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37章 狮子大开口(第一更)求月票!!!

第237章 狮子大开口(第一更)求月票!!!

    两天后,麋竺和赵云返回临渝。

    田豫没有随同前来,依旧留在右北平就职。

    事实上,田豫留在右北平,对刘闯而言是一桩好事。只要他心向刘闯,留在右北平可以起到更多的作用。而且对于田豫的想法,刘闯也能理解。毕竟辽东就那么大,有了阎柔,田豫再过来就似乎有些多余。总之,田豫已经表达了他的心意,能否招揽到他,只看刘闯的表现。

    对此,刘闯并不着急。

    “子龙,你们怎么会一起回来?”

    当刘闯在县衙中接待赵云和麋竺的时候,却看到了三名不速之客。

    徐庶、石韬和孟建!

    三人竟然和麋竺赵云,一同抵达临渝。

    七月的临渝,天气已经开始有些转凉……三国时期的辽西,尚处于小冰川时代,气温远远比中原低。

    徐庶三人,身着青衫。

    可显然是受荆州天气的影响,那一身衣服略显单薄,以至于看上去,颇为抢眼。

    “公子,这辽西可真冷。”

    太史享跺了跺脚,对刘闯苦笑道:“早听说辽东苦寒,没想到竟会是如此。

    我们经过冀州的时候,这一身衣服尚有些厚重。哪知到了右北平才知道,似乎是有些少了。”

    刘闯微微一笑,“大家一路都辛苦了,先去休息,添些衣服,免得着了寒。””

    而后,他朝着徐庶三人拱手一揖道:“元直,广元,公威,这次是我有些莽撞,三位先生千里迢迢,长途跋涉而来,想必已经辛苦了。我知元直想立刻见老夫人,不过老夫人而今不在临渝,而是在孤竹城。天sè已晚,不如先安顿下来,休息一下,明rì一早我派人送元直前去。”

    徐庶身高七尺七寸,生的极为英武。

    也许是早年习剑的缘故,所以在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股子英气。

    相比之下,孟建孟公威仪表不俗,颇有威仪,但略显文弱;而石韬石广元……乍一看,就好像一个老农,有些土气。但他却有一种内敛的英气,若不仔细观察,很难看得出他的深浅。

    说实话,徐庶对刘闯原本有些不满。

    幽州自古以来,便是苦寒之地。刘闯却把他的母亲带来幽州,让徐庶感到非常恼火。万一生了病,又该如何是好?可母亲来信,却告诉他,她是自愿跟随刘闯而来,并无强迫之举。

    这也让徐庶感到无可奈何,他刚在荆州立足,本打算把母亲接去荆州。

    却不想……

    这一路上,徐庶怀了一肚子的怨念。

    可是见刘闯如此礼遇,也不好发作。他在荆州,也时常听人提起刘闯,并且对于刘闯的迅速崛起,充满了好奇。特别是在刘闯弃青州而就辽西之后,徐庶这一路上,也认真的打听了辽东的情况。此时的辽东四郡,总人口大约在七八十万上下,如果再加上乌丸等异族,人口达百万之众。

    没想到,这偏僻辽东,居然有这么多的人口,着实让徐庶吃了一惊。

    东汉时期,比国力强盛,比得是什么?无非就是钱粮和人口……人口,就是国家强盛的基础。

    要知道,整个幽州共11郡、国;县、邑90,人口四十余万户,约250万人。

    一个辽东,就占居了幽州总人口近三分之一。

    这也使得徐庶三人,对辽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时,中原大战将起,袁曹争霸的格局已经出现。可以想象的出来,一旦袁曹之争落下帷幕,胜者必将统一北方。而刘闯在这时候选择辽东,是避让?亦或者另有图谋?的确让人感到好奇。

    所以,徐庶是抱着怨恨和好奇的心思来到辽西。

    当然了,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孤竹城的南山书院。

    此时南山书院尚未修建完毕,可就冲着郑玄管宁邴原胡昭荀悦这些名士大儒的名头,便足以吸引很多人前来。徐庶三人本来在荆州已经拜入水镜山庄求学,听闻徐老夫人来到辽西,三人不得已向司马徽请辞。哪知道司马徽却感慨不已,说三人去了辽西,倒是好大福气。

