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69章 请田先生上座!

第269章 请田先生上座!

    “楼班小王,所言当真?”

    刘闯面沉似水,凝视着楼班,半晌不语。

    楼班道:“这等事情,小王怎敢胡言乱语……据说去游说吕温侯的人,便是田丰之子田释。之后吕温侯便不断消减汉升将军手中的兵权,也使得汉升将军和吕温侯之间,矛盾越来越大。”

    说完,楼班便不再言语。

    而刘闯则深吸一口气,强笑道:“温侯乃我丈人,断然不会对我不利。

    倒是苏仆延竟生出反复之心,乃我心腹之患。若非小王前来报信,我险些便要着了这小人的诡计。

    楼班小王只管放心,我已知道该如何做,必不会让小王受到牵累。”

    楼班连连点头,便不再谈论这个话题。

    只是,刘闯此时已无心在和楼班继续交谈下去,他又在驿馆中堂坐了一会儿,便领着诸葛亮和许褚告辞离去。

    刘闯前脚刚走,就有一个扈从模样的青年走进中堂。

    “田先生。”

    见青年进来,楼班脸上顿时露出一抹阿谀笑容。

    “方才那刘闯慌了手脚,估计这时候回去,会立刻派人前往临渝。”

    青年淡淡一笑,“便回去了又能如何?温侯已经决意起兵,他刘孟彦焉能扭转乾坤。

    此次有赖小王费心,才能够使刘闯乱了阵脚。若今晚事成,则小王便是大功一件。相信大将军一定会非常高兴,到时候定不会亏待了小王。”

    楼班脸上的笑容,更加谄媚。

    “有先生运筹帷幄,何愁大事不成?”

    他犹豫一下,轻声道:“那今晚犒军,是否继续?”

    “自然!”

    青年道:“小王只管去犒军。我会把事情安排妥当。

    过了今夜,小王就可以离开这辽东苦寒之地……苏仆延冥顽不化,也只能怪他倒霉。”

    ++++++++++++++++++++++++++++++++++++++++++++++

    是夜,险渎城中,张灯结彩。

    刘闯在府衙中设宴款待楼班一行人,喝得是酩酊大醉。

    待酒宴结束之后,已经过了子时。

    城中的灯火,都已经熄灭,险渎县城很快就笼罩在夜sè之中。楼班回到驿馆之后。脸上醉意随之消失殆尽。他呼出一口气,将身上的袍服扯掉,命人换上盔甲,手持长刀大步来到庭院中。

    这时候,整个驿馆已经被使团所控制。

    驿馆中的驿丁。被囚禁在后院的柴房里,所有人都被绑在一处。

    在火光的照映下,数百名乌丸壮士列队于庭院之中。看到楼班出来,一个个都抿着嘴,露出凝重之sè。

    “今rì有大将军托付我等,诛杀刘闯。

    若能够成功,则我等便可以离开这辽东苦寒之地。前往沽水牧场栖息。儿郎们,那沽水牧场,水草丰美,四季分明。而且那里已经地处中原。有数不尽的荣华富贵,等待着咱们去享受。

    能不能成功,就在今朝。

    我带一队人马前去夺取城门,其他人听候田先生调遣。夺取府衙,杀死刘闯。便大功告成。”

    说完,站在楼班身后的青年,便站出来。

    “我乃幽州别驾田释,今奉大将军命令,前来诛杀逆贼。

    尔等受大将军恩义多年,今rì当奋勇杀敌,不可退缩。我可以保证,杀了那刘闯之后,尔等便不必在留在医巫闾山受苦……众位好汉,请随我出击,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建功立业便在今朝。”

    刹那间,整个庭院中,响起一阵压抑的呼喝声。

    田释和楼班相视一眼后,便点头示意,可以展开行动。

    两人各带数百人,自驿馆后院的角门中走出。随后在长街上兵分两路,楼班带着人往城门走,而田释则带着人,往府衙方向行去。

    险渎县城中,静悄悄,鸦雀无声。

    田释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紧张。

    不管怎样,这是他第一次主持这么大的事情,紧张自然难免。

    之前他和沮鹄一起来到辽西,很快就发现了刘闯的一个软肋:吕布!

