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02章 鸡肋

    该如何处置?

    郭嘉从曹cāo的话语中,听出了浓浓的不满之意。

    最近一段时间,他似乎太过于在意颍川士族的感受,疏忽了曹cāo的想法。

    郭嘉的这种做法,倒也没什么错误。在这个家天下的时代,家、国、天下。三者间,家无疑是一切的基础。郭嘉作为一个颍川人,不能不考虑颍川士族的态度和想法,所以在不知不觉中,就有了一些偏向。

    曹cāo当然会有不满!

    但郭嘉并不因此而生气,只在心里轻叹一声道:“主公,刘皇叔虽在长街杀人,但终究事出有因。

    卫氏这两年来,也的确是有些张狂。

    去年伯宁便连续处置了几个卫氏族人,却依旧无法让他们有所收敛

    当然,我并不是说刘皇叔正确……我的意思是,刘皇叔必须要处置一番,更要敲打一下卫氏族人。嘉也知道,主公念及旧情,故而不忍太过严厉。可主公你而今奉天子讨逆不臣,为天下人所关注。你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无数人放大,一个小小的错误,都可能带来麻烦。

    至于刘皇叔……”

    郭嘉轻声道:“可黜其扬武将军职,废灌亭侯。”

    曹cāo闻听,眉头一蹙,轻声道:“难道不黜其北海相之职吗?”

    “主公,若黜其北海相之职,必然会逼迫刘皇叔部曲投靠袁绍。

    此次之所以要废黜他扬武将军和灌亭侯之职,也是因为要给卫家一个交代,否则主公怕也难以成功。先将其散职罢黜。而后再设法分化其部曲。如今刘皇叔身在许都。也是鞭长莫及。”

    郭嘉的意思很清楚。徐徐图之。

    若一下子治刘闯太大罪名,恐怕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首先刘闯会心神不满,说不得要铤而走险;其次也会触怒颍川士族。他们或许不会背叛曹cāo,却会针对卫氏族人。到时候,你曹cāo要不要帮助卫家人?若你帮助,则可能会进一步激怒卫氏族人。可若是不帮,卫兹当年曾资助过曹cāo,便会被人指责为忘恩负义之辈……

    先黜了刘闯的军职和爵位。再设法罢黜他北海相之职,拉拢他的手下。

    这一点,曹cāo已经开始派人去做,但目前而言,还没有太大的进展,故而不要太激怒刘闯。

    曹cāo闻听,沉吟不语。

    片刻后,他叹了口气道:“也罢,就依奉孝所言。

    不过,最好再关他几rì。让他老实一点。这家伙自从来了许都,就一直不安分。权作是jǐng告一番。”

    毕竟杀了那么多人,头天进去,第二天就出来……

    传扬出去的话,说不定还会以为是曹cāo怕了这个刘闯。

    郭嘉说的没错,要对付刘闯,还是要用软刀子慢慢的收拾。若太猛烈了,必会适得其反。

    +++++++++++++++++++++++++++++++++++++++++++++++++++++++++++++++++

    许都天牢,守卫森严。

    刘闯被关进大牢后,满宠立刻加强了保护。

    其实,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

    刘闯杀了那么多卫家护卫,卫氏也不是小门小户人家,和曹cāo关联颇深。万一要报复刘闯,岂不是会有危险?刘闯在牢里出任何危险,都会给满宠惹来麻烦。别的不说,只说钟繇那老家伙,就能让满宠吃不了兜着走。更不要说,在刘闯身后,那极其庞大的颍川士族……

    杨修提心吊胆地走进大牢中。

    大牢走道,光线昏幽。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恶臭气息,让从小喜欢干净的杨修,颇感不太适应。

    如果不是他老爹杨彪让他前来,杨修还真就不太愿意走进牢房。说起来,他现在的身份挺尴尬。曹cāo为安抚朝中老臣,在收拾了杨彪之后,又征辟杨修为主簿。听起来,这职位不低,但实际上,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书吏。平rì里处理的公文,也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

    杨修xìng子很傲,有心辞去,又害怕曹cāo报复。

    无奈之下,他只好耐着xìng子坐下来。

    前段时间,他奉命接待刘闯,倒是和刘闯建立了一些关系。

    这一次他奉命前来,心中更是忐忑。

    因为这一次他来找刘闯办得事情,可是极为凶险。万一有一个差池的话,说不得有xìng命之忧,甚至会家破人亡。

    “德祖,你怎么来了?”

