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10章 离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说到底,刘闯只是个普通人。

    身为穿越众,除了对历史走向与生俱来的优势之外,他所拥有的金手指也不过是龙蛇九变。

    龙蛇九变在初期,为刘闯带来了巨大的好处。

    凭借一身超人的武力,他才得以从刘备等人手中逃脱出来,更一次次凭借勇武,战胜对手。

    若只为辅臣,刘闯的武力,以及他对历史的了解,足以让他顺风顺水。

    可是yīn差阳错之下,他成为一方诸侯,龙蛇九变为他带来的先天优势也随之减弱许多。身为主公,他总不可能每战争先,很多时候更需要他去坐镇中军,去运筹帷幄,去谋划全局。

    在这一点上,的确是刘闯的弱项。

    那种算无遗策,那种决胜千里的能力,很多时候是与生俱来。

    诸葛亮徐庶这些曾在历史中留下赫赫威名的人,远不是刘闯可以相比。不过刘闯倒是有一个优点,既然你们比我强,那费脑子的事情就交给你们来做,我只要能用好你们这些人足矣。

    这也是那许多人,愿意为刘闯效力的缘由。

    +++++++++++++++++++++++++++++++++++++++++++++++++++

    公元前105年,匈奴大单于乌维死,儿单于继位。其年塞北大雪,牲畜饥寒而死,匈奴部众不安。左大都尉yù杀儿单于降汉,于是向汉朝求助。时汉庭命公孙敖在塞外筑受降城,驻兵以接应左大都尉。公元前103年,朝廷因受降城距离匈奴太远,于是派遣赵破奴率部出朔方郡,前往浚稽山接迎左大都尉。只是最终因走漏了消息,左大都尉被儿单于所杀……

    后赵破奴被俘,儿单于yù乘胜攻取受降城,却因为城池坚固,最终不得不收兵回还。

    此后受降城便雄立于塞外,形成一座孤城。

    檀石槐为鲜卑王时期,鲜卑人的兵锋一度侵入五原,朔方等地。后檀石槐死去,鲜卑人随之分裂,这受降城便成为步度根所辖,成为中部鲜卑入侵汉朝边塞的一处极为重要的所在。

    若公孙敖死后知晓,当年他费尽心思建造的受降城,却成为鲜卑人入侵边塞的前哨,不知会是怎样一个心情。

    建安六年五月,正值仲夏。

    塞北天气并不算炎热,从燕然山吹来的风,带着丝丝凉意,吹拂在人身上,格外的舒适……

    徐庶带着田畴抵达受降城汉军大营的时候,恰逢黄昏。

    太史慈三人刚和呼厨泉等人商议完事情回来,一个个闷闷不乐,看上去愤怒不已。

    “元直何以前来?”

    “奉主公之命,特来助三位将军夺取受降城。”

    太史慈闻听,不由得露出羞愧之sè,“我等无能,竟使得主公远在平岗仍cāo心不已,实在羞愧。”

    徐庶笑道:“此事怪不得子义将军,也是我等谋划不足,未想到那轲比能竟然会出兵相助。”

    他停顿一下,突然开口道:“却不知如今,局势如何?”

    太史慈苦笑一声,“受降城城墙坚固,那步度根好像个缩头乌龟,死守不出。

    城中尚有两万兵马,步度根据城而守,确有些麻烦。不过,这还不算最大的问题,关键是那南匈奴左贤王刘豹一直建议撤兵。此人从一开始,就不太愿意和我们联手,自合兵一处后,更处处襟肘,着实令人生厌。自从传来轲比能要出兵的消息,这刘豹就更是张狂,整rì上蹿下跳,说要撤兵……亏得那呼厨泉是大单于,竟不敢收拾那刘豹,以至于军中士气低落。”

    徐庶眉头一蹙,“呼厨泉现在究竟是怎样态度?”

