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18章 邺城(下)

第318章 邺城(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想想,似乎也很正常。

    袁谭在夺嫡立嗣之上输给了袁尚,可心里面并不服气。

    他自领车骑将军,屯驻黎阳,说穿了也是想借此来展现自己的能力。

    可袁谭没想到,他刚占领了黎阳,就得到曹cāo派颜良和许攸来犯的消息,所以难免会慌张。

    他向袁尚求援,恐怕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但当他得知袁尚和刘闯结盟之后,恐怕会更不高兴。

    说起来,二袁实力对比起来的话,不分伯仲。若硬要分出一个高下来,袁尚最多也就强过袁谭一分。而袁谭手中,尚有半个青州可以依持……可如果袁尚和刘闯结盟,将会产生许多变数。刘闯的强横,在过去两年中已显露无疑。勿论是席卷幽州,亦或者称雄于塞北。刘闯在北疆的地位已经确立下来,加之他皇叔的身份,更使得不少人,愿意和刘闯合作……

    袁尚得到刘闯的帮助,便可以迅速稳定住局势。

    哪怕袁谭最后击退了曹cāo,也无法挽回袁尚大事已定的局面。

    刘闯抬起头,突然问道:“杨公子,令尊何以要jǐng示与我?”

    杨明有些紧张,声音略带着颤抖,“皇叔乃汉室宗亲,奉天子之命中兴汉室,家父早有意投奔。只可惜苦于没有门路,所以一直未得机会。今皇叔雄霸幽州,更扬威于塞北,威名谁人不知?家父当年得先帝厚恩,拜黑山校尉,今皇叔南下,我父子自当弃暗投明,为皇叔效力。”

    这些个套话,刘闯早就听得耳朵根子难受。

    他站起来,走到杨明身边,大手按在杨明的肩膀上,“杨公子,回去告诉令尊,就说他的心意我已知晓。

    此次我前往邺城,正是为我汉室之未来而努力。

    你父子当恪守尽职,切不可三心二意。待大汉中兴之rì,我定当禀明天子,为你父子请功。”

    刘闯这番话,实际上已经是接受了杨凤父子的投效。

    不过另一方面,他也jǐng告杨凤父子,莫要声张,只管做好眼前的事情,千万别弄出风吹草动。

    杨明也是个聪明人,顿时露出惶恐之sè。

    “小人谨遵皇叔教诲,定不负皇叔厚望。”

    他躬身一礼,而后向刘闯请辞。

    送走了杨明之后,许褚忍不住问道:“主公,难不成我等还要去邺城吗?”

    “莫非老虎哥你怕了?”

    许褚那张脸,顿时涨的通红。

    “主公这话从何说起?我自随主公以来,更危险的事情都经历过,区区邺城又怎能让我畏惧?”

    刘闯,笑了!

    他扭过头,向陆逊看去。

    “伯言,可做好准备?”

    “单凭皇叔吩咐。”

    “呵呵,袁显思愚蠢至极,不足以与之为谋。

    不过而今,我们需要二袁为我们争取喘息之机,所以这合作不可避免。若袁绍活着的话,说不得我现在就返回幽州。可袁绍不在,只一个袁谭尚不足以对我产生威胁。相信袁尚也清楚,我现在是他最好的合作伙伴。他除了与我合作之外,恐怕也难以找到一个合适盟友。

    既然如此,我等就只管去邺城,好生领教一下袁家子的手段!”

    +++++++++++++++++++++++++++++++++++++++++

    是夜,酸枣。

    曹cāo率部挺进延津后,已准备妥当。

    不过,开chūn以来曹cāo头痛症发作,痛苦难耐。

    幸亏有太医脂习随行,为他开了一副药。曹cāo吃药后,出了一身汗,头痛症也随之减轻不少,于是早早睡下。

    可他刚睡下不久,就被人叫起。

    “主公,郭军师有急事求见。”

    郭嘉而今官拜军师祭酒,虽然职位不显,可是权柄甚重。

    他深夜前来,显然是有要事发生。

    曹cāo虽然病体刚刚好转,可还是连忙起身,披衣而出。

    “奉孝,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三公子回来了!”

    “啊?”

    曹cāo先愣了一下,旋即便反应过来,郭嘉所说的三公子,便是曹彰。

    “这黄须儿不是在幽州陪他姐姐,又跑回来作甚?”

