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13章 苍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天sè,已经晚了。

    当夜幕笼罩在蓟县的上空时,整座县城却灯火通明,显得格外繁华。

    伴随着燕京城的修建,蓟县也就变得格外重要。他是未来燕京的南面门户,又是勾连涿郡代郡和渔阳的要冲所在。如此一来,蓟县逐渐演变成为一个枢纽,云集幽州行商,入夜后更见繁华。

    刘闯露出惊讶之sè,看着苏威道:“你是说,苏家和黑山贼有关系?”

    要知道,刘闯当年路过冀州的时候,曾与赵云联手消灭了萆山贼王当。那王当算起来,也是黑山贼的一支,曾为张燕帐下小帅。可在刘闯消灭王当的时候,苏威非但没阻止,反而出手相助。

    所以当苏威告诉刘闯,苏家一直和黑山贼有联系的时候,刘闯着实大吃一惊。

    苏威郑重其事的点点头,“黄巾贼失败以后,于毒张燕等人便聚众为贼。后来于毒趁袁绍出兵青州与田楷交战之际,率部攻打魏郡,被袁绍所灭。再后来,吕温侯奉袁绍之命出击,给黑山贼再次沉重打击。当时杨凤等人纷纷投降,可张燕却不愿归附,便率领部曲躲进常山、赵郡、中山、上党与河内一带的山谷,并经过这些年休养生息,人数多达百万之众。

    不过,这些黑山贼,也并非完全听从张燕调遣。

    张燕此人,颇有规矩,决不允许袭掠周遭百姓,而且军纪森严,在黑山贼之众的威望甚高。

    王当之流,名义上为张燕部曲,实则早已dú lì出来,不过是打着黑山贼的旗号四处作乱……若不然,当初皇叔灭了王当,张燕就应该出兵为他报仇,可是他至今都未有什么动作。

    真正归属张燕所辖的黑山贼,主要集中于河内、中山和上党一带,常山和赵郡的黑山贼更多是假托张燕旗号而已。我苏家和张燕一直有交集,此前张燕掳掠而来的财货,大都是通过我们苏家的手,贩卖到塞北,而后又从塞北换取牛羊军马等物资,再卖给张燕等人处理。

    这也是苏氏商队能够在河内与冀州等地畅通无阻的主要原因,黑山贼绝不会劫持我等货物……”

    刘闯露出恍然之sè,连连点头。

    他倒是没想到,这苏氏家族还有这等关系。

    不过想想似乎也很正常,苏氏能为中山百年豪强,若没有些许手段,又怎可能通商于天下。

    依照着苏威的设想,当刘闯听到这么一个消息之后,一定会万分高兴,而后对他待若上宾。如此一来,自己就能够占居上风,到时候掌握住主动权,一定能为家族获取更多的好处。

    可是苏威却没想到,刘闯和诸葛亮相视一眼,却突然笑了!

    事实上,苏家和黑山贼的关系,司马懿早就已经通过黄阁打探清楚。

    “大力,你我说起来是患难之交。”

    诸葛亮开口道:“想当初皇叔从许都逃出,多亏了你拔刀相助,我等才得以幸免,顺利抵达辽西。这份情谊,皇叔牢记在心,亮亦从未忘怀。不过黑山贼这件事,我看还是算了吧。”

    “诸葛公子,这是何意?”

    好像和自己设想的版本有些不一样,苏威一怔,露出愕然之sè。

    诸葛亮看了看刘闯,却见刘闯低着头,手中摆弄着一口小刀,好像浑不在意。

    “大力,若论私交,你勿论提什么要求,皇叔都可以答应。

    比如你可以参与燕京建设,比如你可以加入对丁零和夫余国的商团,比如你可以行商三韩……这是你我私交,相信皇叔非但不会阻止,反而会竭力成全。可是和你苏家做交易……呵呵,恐怕没有人会答应。至于是什么原因,亮以为不用赘言,大力你一定自己清楚。”

    诸葛亮就剩把话说明白:你们老苏家不值得相信!

    苏威的脸,腾地一下子红了,半晌说不出话。

    而刘闯则站起身,“大力,我看这件事就这么说吧,我明rì还要前往涿县,拙荆临盆在即,我实在是脱不得身。至于商事,你大可去找子方商议。相信子方也不会拒绝,定能助你一臂之力。

    天不早了,送客!”

    苏威闻听,暗自叫苦。

    就说投效就投效,哪儿来的这许多弯弯绕?

