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35章 谈不拢,接着打(保底第二更)

第235章 谈不拢,接着打(保底第二更)

    淳于琼哭笑不得,心里更不停感叹。

    这家教,果然非常重要。

    子奇公在世时,虽然经常会谈到利益,但绝不会似刘闯这样,肆无忌惮。

    年轻气盛,的确不假!只是刘闯这样**裸的说出来,让淳于琼这种久经宦海之人,颇感无奈。

    什么叫谈得拢就谈,谈不拢就打?

    这摆明了就是想要好处!

    “皇叔,辽西苦寒,那蹋顿……”

    刘闯摆手打断了淳于琼的话,“我知道辽西苦寒,所以才要谈。

    若这辽西是富庶之地,我与蹋顿也就没什么可谈……有商有量,我这个人最公平。我好端端在辽西休整,他乌丸人跑过来招惹我,还伤了我的人。仲简将军,这辽西还是不是我大汉治下,这乌丸算不算我汉室附庸?何以我堂堂大汉皇叔,护乌丸校尉来了这苦寒之地,却要受乌丸人欺凌?这件事情不说清楚,我不会与他善罢甘休。不过,我也不会让仲简将军难做。我可以和蹋顿谈,但是他蹋顿必须要拿出诚意来和我谈,否则的话,不如不谈……” . .

    淳于琼沉默了!

    “那万一蹋顿不愿意谈,你又当如何?”

    刘闯微微一笑,“若他不愿意,那就接着打。

    我连青州两郡都能舍弃出去,何惜这帐下三万儿郎?我这三万儿郎打没了,还有五万流民,五万流民打没了,我就亲自披挂上阵。到时候。杀得楼子山血流成河。杀得辽西尸殍遍野。呵呵。我无所谓,了不起最后回颍川,守着我那一亩三分地过rì子就是,想必天陛下也不会让我饿死。”

    刘闯说得轻描淡写,好像在讲述一件最稀松平常的事情。

    可听在淳于琼的耳朵里,那话语中,就有一股血腥气扑面而来……

    是啊,这家伙连自己的根基都能舍弃。还有什么舍弃不得?如果到最后真变成了他说的那副模样,恐怕本初出面,都难以挽回。这家伙,果然是个睚眦必报之人,看起来是吃不得半点亏。

    看样子,他已经做好狮子大开口的准备。

    却不知那蹋顿,是否已经做了准备?

    也罢,本初让我来,只是压制住他刘孟彦,他实力越小。与我越有好处,我又何必掺和其中?

    “皇叔。你要打,我没意见。

    可你身为辽东太守,难不成要一直留在我这辽西吗?”

    刘闯闭上眼睛,沉吟许久之后道:“如果我连这点面子都不能找回来,还不如死在这辽西郡。”

    “你……”

    眼见刘闯和淳于琼又要发生争执,陈群再次站出来调解。

    “仲简将军息怒,皇叔这么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又是不得已而为之,之前你们和蹋顿冲突是不得已为之也就罢了,这现在要赖在辽西,怎么也‘不得已为之’。

    淳于琼看着陈群,颇有种想要聆听的架势。

    陈群正sè道:“其实,皇叔即便不去辽东,便留在辽西也在情理之中。

    皇叔乃天子所封护乌丸校尉,驻守辽西,又有何不对?”

    “这个……”

    淳于琼有些头疼,轻轻揉着太阳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

    是啊,刘闯是护乌丸校尉,他就算留在辽西,也是情理之中。

    “不过,皇叔也知大将军的心思,故而不想与大将军为敌,更不想与仲简将军你为难。依着皇叔本意,在辽西休整一下之后,就会前往辽东就任。为此,皇叔之前已做好准备,命我前往辽东,拜访公孙度。完没有想到,颁下乌丸突然出兵,简直就是视朝廷无物,视天子无物。

    如此下去,我汉室颜面何存?

