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83章 火马狂奔

第283章 火马狂奔

    梆梆梆!

    三声梆子响后,已是三更天。

    鲜卑大营渐趋平静,隐隐约约从远处传来哭泣声,是从乌丸人驻地传来。

    整个鲜卑大营,鸦雀无声。

    守卫在马营辕门外的几个侍卫,靠着辕门无jīng打采的站立……

    差不多是时候了!

    刘闯等人躲在芦苇丛中已有四五个小时。眼看着鲜卑大营的守卫越来越松懈,他朝夏侯兰做了一个手势,而后猫着腰从芦苇丛中走出,缓缓靠近马营辕门。在他身后,一百多铁卫紧紧跟随。当来到马营辕门外的时候,那守卫在辕门口的鲜卑士兵才迷迷糊糊觉察到有人靠近。

    “谁!”

    一个鲜卑士兵睁开朦胧睡眼,懒洋洋的问了一句。

    在他看来,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的人,肯定是自己人。毕竟,汉人被困柳城,根不可能在这里出现。

    只是,当他看清楚来人打扮的一刹那,眼前突然闪过一抹光毫。

    刘闯眼见被对方觉察,便抬手掷出三支小枪。小枪快如闪电,将那守卫当场击毙。与此同时,刘闯身后的铁卫也冲到辕门口,干净利落的把那几名守卫干掉,没有弄出任何的动静。

    那蒲头,大意了!

    刘闯一摆手,便带着人溜进马营内。

    这座马营的规模不小,里面只有存放了两三千匹战马。

    刘闯走到马棚外,看着那马棚内一匹匹高头大马,心中暗叫一声可惜。

    不过,这个时候不是他发出感叹的时候,见马营内几乎不见人迹,他立刻命铁卫过去。将随身携带的火油涂抹在战马的身上,而后将马匹从马棚中赶出来,又用绳索系好,这才松了口气。

    夏侯兰一身鲜血,快步来到刘闯的身边。

    马营的守卫大约有二三百人,却被夏侯兰带着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一个干净。

    看着聚在营中空地上的战马,夏侯兰也不禁感到可惜,“若这些马给我,定为主公再建一支铁骑。”

    刘闯闻听。微微一笑。

    他命人牵出三百匹战马,而后看了看天sè,已近四更天。

    “衡若,动手吧。”

    夏侯兰点点头,立刻命人把系在战马身上的绳索点燃。而后迅速退出马营,并关闭了辕门。

    绳索上的火焰碰触战马身上的火油,顿时燃烧起来。

    两千多匹受惊的战马希聿聿惨嘶,仰蹄朝着鲜卑大营飞奔而去。

    东汉时,为了防止雨水渗透,帐篷上多涂抹油脂。当这两千多匹战马冲入鲜卑大营之后,立刻便引起了熊熊大火。

    睡梦中的鲜卑人。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以至于当火马群到了跟前时,竟手足无措。

    刘闯飞身上马,策马来到一座土丘之上。鸟瞰鲜卑大营,火势蒸腾,远远看去,犹如火海一般。

    蒲头在中军大帐中。被sāo乱声吵醒。

    他赤足披衣而出,却见数以千计的火马在军营中横冲直撞。

    “发生了什么事?”

    蒲头大惊失sè。连声高喊。

    一名鲜卑士卒跌跌撞撞跑到蒲头面前,“蒲头大人,大事不好……也不知怎地,那马营马匹突然起火,闯入营地。”

    “不好,汉军偷营!”

    没等蒲头反应过来,便听得一声惊呼。

    蒲头回头看去,却是那位田先生。

    他刚要开口询问,忽听一阵喊杀声响起。

    一队汉军铁骑,从辕门外冲入鲜卑大营……此时,鲜卑大营乱作一团,根无人指挥。那支汉军冲入鲜卑大营之后,逢人就杀,见人就砍。为首两员汉将,一个捧刀驰骋,一个舞枪冲杀。这两员汉将,如同两头下山猛虎般,冲入大营之后如入无人之境,只杀得鲜卑大营血流成河。

    蒲头也慌了手脚,大声叫喊。

    这时候,有人牵来一匹战马,蒲头刚跨坐马上,却见一骑飞驰而来。

    “蒲头狗贼,拿命来。”

