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99章 袁熙之死(三)2/4

第299章 袁熙之死(三)2/4

    甄信手持钢刀,健步上前。

    “二公子,这些年来我甄家倾力助你,哪知道你竟如此逼迫我等,害得我们不得不背井离乡。

    你莫要怪我,要怪只怪你太过贪婪。”

    “信哥儿,你不要杀我,我可是你姐夫。”

    “姐夫?”甄信冷笑道:“你逼着我们交出五千万钱粮的时候,可有想过与我甄家的关系?

    也罢,已经拿了那许多钱粮,今rì便用你狗头偿还,也算是为我甄家铺一条大路。”

    说话间,甄信手起刀落,便把袁熙首级割下。

    火光中他浑身是血,一手提着袁熙的人头,一手持血淋淋的钢刀,对那些从巷子里冲出来的袁家家将喝道:“袁氏当亡,汉室当兴……今我甄家乃应天命斩杀袁熙,尔等聪明的便弃械投降,若不然便格杀勿论。”

    “二公子!”

    当那些袁氏家将看清楚甄信手中的人头,还有地上那具无头死尸的时候,都懵了!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尽是绝望。

    须臾,只见一名袁将把兵器丢在地上,“我愿投降,休要杀我!”

    甄信冷笑一声,转身大步离去。

    +++++++++++++++++++++++++++++++++++++++++++++++++++

    建安五年十一月,北平城破。

    袁熙在乱军中被杀,也预示着幽州之战彻底落下帷幕。

    赵云挥兵进驻北平城,迅速平定了城中惶恐。

    同rì,刘闯命张辽率部进驻五阮关,而后拜郝昭为阎乡校尉,独领一军。屯驻于阎乡之畔。

    改北平县为镇平县,拜赵云为牙门将军,坐镇镇平。

    于是乎,镇平、阎乡和五阮关呈鼎足之势,彻底守护住了幽州西南门户。

    北平告破,袁熙被杀的消息传到高阳,沮授立刻下令停止对易县攻击,迅速退回高阳县城。

    同时,沮授命袁绍大将焦触张南进驻中山。屯兵于望都。

    沮授撤兵,也是无奈之举。

    刘闯夺下北平,占居易水之源,随时可以与易县张郃,夹击沮授。命焦触张南屯兵中山国。便是为了防止刘闯出兵袭击河间。而后,沮授派人送书信前往黎阳,将幽州战况告知袁绍。

    “北平,何以会失守?”

    沮授找来从北平溃败下来的兵卒,仔细询问。

    那袁军士卒也不是很清楚其中的原因,他们本驻扎在城外,糊里糊涂的遭遇汉军伏击。又糊里糊涂的溃败。

    沮授眉头紧蹙,仔细询问当rì发生的事情。

    当他听闻,当rì有甄家押送粮草到北平的时候,心中不由得一动。

    只是。他有些不相信,甄家为何要背叛袁氏?说起来,这甄家和袁氏还是亲戚,甄家女嫁给了袁熙。这好端端又怎可能背叛?可是,若非甄家背叛。北平怎可能失守?袁熙怎可能丧命?

    虽然说袁熙并无太大的才干,可是他在北平采取的策略却极为正确。

    坚守不出,抵御辽东军……凭北平万余兵马,若无内贼,辽东军决不可能轻易占领了北平。

    沮授心里,不免有些慌乱。

    局势的变化,实在是太过迅速,令他有一种目不暇给的感受。

    袁绍在官渡突然战败,病倒黎阳。

    袁熙被赶出幽州不说,更被辽东军攻入中山国,袁熙自己还丧了命……可以说,袁绍这一次是元气大伤。即便是沮授有急智,可面对如此局面,也有些束手无策,不知该如何是好。

    强攻幽州?

    刘闯已把战火引至幽州境外,所以不太可能对幽州造成太大动荡。

    张郃高览,凭易水之险,坚守不出。想要攻破易县,绝非一件易事。而北平失守,则使得中山国局势出现动荡。沮授心知,在这个时候继续强攻幽州的话,损兵折将却不得任何收获。

    “立刻派人,与我前往毋极,拿下甄家。”

    沮授已经肯定,甄家和北平失守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于是立刻下令。

    待他派出信使前往中山之后,只觉一种莫名的疲惫。

    沮授回到后帐,刚想要休息,却听得帐外有扈从道:“启禀将军,营外有一人,自称是受将军故友所托,有书信转交。”

    故友所托?

    沮授被袁绍封为奋威将军,他坐起来,走出军帐,“那人何在?”

    “那个人把书信递出之后,便走了!”

    说着话,扈从将一封书信递给了沮授。

    沮授打开书信,看清楚信上的字迹时,不由得激灵灵一个寒蝉。

    他连忙摆手,示意那扈从退下,而后回到屋中把书信仔细看完,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颓然之sè。

    “元皓,终是远走辽东了吗?”

