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09章 幽州牧

    夜深了,一轮皎月当空,照耀静谧皇城。

    汉帝回到寝宫,就命宫中内侍退出,只留下伏皇后一人。

    “梓童,今rì国丈与朕说,刘皇叔yù求幽州牧……这刘皇叔一去两载,非但没有给朕带来任何好处,反而与曹cāo勾勾搭搭,还取了cāo贼之女。朕实在是担心,刘皇叔不愿为朕效力。”

    伏皇后一怔,目光中闪过一抹失望之sè。

    陛下也未免太过心急了吧!

    且不说刘皇叔在外苦苦经营,好不容易才从袁绍的重压之下杀出一条血路。陛下不过是给了刘皇叔一个名头,并未给人家任何实际的帮助。可现在却要急不可耐的获得利益……说实话,陛下其实也获得了不少利益。自从刘皇叔占居幽州后,曹cāo对宫中的态度明显出现了变化。至少在很多场合,不再似之前那样咄咄逼人,这不正是刘皇叔带来的结果?

    心里轻轻叹息一声,伏皇后自然不可能把这心里话告诉汉帝。

    “陛下,皇叔向你求幽州牧,岂不正是愿意为陛下效力的表示?

    他而今已坐拥幽州,正在慢慢发展。如果他愿意的话,大可以自领幽州牧,相信cāo贼也不会拒绝。可是他却上疏求幽州牧一职,说明皇叔的心里,还是以陛下为尊,依旧忠于陛下。

    不过,皇叔占居幽州,实力的确比以前强大许多。

    可是他的对手,不管是袁绍还是cāo贼,莫不是野心勃勃之辈,实力强横。刘皇叔与之相比,仍略显弱小,根本无法抗衡。故而他只能慢慢发展,若不然早晚被袁绍曹cāo之流所害……

    以臣妾看来,刘皇叔求幽州牧一事,倒也算不得大事。

    左右幽州为刘皇叔所据,陛下明rì在朝会上提一下,也算是给了刘皇叔颜面,他定会更加尽心尽力。此外,单一个幽州牧,臣妾以为尚不足以表彰皇叔之功绩。他如今为我大汉开疆扩土,打下高句丽一郡,又与鲜卑开战,乃是扬我大汉雄威,重振汉室声威的大事。如此只是一个幽州牧,恐怕不够,倒不如再与他一个良乡侯,车骑将军之名,定让他感恩戴德。”

    东汉以来,有大将军、骠骑将军、车骑将军和卫将军职务,属于最高军职。

    其中大将军之职,统辖天下兵马,权柄最重,位在三公之上。

    而骠骑将军和车骑将军同样是地位显赫,但是却在三公之下……至于卫将军、前将军、后将军等职务,则在九卿之下。

    刘闯若领了幽州牧之职,配一个车骑将军的头衔,倒也算适合。

    汉帝听罢,也不禁轻轻点头。

    思想起来自己的确是有些急了……刘闯从许都逃离,至今也不过两年时间。

    两年里从最初无立锥之地,到而今拿下整个幽州,雄踞北疆,足以看出刘闯的用心。

    短短时间里,就让他改变天下的局势,也确实有些为难了刘闯。

    汉帝沉吟片刻,幽幽一声叹息。

    他露出疲乏之sè道:“梓童所言极是,朕心中已有计算。

    天不早了,梓童还是早些回去休息,朕也累了……明rì朝会上,朕自当向诸位臣工询问此事。”

    汉帝话音未落,伏皇后眼中却闪过一抹失落之sè。

    自曹cāo官渡大捷之后,向汉帝进献了两位美人,皆是那天生媚骨,能歌善舞,懂得迎奉的女子。

    伏皇后虽美,可毕竟是大家闺秀所出,过于雍容。

    这也使得汉帝对她虽然依持,同时又对她有些排斥,认为伏皇后不懂情趣。曹cāo进献的两位美人,倒是正合了汉帝的心意。这些天来,他都会命那两位美人来侍寝,令伏皇后心怀幽怨。

