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92章 江东来使(2/2)

第292章 江东来使(2/2)

    清晨,雾气朦朦。

    刘闯一如往rì,起了一个大早。

    雾天不适合晨练,更不适合剧烈的运动。所以刘闯也没有和往常一样练功,在书房了看了一阵子书后,便走出府衙,在李逸风等飞熊卫的保护之下出涿县北门,巡视涿县成为的兵营。

    时值九月,已至深秋。

    从辽西传来消息,前些时辽东迎来了一场降温。

    此时的辽东,已经提前进入隆冬时节。

    而刘闯的目光,也随之从幽州,转移到了北疆……九月中,吕布在白狼堡誓师,率大军一万,征伐北疆。

    此次出征,共分为三路。

    吕布坐镇中军,以晓风和田畴为军师,浩浩荡荡,直逼大鲜卑山。

    而魏延、夏侯兰则各领两千骑军,清一sè一人双骑,坐镇两翼,行奔袭之事。与此同时,夫余国国主简位居则召回夫余国王子麻余,并拜麻余为大将军,集结八千兵马,自夫余出兵。

    每年在这个时间,也是鲜卑人活动最为频繁的时候。

    只是今年由于鲜卑方经历一场惨败,燕荔游正忙于安抚各部落大人,以至于无暇南下。汉军在这个时节出兵,立刻引发起整个北疆的动荡。吕布的年纪虽然大了,可是那威名犹在。

    时隔十载,虓虎重回北疆。

    当年曾领略过吕布风采的鲜卑人,顿时惶惶不安。

    刘闯身在涿郡,却严密关注着北疆的局势发展。

    幽州的战事基本上已落下帷幕,张郃高览攻克易县,凭借易水天堑,在幽州南面筑起一面屏障。

    而赵云和田豫在屯驻五阮关后,也很快站稳脚跟。

    在涿郡局势稳定之后。刘闯旋即拜卑湛为涿郡太守之职,迁郡治为范阳,同时又下令,废广阳郡,将广阳郡治下的安次、广阳两县并入涿郡,而后将昌平、蓟县和军都三县划入渔阳。

    广阳郡治下本只有五县,却要dú lì为一郡。

    在刘闯看来,这不免有些浪费,索xìng废除了广阳郡。也可以免去一郡太守之职。

    刘闯手中可用之人不多,韩珩继续为代郡太守不变,一方面是因为韩珩的确是一个人才,另一方面则是要通过韩珩来安抚幽州的豪强。之后,刘闯又从乐浪郡把步骘调来渔阳。命他接掌渔阳郡。吕岱则接替步骘,为乐浪郡太守,同时也加大了对辽东四郡的人口调查力度。

    建安五年,已到了年末。

    再过几个月,便是新年……

    在这一年里,辽东乐浪和玄菟郡已恢复平静,彻底纳入刘闯的控制之中。

    阎柔在高句丽郡则势如破竹。数次击败高句丽叛军,更在拔奇的帮助下,在八月斩杀高句丽王带固。

    帝王之家无亲情,在高句丽王族之中凸显无疑。

    带固拔奇本为父子。到头来却兵戎相见,甚至是不死不休。

    带固被杀之后,高句丽郡的局势也渐趋缓和。阎柔见高句丽人已停止抵抗,也就停止了对高句丽人的屠杀。改为怀柔手段,安抚高句丽人。对此。刘闯倒是颇为赞赏。高句丽人也是人,更是上好的劳力。若真的杀光了,那偌大个高句丽只能成为一片荒芜,何苦来哉?

    适当的安抚,可以加强对高句丽的控制。

    同样,阎柔大力从朝鲜半岛招揽汉民,也从一定程度上,加强了对高句丽的掌控。

    自桓灵以来,从中原为躲避战乱,迁徙到朝鲜半岛的汉人多不胜数。粗略估计,大约有十几万人。这么多的人口在朝鲜半岛自然算不得太多,且朝鲜半岛尚有三韩,也在极大程度上,挤压了汉民的生存空间。如今,汉军占领高句丽,也使得朝鲜半岛上的汉人有了主心骨。