    当初他就建议苏平和苏双不要搞这些花样,可苏平和苏双那骨子里的商人气息让他们认为,他们可以获得更大的利益。现在好了,人家根本不和你谈,因为人家从心眼里不信任苏家。

    苏威心里叹了口气,连忙道:“皇叔,留步。”

    “大力,还有事吗?”

    “我……”

    苏威半晌后,苦笑道:“皇叔,我此来实则一个目的,苏家愿投效皇叔,恳请皇叔能收留。”

    刘闯,笑了!

    “大力,我不是不想要你们投效,而是我着实信不得你们老苏家。

    此前,我曾与你们苏家有过契约,可是到现在,你们苏家也未能完成……想当初,你们苏家帮过我,我记在心里。所以我从打下辽东之后,便为你苏家开通辽东商路,为你苏家带来千万家财。

    可是你苏家给我什么?

    那两三万老弱病残?大力,莫开玩笑了,而今我坐拥幽州,虎视并、冀,老苏家又跑过来说要投效。你们拿什么要我相信你们?亦或者说,我又该怎样才能忘记过去的那些事情呢?”

    “这个……”

    一旁诸葛亮道:“大力,休与皇叔言那黑山贼。

    没错,我幽州的确是缺人,但我相信,不出三载,幽州便可以激增百万人口。

    我幽州有广袤土地,有充沛牛羊,有强大武力……莫非还保不得百姓平安,令天下人向往?

    黑山贼,皇叔所愿,不过相信以皇叔之能,取黑山贼并非难事。

    大力,便是你苏家也不可能现在就让黑山张燕投效我家皇叔,既然如此,说这些又有何用处?”

    是啊,当我兵强马壮的时候,何愁黑山贼不归?

    诸葛亮一番话,让苏威哑口无言。

    半晌后,他一咬牙道:“皇叔,我苏氏愿助皇叔,夺取中山。”

    “哦?”

    苏威深吸一口气,“我苏氏常年走常山关,与常山关守军关系莫逆。

    若皇叔yù谋中山,苏氏愿为马前卒,夺取常山关,断焦触归途。同时我们可以与张氏联手,夹击望都张南,夺取蒲yīn陉,则中山十三县可尽归皇叔,以作为我苏氏投效皇叔之献礼,不知可否?”

    刘闯闻听,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他朝诸葛亮看了一眼,突然道:“孔明,此事便交给你来负责。

    若夺下中山,苏氏前尘往事一笔勾销。若苏氏胆敢欺我,他rì我马踏中山时,便是苏氏灭亡之rì。”

    刘闯这一番话,说的是yīn森可怖。

    苏威只觉后背渗出冷汗,令他心惊肉跳。

    好在刘闯并未再言,便大步走出衙堂。

    诸葛亮笑**走到苏威身边,伸手拉着苏威的胳膊,“大力兄,不如咱们找个地方,再做详谈?”

    ++++++++++++++++++++++++++++++++++++++++++++++++++

    诸葛亮和苏威要如何商谈?

    刘闯没有再过问……他相信,诸葛亮能够妥善处理此事,并且得到圆满的结果。

    在返回涿郡的途中,田释忍不住问道:“主公既然决意和蹇曼合作,又为何暗中支援步度根?”

    田释和沮鹄而今已进入刘闯幕府,成为刘闯身边谋士。

    至于徐庶,在幽州之战中已充分展现出他的才能,更在受降城一战大放光彩,足以独当一面。

    刘闯而今的地盘是越来越大,需要的人才也越来越多。

    特别是在田豫受命为护鲜卑将军之后,郭援也有些sāo动,向刘闯数次请战。

    诸葛亮认为,郭援确有才干。

    更重要的是他对刘闯非常忠心,更兼之与刘闯的亲戚关系,应该让他出来做事。上谷郡很重要,可由于大鲜卑山被刘闯夺取,上谷郡实则已成为大鲜卑山的后方供应基地,战略意义不似早先那么重要。根据刘闯制定出来的一系列归化,未来刘闯将会向上谷郡填充二十万人口。

    如果真能完成这个目标,加上上谷郡原有人口,足以保证大鲜卑山的粮草供应……

    如此,郭援就不再适合为上谷郡太守,他的军事才能出众,但内政方面的本领,却远远不足承担起一郡太守的职务。于是,刘闯在三思后,决意将郭援从上谷郡抽调出来,前往北新城就职,拜都尉。随后他又拜石韬为上谷郡太守之职,同时命孟建前往受降城,听候调遣。

    若夺取五原郡,那么孟建就将就任五原太守。

    石韬和孟建的抽调,使得刘闯幕府暂时出现空缺……

    好在田释和沮鹄二人的到来,可以非常好的弥补石韬孟建的离去,而且在某些方面更为出sè。

    刘闯笑道:“巨言莫非真以为,那蹇曼要归附于我?”