    只是,汉帝既然说出口,伏皇后也不得拒绝。

    她向汉帝告退之后,便离开寝宫,沿着深幽回廊而行,往安乐宫行去。

    途径毓秀台时,伏皇后突然停下脚步。

    她呆呆站立在回廊栏杆下,看着被月sè笼罩的毓秀台,蛾眉轻蹙,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落寞之sè。

    +++++++++++++++++++++++++++++++++++++

    就在汉帝与那两位美人被翻红浪,伏皇后凭栏幽怨之时,曹cāo在家中正捧着一封书信,面sè复杂。

    书信,是曹宪所写,托荀悦带来。

    信中的内容,也很简单,只告诉曹cāo,她在幽州很好,并未受到任何委屈。

    刘皇叔待黄须儿也颇为友善,此次他出征北疆,黄须儿也随军前往,他在幽州过的也极为快活。

    ……

    诸如此类的言语,但却没有涉及任何军政大事。

    曹cāo一直觉得有些亏欠了曹宪,更担心曹宪会受到委屈。

    可是从书信中的言语来看,曹宪虽有些苦闷,但刘闯对她并没有半点亏待。而曹彰在幽州似乎也过得不错,还拜了大剑师王越为师,苦学剑术和枪法,更被逼着学习兵书,的确是有些出乎曹cāo的意料。

    曹cāo看罢书信,苦涩一笑。

    他看了看正在一旁端坐的卞夫人,片刻后轻声道:“那闯儿倒是好计算,见我和袁绍开战在即,派遣仲豫回朝,求取幽州牧一职。玉娃这字里行间虽未提一句,但却透出让我同意的意思。女大不由人,这嫁出去的姑娘果然如泼出去的水,里外里都在为她的夫君而考虑。”

    卞夫人道:“若司空为难,便不同意就是。”

    曹cāo摇摇头道:“甚同意不同意,那闯儿何曾要我同意?

    他只是告诉我,他要做幽州牧,不管我同意与否,都无法改变这个结果。他如今坐拥幽州,又接连击溃袁绍兵马,声势正大。这种情况下,哪怕我反对,也不改他坐领幽州的事实。

    况且他还是汉室宗亲,又是与鲜卑交锋……恐怕朝中文武也不会反对,毕竟这可是自冠军侯以来,我汉室再次出征狼居胥。”

    曹cāo眼中,流露出向往之sè。

    后世史书记载,曹cāo一生中最大的理想,就是如班超那样建功立业,做一个定远侯足矣……

    若天下太平,曹cāo说不得真可以实现他的理想。

    偏偏而今天下大乱,机缘巧合之下,也将曹cāo生生推到了如今的这个位置。

    心里面,真有些羡慕,刘闯如今所做的事情……但是从政治的角度来看,一俟刘闯得了幽州牧的名号,他定会迈上一个新台阶。自己和袁绍打生打死,那刘闯却趁机不断发展壮大。

    短短两年,他已坐领一州,更让袁绍灰头土脸。

    想当初,曹cāo认为自己已经高估了刘闯。可现在看来,他恐怕还是低估了对方……如果没有那衣带诏,如果刘闯不是那劳什子汉室宗亲,曹cāo说不得真的会招揽刘闯,甚至以子侄待之。可惜……他和刘闯的立场不同,也注定了两人之间只能是敌对关系,成不得朋友。

    看看曹宪的书信,又想想刘闯送来的奏疏,曹cāo的确是有些纠结。

    这小子,实在是太过狡猾。

    跑到了幽州,我便是有天大的手段,也无法将之打压。

    他发展的实在太快,快的有些出乎曹cāo意料。偏偏曹cāo对刘闯又无计可施,两人中间还有一个袁绍,也注定了曹cāo想要对付刘闯,必然是困难重重。刘闯书信中虽然没有恶语相向,可是却透出一个意思:你不给我幽州牧的职务,我就会投向袁绍,与袁绍联手和你为敌。

    曹cāo不禁后悔了!