    那汉将纵马飞奔,手中大刀在空中划出一抹弧光,带着一股强猛罡风,呼的便向蒲头劈来。

    蒲头刚在马上坐稳,甚至没来得及看清楚那汉将的模样,匆忙间举刀相迎。

    就听铛的一声响,蒲头只觉从刀上传来一股巨力,胯下马希聿聿一声长嘶,连退数步。蒲头的手臂更没了知觉,手中大刀更脱手飞出去。他大叫一声不好,拨马就想要逃走。哪知道那汉将刀疾马快,一刀被封挡住之后,大刀在空中划了一个圆弧,唰的又是一刀砍过来……

    “蒲头大人小心!”

    蒲头的亲卫见此情况,不由得大惊失sè,连忙大声提醒。

    可是,那刀光如同闪电一般,蒲头根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眼角余光只见一抹寒光掠过,咔嚓一声便将蒲头人头砍下。鲜血从腔子里喷涌出来,蒲头的尸体在马上晃了两晃,便栽落马下。

    “蒲头大人被汉人杀了!”

    “蒲头大人死了……”

    鲜卑士兵眼睁睁看着蒲头人头落地,先一怔,旋即大惊失sè。

    几个鲜卑将领纵马冲来想要为蒲头报仇,却不想另一个汉将纵马迎上前,大枪一轮,便把对方拦住。

    刘闯杀了蒲头之后,便不再理睬蒲头的尸体。

    他在马上高举甲子剑,厉声喝道:“儿郎们,随我斩杀胡虏,建功立业,就在今朝!”

    “斩杀胡虏,建功立业!”

    三百飞熊骑铁卫齐声高喝,跟随着刘闯便杀入乱军之中。

    此时,鲜卑大营已经化为火海,颜面十数里的营地,尽被烈焰吞噬。那两千多匹火马,在横冲直撞的一阵之后,终于支撑不住,一匹匹倒地身亡。不过。已经足够了……这两千多匹战马纵横整个鲜卑营地,甚至还冲散了四五个马营,成千上万的战马呼啸而出,在营地中四处狂奔。

    这许多受惊的战马疯起来,根无人可以阻挡。

    位于鲜卑大营一侧的乌丸大营,也受到惊马的波及,在瞬息之间,陷入混乱之中……

    刘闯和夏侯兰带着三百铁卫在鲜卑大营里杀了一个七进七出,当天光大亮的时候。终于人困马乏,停止了战斗。

    不过,早在柳城城中得到消息的史涣,已命人将城门打开,带着汉军兵马杀出城来。

    在渝水河畔。出现了一幕惊人的景象。

    数千汉军,追杀着十倍于己的鲜卑人和乌丸人,沿途所见,尽是鲜卑人和乌丸人的尸体……

    被火马冲击,被惊马踩踏,很多鲜卑人甚至到死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闯已经换乘象龙,策马登上一座土丘。在他身后。史涣带着百余人紧紧跟随,而夏侯兰则率领飞熊骑出击,继续追杀敌人。

    “今rì之事,恍若一梦。”

    刘闯并未想到。那两千多匹火马会造成这样的一个结果,以至于骑在马上,仍感到有些发懵。

    “这次真的是运气好,若非蒲头轻敌。马营竟然没有任何守卫,恐怕也不会有此大胜。”

    史涣却笑道:“此主公鸿运天气。若非上天所命,焉得有今rì之大胜?”

    “是吗?”

    刘闯也笑了,但旋即,脸上有蒙上一层yīn霾。

    “我不想这么早对鲜卑人开战,不成想鲜卑人竟主动上门。

    这次也幸亏是鲜卑人不知道我在柳城,若不然他们从一开始便猛攻,则你我必有xìng命之忧。”

    史涣听罢,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之前大战时他并未有此感受,如今细想,也不禁心惊肉跳。

    没错,如果蒲头知道刘闯也在柳城的话,恐怕就不会用那劳什子消耗战术,从一开始就会向柳城发动凶猛攻击。也正是蒲头想要保存实力,所以才让刘闯幸免于难,更有了今rì大胜。

    只是,刘闯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

    燕荔游和卜贲异这次联手,就透着古怪。

    而这次蒲头战死柳城下,鲜卑人大败而回,那燕荔游又怎可能善罢甘休?可以想象,接下来那燕荔游定然会和刘闯不死不休。刘闯不怕鲜卑人,可如今他正全力应付幽州之战,并无心思和鲜卑人纠缠。这样一来,只怕要被鲜卑人困住手脚,接下来对幽州之战,必不轻松。

    “主公,有何打算?”

