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14章 袁之殇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馆陶,袁军大营。

    袁绍自苍亭一败后,便昏昏沉沉,jīng神不振。

    也难怪,素来自负的袁绍,却接连败给他从看不起的曹cāo,这心里面自然是格外的郁闷……

    袁尚已经从邺城赶来,准备接袁绍返回邺城。

    只是,袁绍的身子虚弱,医生叮嘱袁尚,不要急于让袁绍赶路,最好是休息一下,调养一下身体,待病情好转后再动身启程。袁尚得了医嘱,更不敢轻举妄动。于是他派人向家中传信,而后便留在袁绍身边服侍。他怎么也不能让袁谭单独留在袁绍身边,以免发生变故。

    袁军大规模的撤退,屯驻于清河南岸。

    而曹军在苍亭一战中同样损失惨重,虽取得胜利,却无力继续北上。

    曹cāo也颇无奈,他当然清楚,袁绍大病,袁军士气低落,袁谭袁尚还无法支撑起整个河北大局。这时候,也是他出击的最佳时机,奈何苍亭一战后曹军同样实力受损。恰逢秋收在即,他更不能临时征召兵马。去年官渡大战,就已经耽搁了整整一年。兖州、豫州许多地方绝收,若不是他从建安元年推行屯田之法,这几年来也算是有些家底,否则今年便无法撑过去。

    依照着曹cāo的计划,今年定要休养一段时间。

    他不愿意在征召青壮,那样势必会造成劳力短缺……若非如此,曹cāo挟官渡大胜,汝南大胜之气势,怎可能只调派出五万大军?

    如果今年再出现绝收,河洛必然动荡。

    曹cāo为全局着想,所以也不敢轻举妄动。明知道大好机会就在眼前,他却无力收复河北。

    袁绍同样感到郁闷,也正是因为这郁闷,使得他一病不起。

    折腾了一整天,袁绍总算是睡下。

    袁尚和袁谭站在门外守着,以便随时听候召唤。

    两兄弟相互提防着,又相互算计着……说起来,他二人都很疲惫,可这时候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开。他们都担心,自己休息的时候万一发生身边变故,会影响到自己rì后的发展。

    所以,两兄弟守在屋外,看似亲密无间,实则是暗藏心机。

    “兄长,天已经晚了,你还是去歇一下吧,我在这里守着就是。”

    “这怎可以,我乃长兄,哪能这个时候歇息?倒是显甫从邺城赶来,便一直忙碌着照顾父亲,恐怕早已累了。你且歇息,我照看父亲就是。若有什么事情,我定然会派人通知于你。”

    好一副兄友弟恭的感人场面。

    只不过在两人满面笑容之下,却隐藏着各自的算计……

    这时候,从院子外面跑进来一人。

    “三公子,逢纪先生派人前来,说有要事通禀。”

    袁尚一怔,向袁谭看去。

    袁谭则笑道:“既然逢纪先生派人前来,定然是有大事……显甫只管去问,我在这里看护即可。”

    袁尚说实话,并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离开。

    可逢纪不可能无缘无故派人前来,那一定是发生了大事。

    于是,袁尚向袁谭告了个罪,便匆匆忙忙走到院门外。前来传信的人,袁尚倒不算陌生,正是昔rì跟随袁熙的袁朝年。

    “朝年,逢纪先生派你来,有何事情?”

    袁朝年正要开口,袁尚就看到一个管事从远处急匆匆跑来,直奔院落之中。

    这个人,是袁谭的心腹……袁尚心里,顿时有一种不祥之兆。

    袁朝年看上去风尘仆仆,躬身回答道:“启禀三公子,大事不好。

    三rì前,汉军偷袭蒲yīn陉。苏家在中山作乱,诈称夺取望都,将张南将军从蒲yīn陉调走之后,又派人夺取蒲yīn陉,斩杀蒲yīn陉守将辛明。张南将军得知消息,立刻率部赶回蒲yīn陉,却不想在途中遭遇苏、张两家豪强伏击,令全军溃败。张南将军而今逃匿无踪,下落不明。

    望都、唐县、蒲yīn陉相继失守,汉军大将张辽兵出阎乡,在唐县张家的帮助下,夺取常山关。”

    “啊?”