    “而今康成公等人已抵达辽西,势必会重开南山书院。

    可惜我身体不好,受不得辽东苦寒,否则定要前去,共襄盛举。你三人到那边,若有机会,不妨拜入康成公等人门下求学。相信你们在那里的收获,会远胜于在这边,说不得另有一番机缘。对了,我有一位好友,也是荆州名士,名叫黄彣,想必你们也都听说过他名字。

    他而今就在辽东,你们不妨去拜访他一下,说不得可以有更大的机缘……”

    想当初,黄祖斩杀祢衡,影响甚大。

    荆州士人对江夏黄氏,也颇有指责,但是对黄彣,却依旧是极为赞赏。

    徐庶三人当然听说过黄彣的名字,所以也感到非常惊讶。也正因此,三人才没有太多的抗拒感。

    司马徽虽然是荆州名士,但若是和郑玄这些人比起来,还是有很大差距。

    三人也存了求学的想法,随刘斌太史享前来……而刘闯对他们表现出来的态度,也让三人心中的怨念,减少许多。

    这一路奔波,也的确是有些累了。

    徐庶在刘闯的安排下,到驿馆中歇息。

    麋竺笑道:“孟彦似乎对这三人,颇为看重啊!”

    刘闯点点头,正sè道:“这三人之中,至少有两人,有郡守之才。”

    “哦?”

    麋竺闻听,顿时产生了好奇。

    来临渝的路上,他与三人倒是有不少交流,觉察到这三人的见识和学识,似乎都不是很差。

    但刘闯却说,这三个人当中,至少有两人可以成为一郡太守……一郡太守是什么概念?在东汉末年,九品中正制尚未出现,所以也没有品级之分。但若以俸禄而言,一郡太守,便秩比两千石,绝对是干练之臣。麋竺心中非常奇怪:刘闯这又是从哪里,找来的这等人才?

    相比之下,刘闯几个夫人当中,麋缳最受刘闯重视。

    但如果以实力而言,恐怕除了甘夫人之外,麋缳的实力也最弱。

    荀旦背后有颍川荀氏的背景,是望族所出,世家子弟;吕蓝背后,是吕布!而吕布手下,又有陈宫、张辽、高顺等人,拥有绝对的武力优势。就算是诸葛玲,也是官宦家庭出身,而且她的弟弟诸葛亮,而今甚得刘闯所重。看刘闯那意思,分明是想要把诸葛亮当作谋主培养。

    相比之下,麋家商贾出身,的确是不占优势。

    以后若麋缳有了孩子,若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靠山和背景,估计也很难争过别人。不管是出于为麋缳考虑,还是为麋家以后谋划,麋竺都要拉拢一些有能力的人。而徐庶这三人,似乎是很不错的选择。

    刘闯不会想到,他随口一句话,却让麋竺生出了许多念头。

    不过就算是知道了,他也不会在意!

    徐庶三人到来,再加上如今跟随郑玄身边的崔州平,历史上的诸葛四友,已经聚集一起。

    崔州平和诸葛亮已经认识,而且关系不错。

    但徐庶三人,又如何与诸葛亮结识?

    这同样也是一个麻烦……毕竟,历史上五个人成为朋友的时候,都还是白身。可现在,崔州平在帮助郑玄营建书院,而诸葛亮更已经被刘闯拜将,开始主掌局势。五个人能否似历史上那样成为朋友?刘闯也没有谱。可不管怎么说,徐庶三人既然来了,便绝不可以再放过。

    “公子,这次未能请来国让,实云无能。”

    赵云躬身向刘闯请罪,一旁麋竺也连忙上前。

    “诶,子龙这话就过了!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更何况田豫也没有把话说死,rì后总有机会,再请他前来。

