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01章 建安六年(1/2)

第301章 建安六年(1/2)

    麋缳,怀孕了,已近三个月之久。

    算算时间,麋缳怀孕的rì子,正是刘闯离开辽西前夕。

    在经过张仲景等极为名医诊治后,已确凿无误……

    刘闯乍听之下,顿时呆愣住了!

    好半天,他突然大叫一声便往后宅跑去。

    “缳缳,缳缳!”

    刘闯一边跑,一边高喊着麋缳的名字。

    虽说是从后世穿越而来的灵魂,可骨子里却依旧带着古老的观念: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麋缳正坐在后宅,和诸葛玲几人说笑。

    听到刘闯的叫喊声后,她也露出惊喜之sè,忙不得站起身便往外走。甘夫人和杜贞连忙扶着她,刚走到大厅门口,刘闯就已经到了大门外。三个月的身子,还不是很臃肿。只是从麋缳的眼眉中,刘闯依旧发现了一丝变化。那种将为人母的特有姿容,更使麋缳平添几分风韵。

    “缳缳,是真的?”

    刘闯有些紧张的看着麋缳问道。

    麋缳笑着点点头,也使得刘闯的心中大定。

    我要做爸爸了!

    刘闯脑袋里乱哄哄的,好不容易才算是稳住了情绪。

    “即有了身孕,怎地不好好休息,从临渝过来几百里路,万一出了什么差池怎生是好?”

    “三娘子这不是想念夫君嘛。”

    甘夫人忍不住开口,话语中还带着些许埋怨:“夫君一走就是几个月,我等在家中又帮不得忙,整rì里忧心忡忡。特别是前些时候,三娘子提心吊胆,情绪又不是太高。我们想了想,便决定搬来这边。夫君忙于事业,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又怎让三娘子放心得了?”

    刘闯脸上,顿显露出赧然之sè。

    是啊,整rì里忙来忙去,的确是有些忽视了家人。

    看刘闯有些面上不太好看,麋缳连忙道:“姐姐休要责怪夫君,夫君所做乃大事,我等岂可添乱?”

    “缳缳,确是苦了你!”

    刘闯叹了口气,轻声道:“我不想来年建造燕京,再把你们迁来。

    如今我虽然已拿下了幽州,可是这幽州的局势却不甚稳定,远不似辽西那边的平静。不过你们既然来了,便且安顿下来。我回头再派人去孤竹城把吴普先生请来,也好多一些照顾。”

    “那倒不必,吴先生而今正协助华先生编撰青囊经,估计抽不得身来。

    不过妾身斗胆,请了张九公来。

    九公的医术得华先生真传,足以照料妾身。”

    让张果来吗?

    刘闯想了想,倒也没有反对。

    张九公的医术虽然比不上吴普,但比之普通的郎中,还是要高明百倍。

    有他在涿县,刘闯倒是真不必太过担心。

    看着麋缳脸上的笑容,刘闯的心情,也顿时开朗许多……

    +++++++++++++++++++++++++++++++++++++++++++++++++++++++

    麋缳等人的到来,让刘闯在涿县的住所,增添了几分家的味道。

    不过,没等他来得及沉浸在家的温暖,便有各种事情,纷至沓来。大战结束,只是一个开始。幽州治下各种琐事可谓繁杂至极,也让刘闯颇感几分烦恼。

    好在,诸葛亮的回归,倒是让刘闯得以从繁杂的琐事中摆脱出来。

    他坐在大厅里,认真听完了田释的汇报,忍不住露出苦笑道:“巨言,你这一回倒真做得好事。”

    田释乱点鸳鸯谱,让刘闯感到无奈。

    没错,那甄宓虽然气质高贵,姿容不俗。可问题是,刘闯是真的没有往那方面考虑……

    但田释已经把话说出去了,也使得刘闯平添了几分烦恼。

    甄家很快就要抵达涿县,若不能把此事有一个合理的解决,必然会使得甄家心生间隙。

    这,可不是刘闯想要见到的结果。

    “其实夫君也不必烦恼,以夫君今时今rì之地位,便收了甄宓也算不得什么。”