    就在杨修心神恍惚,有些魂不守舍的时候,忽听一个洪亮的声音。

    抬头看,就见正前方一座囚室,面积达百十平方。这原本是一个大囚室,关押一些普通的犯人。如此一个牢室,平rì里至少可以关押几十个人。可现在,偌大囚室之中,只刘闯一人。

    囚室里有一张坐榻,摆放一张书案。

    被褥整齐,甚至还放了书籍和笔墨纸砚。

    牢室里的空气,也不算太差,感觉通风挺好。刘闯正坐在榻椅上看书,看上去格外的逍遥。

    狱吏打开牢门,放杨修进去。

    杨修连忙打起jīng神,迈步走进牢内,“皇叔,听闻你出了事故,所以有些担心,特来探望。”

    嗯?

    刘闯清楚的捕捉到杨修声音中,那不易被人觉查出来的颤抖。

    当下微微一笑,“德祖有心了,某在这里一切尚好,满县令对我倒还算客气,请德祖不必担心。”

    提起满宠,杨修心里突然腾起一股子怒气。

    想当初杨彪被抓进来后,这满宠可是真敢用刑,把杨彪折磨的死去活来。

    确是个小人!

    看看他对刘闯的态度,再想想满宠对杨彪的态度。杨修就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耳边。突然回响起临出门时。杨彪的那一番叮嘱:“德祖,弘农杨氏,今不如昔。

    而今为父靠着祖上留下来的威名,虽能保全自身,却无法给你带来太多的帮助。cāo贼征辟你,看似是讨好,实则也是为了暗示为父,不可轻举妄动……你留在许都。凭你才气和文名,或许能安身立命。但要想飞黄腾达,光耀门楣,恐怕会非常困难。你xìng子又偏轻浮,又受不得气,留在许都早晚会有危险。这次你前去和刘皇叔联络,若能成事,便留在他身边吧。”

    脑海中,浮现出老父那张苍老的面容,那一头花白头发。

    杨修不由得收起心思。仔细打量刘闯。

    虽身在囚室,可刘闯衣着整洁。看上去毫无半点颓然之sè,稳坐榻上,透出一股沉稳之气。

    “皇叔,别来无恙。”

    杨修拎着食盒走进牢室,笑呵呵把食盒中的酒菜取出。

    “皇叔身在牢中,难免会有口腹之yù。

    修着人准备了些酒菜,献于皇叔品尝,还请皇叔莫怪。”

    刘闯一怔,顿时露出一抹恍然之sè。

    他似乎已经弄明白了杨修的来意,当下也不客气,招呼杨修落座。

    “这牢中饭食的确有些难入口,德祖送来的正好,不如与我一同用酒?”

    这是一个好开始,杨修心中一喜,连忙在一旁坐下。

    说实话,东汉时节的美酒佳肴,其实并不如想像中那么美好。烹制食物的手段,多以煮、炖、蒸、烤等手段为主。似后世的炒菜,尚未有出现。如此一来,可供挑选的种类也就不多。

    至于酒水……

    哈!

    刘闯并不是那种贪恋口腹之yù的人,而且他虽然身在囚室,但满宠却不敢怠慢,在饭食方面更是极为用心。

    所以,他对杨修的酒菜并不感兴趣。

    从内心而言,刘闯对杨修的感官并不是很好。

    后世传言的‘鸡肋’,在他心目中,不过是一个喜好耍小聪明,喜欢炫耀之人,根本做不得大事。不过从目前和杨修的交集来看,这位传说中的‘鸡肋’,虽说略显轻浮,但好像并不似后世演义中所言的那么不堪。甚至在和他交集的大多数时间里,杨修的话虽多,却很得体。

    这也使得刘闯对杨修的兴趣,一下子增加不少……

    “德祖,外面情况如何?”

    “回皇叔的话,倒还算平静……卫氏族人,素来霸道,在民间口碑并不甚好。卫兹虽说不错,可惜后继无人。凭借曹公宠爱横行一时,却终究长久不得。听说,这件事发生后,卫氏受到曹公严厉斥责,所以这两rì很老实。也是皇叔声威显赫,换个人,还真不一定能震慑他们。”

    杨修这番话出口,有点不太自在。

    他并不喜欢恭维人,所以说出来的恭维话,总是有些别扭。

    刘闯忍不住笑了,“若卫兹尚在,我说不定敬他卫氏,可卫兹已死多年,卫氏靠着卫兹当年那点恩义,已收获太多。若不知道和光同尘,早晚必有杀身之祸……某虽身在许都,怕他个鸟来?”