    不得已,皇叔只好下令,命人先占领肥如,封锁濡水,就是为防止乌丸援兵前来。

    而后又在大孤口伏击颁下乌丸,本意只想给那蹋顿一点教训。不想那蹋顿却不知好歹,以为皇叔善良可欺。非但不知收敛,反而传召八大单于,要和皇叔决战辽西。此我辈,绝无法容忍之事。想当初,那乌丸走投无路,是我大汉天子见其可怜,才借了辽西,与之休养生息。

    可乌丸人非但不知感恩,反而屡犯我边疆,攻掠城池,掳掠我大汉子民。

    如此行径,凡我大汉子民,绝不可容忍……现在,蹋顿已经打上门来,如果不给他们一点教训,没有一个说得过去的解释,你让皇叔如何与天子知,如何与这汉室江山万千子民知?”

    “这个……”

    陈群句句诛心,说得淳于琼哑口无言。

    刘闯现在,已经上升到一个大义的层次上来对待这件事,也就让淳于琼显得格外为难。

    他有点抱怨袁熙了!

    若不是你袁显奕节外生枝,戳哄着蹋顿跑来试什么刘闯的底线。现在好了,底线估计你也没有试探出来,还给了这家伙,一个合理的借口,在辽西赖着不走了。看这家伙的狠劲儿,若不扒下蹋顿一层皮,估计绝不肯离开。这如果真要和他翻脸,辽西血流成河,该如何是好?

    淳于琼也不是傻子,哪能看不出刘闯的用心?

    这家伙,就是要赖在辽西!

    刘闯看了陈群一眼,也有些吃惊。

    这家伙上纲上线的水平实在是高,怪不得rì后能想出九品中正制来。

    不过,陈群的话,倒是正合了刘闯的心思。

    见淳于琼不开口,他索xìng眼睛一闭,好像老僧入定一样,也不言语。

    “其实……”

    见淳于琼不说话,陈群开口道:“将军你也不必担心,皇叔想来,不会也不会使你为难。

    你也知道。我等皆从中原而来。对辽东之地。并无太多了解。只听人说,辽东苦寒,难免心中有些忌惮。况乎皇叔麾下三万大军,一旦开拔,也许大量辎重粮饷。有道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皇叔想在辽东立足,需要准备的事情。实在太多……还请将军,准许我等在此先适应一下。”

    “长文,皇叔的难处,我能明白。

    可你数万大军,屯于辽西之地,终究不是个事啊。”

    “我也知道,这样下去不是事,但还请将军通融则个……待我和蹋顿商议完毕之后,就立刻开拔。”

    “这……”

    淳于琼知道,刘闯是铁了心。要从蹋顿身上割下一块肉来。

    不过想想,似乎与自己也无甚关系。只要他离开辽西,去辽东爱怎么折腾就这么折腾,别再辽西折腾就成。

    “那还请皇叔,尽快决断。”

    “那是自然,我也想早些去辽东就任。”

    大方向一致后,其余的事情,也就变得好办了。

    淳于琼又和刘闯商议一番,再三jǐng告,要他尽量克制。

    刘闯唯唯诺诺的答应下来,只是前脚刚送走淳于琼离开,后脚他就立刻下令,“长文,立刻派人去告之丈人,让他兵进三十里,在楼子山东麓屯兵。”

    “喏!”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

    我这边和你谈判,可我却无法保证吕布的动作。

    那是我丈人,是我长辈,更曾是一方诸侯。如果蹋顿一天没有结果,那刘闯就一天不会罢手。

    总之,蹋顿这块肉,我割定了!

    “兄长,你打算怎么谈?”

    送走淳于琼后,诸葛亮和司马懿,联袂前来。

    大孤口一战之后,黄忠率部屯驻于龙门山,和吕布、史涣两部兵马,形成鼎足之势。庞德继续留在黄忠帐下效力,而诸葛亮则奉命返回临渝。得知吕布大获全胜之后,诸葛亮便猜到了刘闯下一步的意图。他前来想要和刘闯进行商议,却不想正遇到司马懿,也在这时赶来。

    诸葛亮一进门,便开口询问。

    而司马懿也问道:“兄长,既然要谈,派谁去谈?”