    早知道如此,当初哪怕是拼着落一身骂名,也应该把刘闯留在许都……

    可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刘闯已经成了气候,虽然在曹cāo看来,刘闯的实力还不算强大,却已经有了左右天下大势的能力。

    幽州牧,幽州牧……

    若给了这小子幽州牧之职,恐怕就如刘闯所言:一遇风云便化龙!

    想到这里,曹cāo不禁苦笑一声!

    ++++++++++++++++++++++++++++++++++++++

    建安六年四月,刘闯派荀悦回许都,请求幽州牧之职。

    此时曹cāo,正yù提兵北上与袁绍决战,收到刘闯书信之后,他很快便做出决定,拜刘闯为幽州牧。

    斯年,刘闯二十二岁。

    大多数人在他这个年纪,尚一事无成。

    可刘闯却已经为一方诸侯,虽幽州苦寒偏荒,但终究是一方大诸侯。

    同时,汉帝又在朝会上提出,刘闯开疆扩土,有功于汉室,封良乡侯,拜卫将军,都督并幽,假节钺,开府仪同三司。

    诏书一出,顿时令天下震动。

    如果说,刘闯席卷辽东让天下人不得不正视他的话,如今他成为幽州牧,已拥有为天下人侧目的身份和地位。

    刘备此时,方至荆州。

    得知刘闯官拜幽州牧,忍不住顿足抚胸。

    “时无英雄,竟使竖子成名!”

    他对刘闯是嫉恨交加,更破口大骂。

    内心里的嫉妒,难以言述……也正因此,更坚定了刘备的信念,一定要尽快组建起自己的班底。

    也许是受了刘闯的影响,他的目光旋即落在荆南荒瘠之地。

    不过,刘表虽收容了刘备,却不代表他对刘备没有提防……虽然刘表帐下臣工为刘备求取荆南,可是在蒯越蒯良兄弟的反对下,刘表最终没有答应,只让刘备暂时在樊城栖身休养。

    蒯越对刘备没有好感。

    此前他曾出使青州,与刘闯有过接触,故而对刘备也做过一些了解。

    在他看来,刘备此人善于蛊惑人,而且野心甚大。

    若此人在荆州立足,必然会为荆州招惹来祸事……所以,即便是刘备数次拜访,可是蒯越都闭门不见。

    这也让刘备颇感头疼,他很清楚,若想在荆州立足,没有荆州五大姓的帮助,绝非一桩易事。

    荆州五大姓的关系,盘根错节。

    刘备万分苦恼,也不知道该从何处着手……

    曹cāo兵发河北的消息,传入荆州,立刻引得所有人关注。

    但刘备并没有太过在意,以他目前的情况而言,袁曹之战谁胜谁负,与他都没有太大关系。他所关心的,无非幽州刘闯,以及他如今身处的荆州。该怎样才可以得到荆州人的接纳?

    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刘备坐在门廊下,编织一双草鞋。

    只是他手上编着草鞋,可是却心不在焉。

    他在思索,为什么刘闯可以崛起,而他却只能如丧家之犬一般,连个栖身之地都没有。

    想当初,自己坐拥徐州,麾下兵马数万。

    文有简雍孙乾麋竺,武有关羽张飞陈到,可谓是威风八面。而那时候,刘闯不过是一背主家奴,惶惶不可终rì,四处逃窜。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和刘闯的地位突然发生了改变。刘闯一跃成为刘陶之子,大汉皇叔,此后更迅速发展,先是雄踞青州,后有席卷幽州。

    而自己呢?

    被吕布赶走之后,便四处流浪,先投靠曹cāo,后依附袁绍,却都不得长久。

    想及此,刘备心中顿生一股浓浓怨念!