    “这个……”

    “蹇曼,檀石槐之孙,狼子也。

    他现在依附我,一方面是为了对抗步度根和轲比能,另一方面也是为压制戴胡阿狼泥和厥机。他而今在安侯河大肆收拢昔rì他祖父留下的部族,更吞并了步度根三分之一的部众,所以才有了对抗步度根的底气。可一旦步度根轲比能被他消灭,而他又干掉戴胡阿狼泥和厥机两人,定然会窥视幽并。而那时候,我的注意力当集中于中原,恐怕无暇顾及他太多。

    我不需要一个统一的鲜卑,我需要他们不断征战,才符合我的利益。

    所以,我可以支持蹇曼,但同时更要支持步度根和轲比能……我要用蹇曼来对抗步度根两人,既不能让步度根占居优势,那样一来蹇曼必然会放弃对抗;也不能让步度根太过弱小,那样蹇曼会非常轻松的战胜步度根,统一鲜卑。思来想去,唯有让苏氏暗中与步度根联系,同时还要设法离间蹇曼与戴胡阿狼泥两人的关系,必要时我甚至可以把儿禅也卷入其中。

    总之,在我未能平息中原战事之前,鲜卑绝不可停息战争……”

    沮鹄与田释连连点头,看得出来,刘闯对鲜卑人非常忌惮。

    恐怕他忌惮的不仅仅是鲜卑人,所有塞北的胡人,他都会感到忌惮!

    “主公,何时可兵进冀州?”

    刘闯微微一笑,轻声道:“时机成熟时,自会兵发冀州。”

    什么叫做时机成熟?何时才算时机成熟?

    刘闯没有说,田释与沮鹄也没有再问……

    回到涿郡的时候,麋缳的产期已经临近。为确保麋缳顺利生产,荀谌甚至派人从南山书院,将张仲景等人请来。不仅仅是张仲景来了,包括郑玄、管宁、胡昭和黄承彦也都赶来涿县。

    以至于刘闯抵达涿县的时候,甚至没能来得及喘一口气,便被郑玄唤去一顿斥责。

    “你这孩子,怎如此不经心?

    三娘子分娩在即,你还跑去外面作战。

    你知不知道,这时候三娘子最需有人陪伴,你整rì里在外奔波也就罢了,怎能这时候也不陪伴三娘子身边?”

    麋缳嫁给刘闯多年,许多人都习惯以‘夫人’而称呼。

    唯有郑玄,还是唤麋缳为三娘子,不仅仅是因为他身份高,声名显,更重要的是郑玄还是麋缳的义父。郑玄今年已七十五岁高龄,不过气sè极好,满面红光,jīng神也极为矍铄……

    历史上,郑玄死于建安五年,也即是官渡之战那一年。

    而今建安五年已经过去,郑玄却丝毫不显疲态,反而越发jīng神。

    也难怪,历史上的郑玄,遭遇丧子之痛,更为袁绍怠慢,在病中被强行送往邺城,以至于死于途中。而现在,郑玄居住孤竹城,爱子郑仁更有一子,名郑小同,也在茁壮成长。他无丧子之痛,更无衣食之忧,往来无白丁,谈笑皆鸿儒,更有张仲景和华佗这等名医的关照。

    如此生活,更合了郑玄的xìng子。

    没有必要去面对复杂的政治斗争,一切都有刘闯在外面抵挡,郑玄的生活,可谓是毫无压力。

    刘闯被郑玄一顿斥责,面红耳赤。

    还是孔融在一旁道:“康成公莫怪罪皇叔,想必皇叔也不想如此。

    可他受天子所托,自当为朝廷尽心尽力……他所做一切,皆为我汉室着想,依我看却有贤者之风。”

    “贤者之风?”

    郑玄冷笑一声道:“我怎地看不出来?”

    “所以你只能躲在孤竹城编书讲课,而皇叔却能为一方诸侯。”

    管宁毫不客气,让郑玄面红耳赤。

    不过,郑玄倒不是真的怪罪刘闯,所谓老小孩老小孩,年纪越大,有时候就越是不讲道理。

    刘闯没有生气,反而有一种亲切感。

    他刚要赔罪,却见郑玄一摆手,“休要在这里呱噪,且去探望三娘子。

    你这一去塞北数月,三娘子可是挂念的紧。”

