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12章 乾坤大挪移

第212章 乾坤大挪移

    河内,武德。

    曹军大营,凭河而立,延绵十余里。

    河内战事已经进入尾声,薛洪和眭固虽仍在坚持,可所有人都能看出,他们已是强弩之末。

    眭固屯南阳城,也就是修武辅城,与修武薛洪相互呼应。

    只是,军心动摇,加之之前连战连败,叛军早已无心继续。曹cāo也恰到好处的停止了攻势,他命徐晃曹洪继续围攻南阳城眭固,但是对薛洪却一改之前强硬态度,派出司马朗前去劝降。

    司马朗不仅仅是河内人,更是河内望族司马氏嫡长子。

    司马氏在河内享有的威望,非河内人难以体会。薛洪和司马氏就有些交集,在见过司马朗之后,态度旋即变得暧昧起来。据曹cāo推测,薛洪已有意投降,只是无法立刻下定决心。

    既然如此,索xìng就再推一把。

    曹cāo也很爽快,下令曹洪徐晃,三rì之内破南阳城,以威慑薛洪。

    他则率屯于武德,停止对修武主城攻击。薛洪就算有意和眭固夹击,凭徐晃和曹洪两人之能力,薛洪也休想得逞。

    只要斩杀眭固,招降薛洪,河内之战即可平定。

    此战从三月初开始,至今已逾二十rì,曹cāo实在是不想继续拖延下去……

    不过,一个从许都传来的消息,让曹cāo之前的愉悦心情,转眼间就烟消云散!

    “那闯儿,竟然跑了?”

    曹cāo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之sè,失声道:“怎会让他跑了,那么多人盯着他,难不成他肋生双翅?”

    “主公,此儿狡诈。”董昭一脸苦涩道:“他之前在重修府邸之时。便挖了一条地道出来,直通长社城外。当时长社长也还问过他,刘府所选位置偏僻,请他另择一处,可那闯儿最后……谁也没想到他居然如此狡诈,当时他身在许都,便已开始谋划此事,端地有些厉害。”

    “那他从何处逃走?”

    “据说是向北,渡河而走。”

    “渡河?”

    曹cāo睁大眼睛。“你是说,闯儿从河内逃离?”

    “正是!”

    曹cāo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如此说来,这刘闯几乎是从他眼皮子底下溜走。

    也难怪,河内如今正处于战乱时期。曹cāo忙于消灭眭固和薛洪,所以在其他地方难免会有松懈。如此一来,刘闯等人大可以假冒溃军逃走,根不会引起地方的关注。只是,他不回北海,却往北走,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要舍弃北海基业,投靠袁绍?曹cāo心思乱了……

    “公仁,从长社北上渡河,其间关隘重重。

    陉山关、密县和新郑、旋门关、大伾山和成皋……这么多关隘。何以没有拦住刘闯一行人?”

    董昭露出赧然之sè,轻声道:“不瞒奉孝,确是我等疏忽了!

    大家都想着河洛不可能出现敌军,所以难免会有懈怠。而那闯儿。正是趁此机会,打了我等一个措手不及。他先假冒妙才将军部曲。与陉山关军侯吴班勾结,闯过陉山关。而后又持司空兵符,自通过洧水渡口。据妙才将军禀报,这闯儿兵行险招,先后诈开旋门关和成皋,斩杀卞喜与蔡阳两位将军……而后又在大河渡口乘坐渡船渡河,并在北岸将渡船焚毁。”

    “慢着,我记得沿河渡船,都已被征辟,何来渡船?”

    “这个……若已命伯宁和烈两人着手调查,据估计,那些渡船很可能是来自大河上游,孟津一带。”

    董昭汇报的非常详尽,而郭嘉询问的也极为仔细。

    曹cāo却没有出声,拿着荀彧和夏侯渊送来的书信,沉吟不语……

    “公仁,你立刻派人前往泰山,着子孝停止整备军马,命臧霸屯兵峥嵘谷,不得轻举妄动。”

    “主公……”

    “闯儿这一回,使得好计策,你我恐怕都小觑了他。”

    曹cāo站起身,把手中两封书信,分别递给了郭嘉和董昭。

    郭嘉和董昭接过书信,认真阅读一遍后,脸上都流露出诧异之sè。随后,两人又把书信交换了一下,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

    “这闯儿,究竟是什么意思?”