    郑玄……他突然想明白了其中关键:若非郑玄出面为刘闯撑腰,那刘闯又怎可能在青州立足?

    也正是因为郑玄的出现,刘闯迅速为士人接受,并快速成长起来。

    可恨,可恨!

    想当初郑玄从徐州过境的时候,自己还亲自去拜访过。

    可郑玄却没有见刘备,在徐州只停留数rì,便匆匆离去,也使得刘备平白错过了大好机会。

    士人!

    刘备不得不承认,若没有士族支持,想要成事实在困难。

    看袁绍,四世三公的袁氏出身,便有各方豪杰来投;曹cāo得到了荀氏认可,从一个小小的东郡太守,而今已奉天子以令诸侯;而那董卓,想当年声势何等惊人。可就因为他没有士族支持,身败名裂,最终尸骨无存……我乃中山靖王之后,也是汉室宗亲。论血统,我要比刘闯那小儿的血统纯正。他只是淮南厉王刘长的后代,可我却是汉文帝之后,正经的皇室血统。

    凭什么刘闯可以为大汉皇叔,我却不能?

    说穿了,就因为刘闯有颍川世族的支持,有郑玄的撑腰,才得以入天子的眼……

    刘备越想,就越感到正确。

    就在这时候,陈登沿着长廊匆匆走来。

    “元龙,这下着雨,从何处来?”

    陈登微微一笑,“特为皇叔分忧来……”

    “哦?”

    “玄德公今借居荆州,终非长久之计。

    我观荆州,钱粮广盛,人口众多,且据大江腹地,东可进江东,西可去益州,实乃绝佳之所。

    然刘表年迈,已无力再执掌荆襄。

    玄德公何不趁势取之,则可为根基之所。”

    刘备闻听,连忙摆手,“元龙休要胡言乱语,景升好意收留我等,又怎可窥视他家的基业?”

    “刘荆州收留玄德公,不过yù使玄德公为其守门之犬耳。”

    “哦?”

    “我方才去拜访机伯,从他口中得知,刘荆州并不yù玄德公久居樊城。

    今曹cāo声势惊人,刘景升心中畏惧。而南阳张绣,更趁机而起,屡次南下与刘景升冲突。故而,刘景升受人劝说,yù使玄德公驻守新野,为他守护北面门户。而且据我所知,荆襄士人,对玄德公似乎颇为忌惮。似蒯、蔡、黄三家,对玄德公一直心怀恶意,不可以不防。”

    机伯,名叫伊籍,是刘表身边的老人。

    他也是荆州治下,少有对刘备心存好感的人……事实上,除了荆襄士族之外,大部分刘表从山阳老家带来的老臣,对刘备还存有几分善意。

    刘备闻听,不由得心生悲戚。

    两行热泪没由来滑落,他泣声道:“想我刘备,与荆襄名门素无恩怨,何以如此害我?”

    陈登道:“玄德公莫难过,其实以我看来,去新野也不是一桩坏事。

    玄德公在樊城,便等于在刘景升眼皮子底下,任何动作都会被刘景升觉察,反而放不开手脚。若去了新野,倒可以有回旋的余地。只是这些荆襄士族却有些麻烦,还要设法挽回才是。”

    “那,该如何挽救?”

    陈登想了想,轻声道:“我听机伯说,后rì水镜山庄司马德cāo开讲《尚书》,到时候荆襄名士必然云集。玄德公何不趁此机会前去,一来可以结实一些荆襄名士,二来也能趁机招揽些人才。

    玄德公而今手中,可用之人不多。

    我与孝起虽能帮衬玄德公,但还需更多贤士帮衬……那水镜先生司马徽在荆州颇有名望,若玄德公能够得司马德cāo的帮助,相信很快可以获得荆襄士人接纳,与玄德公有莫大好处。”

    水镜先生,司马徽?

