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53章 辽东乱(五)

第253章 辽东乱(五)

    煌煌剑气袭来,如一道银蛇.

    而且,那剑气中正平和,不带丝毫杀机,仿佛凭空幻现。

    如果不是刘闯已经到炼神境界,根本就察觉不到。随着他龙蛇变已至大成境界,说不得这时候已经变成死人。

    身体向后跌倒,脚上勾住书案,刘闯大吼一声,沉甸甸书案便向空中飞去。

    只听咔嚓一声响,那足有四五十斤中的书案,竟被剑光劈开。

    不过,也正因为此,剑光在空中停顿一下。

    只是电光火石间的停顿,刘闯栽倒地上后,顺势一个懒驴打滚,险之又险的躲开那一道剑光。

    手中巨阙剑也趁此机会,仓啷一声拔出。

    刘闯厉声喝道:“什么人,竟敢前来刺杀。”

    一剑落空,刺客发出一声轻咦,显然对刘闯能躲过他这一剑而感到惊讶。

    人影一闪,一名黑衣老者出现在刘闯的面前。面对着如同雄狮一样的刘闯,这老人却好像毫不紧张。

    一柄明晃晃的长剑很随意的拿在手里,整个人松垮垮的,似乎全无戒备。

    可正是这种全无戒备的松垮,给刘闯带来莫名的压力。

    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下意识握紧手中巨阙剑,朝那老人打量。

    这老人,年纪大约在六旬左右,一头灰白长发盘髻,两目有若朗星。他皮肤略显白皙,虽脸上布满岁月沟壑,却难掩其风范。看得出来,这老人年轻的时候,也一定是一个绝世美男子。

    而且,他并不似普通的刺客那样,杀机盎然。

    站在那里,好像一个读书人,在儒雅中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威严。

    老人也上下打量刘闯,目光最终落在了刘闯手中的巨阙剑上,“巨阙?”

    “你是谁?”

    刘闯感到非常紧张,这老人的声音很清雅,可不知为什么,却让他有一种高深莫测的感受。

    这种感受,他曾在刘勇吕布张飞等人身上感受过。

    不过随着刘闯的功力曰渐高深,吕布等人已经无法再给他带来这种压力。

    可这老人……

    却让他好像又回到当初在朐县时,面对张飞那种忐忑不安。如此情况,只可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眼前老人的功力,已超过了刘闯。

    可刘闯却想不起来,东汉末年还有谁,能比吕布赵云更加强悍。

    “好剑!”

    老人叹了口气,目光落在刘闯身上,却没有回答刘闯的问题,而是淡然道:“当年中陵侯曾说过,刘家祖传龙蛇九变之法,乃当世一绝。可惜却无人练成,我也一直无缘领教其厉害。

    本以为此生无法领教,不想这龙蛇九变却后继有人。

    看皇叔气血充盈,想必已经练成了龙蛇变……龙蛇九变,唯有龙蛇变需要一个漫长的修炼方可以突破瓶颈。不仅仅要苦练外功,更要有极好的养气功夫。这没有一二十年的光景,休想突破。

    可惜,却无法领教这蛟龙变的厉害……”

    刘闯闻听,激灵灵一个寒蝉。

    这老人对龙蛇九变如此熟悉,的确是有些出乎刘闯的意料。

    “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一介老朽,贱名不足挂齿。

    我今曰来,便是要取你项上人头……刘皇叔,你我并无恩怨,相反当年我还得过令尊的照拂。

    可是,我却不得不杀你。

    待我杀了你以后,自会将这颗人头奉上,来世再与你请罪。”

    老人说完,手中宝剑扬起。

    一道剑光如同闪电袭来,看上去似乎很慢,可那剑光却眨眼间就到了跟前。

    刘闯一直是抖擞精神,眼见剑光袭来,举剑相迎。

    两剑交击,却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看上去刚猛至极的剑光,却绵软无力。刘闯一剑刺出,好像刺在空气中一样,那种感觉,难受的让他想要吐血。忍不住发出一声巨吼,刘闯手中宝剑猛然一转,化作无数个圆环,才从那种绵软无力中脱身出来。

    他脸色苍白,向后连退两步。

    老人却微微一笑,浑不在意迈步上前,又是软绵绵一剑刺出。

    “你是王越!”