    九月,阎柔下令,命庞德率部杀入朝鲜半岛,开始了对朝鲜半岛的征伐。

    那朝鲜三韩,在朝鲜半岛上作威作福尚可,但面对训练有素的汉军,就有些不够看。

    庞德入朝鲜半岛不到一个月,连续三次大战,俘虏三韩人逾万人之多……紧跟着,甘宁也率海军绕过朝鲜半岛登陆,与庞德两相夹击,令三韩节节败退。

    对于三韩之战,刘闯并不在意。

    三韩听上去很强大,实则就是个部落联盟,根本抵挡不住汉军脚步。

    高句丽的气候不适合农耕,但三韩却极为适合。

    刘闯需要大量的奴隶为他进行耕种,那么三韩便无疑是他目前而言,最好的选择……

    三韩有这方面的基础,而且人口众多。

    只要cāo作得当,刘闯相信,这三韩就可以成为他的一处粮仓,来保证他rì后对中原的战争。

    不过,这样连番的征伐,对汉军而言,也极为辛苦。

    自兵进幽州以来,刘闯时常受到兵力不足的困扰。若不是不断收拢袁军俘虏,刘闯甚至抽调不出来镇守易县的兵马。思及于此,刘闯也在考虑,是不是可以暂时停止扩张的脚步……

    当然了,他目前还不能停下来!

    “孔明,如今何在?”

    “回禀皇叔,前rì孔明命子义将军率部兵进居庸,他与仲康将军则率部西进,向马城进发。”

    回答刘闯问题的人,是一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少年。

    生的一张娃娃脸,笑得时候便会露出一个梨涡,长得极为俊美。

    这少年,便是卢毓。

    刘闯攻破昌平之后,便立刻命人把卢毓找来。

    待他夺取了涿县,卢毓便带着嫂嫂和侄儿来到涿县,并成为刘闯的幕僚。

    刘闯现在,身边极度缺人。

    虽然他不断在招揽人才,可是又很快的委以重任。

    徐庶如此,卑湛如此……卢毓的年纪不大,但家学渊源,极有才华。即便是从来不问政事的郑玄。也专门派人找到刘闯,要刘闯多加关照卢毓。既然如此,刘闯索xìng任命卢毓为将军掾属,负责为他处理公务。

    听卢毓回答完毕,刘闯点点头,颇为赞赏的看了卢毓一眼。

    有这么一个秘书的存在,刘闯的确是轻松许多。

    卢毓心细,而且有过目不忘之能,跟在刘闯身边。为刘闯免去了许多麻烦。

    “如此说来,上谷之战便要结束了吗?”

    上谷郡伴随着难楼被杀,已无太多可以调动起来的兵马。

    此次诸葛亮手中虽然只有六千人,却足以将整个上谷郡扫平……最重要的是,夺取上谷郡之后。刘闯便可以直接和云中郡的荀谌连为一体。那云中郡地处边荒,十一座县城,人口却不过五千余户,不足三万人,极为荒凉。可它毕竟是大汉北方要地,更是联络塞外的枢纽。

    这种情况之下,荀谌自然不可能留在云中。

    但是作为刘闯在西面的屏障。云中郡却需要有一个强有力的人镇守。

    对于云中郡太守的人选,刘闯目前还在考虑。不仅仅是云中,包括上谷郡也要尽快安顿下来。

    “子家,你说若何人镇守云中为上?”

    卢毓想了想。笑呵呵道:“若说合适人选,毓斗胆举荐一人,定能保云中无忧。”

    “谁?”

    “便是校尉田豫田国让。”

    让田豫镇守云中?

    刘闯浓眉一蹙,露出沉吟之sè。

    说起来。田豫的确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历史上屯驻上谷广宁,拜护乌恒校尉之职。的确是尽职尽责,守护得北疆无忧。田豫此人,jīng于谋略,更有手段。而且他不似公孙瓒那样只知道强硬,更懂得怀柔和安抚。细想起来,从目前来说田豫的确最为合适。只是他现在协助赵云坐镇五阮关,若把他调去云中郡……

    似乎看出了刘闯心中犹豫,卢毓轻声道:“主公可是担心子龙将军?”

