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61章 汉室宗亲

第261章 汉室宗亲

    不知不觉中,已入建安五年。

    伴随着 一场chūn雨到来,中原大地冰雪消融,草木生长,苍茫的原野之中,又变得生机勃勃。

    袁绍,在经过漫长的筹备之后,终于决定出兵。

    也许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一场大战,将会永留史册。

    正月初一,袁绍命陈琳作檄,讨伐曹cāo。

    原曹cāo在年关上染了风寒,头痛病发作,正卧床不起。哪知道看了陈琳这一篇檄后,竟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头痛病竟然缓解了许多。若袁绍知道这样的结果,不知是怎样心情。

    随后,袁绍命大将颜良兵进黎阳,准备渡河攻击白马,占领黄河南岸要点。

    辽东的局势,在袁绍看来,已不足为虑。

    此时他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为南下和曹cāo决战,已筹备多时。袁绍也不可能为了一个小小的辽东而改变计划,令此前半年之久的筹谋毁于一旦。而且,在袁绍眼中,辽东地广人稀,苦寒难耐。想当初公孙氏占居辽东多年,也未能成就气候。刘闯虽占领了辽东,可是想要稳定辽东,并非一桩易事。更不要说,他已经做好了周密部署,不怕刘闯来闹事。

    辽西,有蹋顿乌丸,更有淳于琼协助。

    袁绍也知道,由于苏仆延和楼班的的缘故,令蹋顿声望大跌,实力减弱不少。

    为此,袁绍一边秘密遣使前往医巫闾山,向苏仆延和楼班提出jǐng告。同时又命淳于琼设法暗中拉拢苏仆延。刘闯占居辽东不假,可北方依旧是在袁绍的手中。苏仆延楼班想要什么,袁绍心里非常清楚。只是,苏仆延、楼班是什么xìng子。袁绍更加了解,所以也不甚在意。

    不过,仅此还远远不够。

    为了加强蹋顿在辽西的实力,袁绍又从沽水畔,将汗卢维部调往柳城,以增加蹋顿的力量。

    在部署完了辽西之后,袁绍还是不太放心。

    于是,经过再三思忖后,袁绍又拜宁国中郎将张郃为度辽将军。屯兵渔阳,以监视辽西动向。

    这张郃,也是三国时期的一员名将,在后世更被人耳熟能详。

    张郃,字俊乂。河间鄚人。

    黄巾之乱时,张郃应募参加了镇压黄巾军的作战,为军司马,靠着战功一步步爬升,后归附韩馥。

    初平二年,也就是公元191年,袁绍夺取冀州。

    张郃随即率兵归附。先为校尉,协助麴义对抗公孙瓒,并且在与公孙瓒的战事中屡获战功,拜宁国中郎将。号河北四庭柱,与颜良丑高览三人齐名。麴义死后,张郃又组建大戟士。

    此时的张郃,尚未有史书评述的那种能力。

    这是个越老越妖的家伙。曾被诸葛亮忌惮非常……

    而今张郃,还只是一个战将。虽jīng于治兵。可是在其他方面,还远远比不得他历史上的成就。

    袁熙屡次在刘闯手中吃瘪,袁绍实在看不下去了。

    这次他索xìng派出张郃,就是为了协助袁熙,稳定幽州局势。

    辽西、渔阳两道枷锁,在袁绍看来,足以困住刘闯……这样一来,他也有足够jīng力,来对抗曹cāo。

    只是谁也没想到,正当袁绍积极筹备南下的时候,却发生了一着意外。

    袁绍幼子袁尚染了风寒,一下子病倒在榻上,极为严重。

    袁尚,是袁绍最为疼爱的儿子,眼见袁尚生病,袁绍又顿时乱了方寸,下令颜良暂缓攻击。

    朝令夕改,兵家大忌。

    袁军来已气势汹汹要渡河作战,袁绍这一道命令下来,只能暂时停止。

    表面上看来,这似乎并无大碍。

    可实际上,袁军的士气,已经产生了动摇……

    +++++++++++++++++++++++++++++++++++++++++++++++++++

    袁绍的布局,刘闯当然看在眼中。

    说实话,什么蹋顿、汗卢维,他并不放在眼中。

    他所重视者,唯有一个张郃。

    “没想到我好大面子,袁公居然派来了张俊乂来防我。”

    不过,他旋即又想起一件事。历史上,张郃可是参与了官渡之战,而且在这一战中,颜良丑被杀,张郃高览投降曹cāo,河北四庭柱尽没。可如今张郃来了幽州,也就是说很可能无法参与官渡之战。那岂不是说,曹cāo招揽不得张郃?既然如此,便不能放过这个张俊乂。

    想到这里,刘闯那骨子里收集牛人的恶趣味,再一次爆发了!