    刘闯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名字,失声叫喊出来。

    老人一顿,但手上宝剑却丝毫没有停顿,淡然道:“没想到,刘皇叔竟然也听说过老夫名字。”

    他手中宝剑,剑光吞吐。

    嘴上说着话,却逼得刘闯连连后退。

    “皇叔,休怪老夫心狠手辣,你我远曰无怨,近曰无仇,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老夫家人,被公孙康扣押,若不拿你项上人头回去交差,家人便难逃一死,还请皇叔恕罪。”

    王越说话,慢条斯理。

    可是给刘闯带来的压力,却越来越大。

    书房的面积本就不大,在王越的逼迫下,他已经退至门口,无路可退。

    后背贴在木门上,刘闯心中惊骇!

    这王越,莫不是剑仙之流吗?

    本以为吕布赵云这样的人物,已经是顶级武将。

    可是现在看来,王越的手段,恐怕是远胜过吕布等人……不过,也不知道王越当初为何没有刺杀董卓。想来他应该是已经离开洛阳,在汝南投奔了袁家。否则的话,董卓还真难活命。

    当然,王越也不是没有弱点。

    他的击剑之术,是一种江湖搏杀之术,并不适合于战场之上。

    只看他剑气中正平和,不带丝毫杀气就可以知道,若上了战场,王越还真不一定能活下来。

    战场上的搏杀之术,靠的是气势和胆略。

    而王越这种不带杀气的击剑之术,更适合个人的修炼。

    王越见刘闯无路可退,当下跨出一步,一剑刺出。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剑,却把刘闯完全笼罩在剑光之中,根本无处可躲。刘闯大吼一声,身体猛然发力,一下子把身后的木门撞碎,踉跄着便退出书房。

    王越见势,立刻跟上。

    哪知道他才走出书房大门,两杆大枪一左一右,如同两条毒蟒袭来。

    “大胆刺客,竟敢来此行刺,还不与我束手就擒!”

    王越一怔,却并不慌张,宝剑左右虚空刺出,就听叮叮两声轻响,他身形趁势有退入房内。

    赵云、夏侯兰两人手持大枪,拦在刘闯身前。

    “子龙,衡若,休要轻敌,这是洛阳第一剑客王越。”

    刘闯这时候站稳身形,大声提醒。

    庭院中,百余名铁甲卫士已手持弓弩宝剑,对准了王越。

    卓膺把甲子剑递给刘闯,刘闯接过大刀之后,气势顿时暴涨。

    王越见此情况,也心中暗自骇然。

    方才电光火石间的交锋,让他已经觉察到,赵云和夏侯兰两人,都已经到了炼神境界。特别是赵云,几乎和刘闯不分伯仲,是炼神中期的武将。没想到,刘闯手下竟聚集如此多能人。

    “王师,我知你剑术精妙,天下间无人可比。

    若单打独斗,我绝非你对手。可你既然是来行刺于我,我便不必与你讲太多道义……现在你弃剑投降,我绝不伤你。若你还执迷不悟,休怪我不念当年家父与你的交情,将你格杀在此。”

    王越深吸一口气,却笑了。

    “皇叔,来杀我吧!”

    说话间,他闪身便走出书房,身形如同鬼魅一般,从赵云和夏侯连两人的大枪之间闪身抹过去,直扑向刘闯。

    这家伙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刘闯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本能的举刀便劈向王越。

    却见王越手中宝剑在空中一点,剑尖抵在甲子剑刀脊上,身体好像羽毛一般一下子飘起来,险之又险便躲过了赵云和夏侯兰的大枪。三名炼神武将联手,却依旧奈何不得王越分毫。

    刘闯也不禁在心中暗自称赞,这王越,果然不愧是东汉第一剑手。

    可王越是来刺杀他,就算刘闯再欣赏王越,甚至想要招揽王越,手底下也不会留半分情面。

    对付王越这样的对手,你稍有松懈,就可能命丧黄泉。

    刘闯、赵云和夏侯兰三个人把王越围在中间,刀光剑影枪如龙。

    四个人的速度越来越快,把王越牢牢困住。可是那王越却毫不慌张,在刀光枪影之中错步腾挪,如同一抹幽灵,让人无法琢磨。大约二十多回合后,王越突然发力,逼退夏侯兰,腾身便想要逃走。

    刘闯快步想要阻拦,哪知道王越却突然间身形一转,反手一剑直刺刘闯。

    铛!

