腹,表示称赞的,则是袁谭的部属,至于那些蹙眉沉思者,大都是处于中立状态。而这些人里,还包括了陈琳等一干后世归降曹**之人。

    “这位先生是……”

    刘闯故作不认识华彦,扭头向袁尚询问。

    一句话,让华彦顿时面红耳赤。

    自以为很牛,可人家根本不记得你是何方神圣。

    这也让华彦早就准备好的说辞,一下子乱起来,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袁尚笑道:“华彦先生乃临淄名士,早些年曾在临甾与皇叔见过面,怎地皇叔不记得了?”

    “哦!”

    刘闯故作恍然之sè,“三公子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

    想当初泰山贼占着人多势众,攻打三公子的时候,华先生让我出兵驰援来着……可到头来,却不与我一兵一卒。我记得那时候华先生好像为青州从事,竟然无法从自己治下抽调兵马,呵呵!”

    你问我怎么看待曹**?

    我先说说你的糗事……

    袁尚似乎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脸sè微微一沉。

    而刘闯的这一番话,更让在座不少人露出耻笑之sè:一个连自己所辖之地都无法治理的家伙,实在是……

    华彦的脸,由红转青。

    一旁陆逊突然开口:“华先生问我家主公如何看待曹**?

    此**耳!

    此人挟天子以令诸侯,看似是我汉室忠臣,实则不过一**耳。而今他兵进河北,看似声势惊人,其实不堪一击。兖州豫州,连年征战,早已民力疲乏。他之所以敢在这时候用兵,无非是因大将军故去,故而想要浑水摸鱼。可仔细思之,曹**实则四面环敌。西南刘表,东南孙权皆为他大敌……若非他两次取胜,焉得气焰嚣张?若袁刘得以合作,必败**贼。”

    也许是看华彦气焰被压制,颜面上不太好看,逢纪突然开口:“皇叔倒是信心满满。

    可据我所知,皇叔自出道以来,却屡屡为曹**所败。广陵一战,九死一生,最后不得不弃北海东莱。若非袁公收留,皇叔几无容身之所。而今却大言不惭……呵呵,未免令人耻笑。”

    刘闯面不改sè,笑而不语。

    卢毓突然开口道:“可是逢纪逢元图先生当面?”

    “正是!”

    逢纪捻须,露出一抹傲sè。

    卢毓却笑道:“久闻先生乃当今名士,哪知道却说出如此话来,实在令人失望。

    大鹏展翅飞万里,他的志向又岂是燕雀所知?

    想当初,皇叔起于徐州,立足北海东莱,两年间大兴仁政,开创南山书院,编撰四库全书。北海东莱,原本荒芜之所,但皇叔在短短两三年间,却使得两地人口激增数十万……此黄巾以来,未有之仁政。然则曹**残暴,兴兵犯我疆土。皇叔顾全大局,不忍伤害北海百姓xìng命,故不得已离开北海东莱,远赴辽西,为我汉室戍卫边疆,更开疆扩土,乃桓灵以来未有之盛事。元图先生言皇叔大言不惭,却不知袁公在世之rì,塞北可平静,又扩土几何?”

    逢纪脸sè一变,怒道:“想当初刘皇叔走投无路,若非袁公收留,焉得有今rì?

    可皇叔据辽东以来,却侵夺我边塞,占居我幽州,履行兵戎之事,此可是大丈夫所为吗?”

    陆逊顿时怒而起身:“元图先生怎可说这等大逆不道之言?

    有道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城。我家主公奉天子制诏,戍卫北疆……却不知这幽州,何时又变成了袁公所有?人谓大丈夫,当提三尺青锋,建不世之功业。可现在,**兵临城下,我家主公出于友善之心前来相助,尔等不为自家主公出谋划策,反而屡屡刁难,更涨**贼威风……元图先生,敢问可是yù效仿许攸之流,弃三公子而投效曹**吗?”

    双方唇枪舌剑,令酒席宴上火药味越来越浓。

    陆逊和卢毓二人更是毫无惧sè,面对着袁氏众谋臣的刁难,毫不退让。

    刘闯在一旁笑而不语,只顾自斟自饮。

    而袁尚的脸sè,却越来越黑!

    “都与我退下!”

    眼见还有人要出来挑衅,袁尚再也忍耐不住。

    你们一个个跳出来刁难我不管,可你们也要有些分寸才是。

    大家如今是要联合抗曹,怎么到最后变成了一个个为曹****?

    袁尚当然不高兴,厉声道:“今rì设宴,乃为皇叔接风洗尘……不管以前有什么恩怨,而今大敌当前,理应jīng诚合作,共抗**贼才是。今尔等所言,皆为曹**称颂,莫非yù谋反不成?