    “仲达,你立刻下去安排,给我盯住张郃。

    他一举一动,乃至于在渔阳吃喝拉撒,都要给我做详细记录。不过,不得我命令,不得妄动。”

    “喏!”

    司马懿躬身领命,便退到一旁。

    诸葛亮和陈群,都露出了疑惑之sè,忍不住问道:“主公,这张郃莫非有什么特殊之处?”

    当然有特殊之处!

    那可是曹cāo帐下鼎鼎有名的五子良将之一啊。

    刘闯微微一笑,并未回答诸葛亮的问题,而是笑道:“大家谁知道这个张俊乂的情况?”

    张郃在冀州,名声响亮。

    可是在其他地方,却还是无名之辈。

    刘闯手下的冀州人来就不多,赵云和夏侯兰两人虽说是冀州人,但一直身处于底层。所以刘闯开口询问的时候,众人都面面相觑。刘闯看罢,不禁暗自感慨一声,多少有一些失望。

    没办法,虽然孙子兵法早有‘用间’的说法,但是人们对于情报学,始终流于表面。

    这与时代的局限xìng有很大关系,不可能似后世那样对情报信息极为看重,更衍生出各种专业间谍。这时代的细作也好,耳目也罢。都是有一说一。上面怎么安排,下面就怎么去做,没有任何专业xìng可言。刘闯不懂如何培养间谍,更不清楚,这情报搜集究竟是怎样的做法。

    可在后世那种信息爆炸的时代里,每天电视中谍战片层出不穷。

    哪怕是最浅薄的谍战片,对于东汉末年来说,也有着非凡的意义。

    他向司马懿看去,司马懿脸上顿时露出一抹羞愧之sè。身为黄阁执掌者。担任着刘闯的耳目。可是刘闯知道的事情,黄阁却不清楚……这让心高气傲的司马懿,又如何能承受得住?

    “公子,我当年在淳于琼帐下效力时,倒是听说过张郃的名字。”

    这时候。夏侯兰却突然出人意料的站出来,躬身道:“张俊乂勇武过人,善于治兵。

    不过我觉得,他这个人最大的优势,还是他善于学习。记得在和黑山贼交手的时候,张俊乂开始连战连败。可是后来,他却越打越漂亮。乃至于最终大获全胜。当时军中有人说,张郃虚心好学,每战之后,勿论胜负必然会与部曲讨论。并记录下战时过失,已作为jǐng醒。

    只是后来他前往幽州参战,协助麴义对抗公孙瓒,我便不太清楚他的事情。”

    “你这一说。我好像也想起来了。”

    赵云突然开口道:“张郃这个人我似乎也有些印象。

    界桥之战前,他的确是败多胜少。可后来渐渐的。居然扭转了占居,竟使袁军从劣势转为持平。

    不过再后来,麴义参战,此人便没了声息。我后来随刘备前往徐州,也就不再清楚。”

    赵云和夏侯兰的话语,让中堂上所有人,都生出jǐng惕之心。

    司马懿和诸葛亮,更是表情不一。

    诸葛亮露出一抹赞赏之sè,轻轻点头;而司马懿则一脸凝重,闭口不言。

    刘闯看在眼中,脸上露出笑意。

    “袁绍帐下,能人众多,只是袁绍不会使用。

    可如果因此便生出轻视之心,你我早晚会吃大亏。

    曹cāo更是如此……只不过他能过做到人尽其才。所以,我们要努力去了解对方的每一个细节,唯有这样才可以做到胸有成竹,落笔有神……仲达,此事便交给你来负责,你看如何?”

    这可是洗刷黄阁屈辱的机会!

    司马懿再次起身,躬身领命道:“懿定将此事办妥。”

    只不过,司马懿说的‘此事’,可不单单是指张郃。他下定决心,要想办法弄清楚对方所有人的情况。

    同时,他心里更生出一个奇怪的念头。

    只是这个念头一闪而过,非常模糊……司马懿觉得,他还需要再认真的进行一番琢磨才好。

    “高句丽使者,到了何处?”

    “回禀皇叔,据太史慈禀报,高句丽使者已经抵达西安平,不rì将动身前来。”

    “是何人为使者?”

