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22章 梅花香自苦寒来 三 感谢书友星空的物语飘红!

第222章 梅花香自苦寒来 三 感谢书友星空的物语飘红!

    吕蓝似乎也觉察到自己说漏了嘴,一吐舌头,捂住嘴巴。()

    刘闯却是冷汗淋淋,颇有些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轻声道:“铃铛,我为汉臣,当忠于汉室……如今咱们重起炉灶,更要小心谨慎才是。你现在身份不同,为许多人所关注,要多小心。”

    “我知道了!”

    吕蓝点点头,便老老实实坐下。

    诸葛玲却好像一点都不在意,只看着吕蓝笑了笑。

    “夫君,这第二件事,恰恰和黄先生有关。”

    “什么事?”

    诸葛玲犹豫一下,轻声道:“孔明如今已十八岁,年纪也不小了。

    前些时候,黄先生曾与妾身谈起,说他膝下有一女,虽生的不甚美,却颇为端庄,而且人也聪慧。如今,母亲随大兄在江东,下落不明;大姐又下嫁到了荆州,虽有书信往来,但毕竟是外人。妾身思之,唯夫君最为适合,不如帮他挑选一下,早一点让他成家,也能定下心来。”

    黄承彦的闺女……

    那不就是黄月英吗?

    历史上,她就嫁给了诸葛亮!

    此前,刘闯还在想,诸葛亮跟了他,这亲事当如何是好?

    没想到黄彣居然带着女儿跑过来,莫非诸葛亮和黄月英是老天注定的姻缘,终究要在一起吗?

    想到这里,刘闯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笑意。

    诸葛玲说的倒也没错,诸葛亮如今跟着刘闯,他的婚事。自然也要由刘闯来负责。

    “黄先生才学过人,又是江夏名士。”

    刘闯想了想,沉声道:“说起来,黄家和诸葛家倒也是门当户对。这桩亲事,我看也不算差。

    这样吧,我明天拜访黄先生的时候,顺便与他提一下这件事。

    不过。孔明才十八岁,现在成亲,是不是早了些?”

    哪知道他这话出口,顿时引来众女的白眼。

    诸葛亮十八岁成亲总算是早了,那你十八岁成亲,而且一下子娶了五个美娇娘,又算是什么?

    刘闯话说出口,便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顿时讪讪然闭上嘴巴。

    “那就拜托夫君了!”

    诸葛玲倒是没有追究刘闯的语病。只笑了笑。便不再言语。

    就在这时。忽听门外杜氏脆声道:“公子,门外有一个赵姑娘求见,还带了一头小熊。说要还给你。”

    刹那间,刘闯就感觉到五双眼睛。如同十把利刃,一下子落在自己身上。

    他突然想起来,自从那天赵琰拦住刘闯斥责大黑之后,大黑就一直跟在赵琰身边。

    抵达临渝后,赵琰并没有随他一起下船。

    之后刘闯就忙于召见众人,商议接下来的事务,以至于刘闯竟然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你们别误会,赵姑娘是子龙的妹妹,大黑……

    不是,就是那头小熊,是我之前在许都杀熊后得来的一对幼崽。其中一只被曹cāo之女要走,另一只便跟在我身边。此前由于赶路,所以一直是由赵姑娘照顾,我险些把这件事忘了。”

    “呵呵!”

    “呵呵!”

    “呵呵!”

    “……”

    众女闻听,都笑了。

    麋缳站起身,微笑着道:“夫君不必急于解释,我们并没有别的意思。赵姑娘远来是客,我们也不好失了礼数。既然赵姑娘登门,那我们便出去迎一迎,免得说我们这些人不懂礼数。”

    诸葛玲毫不犹豫的站起来,走到麋缳身边。

    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便落在刘闯身上,透着几分戏谑。

    我敢对天发誓,我和赵姑娘真的没什么……不对,好像也不是没什么,我好像看过她的胸!

    刘闯不由得有些头疼,跟着麋缳等人出门迎接。

    赵琰依旧是一身朴素的布裙,虽未施粉黛,素面朝天,却依旧透出一种纯天然的美貌。

    看麋缳等人出来,赵琰一怔。

    与此同时,在她脚下的大黑,却冲着麋缳等人,发出一声咆哮。

    “大黑,别闹!”

    也许是一下子见到这么多人,大黑显得有些暴躁。

    赵琰连忙蹲下身子,把大黑的脑袋抱在怀中,温言安抚。

    “小熊!”

