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17章 锦囊(上)

第317章 锦囊(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提起刘闯,袁尚的心思很复杂。

    想当初,刘闯需仰袁氏鼻息方能生存。特别是在青州的那段时间,刘闯有几次灾祸都或多或少是靠着袁绍才得以避免。到后来,更是要靠着袁绍施舍的辽西苦寒之所才能够得以栖身。

    可现在,刘闯已经是一方诸侯。

    他不但从袁氏手中夺走幽州,还开疆扩土,拿下高句丽、三韩与大鲜卑山,为汉室扩土万里。

    而今在塞北,刘闯已堪为霸主。

    可袁氏呢?

    却在两次大战之后,损兵折将,元气大伤。

    袁绍死后,袁氏兄弟阖墙,更使得双方的实力产生差距。

    即便是袁尚,而今也不敢笃定就能胜过刘闯。甚至在某些方面,刘闯的实力更胜于袁氏兄弟。

    向昔rì仰袁家鼻息的刘闯求援?

    袁尚感觉着,有些拉不下脸面……可正如yīn夔所说,如今能够给予袁氏帮助的,恐怕也只有刘闯。刘闯若出兵,则马腾定会相应。不管怎么说,马腾和刘闯同签下衣带诏,刘闯若有举动而马腾置之不理的话,很有可能会被人骂做沽名钓誉。从这方面而言,刘闯能够给袁氏带来太多的好处。

    “刘……”

    袁尚深吸一口气,稳住心神道:“刘闯果能出兵助我?

    他对冀州,垂涎已久,这个时候不趁火打劫便是天大幸事,又怎可能真心助我渡过难关呢?”

    yīn夔笑道:“刘闯未必会真心帮助主公,但从目前而言,他却不得不帮助主公。”

    “此话怎讲?”

    yīn夔道:“主公以为,闯儿与cāo贼,孰强孰弱?”

    袁绍毫不犹豫的回答:“自是曹强刘弱。”

    “这就是了……那闯贼野心极大,且谋略过人。

    但他若有自知之明,必清楚而今局势。主公只看到闯贼席卷塞北,雄踞北疆,却未注意到在这两年之中,闯贼数次用兵,粮草辎重损耗甚巨,幽州民力也早已疲乏。若不然,他不会在这时候止步不前,说不得早已挥兵南下,直指冀州。cāo贼来犯,与闯贼并无益处。他需要休养生息,最好的办法就是和主公合作,联手对抗cāo贼……若不然,主公失败,他便要直面cāo贼兵锋。

    他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该如何选择……若我猜的不错,他此刻也正谋划着与主公合作……”

    袁尚眉头微微一蹙,“如此说来,待他恢复过来时,还不是与我为敌?”

    yīn夔道:“这是自然。

    就如同主公稳住局势以后,也不会放过闯贼一样,此乃大势,不可违背。不过在目前而言,闯贼需要和主公合作,正如主公现在也需要联合闯贼,共同对抗cāo贼一样,都没得选择。

    接下来只看谁先恢复元气……若主公先稳定住局势的话,闯贼也当退避三舍。”

    沮宗一旁开口道:“主公今坐拥冀州,手下数百万人口,虽有些动荡,然则根基犹在。可那闯贼,虽得了幽州之地,但却以苦寒而著称。勿论人力和财力、物力,他都非主公对手,主公又何必忧虑?只要主公与闯贼合作,先退了cāo贼,而后在挥兵北上,闯贼焉为对手呢?”

    袁尚听罢,连连点头。

    不得不说yīn夔和沮宗的话语,正合他的心意。

    只是这件事,他一时间还无法做出决定,所以在沉吟片刻后道:“此事,且容我三思……”

    这种事情,的确不是能立刻决定下来。

    yīn夔和沮宗也没有再劝说,又与袁尚商议了一会儿,决定派人先前往黎阳,让袁熙稳住阵脚,他随后会派兵支援。

    “必要时,可令张晟自河内出兵,牵制曹cāo兵马。”

    张晟,河内人氏,壶关守将,麾下兵马逾万……

    历史上,他为高干部曲。建安十年,高干反叛曹cāo,张晟率本部寇于崤、渑之间,南通刘表。后来此人为钟繇联合关西马腾韩遂等人引兵会击,将之斩杀。此人在历史上名声不显,但确有几分本事,否则钟繇也不至于要集合马腾韩遂等人,才能把这个张晟一举击杀。