    夏侯兰一旁回答:“呼厨泉倒是一直心向朝廷……不过他现在的情况也不甚好,刘豹是于夫罗之子,在南匈奴各部之中声望极高。此人骁勇善战,甚得南匈奴部众所重。加之他老子给他留下了足够的班底,才使得此人格外嚣张,即便是呼厨泉为大单于,也要忌惮三分。

    呼厨泉是希望借此机会和我们合作,只可惜被那刘豹一闹,也有些犹豫,如今正左右摇摆。”

    夏侯兰一番言语,倒是把而今的局势讲解的极为清楚。

    徐庶向田畴看过去,却见田畴微微一笑,“如此说来,只要那呼厨泉下定决心即可!”

    田畴是在柳城被刘闯俘虏,转眼间已有一年光yīn。

    从最初的抵触,到慢慢的接受,如今已开始为刘闯出谋划策。

    特别是在吕布出兵大鲜卑山的时候,田畴更是屡立功勋。他几次识破了燕荔游的诡计,避免了吕布的溃败。

    所以,在吕布撤回平岗之后,田畴便慢慢进入刘闯的视线。

    这次徐庶前来,更点名要田畴随行……一方面是因为田畴对匈奴、鲜卑人熟悉,更jīng通匈奴语和鲜卑语,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此人智谋不俗,虽说不得算无遗策,却也时常会有神来之笔。

    “子泰先生,莫非计将安出?”

    夏侯兰是见过田畴的本事,故而惊喜问道。

    田畴与徐庶相视一眼后道:“说不得妙计,却可以助将军稳定军心。”

    太史慈一惊,连忙询问。

    可徐庶和田畴却笑而不语,只说让太史慈明rì请呼厨泉前来宴饮,他和田畴自有应对之策。

    见二人不说,太史慈也不好再问。

    他虽不清楚田畴的本事,却知道那徐庶是刘闯当初专门派人从荆州请来的贤能。

    对刘闯的眼光,太史慈倒是极为相信。

    从刘闯当初硬是把黄忠魏延甘宁三人讨要过来,到如今诸葛亮已成为刘闯身边不可或缺的谋主,都能看得出来,刘闯的眼光是何等高明。而夏侯兰魏延与田畴有过合作,更信任有加。

    次rì,徐庶和田畴整整一天就躲在大帐之中商议事情。

    他二人将魏延和夏侯兰找来,与二人交代一番之后,魏延和夏侯兰便领命离去……

    黄昏时分,呼厨泉受邀来到汉军大营。

    太史慈向他介绍了徐庶和田畴的来历,更称徐、田二人是刘闯的使者,特来拜会呼厨泉。

    呼厨泉连忙道谢,随后便在太史慈和徐、田三人的邀请之下入席。

    与此同时,步度根在受降城中,也召集来一干部落大人商议事情。

    他取出一封书信,摆放在书案之上,目光沉冷扫视众人后,开口道:“我今rì收到了一封书信。”

    诸大人一怔,连忙向步度根看去。

    步度根拿起书信道:“刘豹今rì命人shè来一封箭书,言今晚汉军将领宴请呼厨泉,守卫松懈。他邀我出战,与他联手共击汉军……我想请问诸位,该如何是好?”

    “大人,刘豹为何突然相投?”

    一名部落首领站起身来,大声询问,“这好端端突然相邀,会不会是刘豹和南蛮子的诡计?”

    此人戴胡阿狼泥,尚不满三十,是步度根帐下一员猛将,素有智谋。

    他话音刚落,却听一旁有人道:“阿狼泥太过小心,动不动就是诡计……

    之前大人邀请轲比能出兵,想来那汉狗已经得到消息,这两rì也一直按兵不动,定然是怕了!