    袁尚闻听,大惊失sè。

    他感觉脑袋嗡的一声响,半晌没有回过味儿来。

    蒲yīn陉告破,望都失守,常山关被刘闯占居,这等于是截断了高干援救中山的通路,整个中山势必沦落汉军之手。可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过突然,让袁尚有些缓不过劲儿来……

    他紧咬牙关,半晌后道:“你立刻赶回邺城,传我命令,命辛评出击,夺回中山。”

    袁尚现在有些后悔了……

    当初辛评就告诉过他,千万不要从冀州抽调兵马。

    若焦触仍在中山,与张南可以相互呼应,苏家如何能夺取蒲yīn陉?偏他不肯听信,把焦触派往并州。如此一来,张南独木难支,被苏家钻了空子,以至于中山危矣。袁尚当然知道苏氏,更清楚这苏氏在中山,拥有何等威势。百年大富之家,其底蕴同样不可以掉以轻心。

    如今之计,只能期盼着辛评出击,夺回中山。

    否则中山失守,常山郡必面临危险……袁尚顿时有些急切,感觉着再也无法稳住心神。

    他把袁朝年打发走之后,便快步返回庭院之中。

    未曾想,他看到袁谭脸sè铁青,好像失魂落魄一般。

    袁尚心里一咯噔,以为袁谭也得知了中山失守的消息,于是连忙上前,准备做一番解释……

    可未曾想,他还未开口,就听屋中传来一声怒喝:“闯儿,欺我太甚!”

    “兄长,父亲他这是……”

    袁谭咬着牙,半晌后苦笑道:“辛评反了。”

    “啊?”

    “显思,显甫,你二人进来。”

    袁尚只觉自己的脑子乱成了一锅粥,耳边嗡嗡直响。

    他有些魂不守舍,与袁谭一同走进房间里,可心里面仍感到疑惑:这辛仲治好端端,怎地反了?

    袁绍卧于榻上,脸sè苍白如纸。

    在床榻旁,匍匐着一个男子,正是之前进去报信的那个袁谭心腹。

    袁绍的鼻息甚重,闭着眼睛努力平复心中怒气。

    他有理由生气,辛评无缘无故的造反,此前没有任何征兆。若在平时,袁绍未必放在心上。可现在……苍亭一战失利之后,袁军元气大伤,实力锐减。这个时候,正是该稳定局势,休养生息之机,辛评这一反,看似无关紧要,但实际上却表明了,袁绍的掌控力正在削弱。

    “显思,仲治一直为你效力,何以突然谋反?”

    袁谭这时候更是一脑袋的糨糊,他又怎知道,这辛评好端端的,为什么会突然反叛出去?袁谭自认,他对辛评不薄,可说是敬若上宾。而且之前辛评还和他有书信往来,谈论一些军国大事。从那书信之中,袁谭可以看出辛评并无谋反之意,怎地突然间,就投降了刘闯?

    “父亲,这些时rì我一直在你身边,仲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甚清楚。”

    “混帐东西,你自己的人都管不好,如何能做大事?”

    袁绍大怒,怒斥袁谭。

    也许是气急了,他一阵剧烈的咳嗽。

    袁尚连忙上前搀扶住袁绍,为他摩挲后背。

    不过在心里面,他已经决定隐瞒此前他不听辛评主张,强行派兵前往并州的事情。袁尚不是傻子,他隐隐感觉得出来,辛评之所以谋反,很可能和他当初否决了辛评的建议有关系。

    你个辛仲治,我不过就是不同意你的建议,也不至于你跑去谋反吧……

    可这种话,怎能说出口来?

    若袁绍知道了这件事,说不得会如何恼怒。

    “显甫,你立刻派人赶回邺城,命张南出兵,复夺高阳。

    高阳确不可有失,若不然河间危矣。若河间被闯儿拿下,则冀州必然发生动荡,不可不防。”

    袁尚闻听袁绍的吩咐,顿时哭丧了脸。

    “显甫,为何不动?”

    “父亲,我方得了消息,中山……卢奴苏氏和唐县张家联手反叛,夺取蒲yīn陉,攻占望都,更封锁了常山关。他们投靠了刘闯,在中山国起事。汉军大将张辽和赵云,已分别夺取了常山关和望都,孩儿估计,中山已经沦落汉军之手。我本来还打算,让辛评出兵夺取中山……”

    袁绍瞪大了眼睛,看着袁尚。

    他脸sè突然一阵cháo红,嘴巴张了两张,一口鲜血便喷出来,喷的袁尚满脸都是。

    “父亲,父亲!”

    袁谭和袁尚连忙上前,可袁绍已经昏迷过去。

    两兄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快找先生来!”

    袁尚第一个反应过来,冲着袁谭大声吼叫。

    袁谭这时候已经完全失去了思维的能力,下意识跑出房间,让人把医生找来。

    可他旋即回过味儿来:我是长子,我是长兄,袁显甫怎敢指派于我?