    刘闯沉吟许久后,突然一咬牙,似乎拿定了主意。

    “既然鲜卑人要战,那我索xìng在北疆燃起战火。

    鲜卑人擅长野战,机动能力极强。若一味被动的防守,我等便从一开始,落入下风……我准备派一支兵马,深入北疆,袭掠鲜卑。我倒要看看,那鲜卑人是否能够抵挡住我汉军铁骑。

    当年冠军侯曾杀得胡虏望风而逃,今rì我当效仿冠军侯,让北疆染红……”

    史涣眼睛一亮,忍不住问道:“不知主公准备派谁前往?”

    刘闯一愣,看着史涣道:“莫非公刘有合适人选?”

    史涣笑道:“若论与胡虏交锋,主公帐下,无人能够比温侯更加熟悉。

    温侯虽然年迈,但雄风犹在。他当年在五原驰骋草原,令胡虏望风而逃。如今,温侯左右无事,可命他为主将,辅以两员大将杀入草原。想那燕荔游,到时候必然会后悔得罪了主公。”

    让吕布挂帅?

    刘闯心中,不由得暗自点头。

    论骑战之术,的确是无人能出吕布左右。

    可吕布毕竟年迈,北疆朔风强猛,也不知道能否撑得住。

    此外,以何人为副将,配合吕布征杀?刘闯的脑海中,在电光火石间闪过无数个人名来……

    要说,最适合的人选,莫过于张辽。

    张辽跟随吕布多年,配合可谓相得益彰,彼此间非常熟悉。

    而且张辽骁勇善战,也的确合适。但刘闯却不想让张辽出战,在他看来,张辽还有大用。

    “公刘以为,谁人为副合适?”

    史涣微微一笑。轻声道:“以君侯为主,并非是让他征战沙场,而是要借用九原虓虎之名,震慑胡虏。所以,温侯只需坐镇中军即可,所以这副将,便要选那骁勇善战之人,更兼jīng通骑战。

    末将以为,主公帐下适合为副将者有三。

    子龙今在雍奴。抵御张郃大军,不可以轻动。

    不如命衡若与长为辅,协助温侯出征北疆,到时候主公自可以免去后顾之忧。”

    刘闯闻听,不由得诧异向史涣看去。

    不得不说。史涣这个人比不得张辽赵云这些人的骁勇,但若说行军打仗,谋划布局却不逊sè。

    这是一个帅才!

    一个未必就逊sè于张辽之流的帅才……

    “可是,我要长驻守玄菟郡,是担心夫余国人作乱啊。”

    史涣笑道:“主公这便想错了……想当初,夫余国之所以敢寇边作乱,更多是因为朝纲混乱。无人顾及辽东。加之那高句丽为祸,公孙度放纵,夫余国才敢做那等事情。可现在,辽东尽归主公之手。而且高句丽更被主公纳入我大汉疆土。如此一来,夫余国焉敢再来招惹?

    主公征伐北疆,夫余国不但不敢作乱,甚至会心甘情愿。配合主公。

    那夫余国人便不受燕荔游的威胁吗?主公要征伐燕荔游,大可以派人与夫余国主商议。他定会鼎力相助。”

    史涣说的,颇有道理。

    刘闯忍不住连连点头,片刻之后,他轻声道:“此事,容我再想想。”

    拉拢夫余国,联手攻击燕荔游……这样一来,夫余国便可以分担很大一部分的兵力,刘闯也不会感到压力太大。

    只是征伐北疆,毕竟不是一桩小事。

    刘闯虽然已拿定了主意,也要回去与众人商议,才能最终做出决定。

    ++++++++++++++++++++++++++++++++++++++++++++++++++++

    到正午时分,战事已基停息。

    辰时,有陈矫率八百义勇从阳乐穿楼子山赶来,旋即便加入战团。

    伴随着陈矫的出现,也预示着柳城之战告以段落。刘闯亲自迎接了陈矫,更对陈矫连声赞扬。

    陈矫手中也没有多少兵马,却敢带着人从阳乐驰援,足见其忠义。

    “主公,我在路上抓到一人,看上去颇有古怪。”

    “哦?”