    吕蓝和荀旦看到大黑,顿时冒出星星眼。

    大黑毕竟还是幼崽,加之跟着刘闯以后,好吃好喝,显得胖嘟嘟,极为可爱。特别是交给赵琰照顾以后,赵琰对大黑更是极为体贴和细心,每天都会给它洗澡,还在它脖子上,用红绸子系了一个蝴蝶结,格外醒目。

    不过,大黑对吕蓝和荀旦的善意,似乎并不领情,躲在赵琰怀中。

    刘闯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那就是一头棕熊,你怎么把它打扮的……

    “大黑,过来!”

    看着大黑躲在赵琰怀中吃豆腐,刘闯心里顿时有些不舒服,厉声喊喝。

    哪知道,不等赵琰开口,麋缳便忍不住道:“夫君,如此可爱小熊,你怎可以对它这般严厉。”

    一旁诸葛玲轻轻点头,而后看了刘闯一眼,似乎非常不满。

    “这便是赵家妹子吧。”

    气势汹汹而来,却不想被大黑的萌态所吸引。

    麋缳的态度,顿时发生转变,笑嘻嘻迎上前,便拉住了赵琰的手。

    “夫君方才还在说,这一路上多亏了妹妹的照拂……正说要见一见妹妹,却不想妹妹竟来了。

    夫君以前就对子龙将军极为推崇,如今成了一家人,妹妹有什么需要,便与我们说就是了……对了,妹妹的住所可曾安排妥当?”

    麋缳这亲热的态度,让刘闯有一种摸不着头脑的感受。

    更不要说赵琰。那见过这样的场面,一时间竟显得手足无措。

    她怯生生道:“我与兄长初来此地,尚未安顿好……所以和兄长暂住在军营中。”

    “那怎么可以……”

    麋缳眉头一蹙,便说道:“营中混乱。你一个女孩子怎好住在那边?

    夫君也是,如此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你居然不做安排,实在是有些疏忽。不过。子龙将军很快会有重任,恐怕也难长留家中。妹妹不如便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彼此间也好有照应。”

    “这个,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诸葛玲突然开口,“辽西苦寒,你一个女孩子住,难免不方便。

    反正这里有许多空房子,而且子龙将军为飞熊骑左领,以后也要时常驻守这边。你搬过来住。子龙将军也好放心做事。再说了。大黑和你如此亲热,你若不在,恐怕也无人能照拂。”

    任凭吕蓝和荀旦怎样引诱。大黑都视若不见,躲在赵琰身后。

    “夫君。你怎么说?”

    麋缳笑眯眯扭头,向刘闯看过来。

    刘闯也弄不清楚,麋缳她们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所以也只好点头道:“缳缳说的极是,赵姑娘你在外面住,也颇多不便,不如就搬过来一起吧。

    我回头会与子龙知道,想必他也不会反对。”

    麋缳和诸葛玲劝说,赵琰还有些犹豫不决。

    可刘闯开口,却好像有一种无法抗拒的魔力,让赵琰身不由己,点头答应。

    “嘻嘻,赵家姐姐,让大黑陪我们玩儿,好不好?”

    吕蓝和荀旦见赵琰答应,立刻上前拉住了赵琰的两只手,只是那两双眼睛,却直勾勾盯着那头憨态可掬的小熊身上。

    赵琰忍不住笑了,便蹲下身子,拍了拍大黑的脑袋。

    大黑迷迷糊糊的看着吕蓝和荀旦,虽然是一头畜生,却极为聪明,敏锐觉察到,这两位将会成为它的靠山。

    吕蓝和荀旦,和大黑玩耍在一起。

    而麋缳诸葛玲则拉着赵琰的手,往屋里走。

    甘夫人和杜贞则在一旁,朝刘闯神秘一笑,笑得刘闯心里发慌,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

    “衡若,你说小妹怎么会住在府中?”

    天sè已晚,赵云慌慌张张,来到夏侯兰的营帐当中。

    “小妹是个野丫头,不懂什么礼数,你说,她会不会是触怒了几位夫人?”

    傍晚时,赵云得到消息,妹妹送大黑与刘闯,却被几位夫人留下。

    他顿时就慌了手脚,有些不知所措。

    夏侯兰闻听一怔,连忙询问情况。

    赵云便把赵琰去府中送还大黑,结果几位夫人把她留下,还要她住在府中的事情,告诉了夏侯兰。

    夏侯兰闻听,顿时笑了。

    “子龙,你又担心什么?

