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58章 建安五年

第258章 建安五年

    “这个司马懿,未免太大胆了些。”

    西安平捷报频传,也使刘闯的心情逐渐好转,身上的压力更不断减轻。

    魏延在进驻高句骊县城之后,候城县令很快做出决定,率部归降。随后,辽阳、四盖马和望平三县也相继来投。玄菟郡五县,只剩下高显一县。这高显,也就是后世辽宁省铁岭,地处夫余国以南,也是汉室最北面的一座城池,更是连接辽东和夫余国的一处极重要枢纽。

    阎柔带着晓风,已在出使夫余国的路上。

    为了避免给夫余国太大的压力,刘闯决定,暂不出兵高显。

    要知道,辽东局势变幻,同样给夫余国巨大的压力。这时候在出兵高显,弄不好便会刺激到夫余国人。夫余国对汉室,一向持友好态度。即便是辽东动荡的时候,夫余国对辽东的袭扰,也远远少过高句丽。在目前的情况之下,刘闯认为没必要去过分刺激夫余国的神经。

    魏延入主高句骊县,紧跟着玄菟郡三县归降,已经足够震慑夫余国。

    因为这种情况,已经足以表明,辽东大局已定,刘闯接手辽东的态势,更不可避免。

    相信,夫余国主能做出最聪明的决定。

    更不要说刘闯夺取辽东之后,伴随着辽东郡各县纷纷归附,以及玄菟郡四县来投,其势力也在迅速扩张。

    他需要尽快解决西安平的公孙康,而后消化辽东三郡。

    在这种情况下,刘闯也不可能大规模的用兵。

    已经是十一月了,是时候做出调整,为来年进行准备。

    持续了近三个月的战事,要尽快停止。刘闯以万余兵马,吞下辽东乐浪和玄菟三郡近六十万人口,近十万兵马,已经到了极限。若再扩张下去,弄不好反而会是局势变得更加混乱。

    所以,刘闯很快派出荀匡前往高句骊县,拜玄菟郡太守。

    他自领辽东太守之职……虽然此前袁绍和曹cāo都已经封了他辽东太守的职务,可直到现在,才算是名至实归。

    接下来,他有很多事情要去解决。

    和中山国苏氏的谈判,要重新开启;同时还要派出使节,前往许都奏报朝廷,向天子报捷。

    而辽东郡治下的人口、政事,也要进行安排。

    公孙度一死,整个辽东的官员都要进行一次调整。

    虽然刘闯并不准备大动干戈,可是一些重要位置的调整,依旧不可避免。

    为此,刘闯派人前往孤竹城向郑玄求援,希望郑玄能够派一些人过来,协助他治理辽东。

    步骘,将拜乐浪郡太守之职,这是刘闯早就做好的安排。

    陈群将接替步骘,为辽东长史,陈矫则为主簿,戴乾出任户曹。

    即便是这样,依然空缺了很多职位。要把这些职位一一填补起来,才算是真正的完备……

    治大国如烹小鲜!

    辽东的混乱,自桓帝已经开始。

    而到了黄巾之后,整个辽东几乎如孤悬在外,乱成一团麻。

    高句丽、公孙度、乌丸、夫余国、鲜卑人……好像谁都可以在这里耀武扬威。惟独汉人,在这些年来受尽欺凌。这种局面,必须尽快改变。若不然,又如何称得上是大汉朝廷治下?

    总之,刘闯觉得脑门子都发胀。

    也就是在这时候,司马懿传信过来,占蝉贼黎大隐归降。

    在详细询问了黎大隐风驰等人归降的过程以后,刘闯不禁苦笑。

    “仲达,怕是感受到孔明给他带来的压力了。”

    荀匡即将出任玄菟郡太守,正在府中和刘闯商议讨论事情。

    听到司马懿说降黎大隐的消息之后,他忍不住笑道:“不过说起来,仲达坚忍……比之孔明,他可谓是白手起家。即便是有你支持,也步履维艰。如今总算是熬出头,所说有些冒险,但也还算是不差。等这家伙成长起来,必然会成为孟彦左膀右臂,估计未有孔明能与之相比。”