    那刘豹我也认识,当初经常与他一起吃酒。

    此人对呼厨泉一直心怀不满,这次和汉狗联合,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只看他每战都不肯尽力,便可以知道他并不想和我们为敌。当初我与他吃酒的时候,他也时常说匈奴人和鲜卑人是兄弟,应该团结一起,才能对抗汉狗。那家伙是个好人,和咱们鲜卑的关系也很密切。

    奈何匈奴人是兄死弟及,于夫罗死后,呼厨泉便得了便宜,也让刘豹心里非常不高兴。

    他平rì里驻扎朔方,就不太喜欢和呼厨泉往来。这次被呼厨泉逼迫出兵,肯定是更加不满……”

    步度根闻听一怔,脸上旋即露出笑容。

    这说话之人,他并不陌生,乃他的兄长扶罗韩。

    扶罗韩和步度根之间的关系很好,手下有一个数万人的部落。只是xìng子粗豪,脾气暴烈,所以为许多部族大人不喜。但他对步度根却是鼎力支持,檀石槐死后,正是这扶罗韩第一个站出来支持步度根,更把他的部众交给步度根指挥,也使得步度根一下子拥有十万之众的部落大人,令其他各部落心生忌惮。随后扶罗韩更每战争先,为步度根建立了汗马功劳。

    步度根坐稳中部大人后,把扶罗韩的部族又交还给他,还赐予了大批牛羊。

    “扶罗韩大哥,对这刘豹了解吗?”

    “当然了解!”

    “那你看这封书信……”

    扶罗韩笑道:“我见过刘豹兄弟的字,这封书信的确是出自他手。”

    戴胡阿狼泥却蹙眉道:“刘豹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一些,只是单凭一封书信,未免太过草率。

    我看,最好是派人和刘豹联络一下,再做打算。”

    哪知道扶罗韩却怒了,“阿狼泥,你这么担心,如何能做得大事?

    你没看信上已经说了,那呼厨泉这会儿已前往汉军大营赴宴……想必刘豹已经开始准备,咱们只要依照他信中所说,在城头上方起狼烟,刘豹兄弟必然能知道我们的选择。到时候大家里应外合,不愁赶不走汉狗。莫非你真要等那轲比能的人前来,看大人在他面前的笑话?”

    戴胡阿狼泥急了,“扶罗韩大人怎么如此说话,我也是为大人着想。”

    眼见扶罗韩和戴胡阿狼泥争执起来,步度根也不禁一阵头疼。

    自家兄长和戴胡阿狼泥的矛盾,他倒是知道一些。说到底,扶罗韩认为戴胡阿狼泥太狡猾,所以不太喜欢。当初戴胡阿狼泥的父亲死后,最有可能继承部落的人,本是戴胡阿狼泥的弟弟。可是戴胡阿狼泥却使计,说父亲的病可以救治,但是却需要一味药草……他那兄弟同样野心勃勃,想要争夺部落大人的位子,于是立刻带人前去寻找药材,想要讨得老大人欢心。

    可谁想到,等他回来的时候,老大人已经死了。

    戴胡阿狼泥更迅速整合了部落族人,获得大家的支持。

    他那个兄弟回到部落后,大事已定……戴胡阿狼泥更找了个借口,将这位兄弟赶去和丁零人争抢牧场,结果却被丁零小王儿禅设计,死于安侯河畔。扶罗韩也因此对戴胡阿狼泥极为仇视。

    这两人之间的恩怨,步度根当然清楚。

    但戴胡阿狼泥在继位之后,对他大力支持,步度根也不可能真的去为难戴胡阿狼泥……

    见两人争执起来,步度根连忙劝解。

    不过,内心里他却认同扶罗韩的说法,认为戴胡阿狼泥过于谨慎。

    在思忖之后,他拿定了主意,“扶罗韩大哥,汉人有句俗语: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刘豹愿意反戈一击,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对你我而言都是最好的机会……而今呼厨泉在汉军大营宴饮,想必那汉军防备定然松懈。你立刻率本部人马,出城偷袭那汉军大营。

    我会让阿狼泥接应你……

    戴胡阿狼泥,你以为如何?”