    子仲,你这次回来的正好,而今辽西的局势极为混乱,淳于琼那家伙掺合进来,倒是让我有充足的借口,可以继续留在辽西。他让我们和蹋顿谈,我也打算,趁此机会,休整一下。

    我准备以你为正使,阎柔为副使……去和蹋顿好好谈一谈。”

    麋竺先一怔,旋即大喜。

    这也是他归附刘闯之后,刘闯第一次单独委以他重任。这也代表着,他将正式走入刘闯的中枢圈子,只要这次能把事情做的妥当,rì后刘闯对他必然另眼相待,迟早会成为核心成员。

    “皇叔放心,竺定不辱使命。”

    “子龙,衡若已经将兵马征召整齐,但目前尚缺少足够的战马。

    不过我相信,用不得太久就能够把马匹补充完备,而在此之前,你便着手安排,练兵事宜。

    明rì,你率飞熊骑前往六股河,听候吕温侯差遣。

    若以骑战而言,温侯骑战天下无双。你不妨向他多多请教,相信可以有很多补益……另外,文远、高顺,皆统兵大将,兵法出众。以勇武论,比远胜他二人,但以兵法而言,你却相差甚远。也可以多多观察此二人用兵之法,辽东之战,飞熊骑不会参与,但是待我兵出辽东的时候,便是你飞熊骑扬威之时。所以,你要更加用心,切不可辜负了我对你的厚望。”

    刘闯对赵云的这番叮咛,就连麋竺,也心生嫉妒。

    他本打算,要拉拢一下赵云。

    可现在,麋竺看出来端倪:想要拉拢赵云,估计非常困难。

    以刘闯对赵云和夏侯兰这师兄弟的看重,绝不会允许任何人将之拉拢。

    若他拉拢赵云两人,说不得会适得其反……与其这样,倒不如设法和赵云结交。只要能够与赵云夏侯兰保持良好的关系,就足以维护,麋缳的利益。此外,还有许褚,也要设法交好。

    飞熊骑,老罴营是刘闯的根本所在,他绝不会允许任何人掺和在里面。

    所以这两股力量,可以结交,但不能拉拢……

    ++++++++++++++++++++++++++++++++++++++++++++++++

    七月中,蹋顿和刘闯,正式展开了谈判。

    蹋顿虽遭遇一场惨败,但元气未伤,尚有一战之力。

    况且乌丸八大单于,虽颁下乌丸已经被灭,可七大单于麾下,部众逾百万之多,蹋顿又怎会畏惧刘闯?

    只是碍于淳于琼的面子,蹋顿不得不停战,坐下来和刘闯谈判。

    而刘闯呢?

    六股河虽然大获全胜,可实际上,他在辽西仍处在下风。

    首先,他手中只有那几万人,除却兵马之外,可征召之百姓,也不过五万之众。

    别看他在淳于琼面前表现的极为强硬,说句不好听的,他那强硬,有点声厉sè荏的意思。淳于琼在中原,知道刘闯的名声,故而心有忌惮。加之二人都是同出颍川,虽然是敌对关系,可毕竟没有撕破脸皮。淳于琼也有着息事宁人的想法,或多或少,对刘闯有一些偏向。

    总之,刘闯怀着小心思,而蹋顿也有自己的打算。

    从一开始,双方的谈判就进行得极不顺畅,甚至说,分歧很大。

    蹋顿占居上风,自然不可能向刘闯低头。

    而刘闯则借淳于琼的声势,更需要拖延时间,以保证诸葛亮可以顺利的进行部署。

    双方在楼子山下,进行了第一场谈判。

    可是第一天,双方就差一点在会场中动手发生冲突……

    辽西,阳乐。

    淳于琼拍着额头,一脸苦涩。

    “你是说,他们差点打起来吗?”

    “将军,何止是差点打起来,已经动手了……”

    “哦?”

