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45章 明朗

    中山,甄氏?

    刘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看着司马懿道:“中山甄氏,又是何方神圣?”

    司马懿道:“甄氏是中山国毋极豪强,也算官宦之家。

    而且,甄氏和袁氏关系极为密切,袁熙的妻子,便是甄氏之女,据说生得花容月貌,极为美艳。”

    甄氏、袁熙妻子、美艳动人……

    当这一连串的词句组成一起之后,刘闯恍然大悟,这甄氏是何来历。

    洛神啊,甄宓啊……那甄宓不就是袁熙的妻子吗?后来袁氏战败,甄宓被曹丕抢走,又生了曹叡,也就是魏明帝。这么一连起来,也就变得清楚了。郑氏为甄氏效力,而甄氏又是袁氏附庸。甄宓是袁熙的妻子,袁熙想要在幽州做出一番事业,甄氏又怎可能一旁袖手旁观?

    “继续说!”

    “喏!”

    司马懿平复一下心情,而后沉声道:“我在郑家密室中,发现那老郑的一些记录。

    此前,管承从海上劫掠商船,赃物便是通过郑氏运往中山,而后交给甄氏负责,秘密处理。

    那木器行,原本就是甄家设立在孤竹城的一处暗桩。

    但由于表哥你的到来,原本荒芜的孤竹城,一下子变得很热闹,使得管承无法把货物顺利交给郑氏。加之袁熙有意为难表哥,而那管承与表哥更有灭家之仇,所以双方商议之后,决定袭击石臼坨船坞……不过,这些是我的猜测。老郑估计是不愿意做此事,毕竟他家便住在孤竹城,于是激怒了对方。我现在不清楚是谁灭的口,但想来无非也就是那么三家人。”

    袁熙、甄氏、管承!

    一个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便清楚的呈现在刘闯的脑海中。

    袁熙想要得到袁绍的重视,就必须要获得大量财货疏通……甄氏因为袁熙是甄家女婿的缘故,自然也大力支持。只是,大量的财货,已超出甄氏的承受能力。于是袁熙和管承勾结,袭掠海船,掳掠财货,而后通过甄家把赃物销售出去,在反过来支援袁熙,令他得到重用……

    “那管承巢穴,可曾查明。”

    “也有了线索。”

    司马懿说着话,从怀中取出一张白绢,递给刘闯。

    “这是我在密室中发现的一副地图,上面的红sè圆圈,就是此前郑家人收取管承赃物的地点。其位置,就在栾水入海口,距离石臼坨大约二十里。这个地方,很偏僻,根本无人知晓。

    随后,我又在密室中找到了一些记录,上面记载的是老郑交给对方的辎重补给。

    我让吉普计算了一下这些辎重补给的重量,而后又画出一幅海图。根据老郑留下的这些记录,管承的巢穴,并不在辽东海湾内。因为其中一次记录,是管承临时要求,数量不多。我以一艘船三百人计算,通过这些补给,推测出从栾水口到管承巢穴,大约需要两到三天。

    两到三天……”

    司马懿害怕解释不清楚,索xìng蹲下身子,在沙地上画出一幅海图。

    他找了一根木枝,在这副海图上画出几条线,而后向刘闯解释道:“若是在辽东海湾以内,估计很难找到落脚点。特别是辽西地区,千里荒芜,除菊花岛之外,便没有提防可以落脚。

    而且,菊花岛太靠近陆地,很容易被觉察到行踪。

    那么我就按照辽东海湾以外的地方计算,发现两到三天,只可能有一个地方,使其落脚……”

    “哪里?”

    司马懿在海图上画了一个圈,轻声道:“沓氏!”

    这沓氏,属辽东郡所属,位于辽东半岛最南端。

    最初,始于西汉,而后东汉延续了沓氏的县制……在三国时期,沓氏改名为东沓。

    也许提起沓氏这个名字,很多人会感到陌生。那么提一个大家可能非常熟悉的地名:大连金州。

    这沓氏,就是后世的大连金州所在。

    刘闯大体上辨认出沓氏的位置,也不由得感到惊讶。

    沓氏这地方,实在是,实在是太隐秘了!