    说心里话,戴胡阿狼泥并不愿意这样仓促出兵。

    可是步度根既然开了口,他虽说是部落首领,也无法拒绝,只好躬身应命,答应了步度的命令。

    ++++++++++++++++++++++++++++++++++++++++++++

    已尽戌时,汉军大营中,灯火通明。

    中军大帐里弥漫着一股酒气,可是呼厨泉却显得格外清醒,脸sè苍白如纸,没有半点血sè。

    “太史将军,这可是真的?”

    呼厨泉吞了口唾沫,看着太史慈颤声问道。

    太史慈一笑,“这封书信,是昨夜我家军师在巡查营地的时候,抓到从受降城而来的jiān细,从他身上搜来的书信。至于真假,我并不清楚。只是我家军师言,大单于看罢定能分辨。”

    呼厨泉的目光,随即落到了徐庶身上。

    徐庶神sè淡然,看上去好像浑不在意。

    一旁田畴突然开口道:“左贤王是什么样的人,想必大单于自己也清楚。

    大单于心向汉室,此次与皇叔合兵一处痛击鲜卑,本来是一桩好事。可据我所知,自合兵以来,左贤王一直对大单于的命令阳奉yīn违。好几次本该大获全胜,却不知何故又前功尽弃。

    大单于乃匈奴人的大单于,何以不得政令通畅?

    本来,军师与在下并不愿意参与这其中的事情,毕竟此乃匈奴自己的事。可皇叔对大单于却极为重视,听说荀将军在五原的时候,也曾得大单于多方关照,实在不忍看大单于出事。

    至于真假,想必大单于定能分辨……”

    田畴说话时,用的是匈奴语。

    呼厨泉先一怔,旋即有低下头,目光落在手中的书信上,脸sèyīn晴不定。

    田畴一番话,说到了呼厨泉的心坎上。他贵为匈奴大单于,却无法真正统帅整个南匈奴,说到底便是因为这刘豹的存在。

    左贤王,是匈奴贵族封号,在匈奴诸王侯当中,地位最高,权柄最重。

    一般而言,这左贤王大都是由太子担当。

    于夫罗死之前,便大力培养刘豹,希望将来刘豹接掌南匈奴。奈何他死得突然,才使得呼厨泉得以继承单于之位。呼厨泉也是看在于夫罗的面子上,让刘豹继续为左贤王,却不想尾大不掉。

    他想要收拾刘豹,可刘豹却很聪明。

    按照习俗,左贤王与左谷蠡王、右贤王、右谷蠡王合称四角,应该驻扎于东部。

    可是刘豹却霸占了朔方,与鲜卑往来密切,更让呼厨泉投鼠忌器。

    现在,刘豹竟然想要勾结鲜卑人,联手杀死呼厨泉,而后取而代之……这完全超出了呼厨泉的忍耐界限。

    不管这封信是真是假,呼厨泉对刘豹都产生了杀心。

    更重要的是,刘豹确确实实威胁到了自家的位子,呼厨泉自不甘愿束手待毙。

    半晌后,呼厨泉抬起头来。

    “却不知,皇叔可愿助我一臂之力?”

    话一出口,太史慈哈哈大笑,“皇叔自然更看重大单于,若不然今晚坐在这里的人,便是那左贤王。”

    “我……”

    呼厨泉话音刚落,忽听外面一阵人喊马嘶,喧闹不已。

    太史享快步走进大帐,单膝跪地:“启禀父帅,大事不好。”

    “元复何以如此失态?”

    “鲜卑人突然出现在营外,却不知何故,竟无声无息从左贤王营寨通过。

    今鲜卑兵马已至营外,请父帅速速决断。”

    鲜卑,偷营?