    他心中顿时火起,有心想要回去找袁尚争论。可又一想,袁绍昏迷不醒,他实在不适宜这时候再起争执。

    医生赶来后,费好大劲儿才算是把袁绍救治回来。

    袁绍闭上眼睛,脑子里却不断梳理着辛评和苏家谋反的原因。

    按道理说,苏家是商贾之家,商贾重利无义,刘闯占领幽州,夺取大鲜卑山,坐拥受降城,等于断去了苏家的商路。苏家在这种情况下投靠刘闯,似乎也很正常,好像是在情理之中。

    可辛评呢?

    辛评有为何会谋反?

    袁绍百思不得其解,也懒得再去询问。

    “辛佐治如今何在?”

    “辛毗而今坐镇高唐,正抵御臧霸。”

    “立刻派人把他拿下,绝不可将他放过……还有,辛评和辛毗的家人都在邺城,一并与我拿下。”

    “喏!”

    高唐,是黄河南岸的一处渡口。

    袁绍在官渡之战失利以后,便退至黄河北岸。

    但袁谭却保留下高唐,为的就是将来有一rì,他可以重返河南,收复此前被曹cāo夺取的地盘。

    可现在……

    “显思便留守平恩,防止cāo贼进犯。

    不过我估计曹cāo苍亭一战虽胜,也伤了元气,短期之内不会发动攻击。

    显思在平恩,构筑壁垒,凭清河天堑死守即可,切不可再冒然出击,你而今还不是cāo贼对手。”

    袁谭心中一喜,连连点头。

    “显甫准备车仗,明rì一早,咱们就返回邺城。”

    “父亲,你这身体!”

    “这时候还说什么身体,若我再不回去,只怕邺城就要大乱。”

    袁绍主意已定,袁尚也知道,再劝说也无用处

    无奈之下,他只得听从袁绍吩咐,赶去准备车仗。

    第二天一早,袁谭率部赶赴平恩,而袁尚则陪伴着袁绍,返回邺城……

    正如袁绍所言,他若再不回来,邺城就要乱套了!

    建安六年六月底,苏氏和张家谋反,汉军夺取望都和蒲yīn陉。张辽兵出阎乡后,命郝昭率部拿下常山关,封死了并州兵马驰援的通路。兵驻太原的焦触得知中山失守,连忙通知高干,同时亲率大军来援。哪知道兵至常山关,却遭遇汉军伏击,大败而归,焦触险些丧命。

    如此一来,焦触不敢再轻举妄动,只好等待高干援兵。

    可问题在于,此时的高干,哪里能抽调出兵马?

    张辽在常山关伏击袁军之后,便迅速南下,占领望都。

    而赵云和陆逊则兵分两路,赵云直扑卢奴,而陆逊则率部夺取上曲阳。

    这时候,便可以看出苏、张两家中山大豪的能量。中山十三县,大部分官员与他们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汉军进入中山之后,苏、张两家派人为向导,陆逊赵云几乎是兵不刃血,拿下上曲阳、卢奴、安喜三县。

    正当汉军在中山长驱直入的时候,远在河间高阳的辛评突然起兵造反,张郃高览郭援三人迅速抢渡易水,占领高阳、鄚县和文安三座位于易水河畔的城池。而辛评则带着家眷前往涿郡安顿。

    “如此说来,辛仲治早有谋反之意?”

    袁绍回到邺城之后,便迅速平定了邺城的动荡。

    不管怎样,袁绍雄踞河北多年,哪怕是两次惨败给曹cāo,他在河北的威望依旧不是他人可比。

    只是,袁绍此前派回邺城捉拿辛评家眷的人,却扑了个空。

    说起来,历史上的辛评下场很惨。

    袁谭袁尚两兄弟反目,辛毗和郭图的家人都得以离开,惟独辛评的家人被收没。曹cāo攻取邺城,审配的侄子开城门为内应,审配见曹军入城,却认为是辛评和郭图坏败了冀州,于是将辛评满门诛杀。当时辛评的兄弟辛毗也在曹军,想要去解救辛评的家眷,但却为时已晚。

    这辛评,是一个很悲剧xìng的人物。

    袁绍死后,他奉命出使许都,为曹cāo所重,试图招揽。

    可辛评却拒绝了,返回南皮与袁谭效力,哪知道袁谭却不肯信他,结果是抑郁而终。

    不过,如今辛评倒是可以免去一场灾祸。

    他不但投效了刘闯,更将家人带走。而袁谭派往高唐缉拿辛毗的人,同样也扑了一个空……

    辛毗在得知辛评谋反的消息后,就立刻逃离高唐,投奔了曹cāo。

    面对这样一个结果,袁绍也只能认为,辛家兄弟早有谋反之意!