    当晚,刘闯就宿于麋缳屋中。

    他把甄宓的事情与麋缳说了一遍,哪知道麋缳却好像浑不在意。

    “若收了甄娘子,能使得甄氏归心,倒也是一桩好事。

    那甄娘子确生得极美,便妾身见了也不由得心生怜惜。夫君喜欢她的话,便收了就是。大丈夫三妻四妾,更何况夫君而今的身份?这件事,既然已经变成这副模样,也说明夫君与那甄娘子有缘分。夫君不是说过,弄假成真……既然已经弄成这副模样,便弄假成真有何妨?

    倒是曹娘子……”

    “玉娃怎地?”

    刘闯心里突然一紧,露出紧张之sè。

    麋缳依偎在刘闯怀中,见他一脸的紧张之sè,便笑道:“夫君莫担心,曹娘子并未作出什么不妥的事情。

    只是……你也知道,她夹在你和曹司空之间,毕竟有些难做。

    你在前面打仗,她在临渝却提心吊胆。你的情况不妙时,她担心;你胜利时,她还是闷闷不乐。那是个极聪慧的女子,心思也非常细腻。若有空闲时,你不妨多陪陪她,免得她胡思乱想。”

    刘闯听罢,也生出愧疚之心。

    说实话,他的确是冷落了曹宪……

    或者说,他从一开始,就把那可怜的小女孩儿冷落了!

    刘闯和曹cāo之间的争斗,随着刘闯的节节胜利,也变得不可避免。刘闯胜得越多,也就代表着他rì后和曹cāo之间的矛盾会越大。这种情况之下,曹宪夹在中间,的确是非常痛苦。

    确有些想的简单了!

    当初那么痛快答应这桩婚事,如今想来的确是有些草率。

    只是他还没有想出一个好的解决办法,所以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曹宪,也让他感到非常棘手。

    曹宪的情况和其他人不同。

    几乎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刘闯和曹cāo之间,早晚会有一场龙争虎斗。

    越是如此,就越难以处理……总不成挑唆着曹宪和曹cāo断绝父女关系?也许,曹cāo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曹宪却难真的置身事外。

    这一晚,刘闯辗转反侧,难以入寐。

    罢了罢了,且先把此事放在一旁,专心应对即将到来的事情吧……

    建安五年十二月中,吕布率部从大鲜卑山撤回。

    不过,他并没有返回临渝,而是向刘闯借走了高顺,屯兵于平岗。

    从十月出征,到十二月返回。

    吕布对东部鲜卑作战,整整两个月的时间。

    期间,吕布命夏侯兰和魏延连番出击,在草原上对鲜卑人展开了血腥屠杀。两部人马所到之处,可称得上是血流成河。十二个部落被连根拔起,迫使得鲜卑部落不得不后退数百里。

    吕布未入草原之前,鲜卑人的部落已经延伸到乌侯秦水下游地区。

    但随着吕布这一番血腥杀戮过后,鲜卑人的部落向被退出二百余里,从乌侯秦水夏侯撤退,并驻扎于乌侯秦水的中游,向大鲜卑山方向靠拢。如此一来,辽西地区随之获得了安宁。

    据吕布传来的战报,夏侯兰和魏延两部兵马,此次共斩杀鲜卑人近万,的确是把鲜卑人吓破了胆。

    但也正因为这样,使得整个塞北的异族都感受到了莫名压力。

    据斥候来报,燕荔游已派人与步度根联络,其联络的目的……

    刘闯在和荀谌诸葛亮商议之后,认为是时候提前着手准备。他命吕布高顺二人留守平岗,又下令夏侯兰和魏延率部秘密向白山方向集结。同时,刘闯也开始积极做准备,以应付来年将要到来的苦战。