    刘闯闻听,连忙告退。

    他匆匆来到后宅,先与诸葛玲等人见过,便闪身进屋,来到麋缳身旁。

    这一晃就是几个月没有见面,两人重逢后,更有说不完的话语……

    ++++++++++++++++++++++++++++++++++++

    刘闯回到涿县之后,幽州也旋即平静下来。

    从年初以来,幽州的战事就不曾停歇。先是袁绍五路大军进击幽州,随即又展开塞北对鲜卑之战。

    如果再往前推演,幽州从建安五年开始,战事就一直没有停息。

    说起来,打到现在这种程度,幽州上下,包括汉军将士都感到了莫名的疲惫。

    刘闯也很清楚,战事进行到这个程度,不能再打下去了,否则这幽州的负担必然沉重,非但无益于己身的发展,甚至有可能会造成穷兵黩武的局面。这对于刚刚稳定下来的幽州而言,绝非一桩好事。

    其实,刘闯也在期盼着战争早rì结束。

    可他更清楚,而今还不是真正可以休息的时候……

    袁曹决战在即,若历史如正常发展,曹**获取胜利的话,刘闯一定会非常愿意,再给袁绍一次痛击。

    当然,这也将是他占领幽州之后,最后一次主动出击。

    所以刘闯虽回到了涿县,但目光却始终停留在袁曹之战的事情上。

    黄阁每rì不断的从前方送来消息,也让刘闯可以详尽的了解袁曹大战的进展。

    曹**已经退到了苍亭?

    刘闯心中的期待感越发强烈!

    他派人告诉诸葛亮,让他严加关注苍亭之战的结局,同时更着手开始安排,接下来对冀州的行动。

    回家的感觉,的确很好。

    从建安五年官渡之战开始之后,刘闯就一直紧绷着的弦,总算是得以放松。

    每天或是在家中陪伴妻妾,等候他重生三国后,第一个孩儿的降生;或是去郑玄的住所,听那些老大人谈古论今,引经据典。同时,他还得到了一个好消息:黄承彦以完成了火药的制作。

    只是黄承彦制作出来的火药,没有太大威力。

    不过刘闯倒也不是特别失望,他早就料到,想要改变战争模式,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从火药的出现,到演变为真正的火器,至少相隔了几百年的时间。

    而从火器演变成为管状火器,也需要几百年的时间……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是人类文明演变的过程。刘闯可以让火药提前几百年出现,但真想要改变战争模式,还需要更多的时间。也许几十年,也许百十年,甚至可能几百年。科技的发展,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可以完成。这其中需要更多的积累,更多的失败,更多的探索……刘闯很清楚,至少在他有生之年,看不到火器的诞生。

    不过,已经足够了!

    他已经让火药提前几百年出现,已不妄重生一遭……

    建安六年六月,吕布命夏侯兰率部挺进高阙,随后他又派遣太史慈和魏延,跨yīn山屯兵满夷谷。

    吕布的突然发难,使得高干顿时紧张起来。

    他急忙命焦触从壶关出击,抢占太原。

    在高干看来,吕布的一系列动作,分明是要对并州用兵的前奏。不仅仅是吕布在动作,包括雁门郡的黄忠,定襄的徐盛,以及句注山的许褚,也纷纷调兵遣将。

    所有的一切,都预示着刘闯要进军并州。

    呼厨泉因为要平定南匈奴内部的争纷,所以没有出兵。但他还是献上战马五千匹给吕布,资助吕布用兵。这一切的一切,都使得高干倍感压力。无奈下,他再次派人前往邺城求援。

    看起来,刘闯对并州用兵已经不可避免。

    即便是远在平丘的袁绍,也感受到来自身后的强大压力。

    也正因为此,袁绍最终决定,要在黄河北岸和曹**决一死战。而这决战的地点,也正是昌平。

    “袁本初,阵脚已乱!”

    已悄悄出五阮关,抵达阎乡的诸葛亮得到前方消息,立刻做出判断。

    他旋即命张辽为主将,做好进驻中山的准备,同时又命令赵云自镇平开拔,埋伏于卢水之畔。

    与此同时,曹**和袁绍之间的决战,也在苍亭爆发。

    袁绍依旧占居兵力的优势,命袁谭为先锋,直扑黄河岸边的曹军大营。

    而曹**则背依黄河,断绝了自己的退路。

    他鼓励曹军将士,奋力应战。

    当袁谭先锋军抵达之后,夏侯渊突然率部回击,大败袁谭所部,更把袁谭团团包围。有道是父子情深,袁绍虽然宠爱袁尚,可袁谭毕竟是他亲生骨肉。眼见袁谭被曹军围困,袁绍也急了,立刻率部驰援。在抵达苍亭之时,曹**突然放弃袁谭,率主力给予袁绍迎头痛击。

