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90章 朝天子(四)

第190章 朝天子(四)

    驿官来已经准备退下,没想到刘闯会突然发问。

    他先是一怔,旋即躬身道:“小人姓杜名畿,表字伯侯,乃京兆人氏。”

    杜畿?

    一个听上去,似乎很陌生的名字。

    “看你气概,好像是读过书的人,何以会在此做一个小小驿官?”

    “这个……”

    杜畿脸上露出一抹羞愧之sè,低着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刘闯见他不愿开口,也没有逼问,“这样吧,从今天开始,你便在我身边做事,不知你可愿意?”

    杜畿闻听,顿时大喜,连忙躬身答应。

    刘闯笑了笑,便迈步向屋中走去。

    可走了几步,他突然又停下脚步来,扭过头向杜畿的背影看去,脸上浮现出一抹古怪之sè。

    “公子,莫非此人有古怪?”

    夏侯兰连忙上前,低声询问。

    刘闯摆了摆手,“衡若,去打听一下,此人为何看着有些面生?”

    夏侯兰连忙领命而去,刘闯则径自返回屋中。

    杜畿……他感觉对这个名字,有那么点印象了。不过,他之所以对杜畿这个名字有印象,却是因为另一个人。西晋立国之后,蜀国已经破灭,只剩下吴国偏安江东,负隅顽抗。时镇南大将军杜预,请求出兵征伐东吴,并一举破敌,是西晋统一天下的重要人物。杜预,是杜恕之子,而杜恕的父亲。就名叫杜畿。刘闯也有些拿捏不定,这个杜畿,莫非就是杜预祖父?

    夏侯兰很快就打听清楚了杜畿的来历。

    “此人是今年初,从荆州而来。

    前段时间。他妻子生下一子,故而请假在家照顾妻儿,今rì才来当值。

    他家就住在打谷场那边,听说生活极为清贫。甚至连妻子补养身子的钱都没有。来他大可以待新年后再来,可因为家中拮据,故而才提前回来。公子,我看这个人,应该没问题。”

    刘闯闻听,便问道:“可知他儿子,叫什么名字?”

    “哦,这个我也打听过来,好像已经起名。单名一个恕字……嗯。叫杜恕。”

    刘闯眼睛一眯。对杜畿突然来了兴致。

    杜预的老子才刚出生,天晓得猴年马月才会出世。但刘闯觉得,能够培养出杜预这种人物的家庭。恐怕也绝不简单。说实话,杜恕也好。杜畿也罢,他都不是非常了解。可是史书记载,杜预出生于官宦之家,也就是说,他的出身不俗,那杜畿这个人,想来也非等闲之辈。

    刘闯突然间,对杜畿产生了浓厚兴趣。

    于是沉吟片刻之后,他突然道:“衡若,待会儿去买些酒菜,与那杜畿盘桓一下。

    记得,多买些肉菜熟食,吃罢之后让杜畿带回家。似他这种人,你送他钱物,未必会领情,所以不要刻意与他资助。这两rì,你便与他多接触一下,而后再回来与我知,此人如何。”

    夏侯兰虽说是个武夫,却不是普通的武人。

    当初他拜师学艺的时候,也曾读过兵法,学过一些章。

    刘闯让夏侯兰和杜畿接触,倒也不会显得特别刻意。

    他也想知道,这个杜畿而今,究竟是怎样的想法……

    ++++++++++++++++++++++++++++++++++++++++++++++++++++++++++++++

    天sè,将晚。

    刘闯换了一件衣服,便二十名铁甲卫士,离开驿站。

    钟繇相召,他不能不去。

    说实话,自他来到许都之后,钟繇便没有找过他。刘闯也知道,钟繇是担心曹cāo会生出猜忌之心,但内心里,还是感觉非常不满。从这一点来看,钟繇谨小慎微,并不足以来依靠。

    如果刘闯得势的话,钟繇定能够成为依仗。

    但是现在……

    刘闯虽然对钟繇不满,却也不能不前去赴宴。

    天晓得钟繇找他有什么事情?哪怕是不该高兴,但刘闯知道,在这个时候,他不能和钟繇反目。

    钟繇的府邸,距离司空府不远。

    穿过午门大街之后,过章华楼,再向西走,便可以看到钟府豪宅。

    刘闯带着人,正准备往章华楼方向走,却不想前方突然一阵sāo乱,从长街尽头,突然出现一支兵马。

    斜阳西下,把午门大街笼罩一片残红之中。

    这一支人马极为雄壮,约三百人左右,清一sè大马长矛,盔甲鲜明。

    在队伍当中,有一个年约二十出头的青年,头戴扭头狮子亮银盔,兜鏊上装饰有白狼毛,看上去极为醒目。他身着锦袍,外罩银甲,披着一件大红sè的斗篷,胯下一匹乌骓马,英武非凡。

    刘闯带着飞熊骑卫士拨马到路边,让出一条路来。

    他定睛观看,就见队伍中一面大纛,上书‘安狄将军马’五个大字。

    那个‘马’字,在斜阳中更是醒目。

    刘闯看到后一怔,安狄将军?