    呼厨泉激灵灵一个寒颤,好像一下子醒悟过来。

    是啊,鲜卑人为何会突然出现在汉军大营外,莫非是……

    额头上,渗出细密汗珠,呼厨泉呼的长身而起,大声道:“太史将军,今鲜卑来袭,我愿听从调遣。”

    别小看了这听从调遣四个字,这里面可是隐藏了很多内容。

    呼厨泉是南匈奴大单于,而太史慈虽未汉军主将,可身份并不对等。所以,汉军和南匈奴之间谁为主,谁为辅一直没有定论,也使得联军在出击的时候,很难做到真正的军令统一。

    现在,呼厨泉表示愿意听从调遣,也就说明,他愿意为辅。

    太史慈也不客气,向呼厨泉一拱手,而后便下令道:“传我命令,使文长率部出击。”

    军令如山倒,伴随着太史慈一声令下,汉军大营中顿时号角声连连。

    徐庶也起身笑道:“大单于,可愿随我一同登望楼观战?”

    “自当相从。”

    呼厨泉也看出来了,徐庶的地位不一般,即便是太史慈对他,也颇有敬重。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徐庶是刘闯派来的使者,更代表着刘闯。大汉皇叔的名头,可不是随便说着玩,哪怕呼厨泉是大单于,也不敢有半点怠慢。

    他和徐庶田畴二人,在太史享的陪同下,登上望楼。

    举目眺望,之间汉军大营外灯火通明,一队鲜卑骑军呼啸而来,铁蹄踏踩,直令大地颤抖。

    魏延早有准备,伴随汉军大营中号角声响起,他亲率五千骑军便杀出汉军大营。

    魏延手中这支骑军,可是经历过奔袭大鲜卑山之战。

    其中,更不泛从夫余国招揽来的骑兵,本身就骑术jīng湛。而汉军的装备,更领先于这个时代。自从马钧进入石臼坨工坊以后,甲装骑具被研发出来,并且迅速在汉军中普及。汉军骑士,铁甲护身,胯下战马,一手缳首刀,一手短柄锤。鲜卑骑军呼啸而来,箭矢如雨……可那箭矢在面对全副武装的汉军骑士,似乎根本起不得作用。两股洪流在汉军大营外碰撞一处,刹那间喊杀声四起。

    雪亮的钢刀,在火光中吞吐光毫。

    汉军骑士甚至不用挥舞钢刀,只需将钢刀架在马鞍上,便可以产生巨大的杀伤力。

    呼厨泉眼看着汉军和鲜卑骑军杀在一处,也不禁心惊肉跳……

    “大单于,我汉军雄壮否?”

    呼厨泉吞了口唾沫,苦笑道:“未曾想天军竟凶悍如斯。”

    “那领军的大将魏延,想来大单于不会陌生。

    此人原本是我家主公身边爱将,主公入辽时,此人曾随同阎柔在医巫闾山斩杀蹋顿使者,令峭王臣服。后来他在辽东,更履立奇功。前些时候,他随同温侯吕布,还杀到了大鲜卑山。”

    不知为何,听到吕布的名字,呼厨泉只觉一股冷意袭来,汗毛都乍立起。

    “可是那九原吕奉先?”

    “原来大单于,也知虓虎之名?”

    呼厨泉心中苦笑:我如何不知吕布的名字……想当年他在并州的时候,在塞北享有偌大声名。

    没想到,那头恶虎又要回来了!

    “徐先生,此次鲜卑来袭,必有内贼接应。

    我要立刻返回大营,以免营中军心不稳。”

    徐庶笑道:“大单于自回去就是,不过有件事情,却要和大单于商量。

    不如待战事结束之后,我们在详细商谈?”

    有事情商谈?

