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27章 廉颇未老(一)求月票!!!

第227章 廉颇未老(一)求月票!!!

    庞德万万没想到,他的机会这么快就到来。

    虽然只是一个副将,但也要看是什么人的副将。虽然他还没有来得及和其他人熟悉,但却从夏侯兰口中得知了黄忠的情况。众将之中,黄忠不但是年纪最长,也最得其他众将所重。

    夏侯兰曾说:“汉升将军自黄巾之乱时崛起,便立下赫赫战功。

    若非他运气太差,不得明主赏识,其威名未必逊sè于吕温侯。即便是吕温侯也承认,若当年虎牢关下汉升将军在,他也未必敢睥睨群雄。而且,公子极为敬重汉升将军,待之以长辈。哪怕汉升将军归附公子以来寸功未立,公子对他的敬重,也从未消减过,甚至越发尊敬。

    令明你方随公子,其他人难免有些陌生。

    若虎痴为将,则高顺必为副将;若子义为将,最可能便是子升相随……唯有汉升将军,尚未配有副手。此前魏延在他帐下效力,但现在文长被公子派往辽东属国,副手便一直空缺。汉升将军年纪大,虽xìng情刚烈,但对下属却极好,甚至多有指点提携……令明倒是好运气。”. .

    夏侯兰侃侃而谈,对黄忠推崇至极。

    一旁徐盛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开口道:“衡若,哪怕你口吐莲花,若不得炼神境界,汉升将军绝不会将黄姑娘许配与你。你若有这功夫拍马溜须,倒不如想办法突破瓶颈。”

    夏侯兰顿时面红耳赤,恶狠狠看了徐盛一眼,却见徐盛视而不见。

    徐盛道:“令明。衡若方才那番话。虽有些夸张。但也是实情。

    公子帐下,凡正军皆是配以一正一副两员主将。老虎哥也好、子义将军也罢,与副手配合得当,不太可能临时更换。不仅是子义和仲康,还有文远将军那边,也是辅以薛文将军。而曹xìng和魏越两位将军,包括我在内,统帅皆为杂兵。所以相对而言,会比较简单……黄老将军帐下三千兵马,皆骁勇正兵,需辅以副将。文长被抽调出来,令明你正好可以顶上空缺。

    此外,汉升将军为人的确是很和善,而且颇喜欢提点年轻人。

    若非某个不争气的家伙,至今仍未突破瓶颈的话,说不得早就成为汉升将军女婿,真是可笑。”

    夏侯兰眼睛一翻。不理徐盛。

    黄忠嬉笑有一女,小名梦蝶。生得颇为美艳。

    夏侯兰对黄家娘子极为喜欢,奈何黄忠自儿子黄叙病故之后,将所有的关爱都投注于黄家娘子身上。虽然他对夏侯兰也颇为赞赏,可出于对女儿的爱护,对女婿的要求也格外严格。

    夏侯兰什么时候能突破养气,进入炼神,黄忠就答应他们的婚事。

    可这突破境界,不是说你单靠勤练就能够做到,有时候更靠的是一种悟xìng和机缘。

    刘闯两次突破,皆是在生死边缘突破……这就是刘闯的机缘。相比之下,夏侯兰的功力和悟xìng都够了,偏偏这机缘迟迟未至。夏侯兰心里也很着急,奈何老爷子的嘴很严,让他没有半点机会。甚至连黄家娘子也催他,赶快突破,夏侯兰无奈之下,也只好用其他办法讨好黄忠。

    “你,居然喜欢黄家娘子?那赵家妹子怎么办?”

    庞德没想到,夏侯兰还有这么一段糗事。不过他旋即想起另一件事,忙开口问道:“你小心子龙知道,和你拼命。”

    “你这黑炭头,胡说什么,还不闭嘴。”

    夏侯兰吓了一跳,连忙跳起来,捂住了庞德的嘴巴。

    “什么赵家妹子?衡若,你还有这花花心思?”

    夏侯兰连连摆手,有些慌了神,“文向,你休听这黑炭头胡说,我和丫儿虽然从小认识,但一直是把她视作亲妹妹,她也把我当成兄长,绝无那儿女私情。况且,丫儿喜欢的是公子,怎可能会喜欢我?令明你可别乱说,让公子误会倒也罢了,可你敢坏我好事,我和你拼命。”

    “主公,丫儿?”