    刘闯居然让吕布留守辽西,可说是把家底都托付给了吕布。但吕布是一个怎样的人物?田释并不陌生。虽然他和吕布没有过接触,但却知道,这吕布野心甚大,而且是个重利轻义之徒。

    从当初他帮着董卓杀了丁原,后来有帮着王允杀了董卓,就可以看出,吕布是个无情之人。后来他投奔袁绍,居然也生过要抢夺冀州的想法,但是被袁绍觉察,把他赶去了河南。

    此后,他投奔刘备。

    刘备好心好意收留他,可是吕布竟趁着刘备攻打袁术的时候,夺走了下邳,赶走了刘备……

    这样一个毫无信义的家伙,焉能甘居人下?

    哪怕吕布是刘闯的丈人,可田释却相信,吕布未必甘愿臣服。

    所以,他冒险前往临渝游说吕布。正如他所猜想的那样,吕布果然心动,对他可谓是待若上宾。

    后来,吕布趁着刘闯忙于辽东事务的机会,也在不断收回手中的权力。

    刘闯留张辽在白狼堡,吕布一封书信过去之后,张辽立刻表示,愿意听从吕布召唤,与他呼应。有张辽这么一句话,吕布也就放下了心。之后,他不断打压六股河汉军大营的黄忠,试图从黄忠手中收回六股河大营的兵权。可那黄忠,同样是个极为高傲的人,怎甘心受吕布打压?

    于是,吕布和黄忠的矛盾越来越大……

    田释离开辽西,前往辽东属国的时候,吕布已下定决心,扣押黄忠。

    若吕布夺取了六股河汉军大营兵权,再加上白狼堡的张辽,便足以引发辽东的动荡。随后。田释又来到医巫闾山,打算劝说苏仆延和楼班与他联手。可谁知道,高句丽大捷的消息传来之后,原有些摇摆犹豫的苏仆延突然改变了想法,决意要帮助刘闯,立足于辽东。

    田释,可不想看到这样的麻烦。

    于是他又和楼班私下联络,将苏仆延扣下。

    很显然,刘闯如今已经成势。单凭吕布,未必能够对抗刘闯。

    更不要说,吕布和刘闯是翁婿的关系,即便是有一番争斗,但绝不会真的撕破面皮。可如果刘闯一死。则整个辽东,必然四分五裂,重新陷入混乱。刘闯还没有子嗣,他那些部曲,怎可能甘心听命于吕布的号令?而吕布到时候以刘闯丈人的身份,势必和那些部曲争斗。

    只有如此,辽东才能大乱。

    也只有辽东大乱。则大将军袁绍,才不会有后顾之忧。

    为此,田释拿定主意。

    不管他怎么佩服刘闯,在这种情况下。都必须要杀死刘闯,为袁绍接触后顾之忧。

    田释拿下苏仆延后,心知这件事瞒不得刘闯太久。

    一旦刘闯得到消息,一定会猜出这件事情的缘由……到那时候。田释再想有动作,便很麻烦。

    他和楼班商量了一下。便达成协议,决定联手击杀刘闯。

    只有杀了刘闯,才能万无一失。

    他让楼帮装作前来犒军的样子,带着一队人马,前来拜会刘闯。

    当然,楼班是不可能答应入辽东郡的地盘,那万一失利,逃出来都很困难。所以田释为楼班选择了险渎,这里距离辽东很近,刘闯肯定会来,同时距离无虑也不远,方便楼班行事。

    甚至,为了能换取刘闯的信任,田释还建议楼班,把吕布的事情通报给刘闯。

    在田释想来,刘闯肯定不会在怀疑楼班,则大事可期……

    事实上,入城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几乎是在田释的算计之中,刘闯在得知吕布的事情之后,果然慌了手脚。晚上酒宴时,他也是心事重重,以至于在酒宴里不停喝酒,喝得酩酊大醉。

    杀了刘闯,必首功一件!

    田释手持宝剑,心中一阵发热,脚下不由自主的,便加快了速度。

    长街上非常安静,田释带着三百乌丸兵,很快便来到府衙外。远远看去,就见府衙大门洞开。大门外,不见守卫,空气中甚至还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酒气。田释暗自点头,心中不由得得意。

    刘闯终究是年轻,适逢大胜之后,不免志得意满,守备也变得有些松懈。

    此天助我成事,便杀了刘闯,为大将军分忧。

    想到这里,田释一咬牙,拔剑而出,厉声喝道:“儿郎们,随我冲!”