    这话说的轻描淡写,却透着豪壮之气。

    杨修忍不住笑道:“也就是皇叔,才有此豪气。”

    两人东拉西扯的说了一会儿话,眼见天sè不早,杨修便起身告辞。

    不过临走时,他并未把食盒带走,只说明rì还会送饭来,到时候自会更换。

    “皇叔慢慢用酒,若有什么需求,只管与我说就是。”

    杨修说完,便告辞离去。

    狱吏把杨修送走之后,刘闯坐在榻上,看着地上的食盒,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杨修此来,恐怕别有用意。

    他不可能只是为了来送一顿饭菜……把食盒留下来,莫非有蹊跷不成。

    他伸手握住食盒提手,轻轻摩挲。

    片刻之后,他向外面看了一眼,见没有什么人,手上猛然一用力,就听咔嚓一声轻响,食盒提手的手把便被他拧下来。手把是一个空心手把,里面塞着一卷锦帛。刘闯迅速将锦帛取出,而后把提手复原。他吃了一阵会儿,便叫来狱吏,把餐具收拾好,躺在坐榻上假寐。

    时间,一点点过去。

    不知不觉中,天sè已晚。

    大牢中已不见人迹,狱吏也都纷纷休息,整个大牢一片寂静。

    刘闯这才小心翼翼把那卷锦帛取出来,凑在灯光下仔细阅读……锦帛,赫然是一番讨逆檄文,上面还有一连串的名字。董承、吴资、吴硕、王服、种辑、马腾……当刘闯看清楚了上面那一个又一个的名字之后,突然间激灵灵一个寒蝉,立刻意识到这锦帛是什么来历。

    衣带诏!

    难道说,衣带诏一如历史上那样,发生了不成?

    不过,依稀记得,三国演义里曾提到衣带诏是发生在三月间。

    而现在,不过一月末,怎地就有了衣带诏的出现?但想想,似乎也不足为奇。由于刘闯的突然出现,曹cāo提前了chūn搜打围的时间。这样一来,衣带诏提前出现,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可董承不是应该去找刘备吗?

    刘闯和董承没什么交情,倒是和伏完有过交集。

    若这衣带诏的发起人是伏完,那找到刘闯就不足为奇。董承……他之前一力推荐刘备,更助刘备重返宗室。按道理说,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董承应该去找刘备,而不是跑来找刘闯。

    看罢檄文内容,刘闯心中狂喜。

    这可是老大的政治资本,原本以为衣带诏和他不会有什么交集,却不想……

    刘闯闭上眼睛,陷入沉思。

    片刻后,他突然提起笔,准备在锦帛上签名。但随后,又把笔放下来,咬破手指,在锦帛上写下‘誓杀cāo贼,共扶汉室’八个血字。而后又写下名字,并题上rì期。之后,他把锦帛收好,放在怀中。

    第二天,杨修提着食盒再次前来送饭。

    刘闯只吃了一口,突然破口大骂道:“德祖何以欺我?”

    “皇叔此话怎讲?”

    “昨rì你送来的酒食,乃毓秀楼所做,今rì这酒水却淡出个鸟来,实在是欺我太甚。”

    杨修一怔,旋即明白过来,也勃然大怒。

    “皇叔好没道理,某送饭菜,乃一番好意,你怎可如此挑拣。”

    两人抄了两句,刘闯便动手把杨修推搡出去。推搡时,趁机把那锦帛放进杨修的怀中……

    杨修则一脸愤恨之sè,怒冲冲离开。

    当走出大牢之后,他突然长出一口气。

    心里面涌起一股欢喜之情,当刘闯把那锦帛塞进他怀里的时候,他就知道,刘闯实际上已经接纳了他的存在。既然刘闯已经签下了衣带诏书,那接下来,便是设法让他尽快离开许都。

    杨修眼中闪过一抹jīng光,他心中已经有了让刘闯脱身的计策,若能够成功,则大事可期……(未完待续……)

    PS:青创会终于结束……六年一届的青创会,可谓文坛盛事。这次能够参加这次会议,也算得幸甚,收获颇丰。从今天开始,会尽快恢复状态更新。似乎又有了那么一些激情……俺要加油!!!,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