    它东临黄海,西临渤海,向北则是千里荒芜之地……辽东郡对这里,并没有太多的重视,以至于沓氏县的存在,几近于无。刘闯听阎柔说过,沓氏的人口,不过两三千人,平rì里主要是依靠出海渔猎为生。就算公孙氏知道有这么一股海贼,也不太可能在意,甚至不会去理睬。

    征讨他们?

    沓氏以东,岛屿交错,难以围剿。

    更不要说区区千余人,公孙氏怎可能把它放在心上。

    论海贼实力,公孙氏手下有长岑贼和占蝉贼,其手下海船多达百艘,绝非管承的规模可比。

    所以,管承若藏身沓氏,的确是很有可能。

    刘闯眯起眼睛,片刻后用脚把那海图一抹,沉声道:“仲达,随我回城。”

    一行人匆匆忙忙赶回临渝县城,却不想还没有坐下来喘口气,就有人来报,薛文在外面求见。

    刘闯眉头一蹙,“让他进来。”

    薛文此前,一直在家守孝。

    今rì突然前来,肯定是知道了司马懿回来的消息。

    薛文也知道,刘闯任命司马懿接手这件血案,而且司马懿在孤竹城动静不小,据说还发生灭门惨案。

    此后,司马懿就留在孤竹城,足足半个多月。

    他这次回来,想必是回来向刘闯报告,薛文在家里实在等不及,便匆匆赶来拜见。

    距离上次见薛文时,已有些时rì。

    薛州头七,刘闯曾去吊唁,当时薛文虽然jīng神恍惚,但看上去气sè还算好。可现在,当刘闯再次见到薛文的时候,吓了他一跳。薛文看上去憔悴无比,整个人至少瘦下去了两圈。

    他身披重孝,走进来扑通一声便跪下,“皇叔,可查到那海贼消息?”

    “你且坐下,旁听就是。”

    刘闯让人把薛文搀扶起来,让他坐在旁边。

    他犹豫片刻,沉声道:“元代,仲达在孤竹城整整辛苦二十rì,已经查到了线索。

    不过,我要你先冷静下来。

    薛校尉是最早跟随与我,更在青州时,给与我很大的帮助,这份恩义,我牢记在心中,从未有忘记。不过,现在还不是动手报仇的时候……原因,我不想说,到你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知晓。我也知道,你报仇心切,可这件事并非你想像中那么简单,其中有许多麻烦要解决。

    这样吧,你若是要报仇,可以!”

    “什么时候?”薛文脱口而出。

    刘闯道:“你要报仇,我不但不会阻止你,而且会成全你。

    但是,在这之前,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把身体给我将养起来……若你身体不好,休想参与此事。

    我的话,你可明白?”

    薛文深吸一口气,用力点点头。

    “公子放心,薛文明白。”

    “下去吧,等我通知。”

    “喏!”

    这人啊,若有了希望,jīng神头立刻会发生变化。

    薛文来的时候,整个人憔悴,而且看上去极为颓废。

    可现在得知报仇有望,薛文的jīng神顿时起来,兴冲冲离开……

    “表兄,真要他参加吗?”

    薛文走之后,司马懿忍不住开口询问。

    刘闯点点头,看着司马懿突然笑道:“仲达,听说你这次在孤竹城,找到了一个好帮手?”

    司马懿也笑了,“没错,此人名叫吉普,家世也很清白。

    若以能力而言,他倒没什么出众。可关键是,他很有耐心,也极为细心。这次我能查出线索,多亏了吉普的帮忙。若不是吉普陪我不眠不休查阅各种记录,恐怕我也很难找出线索。”

    “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

    刘闯点头道:“仲达你能有这种想法,我非常高兴。

    一个人的能力就算再强,始终无法做到圆满。可一个人如果能团结身边的人,便可以发挥出巨大能量。黄阁而今,已初见雏形。但你手下,人才依旧非常匮乏,恐怕也不是长久之事。

    仲达,你要记住,黄阁的人选,首重忠义。

    你看子方,张承张超李伦,这都是跟随我多年的人;但他们是我的人,却不是你的人,你要尽量拉拢一些人,才能把黄阁一力承担起来。元代跟随我,也有很多年了……当年我落难郁洲山,得薛校尉关照,并且把元代托付于我。一转眼,四载光yīn。元代的能力毋庸置疑,我问你,可愿意重用他?要知道,你这次为他找到了杀父仇人,他对你必然会心存感激。”