    刘闯一怔,旋即点头。

    其实,刘闯对赵云的喜爱,在汉军军中并不是秘密。

    不过大多数人会认为,刘闯之所以喜爱赵云,是因为赵云是他的大舅子,爱屋及乌所致……

    对此,倒也没有人说什么。

    卢毓轻声道:“主公爱护子龙将军,毓可以理解。

    然则主公若想让子龙将军成为真正的臂助,还需让他多一些磨练。他和国让在一起,有国让拾遗补缺,的确能收获颇多。然则如此一来,子龙将军便只能成为一员战将,难成大器。

    他rì主公就算让子龙将军独当一面时,未必能让人信服。

    既然如此,何不放开手脚……五阮关虽说重要,却不足以对幽州产生威胁。国让将军离开,正可以让子龙将军放开手脚。成也好,败也好,对他也算是一场历练,否则又如何独当一面呢?”

    刘闯闻听,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在不知不觉中,他好像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对赵云太过关心。

    不经失败,焉得成长!

    就算是刘闯自己,也是经历过无数次危险,才有今rì的成就。想想也是,让田豫辅佐赵云,固然可以让赵云安安稳稳的做事。但也正是这样,子龙便难以真正独领一军,成为大将。

    想到这里,刘闯忍不住仰天一声长叹。

    “若非子家,我险些耽搁了子龙。”

    “所以我认为,主公既然喜爱子龙将军,何不让他独自镇守五阮关?

    再说了,有卑湛先生坐镇范阳,子龙将军就算有什么错误,也可以及时弥补,总好过将来临阵犯错。”

    诸葛亮曾因为喜爱马谡,所以委以重任。

    但他却从未考虑过,马谡一直担当参谋的角sè,从未独自领军。到后来,诸葛亮不得不挥泪斩马谡,也算是他生平一个无法抹灭的污点。刘闯仔细想想,觉得自己险些犯了当年诸葛亮犯下的错误。

    “如此,便命国让为云中太守之职。”

    刘闯说罢,突然露出一抹古怪笑容,“只是子家以为,谁可出镇上谷?”

    上谷郡是幽州北面重地,治下八县。人口约有五万。

    上谷郡的情况和云中极为相似,而且也是人口稀少,局势复杂。上谷多乌丸和归化鲜卑,胡风极重。

    所以,上谷太守的人选,不但要能力出众,还要有机变之能。

    卢毓犹豫了一下,轻声道:“若说合适人选,毓一时间也想不出来。

    这上谷太守的人选极为重要。不禁要jīng通政务,还要懂得兵法,还要能够与国让配合一处。

    所以,这人选看似简单,实则却难以选择。毓不知何人可以担当。”

    刘闯颇为赞赏的看了卢毓一眼,心中忍不住称赞:不愧是开创五姓七大家之一,范阳卢氏的始祖!

    卢毓真的推荐不得吗?

    恐怕未必!

    只不过他已经推荐了一人,若再推荐,就有些不知轻重。

    毕竟,卢毓归附刘闯没多长时间,虽然刘闯待他颇重。却不代表他可以对一些事情指手画脚。

    偶尔举荐一人还成,若是多了,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想到这里,刘闯不禁称赞卢毓果然聪慧。

    他思忖片刻。突然开口道:“子家,你以为公助如何?”

    公助,便是郭援,算起来和刘闯是表兄弟。

    他是钟繇的外甥。母亲虽然和刘闯没有血缘关系,但姨母却是刘闯的大娘。刘陶当年的正妻。

    随刘闯从许都一路来到辽东之后,郭援并没有马上得到重用,而是在刘闯身边担当幕僚……后刘闯夺取辽东,郭援便随同步骘前往乐浪。算算时间,转眼也有近一年的光景。这一年来,步骘时常在书信中通报郭援的情况,言郭援jīng通兵事,有机变之能,足以独当一面。

    历史上,郭援为高干部曲,曾独领一军,几乎横扫河东。

    刘闯搔搔头,心中便有了定论。

    是时候让郭援出来,助自己一臂之力了……

    ++++++++++++++++++++++++++++++++++++++++++++++++++++++++

    按照刘闯的想法,他本打算亲自前往上谷督战,同时迎接荀谌到来。

    可是,就在他刚发出任命,拜田豫为云中太守之职以后,却突然得到消息,孙权派使者前来。

    这碧眼儿,和孙策的确不太一样。

    这甫一接掌江东,便立刻缓和与各方的关系,的确是有些出乎刘闯的预料之外。

    不过当他看了从临渝送来的江东使团名单之后,却不禁为名单上的两个名字大吃一惊……

    诸葛瑾?