    刘闯一笑,并未深谈。

    他听得出来,荀匡是在为司马懿抱屈。

    毕竟司马懿现在,还只是一个普通的从事,而诸葛亮已经可以独当一面。

    司马懿是河内望族,与荀匡自然走的更近一些。眼见着诸葛亮一步步成长起来,而司马懿却不得施展才华,荀匡不免提他有些抱屈。可是,司马懿执掌黄阁,是一个秘密,刘闯绝不会告诉任何人,即便是麋芳和陈宫,两人虽然也属黄阁,但实际上对黄阁的职能,并不清楚。

    真正知道黄阁意义的人,唯有刘闯和司马懿。

    荀匡虽然也是刘闯的亲人,可是对这其中的奥秘,也不是非常了解。

    “反正仲达还年轻,让他多一些磨砺,总归是有好处。

    他这次做的非常出sè,劝降黎大隐,改变整个乐浪格局……看样子用不得太久,辽东必将平靖。”

    说到这里,刘闯话锋一转。

    他把话题引到了玄菟郡上面,并叮嘱荀匡和魏延配合好,尽快恢复玄菟郡的元气。

    毕竟,玄菟郡现在实在是太虚弱了!

    虽说只辖境五县,可总人口不过四万三千余人。

    平均下来,一座县城甚至不满一万人……哪怕那县城再小,也确实是过于萧条。

    这种情况若不能尽快扭转,辽东郡右翼便始终是一处软肋。更不要说,玄菟郡三面环敌,夫余国、高句丽以及西面的鲜卑。自檀石槐病死之后,檀石槐之子根本无力掌控鲜卑,于是鲜卑迅速分裂为三部。其中,靠近辽东所部的鲜卑,属东部鲜卑,其部落大人名叫燕荔游。

    这燕荔游也是个极为凶残之人,数次寇边侵入玄菟郡,给玄菟郡带来巨大的危害。

    玄菟郡当年十五万人口到如今不足五万人,有高句丽的原因,有夫余国的原因,也有公孙度的原因,但也少不得鲜卑的原因。总之,玄菟郡的衰落有多方面因素,鲜卑绝对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个。这些年来,鲜卑对玄菟郡的侵袭相对减少,却不代表燕荔游的态度发生转变。

    魏延强则强矣,但还需要有人制约。

    荀匡xìng格温和,而且是刘闯的大舅子,魏延就算再强硬,也不敢过于张狂。

    同样,治理地方,魏延不成……rì后玄菟郡将成为刘闯向夫余国和鲜卑贸易的一个重要途径,焉能落入他人之手?

    荀匡认真的听罢刘闯的规划,并牢记在心。

    送走荀匡后,刘闯觉得自己一下子变得清闲起来。

    随后,高句丽派使臣前来求和,西安平兵变,公孙康被杀,一桩桩喜事传来,也使得辽东百姓渐趋平静。

    “未想令孙女一介女子,竟如此厉害?”

    在王越的房间里,刘闯忍不住对jīng神已经恢复过来的王越道:“据太史慈将军来报,她一人就杀了公孙康满门二十余人,更击杀公孙康杂役奴仆扈从数十人。当时整个后宅,全都是尸体。

    就连那些见惯了大场面的家伙,也都被吓傻了。”

    “权儿,她可还好?”

    刘闯道:“王师放心,她并无大碍。

    也幸亏是子义及时赶到,才免去xìng命之忧。

    只不过她接连搏杀,也受伤不轻。子义已经告诉她,你如今在这里养伤,她的情绪也很稳定。”

    王越轻轻叹了口气。

    “权儿xìng子坚韧,当初随她父亲学剑的时候,底子很好。

    后来跟随我学剑,也非常用心和吃苦……这丫头天生就是一个剑手的材料。我遇到过很多人,但只有一个弟子,便是史阿。能够与史阿相比的,除了我当年在汝南教授的一名家生子袁朝年之外,权儿是我见过人当中,最有天份的人……可惜她是个女子,否则将来成就,必然能够超过我。不过即便是这样,十年之后,天底下能用剑胜过她的人,也屈指可数。”

    王越话语中,带着一种强烈的自豪感。

    刘闯闻听微微一笑,“王师果然好福气……”

    “好福气?”王越晒然。

    “可就算剑术再好,又能怎样?

