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98章 十步杀一人(一)

第198章 十步杀一人(一)

    对于马超,刘闯感官极好。

    在整部三国演义中,有两个人,刘闯是不会受到三国志观点的影响。

    一个,是赵云。

    那个在后世被无数人推崇,被无数人喜爱,白马银枪的常山赵子龙。而另一个,就是马超马孟起。史书里,对马超的评价有两种,一种是赞,一种是毁。可以说,历史上的马超,是个毁誉半参的人物。

    曹cāo说:马儿不死,吾无葬地也。

    诸葛亮评价说:孟起兼资武,雄烈过人,一世之杰。

    这两个人对马超的评价很高,甚至有推崇之意。

    但再看其他人的评价,却大都有诋毁之语。

    比如杨阜评价马超是:超有信、布之勇,甚得羌、胡之心。

    这句话的意思大体上是说,马超勇力无双,但却有羌人胡人的虎狼之心。

    而王商则评价说:超勇而不仁,见得不思义,不可以为唇齿……

    其实,刘闯前世曾仔细的搜集过一些这样的评价。发现对马超推崇的人,多是当世人杰,曹cāo和诸葛亮在历史上的地位,自不需要赘言。相反,对马超多有诋毁之言的人,多以关中世族为主体。

    杨阜、王商、还有杨戏之流,包括姜叙之母,大都和马超有利益冲突,甚至是有生死之仇。

    而这些个关中名士,痛打落水狗的手段也极其残忍。

    刘闯一直觉得,历史从来没有所谓真相,更多是以胜负而做评判。

    马超是一个失败者。而且身怀异族血统,故而被许多人所鄙视,更不为那些世家大族接受。

    他崛起于西凉,横行关中。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不但破坏了关中士族的利益,同时他那血统,也必然受到关中士族的排斥。

    但如果马超胜了,还会有这些个评价吗?

    刘闯更信诸葛亮和曹cāo的评价。马超说穿了就是个不得志之人。

    和马超有过一次短暂的接触,这个人爽朗豪迈,给刘闯的感官不差。

    刘闯一直想要找机会和马超拉拉交情,哪怕不能立刻招揽,但有朝一rì,若马超失败后,有这么一段情义在,相信他会第一时间,跑来投奔刘闯。只是。刘闯却不好随意去找马超。

    这其中有很多因素。最重要的。便是刘闯的身份。

    若刘闯没有那么大的名声,没有那么高的地位,和马超相交也没什么不妥。

    可问题是。刘闯的身份地位太高,而马超不过是一个西凉小将。若刻意去结交。反而会有一种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感觉。要和马超交往,必须要找个合适的机会,顺理成章的结交才成。

    对此,刘闯也非常小心。

    没想到会在北许里的酒楼和马超相遇,刘闯也不矫情和推拒,带着太史享便登上酒楼。

    这酒楼中,食客颇多,已没有空位。

    马超和两个青年坐在窗口,正凭栏吃酒。

    刘闯一出现,马超连忙起身招手,而他身边的两个青年青年,也连忙起身,神sè间带着一丝拘谨。

    “孟起,倒是好雅兴。”

    刘闯说着话,便大步走到食案前。

    他先是和马超打了个招呼,而后好奇向马超身边两个青年看了一眼。

    常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和马超能坐在一起的人,想来也非等闲之辈。不过,马超在许都不认识什么人,而那两个青年的装束,一看就知道是凉州打扮,想必是马超的部曲。为部曲能与马超同席,当不简单。

    马超拱手道:“皇叔说笑了,来许都这些时rì,闲的骨头发痒。

    整rì里也无所事事,所以便与两个兄弟出来闲逛。倒是皇叔,前些时候许田打围,大展神威。一人独杀两头老罴……可惜当rì我没资格随行,若不然定要亲眼见见皇叔的手段才是。”

    见马超和刘闯两人谈笑风生,两个青年的眼中,不禁流露出疑惑之sè。

    刘闯何许人也?

    他二人当然知道。

    不仅知道,两人对刘闯甚至很是敬佩。

    可马超何时与刘闯有了这么好的交情?若是马超和刘闯交情这么好,又怎会不受马腾重视?

    “皇叔,这位是我堂弟马岱,字元泰。”

    马超向刘闯引介身边青年,指着那偏清瘦的青年道。

    马岱?

    果然是他!

    这可是马超手下最忠心的打手,跟着马超四处流浪,马超死后,甚得诸葛亮所重,后来更斩杀了魏延。

    刘闯微微一笑,与马岱拱了拱手。

    他身为皇叔,而且名声在外,自不可能见个人就大惊小怪,反而会落了下乘。为上位者,就必须要有为上位者的气度。动辄一惊一乍,会让人觉得不稳重,弄不好反而会被人轻视。

    而且,刘闯也过了那一惊一乍的年纪。

    重生以来,什么人物没见过?从吕布到关羽张飞,他见过的猛士无数,早已不会流露于脸上。

    这个,就叫做架子!有的时候,这个架子是必须要端起来,若不端起来的话,反而会被人责怪。果然,那马岱连忙躬身行礼,露出惶恐之sè。刘闯和他聊了两句,目光便落在另一人身上。

    “令明,来见过刘皇叔。”

    马超说着,指着那魁梧雄毅的青年道:“这是某之心腹,庞德庞令明,凉州汉阳郡人氏。”

    果然是他!