    +++++++++++++++++++++++++++++++++++++++++++

    袁绍回到邺城后,便在家中调养身体。

    只是心中的积郁之气难平,以至于病情一直不见好转。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已进入七月中……汉军夺取中山之后,便按兵不动,不再继续攻击。不仅是中山方面停止了战事,河间方面,刘闯似乎也无意再突进。他只让郭援、张郃、高览三人屯兵三县,便没有动作。同时,远在并州的吕布,也命令夏侯兰太史慈和魏延停止进兵。

    因为,他们迎来了一个好消息。

    刘闯的长子,可算是嫡长子在六月底降世。

    而刘闯长子出生的那一天,恰逢是张辽在常山关大败焦触,故而刘闯为孩子起名为‘胜’。

    刘胜!

    刘闯得子,可不是一桩小事。

    他而今身为一方诸侯,大汉皇叔,手下更一众部曲。

    这古人最讲究血脉传承,刘闯有了子嗣,也就代表着未来的延续。

    为此,幽州大庆三rì,汉军更停止攻击,以庆祝主公得子。

    刘胜的出世,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可是对于袁绍而言,这却是一个让他感到万分恼怒的消息……

    刘闯甚至还派人到邺城,送递喜帖。这让袁绍更加生气,他认为刘闯这行为,就是对他的羞辱。

    病情,一下子变得更加严重。

    袁绍倒在病榻上,是一病不起。

    这一rì,袁绍的jīng神有所恢复,打算起床出来走走。

    袁尚正忙着处理政务,所以不在袁绍身边。所以袁绍便叫上了袁朝年,一同在花园中散步。

    “朝年,我这些rì子一直没有想明白,辛评兄弟为何反我?”

    袁绍的心情,似乎有些好转。

    他坐在凉亭中,突然向袁朝年询问。

    袁朝年一怔,苦笑道:“这个,小人哪能知晓?”

    “仲治此人的xìng子,我很了解。

    他虽说一直为显思效力,但对我也是忠心耿耿。若非是什么事情刺激了他,他定不会谋反。

    对了,之前我与曹cāo交战时,家里可发生了什么事情?”

    袁朝年露出思索之状,半晌后突然一拍手,“主公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一件事。”

    “哦?”

    “主公在和cāo贼决战之前,吕布屯驻受降城,命汉军进驻五原郡。

    当时高将军担心抵挡不住汉军攻击,所以派人向三公子求援……三公子当时便下令让焦触统兵八千,进驻并州。

    嗯,我记得当时辛评先生送来一封书信,好像是建议三公子,不要出兵。

    他认为闯贼的目标绝非并州,甚有可能是中山与河间。所以辛评先生便提议,集中兵力,防备闯贼偷袭。一开始三公子好像挺重视辛评先生的建议,可后来不知为什么,又否决了辛评先生的主意,还回信斥责辛评先生……嗯,事情大概就是如此,具体情况我却不清楚。”

    袁朝年故作轻松,浑不在意的把事情向袁绍解说一遍。

    可袁绍是什么人?

    他很快就猜到了其中的缘由,定然是袁尚听了他手下的谗言,以至于让辛评心灰意冷,才投靠了刘闯。

    袁绍不生气袁尚听信谗言,可是却恼怒他隐瞒不报。

    最重要的是,袁尚听信谗言的原因,只怕也是因为辛评是为袁谭效力。

    袁绍越想就越是生气,他呆愣半晌,突然间怒吼一声:“竖子怎敢欺瞒我!”

    说罢,他嗓子发甜,心口发闷,一口鲜血喷出,身子直挺挺向后倒去,顿时便昏迷不醒……

    ++++++++++++++++++++++++++++++++++++++

    苍亭之战结束后,曹cāo也返回了许都。

    两年,三场大战。

    官渡之战结束后,便是汝南之战。汝南之战方停息,紧跟着就是苍亭之战……三场大战前后相连,也让曹cāo感到疲惫不堪。所以在战胜了袁绍之后,曹cāo便率部返回许都进行休整。

    只是才一回到许都,曹cāo的好心情便烟消云散。

    “刘闯小儿,忒jiān诈!”

