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30章 壮哉,文长(一)

第230章 壮哉,文长(一)

    咻咻咻!

    一排排火箭破空而出,鸣镝声撕裂寂静夜空。

    七零八落停靠在路边的辎重车辆,化作一片火海。最先靠近车辆的乌丸人或是被大火吞噬,或是被那破空袭来的火箭shè杀,乱作一团。与此同时,之前散开的军卒,有迅速结阵,向乌丸人包围过来。原本乌丸人占居这马匹的优势,可是在这火海之中,战马已惊慌失措。

    受惊的战马,根本不受控制。

    乌丸人原本的优势,随之变成了劣势。

    山丘上,诸葛亮神sè沉冷,不断发出命令。

    军卒在不断变换的战鼓声中,层层推荐,箭矢如雨……

    对于那些受惊的战马,他们不会强行拦截,只shè杀马上骑士即可。

    他们的重点,是那些弃马而战的乌丸人。乌丸人善战,可是在经过严格训练的汉军面前,根本无法阻挡住汉军脚步。

    黄忠自归顺刘闯,两年来不断训练兵马。

    他原本就是军中大将,这些年来虽历经挫折,但治军练兵之策,却越发的成熟起来。

    面对四散奔逃的乌丸人,汉军五人一组,组成一个小型战阵,一人手持大盾当先,弓箭手居中,长枪手在后。这种锥形战阵本就极具战斗力,而战阵和战阵之间更配合得当。两年的训练,是这些军卒早就形成默契。伴随着战鼓的鼓点不断变幻,军卒相互穿插接应,得心应手。

    这巨大的战阵,就如同一个个齿轮不断转动,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绞肉机。

    乌丸人虽然人数众多,可是颁下被杀,已经使得乌丸人士气低落。面对着训练有素的汉军,乌丸人虽想要抵挡,却难以阻止汉军前进的步伐。最开始,汉军的战阵配合还不算特别纯熟,可随着战事的推进,军卒们杀得兴起,战阵的运转,也就变得越来越熟练,越来越快……

    黄忠率一队骑军,在乱军中纵横驰骋。

    金背砍山刀翻飞,虽然不停有乌丸人上前阻挡,却无一人是他一合之敌。

    历史上的黄忠,六七十岁尚能上阵搏杀。而今他年方五旬,虽然比不得黄巾时期的巅峰状态,可是保养的极好。如同一头出闸的猛虎,多年被冷落,被猜忌,被压制的愤怒,在这一刻完全爆发出来。那金背砍山刀带起一道道,一溜溜,一条条绮丽刀芒,黄忠所过之处,杀得乌丸人人仰马翻,血流成河。

    诸葛亮站在山丘上,看着在战场上纵横驰骋的黄忠,不由得心生感叹。

    “孔明,汉升虽年长,可虎老雄风在,你切不可对他有半点怀疑,对他的态度,当与对我的态度一般无二。

    这位老将军,乃当世之廉颇,足以独挡一面。”

    刘闯对黄忠的评价很高,一开始诸葛亮有些不太相信。

    可现在看来,这位老将军的勇猛,丝毫不逊sè于刘闯那些人,其杀xìng之重,更与刘闯不遑多让。

    君不见杀至现在,黄忠丝毫没有流露出半点疲态,反而越杀越猛。

    这应该就是兄长所说‘越老越妖’的那种人!诸葛亮心中暗自赞叹,同时见乌丸人已失去抵抗力,便再次下令,全军出击。两千多汉军如下山猛虎冲入战场,面对乌丸人展开疯狂追杀。

    这一场战事,从亥时一直持续到丑时。

    两个时辰之后,颁下所率兵马,几乎全军覆没……

    近八千余众,被汉军斩杀近两千余人,弃械投降者,更不计其数,几近五千之众,余者皆逃匿无踪。

    缴获战马,两千余,刀枪无数。

    当天光大亮,黄忠命人打扫了战场。

    诸葛亮则命人将那两千余尸体在六股河畔筑起京观,在晨光中更显出难言的震撼!

    与此同时,就在黄忠击溃颁下乌丸的时候,庞德也率部潜入颁下乌丸营地。

    此次诸葛亮放出风声,要运送万石粮草前往白狼堡。颁下在得到这消息后,怎能忍耐得住?

    他几乎是将营地内jīng锐尽出,虽则营地里尚有万余部众,又如何抵挡住庞德的突然袭击?

