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77章 乱起(一)

第277章 乱起(一)

    衣带诏的泄露,令曹cāo大怒。

    是夜,许都迎来一场血腥屠杀。车骑将军董承、长水校尉种辑、昭信将军吴资、议郎吴硕、工部侍郎王子服等人相继被拿下。凡属在衣带诏上署名的人,几乎在一夜间被一网打尽。所有参与者,皆被处斩,满门诛杀……第二天,许都城外,颖水河畔的法场血流成河。

    不过,曹cāo虽大开杀戒,却还算控制。

    他也相信,参与此事的人一定很多,但却不适宜再继续追查。

    在诛杀了董承等人之后,他便迅速平息了事态,并对外宣称,董承等人意图谋反,合该被杀。

    只不过,董承等人虽然死了,可还有漏网之鱼。

    武威太守马腾,征北将军刘闯……二人领兵在外,一东一西遥相呼应,令曹cāo感到寝食难安。

    但不管是马腾还是刘闯,都距离曹cāo甚远。

    他现在的头号大敌是袁绍,也使得他根本没有jīng力,来解决马腾或者刘闯。

    可一想到女儿嫁给刘闯,而刘闯却意图害他,曹cāo心里面就感觉不舒服。好在这个时候,袁绍兵进阳武,转移了曹cāo的注意力。若不然的话,曹cāo这心里面,也不晓得要别扭成什么样子。

    待解决了袁绍之后,必不放过刘闯小贼!

    曹cāo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旋即亲率大军,屯兵官渡,准备与袁绍决战。

    时,已六月末。

    位于右北平无终的田府,门可雀罗。

    无终,也就是后世天津蓟县所在。田氏在无终也算是一个大户,而田家的家主田畴,在幽州也颇有名望。

    田畴,好读书,善击剑,少为游侠儿。

    初平元年,董卓迁帝于长安,幽州牧刘虞感叹:贼陈作乱,朝廷播荡,四海俄然,莫有固志。身背宗室遗老,不得自同与众。今yù奉使展效臣节,安得不辱命之士乎?

    于是有人举荐:田畴虽年少,多称其奇。

    是年,田畴二十二岁,刘虞备礼请与相见,而后任命为从事,具其车骑。

    随后,田畴奉命出使长安,三府并辟,皆不愿前往。待返回幽州时,却听闻刘虞被公孙瓒所害,于是在刘虞目前祭拜,陈发章表,哭泣而去。当时有人向公孙瓒举报,想要杀死田畴。但公孙瓒却说:田畴义士,君弗能礼,而又囚之,恐失众心。

    于是对田畴不敢怠慢,并礼送他还乡。

    之后,袁绍数次派遣使者前去邀请田畴,甚至授予将军印,但田畴依旧不愿从命……

    正因为此,田畴在幽州声名响亮,被誉为幽州名士。

    袁绍兵进阳武,与曹cāo对峙官渡。

    而幽州也开始出现动荡,刘闯夺取辽东四郡,对右北平虎视眈眈。

    田畴这时候,却称病不出,闭门谢客。

    不管是谁前来拜访,他都一律不见。

    天sè,已晚。

    田府的小门外,突然出现了一人。

    他叩开小门,将一封书信递出去,而后轻声道:“请转交子泰先生,便说河南故友,恳请相助。”

    说完,这人便趁着夜sè,匆匆离去。

    家臣把书信立刻送到了书房里,田畴正坐在书房,手捧一卷《十三经注疏》津津有味的阅读。

    这《十三经注疏》是孤竹城在年初,经过校对和整理之后,发行的一套典籍。

    不过由于战乱兴起,所以这《十三经注疏》的发行并不是很多,除少量流入市场之中外,大都是被各地名门望族持有。无终田氏虽非望族,但田畴乃幽州名士,声名响亮,自然也得到一套。自得了这一套《十三经注疏》后,田畴便爱不释手,每rì都要在书房阅读几篇。

    家臣前来,也打搅了田畴的兴致。

    他有些不满的看着那家臣:“发生何事,竟敢扰我读书?”

    “老爷,方才有人从小门送来一封书信,说是老爷河南故友,请求相助。”

    田畴闻听脸sè一变,连忙起身,从家臣手中接过书信。

    他打开来,认真阅读了一下之后,便把书信丢在火盆里,看着书信化为灰烬。

    片刻后,他沉声道:“过一会儿,着人在府门外挂起两只灯彩。”

    灯彩,也就是灯笼的别名。

    家臣听了先是一怔,却不敢询问原因,连忙躬身领命,匆匆离去。

    而田畴则在屋中徘徊,良久之后,他轻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但愿得这一次,我没做错!”