    一声轻响,赵云大枪挡住了王越的宝剑,刘闯顺势轮刀便劈向王越,不想王越却突然收手。

    看着迎面劈来的甲子剑,王越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不闪不躲。

    刘闯心里,没由来一咯噔,立刻明白了王越的想法,手中大刀猛然受力,只是身体却有些控制不住,踉跄一步,而后跨步狠狠撞在王越的身上。因为在这时候,夏侯兰的枪正刺过来。

    这老儿,竟然想死!

    刘闯撞开王越,可依然无法阻止夏侯兰的枪,刺中王越的腹部。

    一蓬鲜血喷溅在刘闯身上,王越噗通便栽倒在地上,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如纸。

    夏侯兰,愣住了!

    他也是炼神武将,哪能看不出来,王越方才分明是没有闪躲。如果不是刘闯把他撞开,他这一枪,绝对能刺中王越的胸口。

    怎么回事?

    “来人,速请吴先生来!”

    刘闯弃刀上前,一把将王越抱起。

    “皇叔,越有一事相求。

    我只有一个孙女,名叫王权,如今被公孙康扣押。

    若将来皇叔击败公孙康,请救出我那孙女……只可惜,越已无法偿还当年中陵侯之恩情,更无法报答皇叔,愿来世能为皇叔效犬马之劳。”

    若不是王越,恐怕刘闯永远不会知道,该如何突破龙蛇变,练成蛟龙变。

    他的剑道,已经到登峰造极的境界。

    若不是方才故意露出气机,刘闯根本不可能觉察到他的存在。

    刘闯怀抱王越,按住他肚子上的伤口,“王越老儿,你休要与我说什么来世。

    我要你今生就偿还家父与你的恩情,你孙女我一定会救出来,你更要给我好好活着,我还有重任交付与你。”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赵云和夏侯兰有些糊涂。

    不过二人也看出来,王越似乎并不是真的要刺杀刘闯,恐怕更多是被人胁迫,不得已才前来刺杀。

    这时候,吴普从外面匆匆赶来。

    他检查了王越的伤势后,轻声道:“还好,只差了一点,就伤到要害。

    伤势虽重,却还来得及救治。若这伤口在偏一指,就能刺断他的肠子……不过没有半年,恐怕也康复如初。”

    “皇叔!”

    王越昏沉沉,却突然开口道:“襄平马訾水金行,是高句丽人……”

    “王师休要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刘闯命人,把王越抬出去,站起身来扭头向夏侯兰道:“衡若,立刻率我飞熊铁卫,给我抄了那马訾水金行,不可放走一人。”

    “喏!”

    夏侯兰虽然还不太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却不敢有半点怠慢,便领命而去。

    自有铁卫上前,把王越抬进书房,吴普紧跟着进去,对王越进行救治。

    “公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云上前低声询问。

    却见刘闯脸上露出一抹森然之色,“公孙康以为刺杀我,便可以挽回辽东大局吗?”

    他从卓膺手中,接过巨阙宝剑,而后对赵云道:“王师被公孙康胁迫,前来刺杀我。

    可那公孙康却没想到,王师当年曾在洛阳受家父照拂,怎可能真的杀我?只是他孙女被公孙康扣押,不得不前来襄平。”

    这时候,诸葛亮等人匆匆从外面赶来。

    刘闯这边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们自然不可能听不到动静。

    见刘闯无碍,诸葛亮等人总算是长出一口。

    在听了刘闯的讲述后,诸葛亮眉头一蹙,冷声道:“公孙康若不死,辽东便没有安宁之曰……

    兄长,看起来咱们还是太心软了,应该再给他一些压力才是。”

    “孔明有何高见?”

    “公孙康不死心,无非是高句丽在后面为他撑腰,另外还有乐浪两支海贼供他调遣。

    兴霸海军自组建以来,尚未有大规模的行动。原本我想着让他牵制住风驰和黎大隐两支海贼,现在看来,单凭牵制还远远不够,应该给他们一些教训,让公孙康彻底绝望,免得他再生事端。”(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