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55章 黎大隐和风驰(第一更)

第255章 黎大隐和风驰(第一更)

    建安四年十一月,黄海海域发生了一场海战.

    交战双方,是长岑海贼和大汉海军。这场海战,是一场遭遇战。入冬以来,由于辽东局势的混乱,长岑海贼一直没有出海洗掠。如此也造成了长岑的物资渐趋匮乏,风驰最终决定,命长岑海贼出击,准备袭掠东莱。可没想到,在出发的路途上,长岑海贼遭遇大汉海军。

    甘宁受命之后,便派出船只,寻找战机,准备和长岑贼占蝉贼来一场决战。

    可两支海贼却深居简出,也让甘宁感到非常无奈。

    好不容易等到了长岑贼出动,甘宁又怎可能放过对方?

    于是,双方在海上进行了一场博弈。长岑贼出动十三艘海船,而甘宁却只带了六艘海船,化装成商船,从黄海过境。长岑贼自然发现了这么一支船队,立刻改变目标,决意洗掠商船。

    就这样,甘宁的海军和长岑海贼,在一个弥漫着薄雾的清晨,在海洋岛以东五十海里的海域遭遇。

    大战从清晨,一支持续到正午。

    海上的雾气已经散去,八艘海船熊熊燃烧,被大火吞噬。

    其中两艘楼船是大汉海军,而其余六艘,全部是海贼船只……

    双方的损失,都极为惨重。长岑贼率先决意退出,准备撤离战场。

    本以为己方船只占居数量优势,可以轻而易举消灭对方。哪知道对方的海船上,竟然装备了类似于投石车一样的远程攻击武器,专门用来投掷火油灌。那火油灌里还混入硝石、硫磺以及炭粉之类的助燃物品。当然,这三种物品也是后来黑火药的基本原材料,只不过并非刘闯发明,而是石臼坨船坞中一个普通工匠,在无意中发现,并且迅速在船坞得到了推广。

    当然,火药仍旧没有制造出来。

    人们只是发现,在火油灌里添加这三种材料之后,可以加速燃烧,并且具有更强大的破坏力。

    与之前单纯依靠火油、松香之类的助燃物不一样,当三种原材料与火油混合在一处之后,燃烧的速度非常快,快到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步。并且,火势难以控制,一旦燃烧起来,就会迅速蔓延。

    为此,石臼坨船坞制造出一千多火油灌,秘密送至沓氏。

    汉军楼船上装备的拍竿,配合这种特制的火油灌,对长岑海贼造成巨大的杀伤力。

    海战甫一开始,就有两艘海船被火油灌击中……

    不过,海贼的凶悍之气也在此时表露无遗。两艘海贼船在被火油罐连番击中之后,眼见着已无法挽救,竟驾驶船只,对汉军楼船进行冲撞。以至于两艘汉军楼船失去作战能力,损毁严重。

    汉军,尚有四艘海船。

    而长岑海贼在损失六艘海船后,还剩下七艘。

    这时候的长岑贼,已经觉察到汉军的厉害,准备逃离战场。

    也就是这时候,一艘挂着锦帆的楼船突然间横冲直撞而来,将一艘海贼楼船拦截下来。

    甘宁一马当先,冲上海贼楼船,斩杀二十一名海贼之后,顺利冲进了海贼楼船的雀室,将这艘海船的海贼头领当场斩杀。与此同时,周仓和杜畿两人联手,也拦截下一艘海贼楼船。

    剩下一艘海船,则趁机掩护,向那些企图来救援的海贼,发射火油罐,生生把对方逼退……

    眼见两艘海贼海船已落入汉军手中,剩下五艘海贼船也惊慌失措,不敢继续纠缠,仓皇逃离。

    大汉海军更经此一战,扬名于黄海海域。

    +++++++++++++++++++++++++++++++++++++++++++

    长岑,白翎岛。

    风驰负手立于码头上,远眺大海。

    海面上,出现了几个黑点,他眼睛一眯,脸上流露出凝重之色。

    “风将军,是占蝉楼船。”

    有斥候前来禀报,风驰点点头,便登上一艘海船,喝令道:“开船,与我出海迎接黎大当家。”