    当年我在洛阳,曾教授过天子,到头来还不是灰溜溜跑去给袁绍做剑术教习?空有洛阳第一剑客的名号,可我回到老家,依旧被人拿捏。我当年一心钻营,想要做官。人言我都说我贪慕虚荣,那是他们身居高位,怎知我这等人的苦处?若不为官,若无权无势,何以立足?

    你看,公孙康不过一纨绔子,便能胁迫我来刺杀皇叔。

    这剑术就算再高明,终究抵挡不住那权势一击……有时候我便想,若我没这一身剑术,也许会过的更好。”

    看得出来,王越非常颓废。

    刘闯也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劝说王越,陪着他轻轻点头。

    “官字两张口,平民百姓如何斗。

    王师,我也在市井中生活,深知这权势之利害。想当初,我那大舅子还不是想要我xìng命,若非我身手不差,杀出重围,说不得现在已经是一具枯骨。剑再锋利,也要看他在谁的手中。”

    王越听得出来,刘闯这是话里有话。

    其实,刘闯的心意他很明白,这是在招揽他。

    可是王越有些犹豫,他不知道刘闯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他已经蹉跎一生,这也许是他人生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赌错了,便万劫不复。以前,他有帝师之名,还能为他人所尊重。后来靠着袁氏的名望,也能站稳脚跟。可这一次……他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更不知如何选择。

    说到底,王越只是一个剑手!

    论剑术他天下无敌,可论手段,他甚至比不得那些纨绔子弟。

    “王师,大丈夫练得一身武艺,当报效国家。

    我也知道你心存困惑,不知道是否该为我效力。但我想说的是,不出十年,我定能马踏中原。我有这个信心,也有这样的能力……却不知道,王师你是否有这个胆气,陪我走一遭呢?”

    “这个……”

    “王师的xìng子,其实并不适合做官。

    官场上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非你能够适应。你若真进了朝堂,说不定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下。我倒是认为,王师既然jīng于剑术,何不在这方面发展特长?不瞒王师,我手下有秘密设立一黄阁,急需剑术教头。未来这黄阁,将权势惊人,王师在黄阁内,则可以地位超然。

    王师这把剑,只有在我手里,才能得到最好的看护和使用。

    只是我不知道,王师愿不愿意让我掌控这把剑……别的不说,我至少可保证,王师不复被人欺凌。”

    一开始,刘闯说让王越做剑术教头,王越心里面多多少少,有些不满足。

    他虽说心灰意冷,可依旧想要封侯拜相。

    但刘闯说的也没错,他这种人,一辈子的jīng力都放在剑上,又如何去和别人勾心斗角呢?

    倒不如和刘闯说的那样,超然物外。

    思想起来,他所求的也不过是一个保障,若刘闯能给他这个保障,又何乐而不为?

    想到这里,王越顿时豁然开朗。

    刘闯这时候也站起来,轻声道:“过两rì,待王娘子身体好些,我会让太史将军送她前来。到时候王师是留是走,我绝不强求。但我还是那句话,这个世上除了我,无人能用好王师。”

    王越沉默了!

    “皇叔,这黄阁果真能保我周全?”

    刘闯嘴角翘起,脸上浮现出一抹灿烂笑容。

    “王师,你现在还不清楚这黄阁的xìng质,待你加入之后,便知道这黄阁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皇叔,请容我三思。”

    “放心,我说过不会逼迫王师,你可以慢慢考虑。”

    刘闯见王越露出疲惫之sè,也就没有继续和他再交谈下去,便起身告辞离去。

    出得房门,却觉得脸上一凉。

    抬起头看去,就见鹅毛大的雪花,纷纷扬扬飘落下来。

    看着漫天飞雪,刘闯突然忍不住笑了……

    建安四年马上就要过去了,他即将迎来建安五年。迈步在庭院中行走,不一会儿的功夫,身上便被白雪染白。刘闯负手而行,回想这建安四年,倒也真的是jīng彩无比,美妙绝伦。

    许都杀熊,过五关逃离险境……意外得知母亲的身世,还收了一个司马懿做小弟。

    而后常山杀王当,收服赵云。

    跋涉千里来到辽西,便立刻开始一场博弈。

    战乌丸,劝楼班,奇袭辽东……这一桩桩,一件件事情就这么发生了,结果更无比美妙。

    不知道那即将到来的建安五年,又有什么jīng彩,在等待自己呢?

    想到这里,刘闯心中,突然有些期待……,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