    不过,此时的张晟还听命于袁尚。

    若他兵出壶关,寇于河内,的确能够给曹cāo带来极**烦。

    yīn夔献策后,便告辞离去。

    他回到家中,径自到书房里,却见一个青年早就侯在屋中。

    这青年,正是甄信。

    yīn夔除了是豫州刺史之外,还有另一层身份,便是甄道的公公。而甄道,却是落shen甄宓的三姐。换句话说,yīn夔和甄家是亲家,而且两家往来甚密,便是yīn夔那豫州刺史的位子,也是得了甄家资助,方能够获得。甄家虽然反出中山,但两家却并未因此而断绝了往来……

    相反,伴随着刘闯在塞北站稳脚跟后,yīn夔和甄家的书信往来,也更为密切。

    “我已将皇叔之意转达三公子,三公子似乎也有些心动。

    只是……”yīn夔呵呵笑道:“毕竟是年轻人,面子上有些拉不下来,故而没有立刻予以回复。不过三公子是个聪明人,一定会同意此事。幼诚,我听说你们如今在刘皇叔面前颇为得势,rì后少不得要多关照才是。”

    幼诚,是甄信的表字。

    他闻听一笑,“叔父过誉了,我们不过一介商贾,哪儿来的得势不得势。

    不过皇叔对我一家也算是客气,不但将燕京车骑将军府修建的工程交与我们,我出发前听叔贤说,麋夫人代皇叔出面,向叔母提亲,准备迎娶我那小妹。估计这段时间,就能过门。”

    yīn夔心里,满不是味道。

    一身铜臭气的商贾,却恁好运气?

    生了五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不说,偏那小女儿竟这般富贵。

    先是被二公子看重,而今又被刘皇叔看中……可惜我那婆娘肚子不争气,只生得一帮子废人。

    yīn夔的儿子,颇为纨绔,也让yīn夔心烦不已。

    他是聪明人,怎看不出袁氏颓废。

    可让他投靠曹cāo?他却不太情愿……原因嘛,倒也简单。当初他和曹cāo,可是有好几次交锋。

    刘闯现在看上去不强,但想想他崛起的速度,yīn夔还是决定投资刘闯。

    这里面还有两个原因,一是甄家的关系,二来他和荀谌有些交情,总好过投奔曹cāo那边,无人关照。

    在出发之前,甄信就得了叮嘱,无需交代太多。

    而yīn夔也得到了他想要的信息,自然无心继续询问。

    “幼诚放心,我明rì会再催促三公子一回,尽量促成三公子与皇叔联合。”

    “那就拜托叔父。”

    甄信告辞离去,yīn夔也没有再去挽留。

    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该了解的也都已经了解了,没必要在勾心斗角。接下来的任务,便是尽量促成袁尚和刘闯联合。yīn夔相信,在目前的情况之下,袁尚除了和刘闯联合,别无其他选择。

    正如yīn夔猜测的那样,袁尚最终还是下定决心,与刘闯联手抗曹。

    面对曹cāo这样一个庞然大物,以前袁绍活着的时候,袁尚并没有感受到太多的压力。可如今袁绍死了,自家兄长又和他对着干,更使得袁尚真切感受到了曹cāo带来的威胁。刘闯也很危险,可是相比起曹cāo而言,毕竟弱小许多。至少在袁尚看来,那威胁在他可忍受的范围。

    于是,袁尚决议派人前往幽州,与刘闯相谈。

    与此同时,在蓟县正展开一场激烈的辩论……

    和袁尚联合抗曹,是所有人都赞成的事情。就如同这是袁尚的最佳选择一样,和袁尚联手,也是刘闯的最佳选择。毕竟幽州虽然接连大胜,可实际情况在明眼人眼中,并不算秘密。

    幽州在过去的一年中,仅军粮耗费便多达一百七十万斛。

    这已经相当于整个幽州过去近两年的收成。若非此前刘闯囤积大量的粮食,若非甄氏来投,带来大批粮草,若非刘闯是尽量在域外开战,这个数字恐怕会更加惊人,幽州会更疲乏……

    在这种情况下,幽州实不宜继续开战。

    去年三韩普及占城稻的成绩不错,所以今年幽州也开始逐渐推广。

    同时,南山书院还提出了许多构想。比如增肥填料,比如套种大豆作物等……若来年开chūn可以顺利推行的话,待入秋之后,幽州必然会迎来一个大丰收。但是现在,幽州的确不宜继续开战,否则民力消耗太大,弄个不好便会造成巨大的动荡,绝不是刘闯而今可以承担。

    可是,联袁抗曹并非一件简单的事情。

    其中细节繁杂,有诸多的症结存在……如何联合?怎样联合?派谁联合?