    刘闯先示意二人坐下,沉吟片刻后:“子仲已去了多rì,想来这几rì,就会回来。

    这次和蹋顿谈判,我准备以子仲为首,阎柔为辅。至于怎么谈?呵呵,该怎么谈,就怎么谈。

    总之,我不希望太快结束谈判,最好能拖至严冬到来。

    那时候,我就可以有充足借口,继续留在辽西……孔明,这段时间,我要你做好谋划,不知道你准备的如何?”

    诸葛亮闻听,顿时笑了。

    “兄长,这次我从大孤口返回时,便有了一些想法。”

    “说来听听。”

    “兄长,我的想法,都已经书写妥当,正要请兄长给予指教。”

    诸葛亮说着话,便取出一份书函。

    刘闯看了他一眼,便放在手边,而后目光转向司马懿,“仲达,我要你联络中山苏氏,可有消息?”

    司马懿连忙道:“表哥放心,我已经派子方亲自前往中山,和苏氏商议合作之事。

    不过这一来一回,恐怕需要一些时rì,至少要到月末,才能够有消息传来。这次我让子方去中山,尽量购入粮食。听说,今年冀州大丰收,粮食极为充沛,故而价格估计也不会很高。”

    刘闯点点头,表示赞同。

    这大军开拔,粮草就如同流水一样的哗哗往外流。

    虽则刘闯已提前两年做了准备,暂时也不会出现粮食问题,可这未雨绸缪,还要先做好准备。

    对于司马懿和诸葛亮的效率,刘闯非常满意。

    接下来,就要看阎柔在辽东属国的谈判成果。到目前为止,阎柔还没有消息传来,不过相信应该问题不大。否则这次蹋顿在楼子山集结兵马,苏仆延和楼班也应该会有些动静才是。

    想到这里,刘闯也就安下心来。

    他送走诸葛亮和司马懿后,便拿着诸葛亮送来的那份计划书,准备回书房再看。

    路过后花园时,就听到园中传来悦耳动听的笑声。

    原来。麋缳正带着荀旦吕蓝和赵琰三人。在草地上戏耍。

    四个人分别占居一角。不停召唤在中间翻滚的大黑。大黑的身上,湿漉漉,一会儿跑向赵琰,一会儿又扑向麋缳。大黑而今的块头,可增加了不少。这些rì子来,好吃好喝的供着,俨然家中的一个小宝贝,以至于体型越来越大。看着它扑来扑去的样子。虽然憨态可掬,依旧吓得刘闯心惊肉跳……这可是棕熊!哪怕是家养的棕熊,一旦野xìng发作,也非常恐怖。

    刘闯见此情况,便走出来。

    他咳嗽一声,却见正要跑向吕蓝的大黑,跐溜一下子便躲到了赵琰身后,而后探头探脑,冲着刘闯昂昂咆哮。

    乍一看,会让人觉得。大黑不喜欢刘闯。

    可实际上呢?

    所有人都知道,这头棕熊最喜欢跟着刘闯。

    刘闯每天在书房读书。或者午间小憩的时候,大黑一般都会趴在刘闯旁边。

    在这个时候,即便是赵琰给它最喜欢吃的牛肉,大黑也会视而不见。而且,当刘闯休息的时候,大黑便充当jǐng卫的角sè。只要有人进屋,哪怕是麋缳她们进来,大黑也要咆哮jǐng告。

    只是,这家伙喜欢卖萌。

    平时没事的时候,总躲着刘闯。

    特别是当着一帮女主人的时候,它更要做出一副可怜模样,好像很怕刘闯似地,惹得众女怜惜。

    “孟彦,我爹爹可有消息回来?”

    吕蓝看到刘闯,忙跑上前来询问。

    刘闯笑道:“放心,丈人那边很好,乌丸人已经退兵,在短时间里,不会再有战事。

    对了,夫人身体可好些了?你这几rì多去家里走动一下,丈人不在家,夫人们难免寂寞。”

    “要你说,我今rì才和旦儿回去探望。”

    刘闯哈哈一笑,伸出手揉了揉吕蓝的脑袋瓜子,而后目光一转,却露出疑惑之sè。

    “二姐呢?怎地不见她在?”