    徐盛一怔,露出疑惑之sè。

    夏侯兰立刻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徐盛的老婆小豆子,如今改名做刘朐,拜刘勇为义父,是刘闯的干妹妹。不仅如此,小豆子当初还是麋缳的贴身丫鬟,曾与麋缳一起,出生入死,情同姐妹。所以,在几位夫人当中,麋缳的实力最为强大。一来她和刘闯青梅竹马,更出生入死,感情深厚;二来她两个兄长,一个善于理财,一个jīng于政事,外加一个徐盛虽非正兵将领,但却统帅最强横的杂兵。

    算起来,即便是荀旦,似乎也无法动摇麋缳的位置。

    能够与麋缳抗衡者,只有一个吕蓝。

    但吕蓝却天真烂漫,不喜欢勾心斗角,对麋缳更极为亲近。

    赵琰的事情,若是让麋缳知道,岂不是……万一因为这件事让子龙产生误会,恐怕更加麻烦。

    夏侯兰恶狠狠瞪了庞德一眼,而庞德依旧是一脸茫然。

    “文向,这件事我告诉你,你必须要给我保密。”

    “你先说清楚。”

    “其实公子和丫儿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

    只是凭男人的直觉,总觉得公子和丫儿两人似有故事……不过,这只是我的猜测而已,没有证据。”

    “还男人的直觉,我呸!”

    徐盛哭笑不得,便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他又帮着庞德出了些主意,把黄忠的xìng情向庞德解说一遍,就告辞离去。

    只是,回到家以后,徐盛总觉得有些古怪。

    刘朐见他有些神情恍惚,便开口询问道:“文向,你有心事?”

    徐盛想了半天。觉着还是应该把这件事。告诉妻子。

    至于刘朐会不会告诉麋缳。就不关他的事情……

    “你们这些男人,凑在一起居然也会嚼舌头根子!”哪知道,刘朐听完以后,忍不住笑了,“这件事,姐姐前天就觉察到了!若兄长和赵娘子没有情意,又怎会把大黑交给赵娘子照顾?你道姐姐为什么要赵娘子搬进府衙,说穿了就是想要给赵娘子找机会。你也知道。我那兄长杀戈果决,但对男女之事,却总是犹犹豫豫,毫无平rì果敢之气。姐姐说,若兄长和赵娘子真有请,便娶回家门也不错。赵娘子随子龙将军千里迢迢前来,总要有一个依靠才是。”

    徐盛恍然,忍不住称赞道:“夫人果然好胸襟。”

    “还有,这个事情你莫与别人知道,姐姐说。顺其自然……”

    徐盛连忙点头:“我明白,明白!”

    ++++++++++++++++++++++++++++++++++++++++++++++++++++++++

    庞德有些激动!

    但他却说不清楚。究竟为什么激动。

    领兵打仗?他在西凉时便独领一军,征战疆场,按道理说,一个小小的副将,似乎不足以让他激动。

    可不知为什么,内心里却有一种好像初临战阵时的那种忐忑。

    告别了夏侯兰之后,庞德兴冲冲返回住所,却辗转反侧,难以入寐。

    不过,他倒是没有忘了夏侯兰的提醒:黄忠治军极为严格,军纪森严,更不会有任何通融。

    黄忠此前已传令过来,寅时集合,卯时点将。

    所以庞德更不敢有任何怠慢,眼见着距离寅时还有时间,他却急不可耐的顶盔贯甲,跨马来到兵营。

    兵营中,旌旗招展,守卫森严。

    黄忠的中军大帐之中,更是灯火通明。

    庞德匆匆忙走进中军大帐,见黄忠和诸葛亮早已坐好。不仅是黄忠和诸葛亮在,还有阎柔,也在帐中。

    “汉升将军,天快亮了,我也要赶回去准备一下,而后还要动身前往辽东属国,先行告辞。”

    见庞德到来,阎柔便起身告辞离去。

    黄忠和诸葛亮把阎柔送出大帐,诸葛亮看了一眼庞德,突然笑道:“怎地,庞大哥你定是一夜未寐,衡若昨天晚上,没少在你面前说汉升将军的好话吧。嘿嘿,是不是有些紧张呢?”

    庞德脸一红,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黄忠重重哼了一声道:“那小子不思如何勤练武艺,却整天想着邪门歪道。”

    “诶,汉升将军倒是冤枉了衡若,他即便是在许都时,也没有丝毫松懈。

    用兄长的话说,衡若也是每rì闻鸡起舞,极为勤勉。论功力,论悟xìng,衡若而今也就差了那最后一步。兄长说这种事要靠机缘,衡若现在就差了个机缘,所以才迟迟未见他有突破。”

    “公子倒是为他说好话,不过他若成不得炼神,休想我会点头。”

    “那是,那是……兄长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这是老将军的家事,他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汉升将军莫放在心上。只是,将军当知,yù速不达。你逼得他太急,有时候未必是件好事。”

    黄忠,默然!