    董昭愕然开口道:“若书信中言,在闯儿书房内,发现鞍镫图纸;妙才又在大河渡口找到百余匹配有新式鞍镫的马匹?”

    “这是他送与我的……”

    曹cāo眼中,突然闪过一抹笑意。

    “前些时候,我在许都邀请玄德,青梅煮酒,评论英雄。

    当时我与玄德,遍论天下豪杰,惟独没有提到这小子。玄德是不想提他,而我确是有轻视之意。可现在看来,勿论我与玄德,皆小觑此儿。天下英雄,唯cāo与皇叔,玄德与之相比,还是略显不足。此儿胆大心细,且有担待,有古之盗跋之风。他这次甘愿前来许都,便免去了北海之危,而后可以从容布置。想来他北海布局已经结束,所以才选择在此时逃离许都。

    时机,胆略,智谋……此三者掌控的无一不妥。”

    曹cāo说罢,扭头对郭嘉苦笑道:“早知如此,当初我就该听奉孝之言,强攻广陵,将之斩杀。”

    想当初,曹cāo有大把机会解决刘闯。

    可因为各种顾虑,到最后未能下定决心……

    “主公,此儿过洧水渡时,持司空兵符,不得不查。”

    曹cāo摇摇头,“公仁之意,我已知晓。

    然此事却不可以继续追查,否则定会造成太多动荡。而今袁绍灭了公孙伯圭,对我许都正虎视眈眈。若这时候许都动荡,势必会给袁绍可乘之机。至于若,我相信这件事和他无关。

    不仅若,我相信元常等人,这时候也在为此儿胆大而惊讶。”

    曹cāo说完,向郭嘉看去。

    却见郭嘉轻轻点头。表示赞成。

    “那这鞍镫图录……”

    “公仁,你立刻返回许都,让若依照图录,秘密打造三千套鞍镫,并交付于子和使用。

    另外,命长社长妥善保护好中陵侯夫妇陵寝,并让人好生照顾刘府宅院。

    既然孟彦小儿献于我这般大礼,我自不能辜负他的美意。

    还有,传我命令。拜元常为京兆尹,即可前往长安……也算是我报答孟彦小儿的这番美意。”

    曹cāo一连串命令发出,董昭牢记在心中,立刻领命而去。

    “奉孝,你看这样安排。可好?”

    郭嘉沉吟许久,轻声道:“如此甚好,也不至于令事态继续扩大。

    不过闯儿既然已经逃走,主公何不顺水推舟,给他一个名份?闯儿此次北上,其目标已经非常清楚。他当初来许都,就存了拖延的心思。想来也看出。那北海和东莱不足以为持……我大体上,可以猜出闯儿的谋划。他定然会用北海和东莱两郡,向袁初换取一栖身之所。

    以闯儿聪慧,绝不可能选择富庶之地。袁初也不会答应。

    所以他的目标,无非幽、并两地,而东莱濒海,我曾听人说。他在下密造船,所以想来。他最有可能选择的地方,就是幽州。而幽州之地,唯两辽不被袁初所重……嗯,想必他选择的地方,当在辽东辽西。司空索xìng给他一个辽西太守之职,那袁初必因此而心生忌惮。”

    曹cāo闻听,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手指郭嘉道:“知我者,奉孝也。”

    但随即,曹cāo沉下脸来,轻声道:“可是闯儿此次逃脱,得多方助力,不可不防。

    最关键是要弄清楚,大河渡口那三十余艘渡船究竟从何而来?能一下子搜集三十余艘渡船,想来也颇有实力……如此力量,非颍川人所为,我现在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在帮助刘闯。

    还有,此前在驿馆刺杀闯儿者,会不会也是这个人暗中布局?”