    司马懿最大的短处,便是在刘闯身边时间太短,认识的人也不多。

    掰着手指头,熟悉的人也不过赵云夏侯兰吴班庞德和杜畿五个人……其中,真正与他走的近的人,也只有杜畿一个。至于赵云夏侯兰庞德,司马懿心里非常清楚,他不可能拉拢过来。

    而诸葛亮的优势在于,他和所有人关系都不错。

    他跟随刘闯有好几年,对刘闯手下的人,也非常熟悉,所以调动起来也轻松自如。

    司马懿已经明白,刘闯为什么要做这个‘黄阁’。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司马懿的确是不太容易招揽到其他帮手。

    而今薛文自己送上门来……刘闯也向他推荐,说明这个薛文,肯定有能力。这对目前仍旧是一清二白的‘黄阁’而言,必然是一个极大的补益。最重要的是,有了薛文,更可以帮助司马懿了解其他人,不至于每每事到临头,却不知该找谁,该调动谁……平白耽搁时机。

    “既然表兄推荐,懿敢不从命?”

    刘闯哈哈一笑,一摆手道:“好了,就这么说……过两rì元福船队就会抵达,听候你调遣。”

    “喏!”

    司马懿躬身领命,便转身退下。

    刘闯走出书房,长出一口浊气,心头一下子轻松不少。

    不怕敌人是什么来历,只怕不知道敌人,藏身于何处。

    刘闯早就猜出,这海贼肯定与袁熙有关……可一rì不能确认,刘闯就一rì不得安宁。更重要的是,这支海贼若不弄清楚藏身之所,始终都是一个祸害。石臼坨船坞已经开始重建,不把这管承消灭,恐怕船坞里的工人,就不得安生。只是,这需要时间,决不可能一蹴而就。

    +++++++++++++++++++++++++++++++++++++++++++++++++++++++

    八月,陈群荀匡陈矫三人,自辽东返回。

    同rì,淳于琼再次向蹋顿发出jǐng告:若再不停战,就联合刘闯,共同征伐!

    淳于琼承受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荀谌派人来信,在心里对他表达了强烈不满。

    刘皇叔乃中陵侯之子,是颍川人,更是我荀谌的女婿。

    你淳于琼到底还是不是颍川人,还是不是大汉的子民……何以眼睁睁看着乌丸人欺负刘皇叔,你却袖手旁观?

    你要是不肯帮他,我就派兵前去支援。

    荀谌素来以谦谦君子的面目示人,这一次在书信中大发雷霆之怒,足以显示出他内心中的愤怒。淳于琼也是有口难言,不知道该如何向荀谌解释。但他却不能不重视荀谌的态度,刘闯不管怎么说都是荀谌的女婿,若真的激怒了荀谌,这老家伙可真的会调集兵马,入辽参战。

    若真走到这一步,必然会让局势变得更加混乱。

    而淳于琼到时候不但要承受袁绍的压力,更要承受颍川士族的指责。

    幸好,袁绍在这时候发来书信,命淳于琼尽快弹压辽西战事,绝不可是辽西局势进一步恶化。

    同时,袁绍又派使者前往涿郡,对袁熙加以训斥,令他不得节外生枝。

    在这种情况下,蹋顿有心继续和刘闯交战,也不得不停止下来。

    在淳于琼的劝说下,刘闯不情不愿,再次派出麋竺和阎柔,前往小凌河上游,与乌丸人再次会商。

    双方以楼子山为中心,鏖战近一个月。

    许褚的老罴营,龙门山的黄忠,甚至包括白狼堡的史涣,都先后出兵参战。

    一个月的时间,刘闯在楼子山投入近万兵力,死伤多达三千人。

    这也是刘闯自起事以来,损失最为严重的一次……而蹋顿乌丸,同样损失惊人。吕布凭楼子山西麓地形而战,虽死伤惨重,但仅楼子山一处战场,乌丸人便付出了三千多条xìng命……此外,再加上龙门山,白狼堡等战场,蹋顿折损的兵马,已超过七千人,令他yù哭,无泪!(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