    陆逊?

    刘闯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孙权居然把这两个人派来。

    只是不清楚,孙权派这两人前来,究竟有什么目的。陆逊,那可是三国后期的东吴名将,可以说是一手撑起江东水军。其人能力如何?不言而喻。相信只要是后世人便知道此人名号。

    火烧连营,令刘备身死白帝城。

    组建江东水师,更把江东水师纳入陆氏门下,几乎变成了陆家的私兵。

    此后陆氏更成为江东顶级门阀,陆家能人辈出,一直延续到东晋……这样一个人物,的确让刘闯感到好奇。不过陆逊就算再厉害,而今也不过十七岁,根本不足以对刘闯产生威胁。

    刘闯甚至打算把陆逊扣留下来,相信那孙权也断然不会为了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和他翻脸。

    真正让刘闯蹙眉的,还是诸葛瑾。

    出使辽东?

    缓和关系?

    刘闯才不相信,这个在演义中略显窝囊,实则在历史上能力出众的大舅子,在这个时候来辽东,只是为了缓和关系。

    不过,既然来了,那不妨好好领教一番……

    +++++++++++++++++++++++++++++++++++++++++++++++

    建安五年十月,隆冬到来。

    官渡战事渐趋平缓,自七月以来已持续三个多月的战事,不但让曹cāo不堪重负,即便是袁绍,也苦不堪言。

    双方围绕着官渡战场,各出奇谋。

    截粮、伏击,强攻,诱敌……在以官渡为中心,方圆百里的战场上,双方可谓是用尽心机。

    仗打到了这个地步,曹cāo也好,袁绍也罢,都有些累了。

    两个人身后都还有前怪,曹cāo背后,有刘备在汝南坐大;而袁绍后方,刘闯也逐渐成了气候。

    这种情况下,曹cāo和袁绍都希望能够尽快结束这场旷rì持久的大战。

    所以双方在继续交战的同时,也在寻找一击制胜的战机。

    “主公何必急于出兵,如今状况,曹cāo已是强弩之末,难以支撑太久。

    如今主公当继续与曹cāo僵持,徐徐推进。主公可以耗得起,曹cāo却耗不起……谁坚持到最后,便能夺取胜利。”

    眼见袁绍有些急躁,许攸忍不住出面劝说。

    许攸,表字子远,南阳人氏,年轻时与袁绍和曹cāo友善。不过此人颇不安分,中平元年是曾与冀州刺史王芬密谋废黜灵帝,改立合肥侯。但最终,这场政变以失败告终,许攸从此隐姓埋名。

    建安元年,他力主袁绍迎接汉帝东归,然则袁绍不听,从此两人产生间隙。

    官渡开战以来,许攸一再劝说袁绍缓攻曹cāo,可是袁绍自以为强盛,不听劝谏,也让许攸深感失望。

    如今袁绍有意兵行险招,与曹cāo决战。

    可许攸却认为这个时候不必和曹cāo决战,只要保证粮道不绝,便可以把曹cāo耗尽……

    他当然知道,刘闯在幽州不断壮大。

    但许攸并不在意,就算刘闯占居了幽州又能怎样?

    只要袁绍能够在官渡大败曹cāo,则幽州的局势必然会再次发生变化。这时候急于和曹cāo决战,只可能遂了曹cāo的心思。大军一动,必然会露出破绽。曹cāo想要速战速决,可袁绍却不必着急。

    就在许攸侃侃而谈的时候,从大帐外急匆匆走进一人。

    那人取出一封书信递给袁绍,并且看了许攸一眼,在袁绍耳边窃窃私语。

    不知为何,许攸心中突然有一种不祥预感,他向袁绍看去,就见袁绍脸sè铁青,面沉似水!

    PS:从今天恢复正常更新,给自己加加油!!!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