    郭嘉连忙起身,“主公放心,嘉必会彻查此事。”

    曹cāo点头,复又在榻椅上坐下。

    他从书案上将那两封书信拿起来,又阅读一遍之后,“闯儿实为心腹之患,然则你既然选择北上……呵呵,相信用不得多久,初便会寝食难安。呵呵,你这次走的一步好棋,我倒想看一看,你能有怎样表现。也罢,既然你决意如此,且随你去,莫要让我失望才好啊……”

    ++++++++++++++++++++++++++++++++++++++++++++++++++

    建安四年三月末,刘闯逃离许都。

    与此同时,北海国大迁徙行动也进入尾声,伴随着袁谭进驻北海,刘闯所部全部退入东莱。

    如此变局,让无数人感到吃惊。

    想当初,在刘闯进入许都的时候,许多人都以为,这天底下将会减少一个诸侯。

    北海东莱,理应是曹cāo囊中之物,可不想刘闯一个乾坤大挪移,将安危系于己身之后,使得所有人对北海失去了忌惮之心。也正是趁此机会,刘闯顺利和袁绍完成了北海国的交割。

    扬州,吴郡。

    孙策将手中书信丢在案上,忍不住仰天一声长叹:“真个小觑了这只飞熊。”

    周瑜坐在一旁,也是面sèyīn沉。

    俊俏的面容之上,笼罩一层yīn霾……

    “伯符,而今飞熊非你我之敌,此前我等奉命夹击,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想来他心中清楚。

    如今,咱们还是该把jīng力投注豫章。

    需尽快将刘繇解决,平定江东战事……另外,会稽山越已成心腹之患,可以命公苗出战,尽快将山越平定。至于飞熊……可使人留意他下一步发展。若他还能崛起,便派人与之交好;若不能崛起,伯符又何必担心?”

    孙策听罢,也不禁点头称是。

    “如此,豫章战事,便交付公瑾。

    我将亲自督战会稽,尽早结束山越之事……不过,前次派人出使交州。却被士燮所拒,公瑾以为该如何是好?”

    交州!

    周瑜听到这个地名,也不仅蹙起眉头。

    交州的事情,的确有些麻烦。

    自古以来,交州便自成体系,易守难攻。一方面,是由于环境的原因,若征伐交州,少不得要面临毒瘴之险。且江东将士。虽比邻交州,却时常会出现水土不服的现象。也正是因为环境恶劣,自秦朝大将任嚣攻占了交州之后,即便是英明如帝,对交州也是施以怀柔。

    如今。交州为士家所控,外人根无法涉足其中。

    可若不把交州收回来,他位于江东背后,始终是一个威胁……

    周瑜沉吟许久,轻声道:“交州山民众多,土著凶残。

    士家在交州更经营百年,气候已成。想要夺取交州。不可力敌,只能智取……二公子如今已经chéng rén,何不命他前去应对?这样一来,对他也是一番历练。不知伯符以为如何?”

    孙策闻听,顿时陷入沉思。

    孙权如今已经十八岁,展现出不同寻常的能力。

    特别是前年出使北海国,回来之后。更成熟稳重许多。

    前次,孙策同意与曹cāo夹击刘闯。孙权就极不赞成。为了这件事,兄弟二人还起了一次冲突,最后孙策以兄长的身份,才算把孙权压住。但从那以后,孙策也发现,孙权已经长大,而且也有了自己的想法。之后孙权为为奉义校尉,更开始招揽人才,逐渐成就了气候……