    逢纪等人刚开始还与卢毓陆逊争辩,可是到后来,也觉察到不对,早闭上了嘴巴。

    眼见袁尚发火,宴上众人也知不妙。

    刘闯开口道:“三公子暂息雷霆之怒,今与众高士欢聚,受益颇深。

    些许酒席宴上的醉话,又何必放在心上?相信诸公都乃高洁之士,怎会做背主求荣的勾当?”

    袁尚,这才压住了火气。

    刘闯这一番话,明着是为众人开脱,实则暗藏讥讽。

    “天sè不早,我一路赶来,也有些疲乏,便如此散去吧。

    至于联合抗曹之事,乃大势所趋,我与三公子早有定论。此前若有得罪之处,还望诸公海涵。不过过了今晚,切莫再有为**贼称颂之语,若传扬出去,只怕会使得袁公心血付之东流。”

    “也好,我已命人在驿站中准备妥当,皇叔只管歇息。”

    刘闯哈哈大笑,拉着袁尚的手道:“大将军或许不了解我。

    这些年来,我行行伍之事,出门在外大都居于军中,与儿郎们一起。大将军美意,闯心领之,可若是一rì不与儿郎们相聚,难免心中挂念,还是留在军中吧。另外,我大军前来,总不成一直扎营城外。还请大将军早作安排,与我一栖身之所,免得军中将士会心生怨念。

    明rì我当再来拜访,与大将军共商抗曹之事。”

    说完,刘闯又拱手道:“诸公今rì盛情,闯牢记心中。

    不过闯有一言,今冀州死生存亡之际,望诸公抛弃成见,jīng诚合作,此大汉之福,百姓之福。”

    说完,刘闯带着陆逊卢毓和庞德告辞离去。

    袁尚把他送到府衙门外,有些赧然道:“今rì,却让皇叔见笑了。”

    “诶,大将军哪里话来?”

    刘闯一摆手,笑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只是而今外敌当前,身为家主心中自当有决断,不可为外人动摇。我有一眼,发自肺腑。或许不甚动听,却不吐不快,请大将军海涵。”

    “请皇叔讲来。”

    刘闯沉吟一下,低声道:“诸公若降,**贼可善待之。

    若三公子降,又何以处之?”

    说完,刘闯上马,拱手告辞。

    目送刘闯离去背影,袁尚激灵灵一个寒蝉。

    刘闯话里话外就只有一个意思:这邺城上下,谁都可以投降,唯有你袁尚不能投降!

    试想,刘闯所言确有道理。

    其他人投降,曹**可以善待;可他袁尚投降,曹**又岂能轻饶?

    想到这里,袁尚紧咬牙关,猛然一顿足,便下定了决心……

    +++++++++++++++++++++++++++++++++++++++++++++++++

    “皇叔,看起来这邺城上下,也是人心浮动,各有算计啊。”

    在出城的路上,陆逊蹙眉开口。

    刘闯道:“我们在路上不已经想到了这一点吗?党锢相争,派系林立,原本就是袁氏的特xìng。而今袁绍死了,袁尚和袁谭的威望又不足以服众,底下人有异样想法,倒也不足为奇。”

    “也是。”

    陆逊道:“可如此一来,只怕此次抗曹,难度颇大。”

    刘闯沉吟片刻,突然轻声道:“其实这次曹**来犯,未必能够成功。

    袁绍虽死,但袁氏家底甚厚。只要袁家兄弟能够抛弃成见,团结一处,定然能够抵挡住曹**。我这次来,倒未想过和曹**真个决战,只是要给袁尚增加些信心,为我们争取些时间。

    不过……”

    “皇叔莫非有忧虑?”

    刘闯轻声道:“莫不成伯言在席间,未看出端倪?”

    “皇叔是说……”

    刘闯点点头,沉声道:“我看袁氏麾下,不少人已有反意,不愿与曹**抗衡。

    你与子家和他们争执的时候,我一直在观察其他人。比如那陈琳、沮宗、审荣之辈一直沉默不语。这些人,皆雄辩之士,却忒沉默。这也让我心中有些担忧,弄不好会有出现变数。”

    陆逊和卢毓闻听默然,虽不太赞成刘闯之言,却又不得不沉思……

    众人不知不觉,便来到了邺城城门下。

    袁尚的亲随手持令箭,命邺城守将打开城门。

    刘闯等人出城后,正准备前往兵营,却忽听身后传来急促的蹄声,有人高喊道:“皇叔,留步。”

    此时,袁尚的亲随已经返回府衙,而邺城城门看似关闭,实则还留有一道缝隙。

    一匹快马疾驰而来,当追上刘闯之后,马上那人翻身下马,快步走上前,“皇叔,可还记得岑壁否?”

    刘闯拨转马头,凝神看去。

    岑壁?

    他先一怔,旋即露出惊喜之sè,“岑将军怎在这里,别来无恙?”(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