    我跟随公子已有两年,深知公子,非好sè之徒。

    夫人留丫儿在府中,想来也是一番好意……你想,你接下来又要去雍奴找人,又要征召人手,训练飞熊骑,哪里有时间照顾丫儿。她在辽西,更人生地不熟,有几位夫人照顾,乃是一桩好事。至少你不必分心他顾,可全力做事。公子这个人,赏罚分明,你只要做出成绩,公子必然会予以重用。你现在初来公子帐下,虽得公子所重,毕竟寸功未立,难以服众。

    公子这次任你为飞熊骑左领,你想想看,令明从公子从许都一路跟随,过五关,斩杀卞喜蔡阳,也未能获得如此看重……你为左领,肯定会有人感到不服。虽然现在没人说三道四,可私底下一定等着看你笑话。越是如此,你就越是要努力,做出成绩后,方不负公子所重。”

    赵云闻听,也颇以为然。

    只是内心里,还是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太对,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如此,我明rì便去府中向几位夫人道谢,顺便在叮咛一下丫儿,让她收收野xìng,莫失了礼数。”

    “嗯,此乃公子厚恩,你自当前去道谢。”

    送走赵云,夏侯兰却笑了。

    子龙还真是好福气,虽然有些迷糊,但的确是好运道。

    那rì刘闯救下赵琰,夏侯兰并不清楚当时的具体情况……但他却可以觉察到,赵琰看刘闯的眼神儿,有些不太对。包括刘闯,每次和赵琰说话的时候,似乎也显得有些不太自在。

    所以,夏侯兰便知道,刘闯和赵琰之间,肯定有故事。

    随后赵云便得了左领之职,也进一步确定了夏侯兰的这个想法。

    他知道赵云的本事,领一校骑军问题不大。可飞熊骑的xìng质,可不同一般……那是刘闯手下的禁军,若非刘闯心腹,谁能够担当?在夏侯兰看来,或许刘闯对赵云极为看重,也不可能一开始,就把自己亲军交给一个新进来投的人手中。当然了,夏侯兰并不知道刘闯是穿越而来,更不可能知道,后世人对赵云的喜爱和推崇!所以在他看来,赵云之所以一来就得到刘闯的信任,肯定和丫儿有关。若非如此,这件事情还真说不清楚,更无法进行解释。

    但想想看,这是一桩好事!

    赵云也算是受了不少挫折和磨难,如今总算是有了出头之rì。

    他xìng子耿直,又不懂人情世故,难免会受排挤。

    想当初,他投奔公孙瓒时,公孙瓒问赵云:你是冀州人,理应投奔袁绍,为何要来投奔我?

    同样一句话,换个人肯定会说一些‘将军神武,声名远扬,心仰慕之,故来投奔’的言语。可那料想,赵云却回答公孙瓒说:“天下大乱,不知道谁为明主。百姓有倒悬之危,鄙州经过商议讨论,要追随仁政所在,并不是因为我们个人疏远袁绍,而偏向于将军你……”

    这样的回答,又怎可能为公孙瓒满意。

    哪怕公孙瓒知道赵云厉害,也只是让他做一个主骑。

    所谓主骑,就是战将。

    每逢冲锋陷阵时,主骑当先。

    说难听一点,也就是类似于炮灰的xìng质。

    而今,丫儿和刘闯似乎有故事,赵云只要展现出足够的能力,便可以站稳脚跟。

    再说了,大将军卫青,如果不是因为卫子夫的关系,又怎可能被汉武帝放心的使用?裙带关系虽然有些难听,但是在有些时候,却是一个人建功立业的最佳助力。所以,夏侯兰对这件事,倒是能够看得开……

    +++++++++++++++++++++++++++++++++++++++++++++++++++

    第二天一早,赵云登门拜谢了麋缳等人,见赵琰在府中过的不错,也就放下心来。

    他随即和麋竺汇合,两人带着一队人马便匆匆上路,赶赴渔阳郡雍奴县,打探田豫的消息。

    而刘闯则召集众将,把临渝的事情安排妥当后,带着庞德,匆匆赶往孤竹城。

    时间,对他而言极为宝贵。

    他必须要在淳于琼抵达辽西之前,做好妥善安排!

    官渡之战,迫在眉睫。

    刘闯心知,他谋划了整整四年的棋局,已经拉开了序幕……,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