    而今,孙权身边已聚集了不少人才。

    有诸葛瑾,武有周泰,俨然在江东自成一派。

    最重要的是,孙权和孙策的政见分歧很大。

    孙策对江东世家大族态度极为强硬,而孙权却认为,对于这些世家大族,最好以安抚为主。

    这也是兄弟二人产生矛盾的主要原因……江东小霸王对江东的控制力仍在,可是许多世家大族子弟,却和孙权交好。

    孙策能够理解周瑜的想法。

    孙权随着年纪增长,会越发有主见。

    到时候,两兄弟之间定然会产生矛盾,也会令江东发生内讧。

    与其这样子,倒不如让孙权从江东的政治中心脱出去,负责处理交州事务,免得他rì后权柄越来越重。

    可那交州,却是蛮荒之地,穷山恶水不说,更有山民土著作乱。

    万一孙权发生意外,那……

    见孙策犹豫不决,周瑜轻声道:“伯符,大丈夫yù成大事,怎可效仿那妇人之仁。

    让仲谋前往交州,对你、对仲谋都有好处。如今正是你成就大事的最佳时机,江东绝不可再有动荡。”

    孙策听罢,依旧沉默不语。

    良久,他抬起头,看着周瑜道:“公瑾,我可以让仲谋前往交州,但你要保证,他不会有xìng命之忧。”

    周瑜犹豫了一下,轻轻点头……

    +++++++++++++++++++++++++++++++++++++++++++++++++++++++++

    嘭!

    伴随一声响,书房大门被打开。

    关羽张飞迈步走进书房,却看到刘备席地而坐,正在编制一双草鞋。

    两兄弟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刘备。

    可刘备,却毫无羞愧之sè,反而笑着招手,“云长,翼德快来,我刚编好两双鞋子,你二人试一试?”

    “兄长,你这是作甚?”

    关羽忍不住惊讶问道,胸中更腾起一股怒气。

    倒是张飞没有说话,而是走上前,从刘备手里接过一双草鞋。

    关羽道:“兄长不留心国家大事,每rì在家中不是种菜便是编制草履,莫非要在许都安身不成?”

    他强压着怒气,但话语间还是透出不满。

    刘备微微一笑,“此非云长所知也。”

    关羽一怔,旋即不在追问。和刘备结识十五载,对于刘备的野心,关羽心中怎可能不知?

    既然他这么说,也就代表着,他的野心并没有消亡。

    不愿意说,必然有他的道理。关羽心里虽然依旧感觉不太舒服,但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最近一段时间,他可以感受到,刘备对他似乎有所疏远。至于原因?他倒是大体能够明白,和之前刘闯两次义释关平有关。再加上前次打围,刘备出工不出力,关羽在事后也曾埋怨两句。刘备嘴巴上虽然没说什么,可这心里是否会有其他的想法,关羽也不敢保证。

    “云长,翼德,又发生了什么事?”

    “刘闯,跑了!”

    “哦?”

    刘备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让关羽心中更觉不满。

    张飞道:“兄长似乎并不惊讶?”

    “有什么惊讶。”刘备笑道:“闯儿绝无可能归顺曹cāo,他这次乖乖跑来许都,我就知道他另有图谋,所以才故意避让。他这种人,岂能甘居人下?想来时机成熟,他逃走又有何奇怪?”

    “可是兄长难道就没有想法吗?”

    刘备眼中,闪过一丝落寞之sè。

    半晌后他放下手中草履,站起身走到门口,向外面看了一眼,确认无人。

    “若在以前,我必不想说明。

    人多嘴杂,难免会有变故……但今rì,我愿与二位贤弟一诉衷肠。我乃中山靖王之后,是皇亲国戚,又怎甘愿在此,为曹cāo效力?可是,曹cāo对我忌惮颇深,我又不似那闯贼,背景深厚,更得天子宠信,能胡作非为,而cāo贼不敢对他下手。我若稍有异动,cāo贼必坏我xìng命。

    我死不足惜,可天子又当如何是好?

    闯贼得天子宠信,却不可为江山栋梁……那闯贼虽不学无术,但有一句话,深得我心:沧海横流,方显英雄sè。路遥知马力,rì久见人心,谁忠谁jiān,rì后自知。我需保全此身,方能为汉室效力。不是我不愿逃离,实我如今,无力离开……待时机成熟,我自会离开许都。”

    刘备说完,便走到门旁。

    伸手用力拍击门框,那背影透出一丝难言落寞……

    PS:  第二卷终,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