    三艘海船缓缓驶离码头,朝着海上行去。

    风驰站在甲板上,心中却有一种难以言述的感受。

    在乐浪郡,有两支海贼实力强横。一个是黎大隐的占蝉贼,另一支便是风驰手中的长岑贼。

    不过,两支海贼起家的模式又不相同。

    黎大隐原本是占蝉一个贱民之子,黄巾之乱的时候,黎大隐投效辽东军,在公孙延帐下效力。因为他从小在海上长大,精通舟船艹作,故而得到公孙延的看重。当时公孙延割据辽东,物资匮乏。于是便兴起以海贼袭掠沿海,抢夺财货人口的念头,便任命黎大隐组建占蝉贼。

    黎大隐回到占蝉后,便召集了一干当年的伙伴。

    乐浪郡混乱不堪,海贼、山贼、盗匪横行。他那些伙伴,大都是亡命之徒,能吃苦,敢玩命。加上公孙延在背后支持,占蝉贼在短短数年里,就发展成为一支拥有五十余艘海船的海贼。后公孙延死,公孙度占领辽东,对黎大隐颇为忌惮。黎大隐也是个好强之人,一怒之下带着占蝉贼,离开西安平,回到占蝉老家。并通过其强大武力,将占蝉县城一举攻克。

    随后,黎大隐便以占蝉为根基,迅速发展状态。

    其麾下聚集了高句丽人、辽东郡人、夫余国人、乌丸人……达数万之众,成为乐浪郡一支极为强大的力量,号占蝉贼。

    公孙度见黎大隐离开,索姓也割断了和黎大隐的联系。

    黎大隐在占蝉自立,名义上忠于汉室,实际上却专门从事海贼之事,横行海上……

    而与黎大隐齐名的长岑贼,则走的是另一条路。

    风驰是长岑风氏子弟。

    而长岑风氏,则自称是黄帝手下大将风后后裔,更是长岑望族。

    熹平年间,高句丽王伯固攻入乐浪,更掠走乐浪太守的妻子,乐浪郡随即陷入混乱之中。

    风氏为自保,于是组建乡勇。

    因风驰力大无穷,且精通兵法,所以便以其为首领,保卫家乡。

    只是,单凭风氏财力,根本无法支撑起这么一支乡勇,更不要说粮草物资军械的匮乏……于是,风氏便动了海贼的心思,倾尽家财,买来六艘楼船,组建长岑贼。风驰更凭借其兵法谋略,迅速将这支海贼壮大起来,成为乐浪郡一支不可以轻视的力量,横行于大海之上。

    长岑贼聚众近十万人,有海船八十余艘,更因风氏名望,在乐浪郡地位颇高。

    和占蝉贼的黎大隐不一样,风氏是望族,所以人脉颇广,而且其部属大都是汉民,对高句丽人怀有强烈的敌意。

    两支海贼互不来往,甚至有时候还会发生冲突。

    不过,风驰也好,黎大隐也罢,始终保持克制,虽然冲突不断,但彼此间又守望相助,成为乐浪郡最为强横的力量。

    白翎岛,是风驰的根基所在。

    他这次主动邀请黎大隐前来,也是十年来第一次。

    之所以邀请黎大隐,风驰也是迫不得已。他现在面临一个极难抉择的问题,需要和黎大隐商议。

    毕竟,大家是乐浪郡的实际控制者,有什么事还是商量一下为好。

    两股海贼的船只,在距离白翎岛大约二十里的海域相会。

    黎大隐的座船和风驰的座船在海上汇合之后,风驰丝毫没有犹豫,便迈步顺着搭板登上黎大隐的座船。

    “大隐,别来无恙。”

    风驰体型高挑,带着一股子书卷气。

    而黎大隐则生得矮粗壮硕,肌肤黝黑。

    脸上的线条,棱角分明,一双眸子,目光灼灼。

    他穿着朴素,乍一看好像一个风餐露宿的渔民。和风驰站在一起的时候,更显得有些粗鄙。

    可不要因为他长相就小觑了黎大隐。

    以一个贱民之子的出身,一跃成为占蝉贼首领,聚众数万人,成为乐浪郡无人能够忽视的一支力量……这样的人物,就算看上去再粗鄙,也不容小觑。当初,许多小觑黎大隐的人,而今都已经葬身于大海之中。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家伙看上去粗鲁,确是一头狡猾的狐狸。

    风驰绰号金鳌,而黎大隐则号水狐狸。

    如果单从他二人的相貌来看,这两个绰号换一下,也许最为合适。

    黎大隐咧开大嘴笑道:“风兄相召,大隐怎敢不来?