    粮草,辎重,军械……

    等等所有的战争物资,都在悄悄的进行转移。

    同时,随着阎柔准备攻入朝鲜半岛,刘闯下令将庞德从高句丽郡召回。

    事实上,这高句丽郡已经没有什么激烈的战事。朝鲜半岛虽有三韩土著,可刘闯相信,凭阎柔一人,足以应对。

    幽州大战,已经结束。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

    和袁绍的战斗,才刚刚拉开一个序幕,刘闯希望将庞德召回,以应付未来的战事。

    总之,整整一个新年,刘闯都在围绕着来年将要发生的战事,进行各种各样的准备和应对之策。

    建安六年chūn,曹cāo兵进汝南。

    袁绍则返回邺城,开始新一轮的征兵。

    只要是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袁绍对曹cāo并不服气。

    两人之间,迟早还是要有一场决战,但是在袁曹开战之前,袁绍决定要先夺回幽州再说……

    正月初十,正当人们还沉浸在新年的时候,望都张南焦触突然兵发北平。

    沮授在高阳同时展开了凶猛的攻击,逼近易水,再次向易县发动猛攻;高干在五原则集结三万大军,试图夺回云中;而雁门郡太守彭安则进入定襄郡治下,占领善无,兵锋直指代郡。

    幽州的局势,似乎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刘闯在过了新年之后,便接到了如雪花般飞来的各方战报,一时间也焦头烂额。

    虽然已有了准备,可是刘闯却没有想到,袁绍在新年过后竟发动如此猛烈的攻势。特别是沮授,在易水的攻势很猛。张郃高览徐庶三人虽早有提防,也被沮授的攻势打得有些手忙脚乱。

    “看起来,沮公与这一回,压力很大。”

    在涿县将军府内,荀谌看罢了前方的战报,忍不住轻轻摇头。

    “丈人何以如此看法?”

    荀谌放下战报,捻须沉吟片刻后道:“沮公与此人,熟读兵书。

    我与之相识多年,深知他的秉xìng。此人用兵,必先算无遗策……兵法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他素来推崇不战而举人之兵,好以最小代价获取最大战果。可是这一次,他却猛攻易县,甚至有些不惜代价的猛攻,与他以往的作风可谓是大相径庭。

    如此做法,显然是受到极大压力。

    袁绍兵败官渡,田丰被你从邺城大牢中掳走,也使得沮公与受到袁绍的猜忌……

    只看这次袁绍派出审配监军,便可以看出端倪。人道那审正南刚直,然在我看来,不过是一个狂妄自大的狂徒而已。我想他定然对公与施加了压力,也使得公与这样不惜一切的攻击易县。

    孟彦,我知道你想要拒敌于外,但目前的情况是,沮授若不惜一切要夺取易县,恐怕易县难以承受。我以为,可命张郃高览徐徐后退,自易京到北新城一步步的撤退,一边打一边后退,消耗袁军力量和士气,而后集中全力,一举将之击溃……沮授若败,袁绍必然议和。”

    刘闯听懂了荀谌的意思,但是却显得有些犹豫。

    让张郃与高览后撤?

    若非不得已,刘闯实在是不愿意这样决定。

    幽州并不算太稳固,许多本地豪强尚处于观望状态,若是让张郃高览后撤,会不会产生影响?

    刘闯必须要考虑做出这个决定的后果才成。

    “孔明以为如何?”

    诸葛亮一直沉思不语,听到刘闯的问话,他猛然抬起头道:“今幽州烽火即起,有些事情恐难以阻止。伯父的计策甚好,也可以趁此机会,让那些个宵小跳出来,免得他们rì后生事。

    亮以为,袁绍此次五路出击,真正能够对兄长产生威胁的,恐怕只有鲜卑、沮授和彭安三人。

    高干虽集结三万兵马意图夺取云中,但那田豫足以将至阻拦。

    张南焦触在望都出兵,看似气势汹汹,实则并无威胁。中山国目前也正处于混乱,甄氏离开,看似影响不大,可别忘了,甄氏此前变卖家产,几乎将中山国粮草辎重买空。虽有卢奴苏氏和唐县张氏在,但实际上却没有多少粮草辎重可供张南焦触补充,势必会造成袁军士气低落。