    郭嘉苦笑道:“三公子在东莱下船后,便直奔黄县。

    今东莱郡太守王修已命人保护三公子返回,估计这个时候已经过了泰山郡,正往许都而去。”

    曹cāo沉吟片刻后叹息一声,“回来了,就回来了吧。”

    他心里其实清楚,曹彰这一回来,他和刘闯之间便势若水火。

    此前曹彰留在幽州,曹cāo和刘闯之间还留有一条维系的纽带。可是现在……刘闯也是用这种方法向曹cāo表明了他的态度:咱们两个之间,势必会有一战。既然如此,那就放马过来。

    对于刘闯,曹cāo的心情一直很复杂。

    当初一念之差,造就了而今他和刘闯的敌对形式。

    伴随着刘闯在幽州崛起,两人之间的关系也就彻底破裂。

    曹cāo苦笑一声,而后站起身,“既然如此,那就看看他刘孟彦,究竟有什么本领。

    奉孝,刘闯和袁尚联合,如今情况怎样?”

    郭嘉回答道:“据细作传报,刘闯在今天早上,已渡过滹沱河,正在前往邺城的路上……”

    “他来的可真快啊!”

    曹cāo深吸一口气,而后立刻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能让他太自在了。

    传令颜良和许攸,命他二人后rì渡河,强攻黎阳。在令徐晃曹洪向黄泽进发,务必要尽快夺取内黄。”

    拿下内黄,就等于断了黎阳的归途。

    曹cāo决意要给刘闯一个下马威,这时候自然不会有任何心慈手软。

    郭嘉躬身领命,旋即又道:“张燕那边……”

    “张燕一事,还是由奉孝你亲自主持,务必要尽快令张燕归附。

    至于黎阳之战,你不必费心。有文和与公达在,就算那刘闯来了,也不见得能挽回局面……”

    郭嘉点点头,便拱手告辞。

    正如同刘闯看中了张燕的百万黑山贼一样,曹cāo的目光同样也盯着张燕的黑山军。

    那可是百万人口!

    想当初,曹cāo正是得了青州百万黄巾军,才彻底稳住了兖州局势。如果能把张燕招揽过来,定然可以为河北之战增加一块重要的砝码。不过,曹cāo也知道,要想招揽张燕,恐怕不太容易。那张燕统领百万黑山贼能活到现在,就算是袁绍也奈何不得他,说明此人不简单。

    只凭口舌之利,就想让张燕投降?

    曹cāo从未这么想过。

    唯有大兵压境,用实力证明之后,张燕才能下定决心。

    那么现在,正是曹cāo向张燕展现实力的最佳时机……

    不过,刘闯和袁尚联合,却是一个变数。从官渡之战后,曹cāo对刘闯的看法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以前,他承认刘闯有些手段,但也仅止于此。更多时候,他还是认为,刘闯运气好而已。

    可伴随着刘闯横扫辽东,席卷幽州,夺取大鲜卑山。

    曹cāo已经把刘闯视为心腹之患。

    乃至于苍亭之战,曹军最为危急的时候,曹cāo的目光就已经从袁绍的身上,转移到远在幽州的刘闯身上。可以说,刘闯对时机的把握和掌控,让曹cāo感到心惊,甚至产生忌惮之心。

    这家伙,绝不单单是运气好而已!

    郭嘉告辞之后,曹cāo独自坐在屋中,可是却睡意全无。

    他徘徊不停,片刻后又坐下来,拿起一本《孙武十三篇》,有些心不在焉的看着。他必须要想清楚,刘闯若抵达邺城后,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麻烦。不过有一点,曹cāo已经能够确定,一俟刘闯和袁尚达成了合作,冀州动荡的局势会很快平静,袁绍病死的影响也会减弱。

    这家伙,可真是个难对付的主儿!

    刘闯之所以和袁尚联合的原因?曹cāo心知肚明。

    别看刘闯之前接连大捷,可那一连串的胜利背后,始终无法掩盖幽州疲乏的真相。刘闯突然改变主意,与袁尚合作,恐怕也正是这个原因。他需要袁尚来阻挡自己北上的脚步,甚至不惜前来邺城,为幽州争取喘息之机。而这一幕,曹cāo似曾相识。当年刘闯在广陵的时候,不也是用这么一招,来换取北海和东莱两地的喘息之机,而后才得以从容布置,前往辽东。

    只是这一次,我绝不会再上你的当……

    “来人!”