    他忍不住问道:“这又是谁家护卫?”

    “此西凉马腾所部!”

    “啊?”

    刘闯愕然,忙朝那队伍看去。果然,在那青年身后,他还看到一个身披铠甲的中年男子,跳下马大约在八尺开外,膀阔腰圆,相貌雄壮。

    西凉马腾?

    刘闯倒吸一口凉气,忍不住又问道:“那青年武将何人?”

    有护卫下去打听了一下,便回来禀报道:“公子,那个人应该就是马腾长子,西凉锦马超!”

    马腾,马超父子竟然来了许都?

    刘闯眉头一蹙,轻轻点头。

    看起来。这许都还真是不平静……刘备来了,马腾父子也来了,嘿嘿,恐怕是少不得要有一场龙争虎斗。

    忽然。他感到似乎有人在看他,便猛然抬头。

    看他的人,正是那锦袍银甲小将。

    当两人目光相触一刹那,刘闯清楚感受到。那银甲小将眼中,所蕴含的浓浓战意。

    马超吗?

    刘闯突然笑了!

    他并没有回避对方的目光,反而朝那银甲将军微微颔首,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笑意。

    银甲将军一怔,也能的颔首示意。

    他不认得刘闯,但是就在方才,他敏锐的觉察到从刘闯的不寻常。他同样是几近炼神中期的武将,所以感官极其敏锐。刘闯胯下象龙,即便是乌骓马也难以相比。而他那魁硕身躯。所透出的力感。更让银甲将军颇有种想要对决的冲动。不过。这是闹市,他也不能肆意妄为。

    所以心中虽有些遗憾,但他却相信。用不得多久,就能和对方再见。

    刘闯向他点头。他也是能的还礼。

    倒不是说他认得刘闯,而是一种对于强者的能敬意。

    “孟起,你在与何人招呼?”

    中年人催马来到银甲将军身旁,疑惑问道。

    “父亲,可认得那人?”

    银甲将军用手一指已转身行入人群之中刘闯的背影,轻声道:“此人勇力,恐不在我之下。”

    中年人,正是马腾。

    这马腾据传是伏波将军马援的后代。其父曾任天水兰干县尉,后失官留居陇西,并娶羌女为妻,剩下马腾。

    马腾年轻时清贫,靠砍柴为生。

    后凉州刺史耿鄙信任jiān吏,导致狄道百姓造反。

    耿鄙征召勇士,讨伐叛乱,马腾也就是从那时先从军,后造反,与韩遂共举反贼王国为主帅,作乱于三辅。董卓入京时,曾拉拢马腾与韩遂,只是当二人抵达长安的时候,董卓已经被吕布所害,李傕郭汜专权,拜马腾为征西将军,屯兵在郿县。之后,马腾与李傕反目,与韩遂联手,攻打李傕郭汜。双方在经历数次大战后,最终又坐下来谈和,马腾便成了安狄将军。

    建安二年,钟繇为司隶校尉,说降马腾韩遂归顺朝廷。

    这次他也是奉天子制诏前来许都朝拜,同时还把长子马超,也就是那银甲将军一同带来。

    马超年二十二岁,以勇力称雄西凉,号‘锦马超’。

    他十五岁从军,鲜有败绩,所以也极为自傲。

    这次随马腾前来,便有在许都扬名的心思……只是没想到才一入许都,就遇到刘闯,不免心生战意。

    马腾则不以为然,看了一眼之后便道:“孟起,此非西凉,切莫逞强。

    你我还是先安顿下来,待明rì拜见了天子之后,再言其他。我jǐng告你,可不要在这里惹是生非。”

    马超闻听,先一怔,旋即心中腾起一股火气。

    他虽是马腾长子,但终究不是嫡出,故而不得马腾所爱。

    来这次马腾入京,应该留马超在西凉统帅兵马。可谁料想,马腾却让马超的兄弟马休和马铁二人留下,反而把马超带来。对于马腾的心思,马超或多或少有些清楚……说穿了,就是害怕马超留在西凉,将来声望起来之后,便无法再受他控制。不过,马超却不太在意。

    他这次来许都,来就存了扬名之心。

    可现在……

    但马腾既然吩咐下来,马超心中虽然不满,也只能答应。

    不过心里面,却没有忘了刘闯的影子……他觉得,他这次来许都,早晚会和此人再见,到时候在一论高下。

    +++++++++++++++++++++++++++++++++++++++++++++++++++++++++

    马腾入京了!