    脸上,流露出一抹无奈之sè。

    右北平太守鲜于辅的游说,最初并不是很顺利。

    然则诸葛均一番巧舌如簧之后,令鲜于辅最终还是决定,归降刘闯。不管怎样,江山是汉室江山,人还是汉臣。鲜于辅早年受刘虞所重,对汉室仍就存有几分忠心。在诸葛均一番劝说之下,再加上田豫的帮忙,鲜于辅在六月中,最终下定决心,归附汉室,献出右北平。

    只是,这右北平也没那么容易得手。

    乌丸大单于乌延,仍屯驻于俊靡,虽在长城之外,却实力不俗。

    他对刘闯,可谓恨之入骨。若是被他知晓,势必会提兵来犯。乌延部落十余万众,即便是鲜于辅,也有些头疼。他治理右北平,感情已非常深厚,当然不希望他的治下,再遭受战火波及。

    此外,尚有沽水河畔屯驻的张郃,一直对右北平严密监视。

    鲜于辅深知,这张郃绝非等闲之辈。

    一旦消息走漏,右北平势必要受到乌延和张郃的夹击。虽然鲜于辅不惧,但也不得不谨慎行事。

    “木公,而今所虑者,不过张俊乂一人,乌延不足为虑。”

    鲜于辅归降刘闯,大局已定。

    田豫便站出来献计道:“乌延,一蛮夷耳。

    俊靡乌丸虽有十万之众,却并不足以危害右北平。杀乌延一人,则俊靡乌丸便群龙无首。据我所知,乌延手下也并非都愿意与刘皇叔开战,其中仰慕汉室者,占居十之三四。杀乌延,拉拢那些亲汉室者,而后诛杀冥顽不化者,则俊靡乌丸必将四分五裂,无法再威胁右北平。”

    鲜于辅道:“国让所言虽是,可那乌延素来狡诈,当如何诛杀?”

    田豫一笑,“我视乌延,蠢贼耳。

    yù杀乌延,易如反掌……今木公方归降皇叔,正当建立功劳,以得皇叔看重。不如便有木公出面,铲除乌延。不过,乌延易除,而张俊乂却难对付。以我之见,还要请皇叔前来解决。”

    “你的意思是……”

    田豫想了想,便开口道:“我yù出使临渝,请皇叔一支人马,而后趁张俊乂不备,偷袭雍奴。

    豫在雍奴,小有名望。

    而皇叔兵强马壮,麾下善战者无数。

    只要能夺取雍奴,而后有木公坐镇土垠,保证粮道畅通,必能将那张俊乂大败,也算一桩功劳。”

    鲜于辅知道,田豫和刘闯手下的大将麋竺、赵云关系密切。

    而麋竺赵云两人,不仅仅是刘闯的部下,更是刘闯的亲戚……若能够走通这条路,则鲜于氏在幽州的根基,也会更加稳固。他沉吟片刻后,轻声问道:“国让,可那乌延,又该如何诛杀?”

    田豫在鲜于辅耳边低声细语几句之后,鲜于辅脸上顿时露出轻松之sè。

    他点头道:“此计甚妙,便依国让所言。”

    当下,鲜于辅招来麋竺和诸葛均,表示愿意归附刘闯。

    随后他派遣田豫随同麋竺一同返回临渝,表面上是要向刘闯道贺,因为刘闯正要迎娶曹宪和赵琰。而私下里,田豫则是要向刘闯请兵,设法偷袭雍奴,以防止来自张郃的发难。不过,为了加强鲜于辅的信心,诸葛均自告奋勇留在土垠,并向鲜于辅表示,愿意助他诛杀乌延。

    这也让鲜于辅更加放心,旋即备下重礼,向刘闯献降。

    有麋竺和赵云这一层关系在,田豫在临渝自然受到刘闯的隆重接待。

    田豫在见过刘闯后,便说出了他内心里的想法。

    事实上,自去年他接待了赵云和麋竺之后,便一直关注刘闯在辽东的动作。只是他没有想到,刘闯竟然在短短数月间,便平定了辽东,更开疆扩土攻克高句丽,将高句丽纳入大汉版图。

    这也使得田豫对刘闯的感官大好!

    从内心而言,田豫有些民族主义,虽然不似公孙瓒那样激进,但是对胡人一直都怀有敌意。

    这也是当初他辅佐公孙瓒,愿意为公孙瓒效力的一个原因。

    胡人,狼子野心,绝不可掉以轻心。

    只是田豫更懂得退让和妥协,而不是像公孙瓒那样一味强硬。再加上后来公孙瓒杀了刘虞,xìng质就发生了改变。他不再是那个抵御胡虏的白马将军,也使得田豫对公孙瓒感到失望。

    现在,刘闯对胡人采取了大棒加胡萝卜的政策,一手归化,一手强硬,令田豫颇为赞赏。

    这也是他为什么愿意归降刘闯的原因。

    不过在此之前,他必须立下功劳,方能得到刘闯重视。

    雍奴,是田豫的家乡,同时也是渔阳重镇。

    只要拿下雍奴,便可以把张郃阻挡于右北平之外,这同样也能满足了鲜于辅内心里的愿望。

    刘闯在听了田豫的计策之后,立刻抚掌称赞。

    “国让以为,需几多兵马,可取雍奴?”