    “喏。”

    “立刻请贾军师来,就说我有紧急之事,要与他商议。”

    ++++++++++++++++++++++++++++++++++++++++++++++

    建安七年一月末,颜良率部渡过黄河,兵临黎阳城下。

    袁谭得知曹军抵达城下,连忙率部曲登上城头,并对颜良破口大骂。

    若是袁绍斥责,说不得颜良会羞愧难当。可袁谭又算什么东西?老子辅佐你爹的时候,你狗屁不是。

    所以,袁谭一顿臭骂,非但没能让颜良退兵,反而彻底激怒了颜良。

    他跃马出阵,在黎阳城下搦战。

    奈何颜良声名太过响亮,以至于袁谭帐下竟无人敢出城迎战。

    见袁谭不肯出战,颜良更不啰嗦。他和许攸商议过后,便下令对黎阳发动强攻……五十多架霹雳车成列与黎阳城下,伴随着颜良一声令下,曹军便向黎阳发起了如同cháo水般的猛攻。

    袁谭不敢怠慢,一边指挥袁军坚守,一边派人前往邺城,向袁尚求援。

    而这时候,刘闯兵马恰好抵达邺城。

    袁尚亲率邺城文武在城外迎接,远远就见一队骑军浩浩荡荡而来,旌旗在阳光下迎奉猎猎,上书‘大汉皇叔,车骑将军’,正中间一个斗大的‘刘’字,掐金边走银线,格外醒目。

    袁尚一眼就认出,那走在队伍最前列的刘闯。

    距离上次和刘闯见面,一眨眼已四年之久。

    那时候,刘闯不过是一个才崛起的小诸侯,若非他是刘陶之子,恐怕袁尚也未必把他放在心上。

    可是现在,人言刘闯,必称皇叔。

    反倒是刘陶的名字,似乎不再为人们提起……因为刘闯而今的声势,早已盖过了当年的刘子奇。

    这也让袁尚感到很不是滋味。

    眼睁睁看着当年比不上他的人,如今已经声名远扬。

    而袁尚呢?

    如果不是袁绍故去,恐怕依旧不为人所知。即便他现在继承了袁绍的位子,可袁绍的影响力却仍就存在。人言袁尚,必成袁公三公子……在没有真正掌控冀州,没有做出一番事业之前,他根本不可能消除袁绍带来的影响。看着刘闯,袁尚这心情是格外复杂。不过在表面上,他却没有显露出来。当刘闯临近的时候,袁尚深吸一口气,迈步向前朝着刘闯迎去。

    刘闯也早早看到了袁尚,可是他并没有急于上前见礼。

    不过,当袁尚越众而出之后,刘闯心里不由得一动,对袁尚不禁高看了几分。

    这如果是换做袁谭的话,恐怕那纨绔子一定会摆足了架子,等待自己上前,而不是主动迎上。

    若袁绍只有袁尚一子,说不得河北而今会是另一个局面!

    袁尚迎过来了,刘闯自然不能继续拿捏。

    他翻身下马,快走几步,抢在袁尚开口之前便拱手一揖,“三公子,别来无恙。”

    与当初在临甾相见时不同,袁尚脸上的稚气已消减很多,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为上位者的沉稳。

    见刘闯先行礼,袁尚一怔。

    但他旋即就醒悟过来,忙走上前一把拉住了刘闯的手,“有劳皇叔挂念……不过皇叔而今,风采更盛当年。此次能拔刀相助,尚更感激不尽。来来来,我已设下酒宴,正要与皇叔痛饮。”

    上次袁尚和刘闯相见时,彼此间相互敌视。

    当时袁尚是想着把荀旦娶来,已增加自己在袁绍心目中的位子。而那时候,刘闯和荀旦尚未成亲,两人可谓是情敌,相互敌视。为此,刘闯还杀了袁尚手下大将‘大猿王’眭元进,赢走了袁尚的爱马。

    不过在后来,两人倒是和解了。

    袁尚被泰山贼围困,幸得刘闯出兵援救,才算是逃出生天。

    只是在那之后,两人便没有再见过。刘闯解了袁尚之围以后,为了二百匹马便匆匆离开临淄,返回北海……后来,袁尚还帮过刘闯一次小忙,但在那之后,两人就再也没有产生交集。

    这一晃……

    不管是刘闯还是袁尚,都心生感慨。

    勿论从前两人是什么关系,可现在,他二人必须要同舟共济,方能对抗曹cāo。

    袁尚忍不住偷眼朝刘闯看了一下,哪知道刘闯也正在打量他。

    两人目光相视,不约而同的都笑了……原本,袁尚还有些犹豫的想法,也随着两人这一笑,变得坚定起来。

    这世上从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刘闯心中轻叹,迈步和袁尚便行入邺城……(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