    诸葛亮是刘闯的小舅子,而且对诸葛亮极为看重。

    黄忠和诸葛亮也相识两载,对诸葛亮的印象也很好……若非如此,诸葛亮又怎敢在黄忠面前,谈论黄忠家事?

    “令明,坐吧。”

    黄忠示意庞德落座,而后向诸葛亮看去。

    诸葛亮沉声道:“昨夜我和汉升将军请来了阎伯正,向他讨教颁下乌丸的情况。

    此皇叔入辽第一战,我等不但要胜,更要胜得漂亮才成,而且还要速战速决,不可以拖延太久。那颁下乌丸聚居地,距离柳城很近,若袭击他驻地,只怕会惊动了柳城的蹋顿援救。

    所以,此战对颁下,当以诱敌之策。

    那颁下悍勇善战,却有勇无谋,其人更贪婪粗鄙……我准备兵分两路,一路尽以骑军出击,就由令明你来统帅。不过兵力不多,只六百人,要你偷袭颁下驻地,将那些被颁下掳走的百姓解救出来,而后迅速撤离。另一支人马,则由汉升将军统帅,负责全歼那颁下主力。”

    黄忠,向庞德看去。

    六百骑军,偷袭颁下驻地,可是一桩极为凶险的任务。

    一旦被乌丸人围住,必然会有一场血战,端地算是危险之至。

    庞德听罢,并没有急于回答。

    他思忖片刻之后,沉声道:“军师可有颁下地图?”

    在私下里,庞德称呼诸葛亮表字,但是在军营中,诸葛亮是军师,庞德便改变了称呼。这也说明,他不是一个喜欢持宠而骄的人,分得清楚公私,更知道这军中纪律,令黄忠暗自称赞。

    “令明放心,方才我已请伯正绘出颁下地图。”

    诸葛亮说着话,从书案上取出一卷牛皮,递给了庞德。

    “这次实在是太过仓促,不然的话,待步先生那边制成辽西沙盘,可能会更加清楚。”

    庞德接过地图之后,便打开来观看。

    片刻后,他沉声道:“汉升将军,军师,末将愿领此命,定救回被掳百姓。”

    “既然如此,那就请将军接令。”

    与此同时,黄忠取出令箭,庞德上前将令箭接过来,便退到一旁。

    卯时,很快到来。

    伴随着一阵激昂的点将鼓响起,军营中顿时沸腾……

    +++++++++++++++++++++++++++++++++++++++++++++++++++++

    “汉升他们,已经出发了吧。”

    “回禀公子,黄将军他们,已经开拔。”

    在临渝府衙中,刘闯从夏侯兰手里接过布巾,擦干净身上的汗水。

    回到家中,一切似乎又都回到了原点。每天早上闻鸡起舞,修炼龙蛇九变……已经成为刘闯习惯。

    之前长途跋涉,自然没有功夫修炼。

    而今回来了,这功夫还是要重新捡起来……也许,勇武不足矣成就大事,但若无这一身勇力,又如何征战沙场?刘闯不敢对自己有半分懈怠,每rì勤练武艺,打熬力气,不敢松懈。

    从一旁架子上,抓起大袍披在身上。

    “衡若,这几rì你不必跟着我,尽快从各部抽调勇士,扩建飞熊骑。

    我估计最多半月,子龙就会返回临渝。到时候我希望飞熊骑构架已经完成,务必要尽快开始。我会请丈人来助你一臂之力。丈人虽则身体有恙,可若论骑战,当今世上,无人能出其左右。

    至于练兵之法,可向孝恭请教。

    他可是练兵大家……你和他交情颇深,也曾并肩杀敌,相信你去向他请教,他必不会拒绝。”

    夏侯兰闻听,忙不迭躬身领命。

    “衡若,要奋发才成……我可是听说,黄家娘子对你,可是抱怨颇深。”

    夏侯兰顿时满面羞红,连连点头。

    看着他那副尴尬模样,刘闯也忍不住,笑了!(未完待续……)

    PS:我的微信公众帐号开通了,打开手机微信,搜索帐号:gengxin7512,即可添加,欢迎大家关注!,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