    刘备闻听之下,心中一动,脸上的yīn霾顿时散去,忍不住连连点头……

    ++++++++++++++++++++++++++++++++++++++++++

    建安六年五月,袁曹开战。

    只是战事一开始,并不似刘闯所预料的那样,曹cāo节节取胜,袁绍无法抵挡。事实上袁绍并非无能之辈,他吸取了官渡之战轻举冒进的教训,指挥七万大军步步为营,稳扎稳打……

    徐晃、曹洪和夏侯渊都不是等闲之辈。

    奈何袁绍占据兵力优势,双方数次交锋,袁绍大获全胜。

    而远在高阳的谈判,也随之陷入僵局。

    荀谌和辛评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好几次都不欢而散。在这种情况下,荀谌决定主动放弃谈和,返回涿郡进行部署。而辛评更没有阻拦,在谈判失败之后,立刻返回邺城向袁绍禀报。

    这次刘闯和袁绍之间的谈判,已进行了一个多月。

    只是从局势上而言,袁绍因为数次胜利,一改之前的态度,变得强硬起来。

    特别是在许都传来汉帝下诏,拜刘闯为幽州牧,车骑将军,良乡侯,都督并幽的消息之后,袁绍更勃然大怒。他旋即下令,命张南焦触征集三万大军,屯兵易水河畔,yù教训刘闯一番。

    之所以袁绍如此强硬,也是因为刘闯北疆战事不顺。

    太史慈夏侯兰和魏延三人在最初取得弹汗山大捷后,便与呼厨泉的南匈奴兵马合兵一处,围攻受降城。步度根无奈之下,派人前往稽落山向轲比能寻求援助。轲比能此时尚未统一西部鲜卑,而且和步度根之间,也颇有矛盾。但终究同为鲜卑人,轲比能见步度根危险,旋即答应出兵相助。四月中,轲比能召集两万大军,兵进受降城,意图与步度根内外夹击。

    战局顿时变得复杂起来!

    伴随着轲比能出兵,南匈奴的态度也开始暧昧起来。

    最明显的就是,南匈奴左贤王刘豹不愿意再继续围攻受降城,有意率部退回朔方……

    要知道,刘豹本来就不太愿意和汉军联手,他与呼厨泉之间更矛盾重重。之所以出兵,完全是因为呼厨泉的命令所致。刘豹虽然实力强横,可呼厨泉毕竟是南匈奴大单于,他也不想过分得罪。可现在,呼厨泉也有些犹豫了,刘豹自然不愿意继续出力,这也使得联军内部,顿起争纷。

    消息传至平岗,刘闯也不禁感到头疼。

    他急忙把诸葛亮、徐庶和陈宫找来,商议对策……

    “而今受降城联军人心浮动,那刘豹一直叫嚣着要撤兵,令士气低落。

    如此一来,势必会令呼厨泉更加犹豫,到时候南匈奴一旦撤兵,子义他们便要独自面对鲜卑大军。弄个不好,南匈奴很有可能会趁机作乱,到时候他们和鲜卑勾结,则北疆必然大乱。”

    刘闯眉头紧蹙,看着身前的沙盘,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而诸葛亮与徐庶,也沉着脸,半晌不见出声。

    “孔明,元直,可有对策?”

    诸葛亮抬起头,向徐庶看了一眼。

    徐庶则微微一笑,“呼厨泉现在只是犹豫,也就是说尚未作出决断。

    此人优柔寡断,素来对汉室心存善意。只要他不改变主意,南匈奴就乱不起来……唯一麻烦的便是这个刘豹。我听说,这个刘豹极为骄横张狂,且野心勃勃。想他本是南匈奴王子,于夫罗死后,碍于匈奴习俗眼睁睁看着呼厨泉登上大单于之位,他这心里早就有不满之意。

    此人不死,必为祸事。”

    刘闯听得一愣,诧异向徐庶看去。

    我们在谈论受降城战事,好端端怎么扯到刘豹的身上?