    这是庞德来到刘闯手下后,第一次领兵作战,所以更表现的极为勇猛。

    整个营地,被庞德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营地中的牛羊马匹,以及被乌丸人掳掠而来的百姓,全部带走。连带着,庞德还从颁下乌丸的营地中,掳掠走近千乌丸人,连夜送往白狼堡。

    史涣所部,已抵达白狼堡,加紧对白狼堡的营建。

    这时候,白狼堡正却劳力,这些个乌丸人过来,对史涣而言,无疑是极大的补益。

    颁下乌丸之战,在所有人都未能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匆匆结束。

    即便是蹋顿,也没有想到刘闯竟然会用如此暴烈的手段来应对他的挑衅和试探。颁下战死,部族中青壮更十不存一。也就是说,颁下乌丸从此,不复存在,即便蹋顿有心扶持,恐怕也难以成功。

    在大孤口之战结束后的第二天,蹋顿就得到了消息。

    颁下乌丸的覆灭,也使得整个辽西,都为之震动……蹋顿暴跳如雷,发誓要找刘闯报仇雪恨。他立刻召集部众,准备向临渝发动惨烈的报复。幽州治下,八大乌丸单于,更磨刀霍霍。一时间,不仅仅是辽西,整个幽州都动荡起来,即便是远在涿郡的袁熙,也吓了一跳。

    +++++++++++++++++++++++++++++++++++++++++++++++++++

    乌丸八大单于,包括渔阳汗卢维、代郡能臣氐、右北平乌延、上谷郡难楼、辽东属国楼班和苏仆延,再加上蹋顿和被黄忠斩杀的颁下。

    八大单于,号称一体。

    然则彼此间并非是铁板一块,相互间矛盾很大。

    特别是在蹋顿与袁绍和亲之后,迅速崛起。凭借袁绍的支持,雄霸辽西,可谓是嚣张跋扈。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却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

    虽然响应蹋顿的号召,各部乌丸纷纷集结兵马,但却各怀心思。

    “叔父,没想到这刘皇叔如此莽撞,乌丸与我袁氏素来交好,断不可使双方开启战仗。”袁熙在得到消息之后,匆忙将淳于琼找来,请淳于琼立刻动身,赶赴辽西制止争纷,打压刘闯。

    淳于琼在涿郡也停留的有些不耐烦了,虽然他并不想去辽西,可辽西变成这副模样,他这个辽西太守再不出面,恐怕会使得事情,变得更加麻烦。要知道,袁绍让他出任辽西太守,就是为了打压刘闯。若刘闯真的占居了辽西郡,莫说淳于琼和袁熙面上无光,恐怕袁绍也会很不高兴。

    心里埋怨着袁熙,所谓试探,多此一举。

    淳于琼匆匆带上部曲,以及袁朝年从涿郡出发,向辽西赶去。

    与此同时,右北平郡治所在土垠县府衙中,一个青年匆匆来到太守府大堂上。

    右北平郡太守,为渔阳人鲜于辅,最初为幽州牧刘虞从事。

    刘虞死后,鲜于辅曾与阎柔联手,招诱鲜卑数万兵马,斩杀公孙瓒在渔阳设置的太守邹丹后,又联合苏仆延七千余人,迎接刘虞之子刘和。后鲜于辅和袁绍大将麴义合作,联手攻击公孙瓒,并在代郡、广阳、上谷和右北平,将公孙瓒所属诛杀……只是后来刘和去了邺城,而麴义被袁绍诛杀,使得鲜于辅心灰意冷。袁绍曾有信招揽他,却被鲜于辅所拒绝。

    无奈之下,袁绍拜鲜于辅为右北平太守,除建忠将军之职。

    鲜于辅倒是没有拒绝,便留在右北平。

    “国让,如此神sè匆匆,所为何来?”

    鲜于辅正在大堂上看书,见青年走上大堂,脸上立刻露出一抹和煦笑容。

    这青年,名叫田豫,字国让,渔阳雍奴人氏……他如今是右北平郡长史,辅佐鲜于辅已有两年,甚得鲜于辅所重。

    上得大堂后,田豫向鲜于辅一揖。

    “木公,方得消息,刘皇叔在辽西,大败乌丸,斩杀颁下,灭颁下乌丸部。

    蹋顿已下令召集八大单于,yù集结兵马,想要灭刘皇叔所部。乌延、汗卢维、能臣氐派人前来,请求借道通行。”

    鲜于辅脸sè一沉,眼中闪过一抹寒意。

    “汗卢维和乌延,实在是太放肆了!”