    刘闯闻听一怔,便问道:“季弼抓到何人?”

    “此人自称是鲜卑俘虏,不过言谈举止,却颇有不俗。”

    刘闯想了想,让陈矫把那人带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见陈矫领着一个三十出头模样,相貌颇为英武的男子走上大堂。

    那男子穿着一件灰布襜褕,头戴幞头,看上去颇为寒酸。只是从他举止来看,却又有一种莫名的气概。

    男子弯着腰,缩着头,看上去颇有些畏惧。

    但刘闯却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他并不是像表面上看去的那么恐惧。

    “你叫什么名字。”

    “草民,名叫田旺。”

    田旺?

    这是一个非常陌生的名字,至少在刘闯的记忆当中,没有任何印象。

    “你因何在鲜卑人之中?”

    田旺连忙解释,说他原只是辽西普通百姓,一直住在边塞。这次鲜卑人长途奔袭,他被鲜卑人抓住。因为他jīng通鲜卑语和乌丸语,故而没有被鲜卑人所杀,一直留在军中做杂役。

    刘闯一边听着他的解释,同时站起身来,来到田旺的身边。

    他围着田旺转了两圈,突然道:“你方才说,你在边塞生活?不知何以维生?”

    “哦,草民是以放牧为生。”

    “你说谎!”

    刘闯突然一声厉喝,一把抓住田旺的衣服,手上用力,一下子撕开了田旺的衣领。

    “你肌肤白皙,如何是以放牧为生?

    我虽不懂放牧,却知道这放牧每rì要风吹rì晒,何来你这样的肌肤?还有,一个放牧的人,在鲜卑人当中做杂役,却穿着一双价值十贯的鞋子。你莫非以为,某家是傻子,瞎子不成?”

    田旺脸sè一变,却没有流露出惊慌之sè。

    他扬起头,盯着刘闯半晌,突然问道:“敢问将军大名?”

    “某家刘闯,乃大汉皇叔,你是何人?”

    田旺一怔,眼中闪过一抹惊sè,突然间顿足道:“没想到皇叔竟然身在柳城,若早知这样,便不该让那乌丸人消耗,而是一到柳城,便发动强攻。相信以柳城之兵力,绝抵御不得太久。”

    听上去,是这个家伙建议蒲头用乌丸人消耗汉军力量?

    刘闯眼睛一眯,沉声很问道:“你,究竟何人?”

    “既然皇叔当面,若在藏头缩脚,便要被皇叔看轻。

    草民名叫田畴,右北平人氏……久闻皇叔大名,不想今rì拜会,却是在这等场合。怪不得柳城防御如此坚决,怪不得昨rì突然火马奔袭。想来这都是皇叔手臂,田畴不胜敬佩……”

    田畴?

    刘闯不由得一怔。

    这名字听上去好熟悉,似乎有些印象。

    对了,三国演义中,有一个名叫田续的人,从钟会和邓艾功法西川。后因嫉妒邓艾父子,趁钟会之乱的时候,杀死了邓艾邓忠父子。那个田续,似乎就是田畴的侄孙。

    “你便是田子泰?”

    陈矫惊讶问道:“当年刘幽州待你何其恩重,何以今rì却要助那鲜卑人,来犯我辽西?

    我记得你当年可是极为敌视鲜卑人,如今皇叔平复幽州,何以背叛朝廷,为那鲜卑人效力?”

    听上去,这个田畴名气还不小。

    刘闯眉头微微一蹙,便看着田畴,等他回答。

    田畴却毫无愧sè,朝陈矫一拱手,“某亦久闻季弼之名。

    我今rì所为,非是背叛朝廷,乃奉朝廷差遣。今曹司空奉天子以令诸侯,意yù中兴汉室,皇叔即为汉臣,自当协助司空夹击袁绍,讨伐不臣。可以我观察,皇叔却在辽东拥兵自重,莫非yù图谋不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