    当然,徐庶说的也没有错,这个刘豹的确是一个麻烦……后来五胡乱华中前汉皇帝刘渊,便是刘豹之子。可以说,正是这南匈奴开启了五胡乱华的序幕,也给汉人带来了巨大灾难。

    只是,这两者之间,有关系吗?

    刘闯不明白,可是诸葛亮却听明白了徐庶的意思。

    他微微一笑,轻声道:“既然如此,便要烦劳元直辛苦一遭,前往受降城来解决这一场危局。

    鲜卑援军,方出稽落山。

    元直现在前往受降城,估计还来得及!”

    徐庶诧异向诸葛亮看去,心中不由得有些赞叹。

    这位历史上的诸葛四友之一,而今却并不似历史上那样,对诸葛亮敬佩。

    他和诸葛均关系莫逆,时常听诸葛均说,自家兄长如何如何了得。可是在徐庶眼中,诸葛亮年不过二十,方弱冠而已。能有今rì地位,恐怕更多是凭借他的身份,凭借刘闯的支持。

    所以,徐庶对诸葛亮一直不太服气。

    可现在,他才开了个头,诸葛亮便猜出了他的想法,让徐庶不由得感到惊讶。

    看起来主公看重诸葛亮,绝不仅仅是因为诸葛亮是他的小舅子,而是因为这家伙有真才实学。

    那么,另一个在军中流传,号称和诸葛亮不分伯仲的司马懿,恐怕也不简单。

    只是司马懿现在很低调,他主持黄阁,不显山露水,除了刘闯等少数几人之外,无人知晓此人的存在。也正是因为这样,即便是袁绍曹cāo,也只知道诸葛亮,而不清楚那司马懿……司马懿能够与诸葛亮相提并论,也可以看出,刘闯的帐下,真的是藏龙卧虎,人才济济。

    刘闯依旧不太明白徐庶的心意,但诸葛亮既然这么说,他当然不会反对。

    “既然孔明如此说,就烦劳元直辛苦一遭。”

    徐庶闻听,连忙躬身领命,“那卑下这就去准备,连夜赶奔受降城。”

    徐庶告辞离去,屋中只剩下刘闯、诸葛亮和陈宫三人。

    陈宫突然开口道:“主公,而今那曹cāo的情况,似乎不太妙啊。”

    言下之意,是想要劝说刘闯,莫要和袁绍闹得太僵……刘闯并未反驳,只笑道:“公台不必担心,我心中自有分寸。”

    可实际上,刘闯的心里却非常担心。

    因为在他记忆中,袁绍和曹cāo这二次决战,是曹cāo取得胜利,更使得袁绍不久之后便抑郁而终。

    但是对苍亭之战的过程,刘闯却记不太清楚了!

    袁绍这次用兵,步步为营,稳扎稳打……夏侯渊、徐晃和曹洪皆当世名将,却被袁绍打得连连败退。难道说,历史发生了变化吗?若苍亭之战曹cāo被袁绍所败,那接下来自己势必要承担袁绍的怒火。说实话,刘闯看上去似乎是自信满满,可实际上对袁绍还是有些忌惮。

    苍亭之战,苍亭之战……该死,曹cāo怎可能失败?

    燕荔游在乌侯秦水已集结五万鲜卑大军,已兵临平岗城下。

    好在吕布等人部署得当,更有鲜于辅和史涣源源不断输送物资,才使得局势并不显紧张。

    刘闯在送走了陈宫之后,突然拉住诸葛亮。

    “孔明,元直此去受降城,果然胜券在握吗?”

    伴随着局势的发展,刘闯着实有些紧张,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询问。

    诸葛亮却一笑,“兄长放心,我敢保证,元直此去受降城非但能大获全胜,说不得还能为兄长解决一桩心事。”

    心事?

    刘闯一怔,心中更感疑惑。

    我又有什么心事?(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