    只是风兄你这么郑重其事的找我来,想必一定有好事关照。他娘的,今年这辽东时局太过混乱,我手底下几万兄弟,都饿得嗷嗷叫……若不是风兄你找我,我正准备出海走上一遭。”

    海风,罡烈。

    拂动风驰锦袍猎猎作响。

    他下意识将裘袍裹紧,对黎大隐道:“海风太烈,咱们还是到船舱里说话。”

    黎大隐脸上露出一抹古怪之色,笑道:“风兄你若是不嫌弃我那狗窝脏乱,我自然欢迎之至。”

    说着话,黎大隐侧身让路,领着风驰顺舷梯来到雀室。

    雀室里挂着一幅海图,设施凌乱。

    一个火塘子里,燃烧着炭火,将寒意驱尽。

    “来来来,这是我刚从中原找来的阳春酒,还没有开封……风兄你大驾光临,少不得要有好酒招待。”

    说着话,他便让雀室中的一个婢女温酒。

    黎大隐好色,家中妻妾达数十人之多,每次出海,也会带上美婢随行。

    可别以为他这些美婢好对付,黎大隐雀室里的这些个婢女,可都是精于击剑,剑术极为高明。

    “大隐,我前几曰……栽了!”

    风驰坐下来,吃了一口酒,便开门见山道:“我想你在占蝉,也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吧。”

    黎大隐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

    他看着风驰,半晌后叹了口气,“风兄,那汉军真那么厉害?”

    长岑贼在海洋岛大败,身为乐浪郡两个实际掌控者之一的黎大隐,又怎可能不清楚?只是他没想到,风驰竟然毫不掩饰的说出这件事情。这也说明,这支汉军的力量,恐怕超出想象。

    “这支汉军,与你我以前见到的汉军不同。”

    风驰轻声道:“论海上战力,我长岑军虽不敢说比你占蝉军强,但相差不多。

    我十三艘海船,对汉军六艘海船,却被他们打得大败,折损八艘之多,更被俘虏近两千余人。而且,据我手下来报,汉军船上装备有投石车,更拥有一种威力极为强悍的火攻手段。我的人和汉军甫一交手,就被摧毁两艘海船……而且,汉军的将领,似乎也精通于海战,指挥手段极为高明。且其人武力过人,据我手下人说,那厮一个人便登船杀进了雀室中。

    大隐,我现在非常担心……”

    黎大隐沉默了!

    风驰接着道:“如今,汉军在沓氏建造水寨,显然就是针对你我。

    加上他们的海上战力惊人,训练有素,更兼有强大火攻手段,假以时曰,一定会控制整个海湾。

    不过,汉军目前,似乎并没有强攻乐浪之一。

    这一次之所以找上我,很可能是因为大公子的事情……大隐,你莫瞒我,可是大公子相召?”

    黎大隐沉默许久,抬起头道:“风兄,我虽然与公孙度有隙,可当年毕竟受老太守照拂。

    如今公孙氏有难,大公子也的确是派人请我前去西安平助战……我也在犹豫,是否要过去。”

    风驰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若你出兵,就是和刘皇叔为敌,你可做好准备了吗?”

    “这个……”

    黎大隐闻听,更是一脸苦恼之色。

    他搔搔头,苦笑道:“我当然不想和刘皇叔为敌,可你也知道,一旦刘皇叔站稳辽东,一定会收复乐浪。到时候你我都难免与刘皇叔为敌,我似乎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你说是也不是?”

    风驰道:“你不是没有其他选择,你只是不愿意选择。”

    黎大隐再次沉默,低下了头。

    的确,他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归降刘闯。

    可问题是,黎大隐逍遥自在惯了,让他归降刘闯,心里不免有些芥蒂。同时,他也不知道归降刘闯之后,刘闯会如何对待他。和风驰的情况不同,风驰是乐浪望族,与乐浪各地豪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他黎大隐却是贱民之子,在乐浪强则强矣,却一直是势单力孤……

    刘闯也许会对风驰待若上宾,可是他呢?刘闯是否愿意,接纳他这个贱民之子出身的海贼?

    黎大隐,非常纠结!(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