    这一条条一项项陈列出来,足以让刘闯头疼无比。首先,联袁抗曹,刘闯不可能袖手旁观,必定要出兵相助。出多少兵马?派谁前去?之前从冀州归降来的那些人,肯定是不能用。

    张郃、高览、沮鹄、田释、辛评……乃至于荀谌都不用。

    而刘闯的部曲,也不好调动。

    许多人都已经安排了职务,恰逢幽州又正好处在一个极为敏感的时期,所以也不好抽调。

    “不如,由我前去?”

    诸葛亮开口道。

    刘闯连连摇头,“孔明而今,不可以轻举妄动。

    两位老大人一个坐镇受降城,一个要负责联络张燕,都抽不得身来。而今幽州正是百废待兴,燕京也即将建成,诸多事务需有人居中协调,孔明必须留下来,否则恐怕很难协调……

    这次和袁尚联合抗曹,我心中已有决断。

    袁尚毕竟是袁绍之子,更是而今冀州之主……我们现在需要他在前面为我们争取时间,所以更要表示诚意。能够和袁尚对话之人,除极为老大人之外,便只有我可担当。所以这次若联合成功,便由我前去和袁尚碰面。其他人过去,袁尚必不会放在眼中,反而会误了大事。”

    刘闯手中,年纪大的人不多。

    能够调派的大人物,更屈指可数……

    他说完之后,众人都沉默下来。

    虽然不愿意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刘闯是最为合适的人选。

    “主公所言,倒也在理。”

    诸葛亮几人相视一眼,都无奈苦笑摇头。

    的确,他们的年纪太小,声名也不够响亮,根本就压不住场子……如此一来,这出面之人便非刘闯莫属。

    “主公yù带几多兵马?何人为将?何人为军师?”

    对于这件事,刘闯早就和荀谌商议过,而且荀谌也觉得,刘闯应该出面。

    刘闯道:“今幽州疲惫,各路兵马自去岁开始,便连番征战,早就苦不堪言。

    而今子义、衡若和文长所部要驻守北疆,不可以调动;汉升将军屯兵北山,与文向监视南匈奴和高干,也不能抽调。张辽将军需驻守中山,子龙是中山人士,和那张燕有同乡之谊;而俊乂和观治此前为袁绍部下,若跟我前往,说不得会引发冲突……这几路兵马均不可调动。

    我思忖之,此次往邺城去,不必领太多兵马,容易引起袁尚的猜忌。

    而今袁刘合作,当jīng诚团结,方能对抗曹cāo……任何会引发冲突的因素,都必须要考虑清楚。

    所以我决定,只带老罴营和我本部八百飞熊卫足矣。”

    “只带老罴营?”

    诸葛亮闻听,不禁脱口而出道:“这未免太少了些吧。”

    老罴营常规满员三千人,再加上刘闯八百飞熊卫,还不足四千。

    要对抗曹cāo,四千人未免太少,即便是诸葛亮也觉得,刘闯有一些儿戏……

    刘闯笑道:“河北不缺兵马,我此去邺城,只是为表明我与袁氏合作的诚意,有老罴足矣。”

    “那仲康便要跟随?”

    “这是自然!”刘闯想了想,沉声道:“除仲康之外,令明随行足矣。

    此外,在从子龙那边把陆逊抽调过来,再加上子家,想来可以应付各种是非,不必再领他人。”

    “不可!”

    诸葛亮立刻起身,大声反对。

    这一次,连一向和诸葛亮唱对手戏的司马懿,也表示了赞同。

    “子家才干,我并不怀疑。

    只是他并未经历过大场面,遇到麻烦事未免经验不足。我知道主公是想要历练子家,就如同当年主公带着我,前往徐州一样。可如今的情况,却远不是当年可比。我不是说温侯比不上袁尚,而是那邺城的情况太过复杂,容不得子家历练;至于陆逊……虽则文远将军对他颇有称赞,可毕竟不是主公的人。只让他二人跟随主公前往,亮绝对无法放心,请主公三思。”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