    就在双方纠缠之时,早已埋伏两翼的曹洪和徐晃率部杀出……

    一方,是断绝了退路,唯有死战方能博取一线生机;一方则是仓促应战,阵脚大乱。

    曹**更亲自上阵,督促曹军将士奋勇争先。

    在曹**的带领下,袁军最终未能抵挡住曹军的冲击。

    双方从正午,一直杀到了夕阳西下……袁军终于抵挡不住曹军的攻击,溃败而去。袁绍督阵,指挥兵马拼命厮杀,奈何袁军阵脚已乱,根本无法挽回败局。眼见大势已去,袁绍在袁谭的保护下杀出重围,向馆陶撤退。

    苍亭一战,袁绍七万大军折损大半。

    随同他逃回馆陶的袁军数量,甚至不足两万。

    袁绍在逃回馆陶之后,便一病不起。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明明占居了上风,为何会如此惨败?去年的官渡,今年的苍亭……袁绍两战之后,元气大伤。苍亭大战,曹**不仅仅是获得了战役的胜利,更重要的是他一举扭转了袁强曹弱的局面。虽然苍亭一战,曹军同样死伤惨重,可是曹**却顺利占领了yīn安、繁阳、元城和魏县等城池,与袁军隔清河对峙,在河北地区牢牢的站稳了脚跟……

    蒲yīn陉,太行八陉第七陉。

    其地峰峦峭峙,仄境内通。从幽州而来的骑兵,由此和直逼河北内地,也是中山最为紧要的一处关隘。

    汉军夺取了五阮关之后,蒲yīn陉便暴露在汉军铁蹄之下。

    为了防止汉军偷袭,张南亲率兵马,屯驻蒲yīn陉。

    不过伴随着吕布在五原郡各种动作,张南也渐渐失去了戒心。

    很明显,汉军的目标是并州,而不是中山。想想也不足为奇,刘闯虽然拿下了幽州,可是要想和袁绍对抗,显然还不是对手。换做自己,绝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前来夺取中山,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所以,张南很轻松。

    虽则张辽在阎乡调动兵马频繁,可张南却不甚在意。

    不管你如何厉害,我只要死守蒲yīn陉,你汉军就无可奈何……他原本以为,袁绍定能大获全胜。

    却不曾想,袁绍苍亭一战失败,已退回馆陶。

    这一rì,张南正在城关上巡视,却忽见有人前来禀报:“将军,大事不好。”

    “何事惊慌?”

    “卢奴苏氏突然起兵造反,假借送粮之名,夺取了望都。”

    张南乍听之下先一愣,旋即大惊失sè。

    望都,可是他的大本营。一应粮草辎重尽在望都,若望都失守,他便要在蒲yīn陉便要腹背受敌。

    这可是一件大事!

    张南当然知道苏氏家族,更清楚苏氏的能量。

    苏氏家财逾亿,僮客五千人以上,也就是说,苏氏可以在最短时间内聚集起五千人以上的大军。如此一支力量,此前一直与袁绍合作紧密。怎地突然间造反起事,难道不怕袁公怪罪?

    张南不敢犹豫,连忙点齐兵马,前往望都救援。

    不过,在张南离去半rì后,当天将晚时,一支人马风尘仆仆,出现在蒲yīn陉关下。

    “前方兵马立刻止步,是何方兵马,为何来此?”

    关城上的主将,立刻大声喊喝。

    对方兵马立刻有人跃马而出,高声道:“我乃张南将军部曲,张将军在返回望都的路上,担心汉军偷袭蒲yīn陉,而城中兵力薄弱,故而命我等前来相助。这里有张将军的令箭为证。”

    关城上的守将一怔,旋即让对方把令箭送过来。

    他在火光下仔细查证,确认令箭无误之后,便下令开关放行。

    张南有这样的担心,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那苏氏便是占领了望都,毕竟是一群乌合之众,怎可能抵挡住张南手中兵马?

    所以蒲yīn陉的守将并未怀疑,特别是在确认那令箭之后,更没有半点担心……可就在这支兵马入关之后,忽听军校前来禀报:“汉军主力出现在蒲yīn陉关外,似要通过蒲yīn陉……”

    蒲yīn陉守将大惊,连忙要登上城门观看。

    已经入城的那支兵马主将,则笑呵呵拉住蒲yīn陉守将,“汉军不知死活,竟敢前来挑衅,某愿随将军一起登城,倒要看看那汉军究竟是何人带领。”

    蒲yīn陉守将没有拒绝,拉着那人的手,便直奔城头而去。

    “还未请教,将军高姓大名?”

    “在下,张宥!”(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