    刘闯心中暗自嘀咕一声,拱手和庞德见礼。

    庞德啊……这可是一个不逊sè马超的牛人,历史上惜败于关羽,最后被关羽所杀。

    其实,先前马超介绍马岱的时候。刘闯就猜到了庞德的身份。虽然历史上,庞德最后归降了曹cāo,背叛了马超,但刘闯对其人。却是极为喜爱。当然了,他依旧没有表露的太过热情。而庞德看上去,比马岱要沉稳许多,也只微微一笑。躬身见礼,没有表现的太过失sè。

    待介绍完毕之后,四人便坐下来。

    太史享则跪坐在刘闯身后,将甲子剑横置身前。

    “皇叔可曾听说,公孙瓒败了!”

    “哦?”

    落座后,刘闯和马超吃了几杯酒谁,马超便挑起话题。

    公孙瓒死了吗?

    算算时间,历史上他似乎也就是在这个时间段,被袁绍所败。

    马超叹道:“想当初白马将军之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谁又料想到。他竟这么快就被袁绍所败。”

    “孟起,亦敬服公孙瓒?”

    “呵呵,他当年在塞外大战胡人。声名远扬,白马义从。焉得不敬?”

    “是啊,他败得的确很快。”

    刘闯嘴里一边回应着,心里面却在盘算着另一件事情。

    公孙瓒战败被杀,那袁绍一统河北之势,已无可阻拦……接下来,他应该就要筹谋官渡之战。也不知陈群和陈矫二人,游说的如何?如果不能换来辽东辽西,那刘闯就会非常麻烦。

    当然,他也可以自东莱郡跨海强攻辽东,但毕竟名不正,言不顺。

    刘闯心中,不免感到有些忧急。

    北海国方面至今没有消息传来,让刘闯也不清楚,那边准备的如何。虽然之前诸葛玲说,陈群和陈矫已经开始行动,可如果不能得到袁绍的首肯,始终是一桩麻烦事,令人感到头疼。

    “皇叔身体可康复过来?”

    “哦,已经大好。”刘闯笑道:“就是些许皮肉之伤,又能有甚大碍?在家歇上两天,也就是了。”

    “若如此,不知皇叔可愿与超切磋一回?”

    “嗯?”

    马超露出一抹赧然之sè,笑呵呵道:“超亦知有些冒昧,不过闻高手在前,若不得切磋,超不免有些难耐。故而冒昧恳请,若皇叔以为合适的时候,可否与超切磋一回,也算了了心愿。”

    “不想,孟起还是武痴。”

    马超笑了,脸上露出一抹自傲之sè。

    “超久闻中原人杰地灵,高手无数。

    此次随我父前来,就存有与高手切磋之意。奈何从西凉一路过来,所遇高手,尽是虚有其名。便是这许都城里,除皇叔之外,也无甚能人。超听说,司空帐下猛将如云,但是却颇为失望。几次想要寻人切磋,却不得其门。所以,才想要和皇叔角力,还望皇叔切勿怪罪。”

    马超神sè,非常诚恳。

    刘闯从他的眼中,看出一抹期盼之sè。

    按道理说,马超不应该是这种xìng子,可他……

    联想到马腾马超的父子关系,刘闯或多或少,有些明白了马超的想法。

    他想要成名,他想要获得马腾的关注……所以才想了这种办法!刘闯脸上,浮现出一抹古怪的笑意。

    马超是想借自己,扬名立万啊。

    感觉到刘闯似乎看穿了自己的心意,马超俊脸一红。

    刘闯笑道:“孟起所言,也正是我所想。

    没错,这许都城中,能称为上将者屈指可数,而那些为上将者,又爱惜羽毛,怎肯提携后辈?就依孟起之言,三rì后咱们比试一回。我也想知道,堂堂西凉锦马超,领究竟如何。”

    马超闻听大喜,连忙举起酒杯,敬了刘闯一杯。

    几个人年纪相差并不大,交谈起来话题颇多。

    忽然,只听酒楼上一阵喧哗sāo乱,更有一女子发出惊呼之声。

    “该死贱婢,我请你吃酒乃一番好意,你怎敢薄我颜面?”

    一个华服青年,抓着一个妙龄少女,声sè俱厉。

    那少女拼命挣扎,奈何华服青年身边爪牙众多,根脱身不得。而且,看情况,华服青年似乎出身不差,周围虽有人一旁蹙眉表示不满,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为少女说话。

    “我告诉你,今rì你若不从我,就休想离开。”

    华服青年,一把将那少女抱在怀中。

    却见少女张口狠狠咬在青年的手上,疼的那青年惨叫一声,虽松开手,却一把将少女推倒在地。

    “贱婢,找死。”

    华服青年说罢,怒气冲冲反手从一名扈从手中抢过宝剑,上前一步,举剑就要把少女刺杀。

    就在这时,一个青铜觞突然砸过来,正中那青年的手腕。

    青年吃大叫一声,宝剑脱手落地,发出当啷一声响。

    “哪个混蛋,竟敢偷袭我!”,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