    子龙、文远和伯道三人在镇平、阎乡和五阮关成鼎足之势,相互呼应。

    张南焦触想要攻破紫荆岭防线,依我看非常困难……袁绍五路出兵,实则不过三路兵马。”

    刘闯非常平静的听完诸葛亮的话,轻轻点头。

    “孔明,接着说。”

    “若我是兄长,便会将涿郡战事交给老大人。”

    诸葛亮朝荀谌看去,荀谌微微一笑,却不言语。

    “老大人对沮授颇为了解,想必心中已有对策。”

    刘闯看了一眼荀谌,沉吟一下,便道了一声:“可!”

    “那接下来,便是北疆鲜卑……此前兄长派荀麓出使美稷,联合呼厨泉,同时又秘密使子义、衡若和文长在白山集结,只等时机成熟,便可以出兵塞北。只要击败了步度根,则鲜卑便难以威胁到幽州。所以真正有威胁的一路兵马,便只剩下雁门郡的彭安,还需兄长亲自督战。”

    刘闯听闻,顿时愣住了。

    在他看来,所谓的袁绍五路大军里,似乎也只有彭安这支兵马,对他无法产生实质xìng威胁。

    可是听诸葛亮分析,似乎真正能够威胁到刘闯的,便是彭安。

    彭安是谁?

    刘闯实在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能做到一郡太守的位子,想来是有些本事。

    不过与那些耳熟能详的三国牛人相比,彭安就是个默默无闻的小卒。

    刘闯看着诸葛亮,有些不明白诸葛亮为何要他亲自应战彭安。按道理说,这彭安似乎没什么威胁吧。

    哪怕他现在占居定襄,哪怕他有可能威胁到云中粮道。

    但要说危险xìng,甚至可能比不得那高干……

    见刘闯一脸疑惑之sè,荀谌叹了口气道:“孟彦,孔明的意思,不是说那彭安有多厉害,而是说这彭安能够影响到整个战局。试想,若孟彦能够出其不意,迅速击溃彭安,会有什么用处?”

    “这个……”

    “彭安若败,孟彦便能够长驱直入,拿下雁门郡。

    这样一来,孟彦北上可截击高干,南下能夺取常山关,威胁中山国。到时候,高干也好,张南焦触也罢,定然忌惮。如此一来,便只剩下沮授一支人马,我在涿郡自当将之一举击溃。”

    荀谌还有一句话没说。

    如果刘闯击溃彭安,就可以将雁门、定襄和云中三郡连为一体,使之成为幽州西面的屏障。

    不过,刘闯倒是很快就领会了荀谌的意思。

    他站起来走到沙盘前,看着沙盘上标注的幽州地形图,旋即就下定决心。

    短期之内,曹cāo不可能对袁绍形成牵制。

    一来是官渡之战中,曹cāo也消耗很大;二来他要平定汝南,根本无暇北顾。如此若袁绍集结兵马,幽州势必有一场苦战。刘闯可不想变成袁绍的靶子,他要设法与袁绍谈和。但是以袁绍的xìng子,不给他一点教训,未必肯坐下来议和。既然如此,就只有把他打疼了再说……

    “丈人和孔明,言之有理。

    既然如此,便依二位所说,咱们集中力量,先对付彭安和鲜卑人。”

    刘闯很愿意从善如流,因为从能力上而言,不管是荀谌还是诸葛亮,谋略上都远胜于刘闯。

    他二人都是刘闯的至亲之人,所以对他们的计策,刘闯当然不会拒绝。

    只是,这策略定下来,要实施却非易事。

    刘闯与诸葛亮荀谌二人又仔细商议了一番,决定让荀谌留在涿郡,拜武威将军全面指挥作战。

    为了能够掌控全局,刘闯将他的巨阙剑交给荀谌,与他先斩后奏的权力。

    之后,他又召见了甄家兄弟。

    随着甄氏抵达昌平,的确是给刘闯带来了巨大的助力。(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