    “亏你还口口声声说关心孔明!”麋缳忍不住笑道:“孔明已经回复了黄家娘子的锦囊,二姐今天和甘姐姐一起去孤竹城拜访。本来二姐打算叫上你一同去,可你这几rì却忙个不停,她也不好打搅。

    她这次去孤竹城,还有几件事要做。

    之前她对你说的那个‘拍竿’,似乎已经完成设计……二姐打算在孤竹城住上一段rì子,把拍竿还有其他几样小玩意儿,都打造出来,实验一番。若真的成功了,再与你知晓,免得你挂念。”

    诸葛玲生xìng沉静,话语不多。

    但她对刘闯的感情,却未必逊sè于麋缳。

    只是家中有麋缳一人主持事务已经足够,诸葛玲则用另一种方式,默默的帮助者刘闯。

    刘闯心中,感激不已。

    这次抵达辽西,和大家重聚之后,却没有太多时间在一起相处。

    刘闯整rì谋划辽东,几乎是住在书房之中,或者就夜宿军营……心中,对麋缳等人非常愧疚。

    他轻声道:“缳缳,旦儿,铃铛……

    这段时间,却冷落了你们。等我解决了辽东的事情之后,一定好好陪你们几rì,到时候咱们坐船出海,且逍遥几rì。”

    一句温情脉脉的话语,使得麋缳几人眼睛一红,同时更羞红了脸。

    “谁要你陪,好不知羞。”

    吕蓝向来都是快人快语,拉着荀旦就走。

    麋缳微微一笑,“我们都还好,只是赵家妹子这几rì天天帮你照顾那头黑熊,确是有些辛苦。

    你要谢,便想想怎么谢赵家妹子吧。”

    赵琰脸腾地红了,低着头呐呐道:“确不辛苦,我也很喜欢大黑。”

    “好啦好啦,知道你喜欢大黑……咯咯咯,大黑,咱们走,莫要和这木头疙瘩一起,免得越来越笨。”

    麋缳笑着招呼了一声大黑,那棕熊便晃着肥胖的身躯,跟在麋缳身后离去。

    刘闯和赵琰,便呆呆的站在远处……

    赵琰不敢和刘闯的目光相视,低着头,心中小鹿乱撞!

    ++++++++++++++++++++++++++++++++++++++++++++++++++++

    楼子山,乌丸大营。

    蹋顿脸sè铁青,坐在榻椅上,一言不发。

    “二公子这算是什么意思?”

    一个乌丸大人,气哼哼说道:“之前要我们试探,现在又要我们休战,难不成我们是他的家奴不成?”

    “莫离,住嘴。”

    蹋顿瞪了那乌丸大人一眼,“此事想必和二公子无干,乃淳于将军的意思。”

    “淳于将军,二公子,还不是一回事?”

    “你少说几句,难不成会死吗?”

    蹋顿有些压不住火,厉声道:“谁想到,那虓虎吕布,竟然跑来刘闯帐下效力。

    这次我们的确是有些仓促了,没有弄清楚那刘闯的深浅,就冒然出击相试,以至于接连战败。

    淳于将军这样做,也是好意。

    他是担心我们吃亏太大,所以才让我们休战。

    对了,苏仆延和楼班那边,为何还没有消息?我之前派人过去,让他二人出兵相助,怎地没有动静?”

    莫离摇头道:“苏仆延那老狐狸诡诈多端;楼板小儿更胆小怕事。

    依我看,他二人定然是想要观察局势,如果咱们取胜,他们就出兵相助;可现在……那两个家伙,肯定不会轻易出兵。要我说,干脆打过去,把他二人吞并了之后,再和刘闯决战。”

    “打,打,打……你就知道打!”

    蹋顿怒道:“难道就不能用你的脑袋想想看,这时候咱们去打苏仆延,岂不是逼着苏仆延投向刘闯?”

    “那怎么办?”

    蹋顿想了想,“苏仆延和楼班那边,先不必理睬。

    既然那刘闯要和咱们谈,淳于将军的好意咱们也不能辜负……咱们就和他谈一谈,再说!”

    “那要是谈不来呢?”

    蹋顿嘴角一翘,冷冷道:“若谈不来,就接着打!”(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