    负责监督双方谈判的人,姓王名贺,是辽西官员。

    此人原本是夫余国人,后因得罪了夫余国贵胄,便来到辽西,凭借一口流利的汉语,又jīng通夫余国和高句丽以及乌丸、鲜卑和匈奴等土著语,故而在辽西做了郡吏,慢慢成为主簿。

    辽西一直处于混乱的状况,已多年未派驻官员。

    王贺趁此机会,迅速在辽西建立了自己的威望,并且成为本地官员的代表人物。

    淳于琼就任之后,对王贺极为重视,并拜为长史,为他的左膀右臂,协助他负责刘闯和蹋顿的谈判事宜。

    王贺苦笑道:“蹋顿的使者莫离,要求刘皇叔释放被俘乌丸人,而且要刘皇叔让出六股河营地,后撤百里。同时,蹋顿要刘皇叔赔偿一万奴隶,还有粮草六千石……将军,这等苛刻条件,刘皇叔又怎可能答应?

    而刘皇叔的条件是,放人可以。

    一个人,两匹马,三头牛……蹋顿退出楼子山,还要协助刘皇叔在六股河建造城池。

    这两人简直是……简直都是狮子大开口。

    刘皇叔手底下现在共有俘虏万余人,也就是说如果他释放了所有俘虏,蹋顿就要给他马匹两万,牛三万。将军你想,那蹋顿在辽西,素张狂跋扈,骄横无比,又怎可能答应刘皇叔的条件?

    双方甫一谈判,就立刻争吵起来。

    莫离手下乌丸大将莫成言当时拔剑出来,而刘皇叔派来的武官,则是夏侯兰……据说乃刘皇叔贴身护卫,勇力过人。若不是卑下出面阻止,说不得那莫成言就死在夏侯兰的剑下……”

    夏侯兰!

    淳于琼眼角抽搐一下,轻轻叹了口气。

    这家伙原本,可是我的部曲……没想到竟然如此本事,平白便宜了刘孟彦。

    不过,这家伙倒真生得俊俏!

    淳于琼下意识,朝一旁的袁朝年看了一眼。

    这段时间,他忙着要促成双方谈判,故而还没有机会向袁朝年下手。

    反正是到了嘴边的肉,什么时候吃都可以,也不急于这一时!

    只是,这蹋顿也好,刘闯也罢,都不是省油的灯。双方开出的条件,竟然分歧如此之大,也让淳于琼感到头疼。

    “朝年,你怎地看此事?”

    袁朝年一怔,一脸迷茫之态,那俊俏的面容,更让淳于琼着迷。

    “将军,他们这样子,根本没办法谈嘛。”

    “王贺,你说呢?”

    王贺苦笑道:“朝年所言不差,双方差距甚大,就算谈,恐怕也谈不拢。

    而且,这种时候不管蹋顿亦或者刘皇叔,都不可能让步,最可能的,就是两边再打一场,看谁胜谁负。”

    “还要打?”

    淳于琼一阵头疼,苦恼不已。

    王贺说:“将军,现在的情况是,两边都不认为自己输了,而且都认为,自己能赢……

    这种情况下,让他们坐下来谈判,本就是将军的面子。可正因为这样,才使得双方分歧甚大。

    卑下以为,若不让他们见个分晓,恐怕是很难继续谈下去。”

    “那就是说,必须要打吗?”

    王贺和袁朝年不约而同点头。

    蹋顿是想打,刘闯是不得不打……

    淳于琼闭上眼睛,沉吟半晌后开口道:“王贺,你继续督导,再让他们谈一谈,看能否谈得下去。

    如果真谈不下去的话,就撤出来,随他们去。”

    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再谈下去。

    可淳于琼却有些不甘心,毕竟此次谈判,是他一手促成。

    就这么结束了?他会感到,很没有面子……总体而言,他还是希望双方赶快谈好,然后刘闯赶快离开辽西,还辽西一片安宁。不过,淳于琼也知道,以目前情况来看,这种可能,并不是很大。

    该死的袁显奕,你挑起来的事情,却要我来给你收尾。

    怪不得你不被大将军看重,简直就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想到这里,淳于琼对袁熙的不满,又加重许多……(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