    “正是。””

    不过,鲜于辅旋即脸sè一变,“刘皇叔好大气魄,方抵辽西,立足未稳就敢和蹋顿交恶?

    他不是已经封锁了濡水和卢龙塞,想必早有准备。便让汗卢维他们通行,我可不想惹事生非。”

    很显然,鲜于辅对刘闯占领肥如和卢龙塞的行为,感到非常不满。

    他身为老幽州,刘闯才抵达辽西,便封锁濡水,让他很不高兴。在鲜于辅看来,刘闯这种行为,根本就是对他的无视。老鲜于也是个要脸面的人,这心里面,又怎能咽得下这口气?

    田豫显然知道鲜于辅的不满,忍不住笑了。

    “你笑什么。”

    “木公,你这又是何必。”

    田豫道:“你明明知道,刘皇叔这样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袁大将军对他,心怀忌惮,而他又初来乍到,怎知木公心思?换做我,若抵达辽西,第一件事肯定也是要占领肥如,封锁濡水。他这样做,并不是对木公你不敬,不过是自保而已。”

    “我当然知道,可是这小子……”

    “木公,其实你心里,对刘皇叔也非常赞成,又何必因为这些许误会,和他反目成仇?

    依我看,刘皇叔绝不是什么莽撞之人,他和蹋顿交锋,也是不得已为之的事情。不过既然要交锋,他肯定已有了定计。依我看,辽东四郡恐怕早晚会落入他手中。如今咱们帮他一个忙,将来也好说话。如果放任汗卢维和乌延过境,弄不好会和刘皇叔反目,却得不偿失。”

    鲜于辅目光一凝,打量着田豫。

    半晌后,他突然道:“国让,你看好刘皇叔吗?”

    田豫坦然道:“不是我看好刘皇叔,而是刘皇叔占居大义之名……那公孙度霸占辽东多年,也是时候让辽东改换门庭。不瞒木公,昨rì我家中来了两位好友,乃刘皇叔差遣,请我去辽东效力。”

    “哦?”

    “我没答应!”

    “为什么?”

    田豫笑道:“我听说,阎柔阎伯正就在辽东,而且已归附刘皇叔。

    有阎伯正在,刘皇叔足以拿下辽东,我又何必去锦上添花?虽然外面传言刘皇叔如何如何,可我却未曾亲见。所以趁此机会,看看刘皇叔的手段,相信木公的心里,和豫有同样想法。”

    鲜于辅眼中,透出一抹赞赏之sè。

    不过他脸sè仍旧yīn沉,“他刘皇叔好大胃口,尚未站稳辽西,便要从我这里抢人。

    也罢,你好好招待两位朋友,这一次我就帮他一回。我可先说清楚,我不是看好他,只不过敬他是大汉皇叔,故而才出手相助。我帮的是这大汉江山,不是他刘闯,你休要误会。”

    旋即,鲜于辅传令,怒斥乌延和汗卢维,令他们老老实实,留在营地。

    若想要借道,可以!只要打败了他鲜于辅,乌丸人可以随意在右北平通行……

    鲜于辅在右北平两年,甚得右北平百姓所重。

    加之他本就是幽州人氏,在幽州素有威望,即便是袁熙也不敢轻易得罪他。汗卢维和乌延虽然心中不满,却又无可奈何。右北平地区地势复杂,并不适合骑军突袭。得罪了鲜于辅,弄不好反而会适得其反。反正那刘闯在辽西全无根基,更不要说,还有苏仆延和楼班在辽东属国相助。想来蹋顿足以稳住局势,就算无法将刘闯消灭,也能把那汉家小儿教训一番。

    于是,汗卢维和乌延派人前往柳城送信,而后各自退回属地。

    从府衙中走出,田豫便径自返回家中。

    “子仲,子龙!”

    田豫一进门,便高声叫道。

    从客厅里走出两人,赫然正是麋竺和赵云。

    这麋竺和赵云,原本奉命前往渔阳雍奴,也就是田豫的老家,想要请田豫相助。

    谁料想,到了雍奴田豫家中以后,才知道田豫早就投奔鲜于辅,在鲜于辅帐下效力。田豫的母亲,倒是在家中。得知麋竺和赵云是大汉皇叔部曲,对二人也极为热忱,并把田豫动向告诉两人。

    麋竺和赵云不敢停留,连忙赶赴土垠县。

    到了土垠之后,两人很快就找到了田豫,将刘闯的邀请与田豫说明。

    哪知道,田豫却拒绝了!(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