    他在衙堂上怒不可遏,大声喝骂。

    “前次官渡,他趁我与袁绍交锋,便得了幽州。

    而今他又趁着我与袁绍决战,竟兵不刃血拿下了中山……此獠崛起太快,若不早将之除掉,必为我心腹之患。”

    衙堂上,荀彧正拿着一份战报观看。

    他突然扭头问道:“奉孝,你怎看待此事?”

    郭嘉眉头紧蹙,手指急促敲击面前桌案,半晌后道:“主公,这刘闯身边,必有能人相助。

    若非如此,他怎可能如此眼光毒辣?

    你看,官渡之战时他出兵幽州,而当时正是主公最为困难之时,我记得便是主公自己,也信心不足。可刘闯却好像认定了主公必然取胜,所以不惜得罪袁绍,而出兵幽州;今年,主公与袁绍再次交锋,胜负依旧难料。可是看那刘闯用兵,似乎也预料到主公最终能获得胜利。

    为此,他一早就做好了夺取中山的准备……

    如此眼光,莫非刘闯有神人相助,竟早早知晓了战果?亦或者,他只是运气好,赌对了不成?

    这些天我一直在思索此时,刘闯身边陈宫虽有智谋,却无应变之策;荀四兄用计素来沉稳,断然不会行这种冒然之事……主公,看起来这刘闯的确是主公心腹之患。即便是战胜袁绍,主公仍少不得,要和刘闯有一场苦战。嘉以为,主公当从现在开始,把重心转移到刘闯身上。”

    如果早一年时间,郭嘉说出这样的话来,说不得会让人耻笑。

    可现在,已不再有人会耻笑郭嘉。

    说郭嘉是杞人忧天吗?

    刘闯而今的实力,的确不算强大。哪怕他坐拥一州,也是苦寒贫瘠的幽州,根本不足以成事。

    可问题在于,刘闯从崛起到而今为一方诸侯,不过六载光yīn。

    而六年时间里,他所做的每一次选择,都颇有神奇之处。

    舍弃青州,北上辽东,避开了袁曹之间夹缝中求生的尴尬局面;在官渡之战趁势夺取幽州,令袁绍也无可奈何。而今,他又拿下半个并州,以及中山一郡。这个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的让曹cāo也感到了几分忧虑。袁绍两次大败之后,显然已元气大伤。曹cāo甚至可以断定,两人之间的实力对比,已经从早先的袁强曹弱,转而成为曹cāo略占上风……可以说,曹cāo此刻已不再畏惧袁绍。他而今要关注的对象,正如郭嘉所言,应该从袁绍身上转移。

    转移到谁的身上?

    那自然就是刘闯!

    可以想象,待他把袁绍消灭之后,必然和刘闯要有一场苦战。

    而这,却不是曹cāo此前所预料的结果……刘闯的发展太快了,快到让曹cāo开始感到了恐惧。

    荀彧突然开口:“其实司空也不必担心,刘闯会在短期内再有动作。

    从去岁起,他兵出辽东,席卷幽州,接连又和袁绍以及鲜卑人连番大战。单凭辽东和幽州之地,根本无法支撑起刘闯如此频繁的战事。若我估料不差,接下来刘闯定会暂休兵戈之事。

    而今年司空治下,兖州、豫州喜获丰收,粮草充沛。

    待来年司空可征召兵马,征伐冀州……刘闯发展虽令人吃惊,可他的底子,终究比不得司空。”

    这一番话,倒是让曹cāo松了口气。

    的确,曹cāo经营河南,已近十年之久,根基深厚。

    他奉天子以令诸侯,占居大义之名,治下能人异士众多,绝非刘闯短短一两年经营可相比。

    那接下来,就如荀彧所言,就看谁的底子更厚!

    “还有一件事,却要向司空道喜。”

    “哦?”

    曹cāo诧异向荀彧看去,不明白荀彧所言的喜事又是什么。

    “司空可还记得,那颜良文丑?”

    曹cāo一怔,笑道:“本初帐下二虎臣,我焉能不记得?怎么,他二人如今还好?”

    颜良文丑自从被曹cāo俘虏之后,一直被关押在许都。

    荀彧笑道:“那颜良文丑二人在子远劝说之下,已决意归顺司空。”

    “啊!”

    曹cāo闻听,顿时大喜。

    他扭头向许攸看去,却见许攸面露得意之sè,正捻须而笑。

    就在这时,忽见曹休匆匆走进衙堂。

    他一路小跑,来到曹cāo身边,在曹cāo耳边低声细语几句,顿时令曹cāo的脸sè大变。

    许久,曹cāo扬起头,目光扫视衙堂上众人的面孔,轻声道:“方得到消息,本初在三rì前……故去!”(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