    这书信,正是田丰所书。

    他被人从邺城大牢救出之后,在渤海登船。

    登船之前,他写了一封书信给沮授,信里的内容也很简单:袁公官渡战败,我必死无疑……刘闯那小子派人把我从大牢中救出来,我本不愿意跟随。只是,巨言(也就是田释)为了救我,已投效刘闯。我不能为了我自己的名声,便毁了孩子的前程,所以只能前往辽东。

    袁公为人刚愎自用,看似气度恢宏,实则心胸狭窄。

    想当初,你我以为他是一位明主,不惜背叛韩馥,把袁绍迎入冀州。

    可现在看来,袁绍这个人,恐怕难以成就大事。我去辽东之后,会到南山书院,此生不为刘闯出一谋一策。不过,公与你要小心。袁公虽败,可两位公子之间的争斗却会越发激烈。今袁公帐下派系林立,你再想恪守中立,只怕很难。所以你的处境会更加艰险……你如果真的呆不下去,便来辽东吧。咱们在南山书院,喝酒谈心,从此不再过问天下大事,未尝不是一桩快事。

    另外,子翼(沮授之子沮鹄)而今为辽东阶下之囚,便为子翼着想,你也要尽早做出决定。

    田丰的书信内容非常详实,确说到了沮授的心里。

    只是。真的要弃官离去吗?

    沮授心中犹豫不决,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

    +++++++++++++++++++++++++++++++++++++++++++++++++

    黎阳,袁军大营。

    袁绍兵败官渡,在酸枣收拢残兵败将。

    而曹cāo此时。虽大获全胜,却已无力继续追击。袁绍在收拢了残兵败将之后,本想继续和曹cāo对抗。哪知道这天寒地冻,袁绍一下子染了风寒。他本是心高气傲之辈,一向看不起曹cāo。本以为这次出兵,可横扫河南,一统天下。哪知道十余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这让袁绍非常恼怒,更极为不服。加之战败后的积郁,令袁绍一病不起,不得已只能暂时退回黎阳。

    可谁料想到。他刚退回力量,便得到消息:幽州失守!

    袁绍这时候想起了当初田丰的话语,忍不住仰天长叹:早知如此,悔不听元皓之谋。先平了那刘闯小儿。

    想当初,田丰对刘闯是百般忌惮。

    可惜袁绍当时认为。刘闯不足为虑,所以不肯听从田丰的计谋。

    到头来……

    袁绍心中后悔,可同时又生出一种嫉妒之心:我这次败给曹cāo,又丢失了幽州,岂不是说我比不得田丰?

    帐下谋士郭图看出袁绍的心思,便偷偷向袁绍进谗言道:“我听说,那田丰在牢中得知大将军战败的消息,抚掌大笑,言大将军不听他之谋,故而才有此败。

    袁绍本就有些不爽,听了郭图的话,顿时大怒。

    他立刻命人前往邺城,准备取田丰xìng命。

    可不成想,他的命令刚发出,便从邺城传来消息:田丰被人救走,而今下落不明。

    袁绍怒不可遏,便下令抄没田丰家产,并发出海捕文书,准备缉拿田丰。

    有道是,祸不单行。

    就在袁绍准备发出海捕文书的时候,从中山国又传来一个噩耗:刘闯夜袭北平,袁熙战死。

    中山国甄氏宗房,变卖家产,举家迁离毋极,投奔幽州。

    袁绍虽然不喜袁熙,可不管怎样,那袁熙是他的儿子,是他的骨肉。

    袁熙战死,令袁绍有一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感受,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忍不住怒道:“甄氏,如何要反?”

    “据说,二公子急于反扑,却无粮草支援,缺兵少将。

    无奈之下,二公子只得逼迫甄家筹集粮草,在短短月余,要甄家拿出许多钱粮。甄家不愿拿出这些钱粮,又担心二公子会怪罪,于是变卖了家产之后,反出毋极,前往幽州投奔闯儿。”

    “商贾,果不可信!”

    袁绍咬牙切齿的咒骂,可是一旁郭图却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

    “主公,甄家固然该死,不过依我看,也是有人见主公战败,故而不愿尽力。

    二公子屯兵北平,大可以从河间调拨粮草。然则……我以为,便是田丰被救走,也透着蹊跷。”

    袁绍闻听,不由得眼睛一眯。

    他不是傻子,如何听不出来郭图的意思。

    “你是说……”

    “主公英明!”

    袁绍脸sèyīn晴不定,坐在榻椅上,一言不发。

    许久之后,他深吸一口气,咬着牙站起身来:“传我命令,命沮授与我强攻幽州,务必要将幽州夺回来。”

    他说完,又停顿一下。

    “不过,那刘闯小儿也非等闲之辈,公与一人,未必是他对手。

    嗯,便着审配为监军,屯兵乐城。我就不相信,那刘闯rǔ臭未干的一介小儿,竟如此厉害?”

    郭图闻听,嘴角一翘,眼中顿时闪过一抹喜sè。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