    刘闯有些吃惊……不过细一想,似乎也很正常。

    关中在今年平靖,董卓余党也已经尽除。虽然曹cāo还无法完全掌控关中,但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关中已经开始进入休养生息的阶段。马腾这些凉州诸侯,定然要趁此机会捞取一些政治资。而曹cāo对马腾等人,目前还无法使用强硬手段。应该是以安抚为主,避免关中再乱。

    所以,马腾这次入京,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刘闯对马腾的兴趣不是很大。但是对马超,却生出浓厚的兴趣。

    在后世,锦马超之名,恐怕不逊sè于赵云多少。蜀国五虎上将之一。同样也是一个极具悲剧sè彩的名人。既然被刘闯遇到了,又怎可能失之交臂?当然了,如今的刘闯,还没有资格去招揽马超。不过可以先结交一下,说不得rì后,这马孟起还能够成为自己的一个臂助。

    一边想着,刘闯一边往钟繇府邸行去。

    在过章华楼之后,刘闯很容易就找到了钟繇的住处。

    这是一座典型的公卿宅邸。

    钟繇身为侍中,假司隶校尉之责。更兼出身名门望族。住所自然非同一般。

    门阶下。停着两辆马车。

    当刘闯来到钟府门前的时候,早有钟家门丁上前牵住缰绳。

    刘闯把名剌递上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见从大门里走出一个青年,看年纪大约在二十四五的样子。这青年头戴纶巾。身着黑袍。一双浓眉,双目炯炯有神。高鼻梁、阔口,颌下一部短髯。步履间,更虎虎生威,透出一股子雄武气概。他从大门中走出来之后,一眼便看到了刘闯,连忙快步上前,朝刘闯一拱手道:“孟彦表弟,舅父家中有贵客,故而命我前来相迎。”

    孟彦表弟?

    刘闯看着青年,颇为眼生,不免有些疑惑。

    他下了马,朝那青年一拱手道:“还未请教,高姓大名?”

    这青年的称呼,实在太过诡异,以至于刘闯也不知道,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青年笑道:“我叫郭援,表字公助,侍中老大人乃我舅父,说起来你我还算是表兄弟。

    久闻孟彦表弟之名,援实心仰慕之。这次孟彦表弟来许都,我专程从颍川赶来,正要与孟彦表弟盘桓。”

    刘闯恍然大悟,连忙还礼。

    想必这郭援是钟繇姐妹的儿子……听说钟繇除了有三个姐姐,大姐嫁给了刘闯的父亲刘陶,今已离世。至于剩下两个姨娘,刘闯就不太清楚状况。好像说,钟繇后来还有心把一个姐姐嫁给刘陶续弦,但是被刘陶拒绝。想必这郭援的母亲,就是钟繇另外两个姐姐中的一人。

    “有劳公助表兄相迎,闯如何敢当。”

    “哈,你我兄弟,就不要客套……舅父和荀先生都已经在堂上等候多时。”

    荀先生?

    荀彧还是荀攸?

    刘闯心里不由得一颤,同时隐隐约约,有些明白钟繇请他前来的原因。

    暗自叹息一声,他抬手道:“请表兄带路。”

    “请随我来。”

    刘闯随着郭援,一同走进钟府。

    这钟府分前后堂,仿照周代前堂后寝的体制,在中轴线上不知前后堂以及大门第三第四进以上的建筑。前后有六重院落,大门可直通马车,门旁两边有房间,是供宾客留宿,称之为门庑。

    当刘闯随着郭援来到中堂前,远远就看到钟繇和荀彧两人,站在门阶上。

    刘闯连忙快步上前,躬身向两人行礼。

    “有劳两位老大人相侯,闯实不敢当!”

    钟繇哈哈大笑,下了台阶,一把拉住刘闯的手臂,“孟彦,不必如此客套,来这里就如同回家一样,小时候你可是经常来舅父家中玩耍,当年你满岁时,若更前去道贺,还被你洒了一身的尿水。

    若,可还记得?”

    荀彧神情淡然,可听闻钟繇这一句话,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也使得脸上的线条,顿时柔和许多。

    “孟彦,你回许都,已有多rì。

    来我早该与元常请你前来,不过时机一直不太成熟。

    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一定明白我的意思……今rì你觐见天子,制诏交还。所以我与元常商议一下,决定请你前来。一方面,是为你接风洗尘,虽晚了些,还请你勿怪;另一方面,也是有些话想与你说明。毕竟你乃中陵侯之后,更是大汉皇叔,于公于私,总要有一个交代。”,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