    三百乌丸兵在听闻之后,不由得齐声呐喊,拔刀出鞘,随着田释一窝蜂,便冲进了府衙大门。

    冲入大门后,一路畅通无阻,不见一个军卒。

    田释渐渐觉察到,情况似乎有些不太正常。

    按道理说,就算那刘闯再无防备,这府中必要的守卫还是要有。可这眼见着就要冲进中堂,怎地连一个人都不没有?

    想到这里,田释激灵灵打了个寒蝉!

    不好!

    他大喝一声:“上当了,快走!”

    话音未落,忽听一阵铜锣声响。

    紧跟着,府衙大门外涌出数以百计的刀斧手,列阵在府衙大门外。

    与此同时,两边厢房的窗户和大门,哐当一下子碎裂,。一排排弓箭手列阵在内,更有刀斧手从屋中冲出来,迅速结阵而立,一个个手持刀盾,杀气腾腾,令乌丸人顿时一阵子慌乱。

    “休要慌张,休要慌张!”

    田释脸sè大变,却强作镇静,大声呼喊。

    “田先生,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要走呢?我以备好美酒,只等先生前来……”

    田释话音刚落,就见从中堂中,大步走出三人。

    为首者,便是刘闯。

    在他身后,则跟着一名少年,和一位老者。

    少年,田释认得。此人名叫诸葛亮,据说是刘闯的妻弟,甚得刘闯看重,更有‘卧龙’之称。

    而那老者,田释却有些陌生。

    他实在是想不起来,老者是什么来历。

    只依稀记得,晚间时这老者似乎便跟在刘闯身后,当时田释还以为,是刘闯家中的老仆。可现在,这老仆怀中抱着一口宝剑,沉静立于刘闯身后。

    看到刘闯全无醉意的出现在台阶上,田释顿时明白过来,他上当了!

    “刘皇叔,你果然好算计。”

    田释露出一抹苦涩笑容,摇了摇头道:“不过,皇叔何以知我存在,而且更看穿了我的计策?”

    刘闯眼睛一眯,上下打量田释。

    “田先生,从你到阳乐的第一天,我就已经得到消息。

    只不过,当时我敬你是元皓先生之子,所以才没有对你不利。却不想我不去招惹先生,先生却要来算计我。人常说,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你以为,你那雕虫小技,便能瞒过我吗?”

    田释闻听,心中一咯噔。

    他立刻意识到,刘闯在辽西,甚至是在阳乐,定有耳目细作。

    而且这jiān细的身份恐怕还不低,否则根不可能知道,他田释的存在。

    田释深吸一口气,“事到如今,某别无退路。

    皇叔虽看破了我的计策,可是今晚,依旧难逃一死!”

    他话音未落,从险渎城门方向,传来一阵喊杀声。

    田释哈哈大笑,“我已使楼班小王夺取城门……在我们入城的时候,还暗中派出一支兵马,埋伏在城外,只等城门一开,便杀入城中。刘皇叔,你千算万算,恐怕也算不到我还留有后手。

    今rì,我便死在这里,若能够与皇叔同归于尽,便死又何妨?”

    刘闯脸sè一变,“既然这样,还请王师辛苦,把田先生请来上座……”

    说完,他拂袖往中堂走去。

    却见诸葛亮一摆手,从中堂两侧长廊中,突然冲出数百军士,全都手持弓弩,对准院中的乌丸人。

    而刘闯身后老人,闪身便蹿下台阶。

    不等田释做出反应来,他已经来到田释跟前。

    田释举剑就刺,哪知道老人一抬手,手中宝剑甚至没有出鞘,铛的磕飞了田释手中宝剑,探手一把攫住田释的衣服领子。

    “田先生,皇叔既然有请,又何必辜负好意?”

    说完,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只手腕上轻轻一抖,田释的身体便好像不受控制一样,已下载栽倒在老人怀中,被他瞬间带走。

    说时迟,那时快,老人出手到他拿下田释,不过眨眼间。

    那些乌丸人,甚至没能够做出反应,就看到老人把田释拿下……

    有几个乌丸人顿时大急,舞刀就要冲上去,将田释抢回来。也就在这时候,就听诸葛亮一声沉喝:“放箭!

    皇叔有令,乌丸人反复无常,不服教化,合该万死……今rì入侵之敌,格杀勿论,一个不留!”

    PS:  出门在外,今天只有一更!,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