    呼厨泉愣了一下,旋即点头答应下来。

    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徐庶要和他说什么事……他最担心的,就是那个刘豹趁机在营中捣鬼。

    “对了,大单于这次回去,少不得会有麻烦。”

    徐庶说着,一招手,就见从身后走出一位老者。

    “此我汉家第一剑手王越。

    王先生乃我家主公身边近卫,剑术高明,无人能比。大单于回去处理家事,免不得要有危险。就让王先生随同大单于同去,也可保证大单于的安全。我家主公,可期盼着与大单于在单于庭相会。”

    呼厨泉看了一眼王越,并没有放在心上。

    在他想来,王越一介老朽,能当得什么事情?

    只不过,人家好心好意的提出来,呼厨泉也不好拒绝,便浑不在意的点头答应,而后匆匆离去。

    这时候,汉军大营外的厮杀,也进入到白热化的局面。

    魏延一马当先,在鲜卑大军中横冲直撞,手中大刀翻飞,幻化出重重刀云,所过之处更是人仰马翻。

    扶罗韩见此情况,那还能不知道中计?

    他忍不住破口大骂,“刘豹贼子,屈膝事汉狗,早晚不得好死。”

    扶罗韩怒声咆哮,指挥兵马和汉军杀在一处。

    可魏延手中这支汉军,不仅仅是骑术jīng湛,能征惯战,更兼装备装备jīng良,很快就占居上风。

    受命负责接应扶罗韩的戴胡阿狼泥,也知情况不妙。

    他放弃了和扶罗韩之间的矛盾,率部前来救援……哪知道,当他快要赶到战场的时候,却突然遭遇夏侯兰所部伏击。夏侯兰的骑军,尽为枪骑兵。长枪如林,铁骑凶猛,瞬间就冲散了戴胡阿狼泥的人马。与此同时,汉军大营中战鼓声隆隆响起,太史慈亲率大军也杀出大营。

    三部汉军汇合一处,杀得鲜卑骑军人仰马翻。

    扶罗韩见势不妙,拨转马头就走。

    却不成想迎面被魏延拦住,两人马打盘旋不过十个回合,魏延突施冷箭,将扶罗韩shè杀马下。

    扶罗韩一死,鲜卑军顿时群龙无首,乱成了一团。

    而戴胡阿狼泥更是被夏侯兰所部杀得连连败退,根本无力去营救扶罗韩。

    耳听扶罗韩战死的消息,戴胡阿狼泥也知道大势已去,便率部突围,向受降城逃去……

    汉军在太史慈的指挥之下,三路合围。

    鲜卑军见势不妙,纷纷弃械下马投降!

    汉军大营的sāo乱,自然也惊动了南匈奴的营地。

    左贤王刘豹得知鲜卑军偷袭汉军大营之后,也是一惊。

    他敏锐觉察到,这其中有古怪。

    按道理说,步度根这时候恐怕正等候援军前来,如何会突然偷袭?他素来看不起汉人,但却不得不承认,此次汉军的三位将领,皆非等闲之辈。步度根想要偷袭汉军,恐怕是不太容易。

    他连忙擂鼓升帐,准备调集军马。

    可就在这时,忽听有人高喊:“大单于到!”

    呼厨泉行sè匆匆,闯入王帐之中,见刘豹已召集众将,脸sè不由得一沉,心头顿时腾起一股怒火。

    “刘豹,何故召集大家?”

    刘豹一怔,连忙道:“我听说鲜卑人偷袭汉军大营,而大单于就在汉军大营中,故而召集大家,前去救援。”

    “救援?”

    呼厨泉却冷笑一声,“只怕你是想要我这项上人头。”

    “大单于,这话从何说起?”

    呼厨泉怒气冲冲,将太史慈给他的书信摔在刘豹面前。

    刘豹拿起书信来看了一眼,脸sè顿时大变……那书信里,言他刘豹愿意和鲜卑人合作,杀死呼厨泉,夺取大单于之位。

    最让刘豹感到吃惊的,还是那书信里的文字,赫然是他的笔迹。

    这也让刘豹大惊失sè,抬起头大声道:“大单于yù害我xìng命,又何必用这样栽赃嫁祸……”(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