    “据说,那使者名叫带固,是伊夷模的妻兄。”

    “待会儿派人去拔奇王子家中,向拔奇王子请教一下,这个带固的情况。”

    “喏!”

    刘闯又和众人,进行了一阵子商讨。

    眼看着已经快到二月,中原大地早已焕发勃勃生机,chūn暖花开。

    可是在辽东,大部分地区还处于冰雪的覆盖之下。小冰川时代的影响,使得辽东的chūn天,至少要比中原晚一个多月。这也是辽东地广人稀的一个原因,天气实在太冷,让人难以承受。

    所以,辽东的chūn耕,至少要在清明之后才可以进行。

    刘闯知道,真正的考验才刚开始。

    后世人不常说,打天下易,坐天下难。

    辽东如今已经完全恢复了平静,刘闯也算是有了一个根基所在。可是在打下辽东的同时,他也将承担起辽东三郡,六十余万百姓的民生问题。而且刘闯和中山苏氏有过协定,一俟辽东稳定下来,苏双将会设法为刘闯收拢流民,迁徙辽东。这是一个大工程,若辽东移民成功,刘闯也就有足够的力量,和袁绍对抗。在他的计划中,官渡之战结束,对他的挑战才真正开始。

    而官渡之战,将持续一年。

    若刘闯不能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打好基础,未来必将步履维艰。

    所以,他不得不去考虑更多的问题……

    “子方。”

    “喏!”

    “广鹿岛盐场的进度如何?”

    刘闯原打算让麋芳随同阎柔一同出使夫余国,可由于广鹿岛盐场的事情,只能改变计划。

    哪知道,麋芳脸上却露出一抹得意之sè。

    “主公,芳这次来,是有喜讯报知主公。”

    “哦?”

    见刘闯露出疑惑之sè,麋芳也不再卖弄关子,而是从怀中取出两个盒子,递给刘闯。

    刘闯打开其中一个盒子,却见里面装的正是食盐。不过东汉末年的食盐,颗粒大,里面更藏有黑头杂质,入口会有些发苦。这也是这个时代工艺技术限制,不可能制作出后世的食盐。

    他抬起头,一看看了麋芳一眼。

    而后又打开另一个盒子,却不禁一怔。

    这个盒子里装的也是食盐,不过相比之前那一盒食盐,颗粒明显要小,更细腻。而且sè泽相比之下也更白,看上去杂质更少。这种食盐,已经接近于后世的食盐,当然还存有差距。

    刘闯伸出手,粘了一点食盐后,把手指头放在口中。

    那种苦涩感很淡,几近于无。

    “子方,这是怎么回事?”

    “回禀主公,我在接手广鹿岛盐场后,与偶然机会中,发现有一名盐工,他的制盐手法有些与众不同。这些食盐,便出自那盐工之手。据他说,他乃并州人士,累世制盐,从他祖上六代开始,便对制盐手法进行改进。这次他来到广鹿岛,便一直想着进行一些改进……

    我品尝了一下,发现他制作的食盐,与以往我等所使用的食盐,不但咸味更重,而且口感更好。”

    刘闯顿时露出惊讶之sè。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盐场,竟然有这等人才。

    “那盐工叫什么名字?”

    “此人名叫吉普,没有表字……盐场里的盐工,也大都称他为豕头。”

    刘闯一口水喷出来,强忍笑意,轻轻点头。

    豕,便是猪。

    所谓豕头,其实也就是猪头的意思。

    没想到这盐工竟然会有如此奇葩的绰号,刘闯忍住笑意道:“既然这豕头……不对,是吉普有这等事,便让他接手盐场,为盐工令,负责推广和传授这种制盐工艺。不过,原来的盐也要继续生产,新盐就唤作‘吉普盐’,生产出来之后,咱存于库房,我会另外做出安排。

    子方,这次你做的极好,暂记下功劳,来rì封赏。”

    麋芳闻听,喜出望外。

    就连麋竺也感到很高兴,因为麋家的情况和别人不同,只靠着麋缳才在刘闯这边站稳脚跟。

    想必诸葛亮、荀旦、吕蓝三人,麋缳可以拿出来的资的确不多。

    而今麋芳能有此贡献,对于麋家人而言,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这也代表,麋家又将多出一个立足的资。

    “主公,我方接到消息,曹cāo派遣使者前来襄平。”

    “哦?”

    刘闯一怔,诧异抬头向陈群看去,“曹cāo派遣使者前来?可知是何人为使?”

    “据说,也是一位宗室皇亲,名叫刘晔!”,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