    田豫想了想道:“愿请子龙随我同行,必可将雍奴一举拿下。”

    刘闯闻听,便笑了!

    他看了一眼一旁跃跃yù试的赵云,心中已经赞同。

    田豫和赵云是老交情了,而且当初曾一同跟随刘备征战徐州,两人之间的默契自不用赘言。

    而且,赵云也一直希望,能够独领一军。

    妹妹赵琰嫁给刘闯,多多少少有些出乎赵云的意料之外。

    可不管怎样,赵云和刘闯的关系,也就更进了一步,在汉军之中的地位,也随之获得提高。

    唯一的问题便是,赵云归附刘闯之后,尚未得立下大功。

    虽统帅飞熊铁甲骑兵,但与其他人相比,终究是有些资历不足,难以真正服众。要想真正站稳脚跟,那就必须要有拿得出手来的功勋。在这一点上,赵云甚至比不得徐盛等人,心里面自然有些着急。他希望能够尽快站稳脚跟,得到重用,同时也希望用功劳,使得妹妹更得宠爱。

    “子龙,可愿前往?”

    刘闯话音未落,赵云便抢身而出,躬身道:“云愿取雍奴献于皇叔,定不使那张郃过雍奴半步。”

    赵云、田豫!

    对于这样一对组合,刘闯自然非常放心。

    他也想要赵云的地位尽快提升起来,那么雍奴之战,也就非赵云莫属。

    刘闯想了想,当下便做出决定。

    他任赵云为主将,田豫为主簿,统一千飞熊铁甲骑兵。而后又任命夫余国王子麻余为副将,率五千夫余国骑兵协助赵云。六千兵马,夺取雍奴当不在话下。夫余国自与刘闯联合之后,麻余率七千雇佣军前来相助,却一直未得征战,也使得麻余这心里面,感到非常焦急。

    他来辽东,是为夫余国谋取更多的利益。

    可到现在寸功未立,如何能够向刘闯提出要求?

    如今能有机会为刘闯征战,麻余也非常高兴。同时他和赵云的关系也不错,所以也不会产生矛盾。

    在派出赵云之后,刘闯旋即又命太史慈徐庶率部渡卢水,屯驻右北平海阳县城。

    只待鲜于辅杀了乌延,便可以长驱直入,占领徐无。

    但是,随着曹cāo在许都大开杀戒,诛杀董承等人的消息传来辽东后,刘闯立刻意识到,曹cāo绝不会善罢甘休,坐视他在幽州顺利的发展。这也使得刘闯多了几分小心,于是急急忙忙找到管亥,请他前往辽东坐镇。

    自入辽之后,管亥便逐渐放开兵权,慢慢淡出。

    他一直住在孤竹城,每rì过得颇为逍遥快活,颇有些养老的架势。

    可在刘闯看来,管亥的能力或许无法和其他人相提并论,但若说亲密,无人能够与他相比。

    “亥叔,辽东方定,百废待兴。

    虽长文子山和元吉坐镇辽东三郡,可我还是有些不太放心。

    我本不yù再使亥叔cāo劳,可现在幽州之战将启,辽东绝不可出现混乱,惟有请叔父辛苦一遭,待我坐镇辽东,我方能放心大胆对幽州用兵,再无后顾之忧。”

    刘闯把话说到了这个程度,管亥又怎可能拒绝?

    虽然他已娶妻成家,可是在他心目中,刘闯才是他的孩子……

    当下,管亥二话不说便答应下来。

    “孟彦要使我入辽,可有什么吩咐?”

    刘闯想了想,轻声道:“而今辽东公孙氏虽已被诛除,然则公孙氏在辽东经营多年,门生故吏众多。之前我为了维持辽东的平稳,所以并未大开杀戒,也没有对辽东官吏进行大规模更换。

    目前来看,那些家伙似乎都很老实。

    可难保这其中,会有公孙氏的死士,之所以一直没有动作,是没有找到机会。

    所以叔父到了辽东之后,请与仲达多多配合,将辽东的不安定因素找出来,并且将之彻底铲除。

    长文能力出众,但在有些时候,略显文弱和迂腐,便要靠叔父这口宝刀,为我铲除荆棘……”

    管亥闻听,顿时露出笑模样。

    他轻声道:“孟彦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老叔我还活着,定保辽东无事,绝不会再有变故。”

    辽东,有陈群,有荀匡,有步骘,有阎柔、庞德和魏延。

    若再加上一个管亥,想来也不会再有什么问题。

    刘闯在安排妥当了辽东事务之后,总算是放下心来……

    建安五年六月末,鲜于辅假袁熙之名,邀请乌延商议抵御刘闯的事情,在酒席宴上突然发难,斩杀乌延。

    随后,太史慈迅速兵进徐无,兵锋直指俊靡。

    也就在同月,田豫和赵云率部奇袭雍奴,鲜于辅旋即宣布归附刘闯,徐盛率部兵渡卢水,夺取令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