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84章 匹夫不可以夺志(二)

第184章 匹夫不可以夺志(二)

    历史上,在刘备和曹艹反目之前,曹艹的手下虽然有不少人对刘备心存忌惮,但大都还保持善意.

    哪怕是最刚烈的程昱,亦或者足智多谋的郭嘉,他们会认为刘备是曹艹的心腹大患,但对他却没有太多恶感。哪怕是在刘备离开许都,前往徐州就职的时候,二人也只说不可将其放走。

    然则现在,情况却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

    曹艹手下对刘备心存反感的人不在少数,其中尤以钟繇对刘备深恶痛绝。

    若非刘备造谣,刘闯何至于流落他乡,最后和曹艹成为对手?以至于钟繇不得不站在刘闯的对立面……这种痛苦,只有钟繇心里面最清楚。同时,又因为钟繇在颍川世族中强大的号召力,造成八成以上的颍川世族,对刘备心存不满。嗯,是不满,而不是单纯的忌惮……钟繇,颍川四长钟氏之后,己身更是当今名士。

    或许不是所有的颍川人会对他心服口服,但是他的态度,却能够影响到许多颍川人的想法。

    包括郭嘉在内,也是如此。

    他非常讨厌刘闯,但更加讨厌刘备。

    你当初造谣说,刘闯是‘背主家奴’,可刘闯是实实在在的中陵侯之后,更是我颍川一份子。

    不要小看这份乡党的力量!

    或许他无法改变大势,但却可以轻松的改变一个人的观点和喜好。

    郭嘉认为,你刘备对我们‘颍川人’造谣,就是打所有颍川士子的脸。虽然刘闯很讨厌,但你刘备造谣生事,品行不端,更让人厌恶。讨厌和厌恶,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也代表着郭嘉对刘备的一个态度。当然了,如果刘闯是个普通人,郭嘉或许不会有这么强烈的情绪。可关键就在于,刘闯不是普通人!他不但是刘陶的儿子,更是曹艹如今忌惮的对手。

    可这个对手,便是刘备一手造成……曹艹如何不明白郭嘉这句话的意思,心里也不禁苦笑。

    “奉孝,先随我阻止冲突,迎刘孟彦之后再说。”

    颍川世族对刘备的态度,曹艹非常清楚。

    但越是如此,他对刘备就越是看重……颍川世族对刘备的敌视,也能够制约颍川世族的力量。

    有时候想想看,颍川世族在曹艹帐下的力量,实在是太大。

    甚至包括以程昱满宠这样的兖州士人,也或多或少,是以颍川世族为尊的趋势。

    这样发展下去,实非一桩好事。

    郭嘉知道轻重,发了一句牢搔后,便不再言语。

    他跟随曹艹,匆匆来到淮阴城外。

    本以为刘闯和张飞已经冲突起来,却不成想,看到的是另一幕景象……刘闯在钟繇的陪伴下,勒马于淮水之畔。

    四周虽然尽是曹兵曹将,更有无数双仇视的目光,在看着刘闯,可刘闯看上去却毫不在意。

    那魁硕的身材,跨坐象龙马上,犹如一尊神祗。

    他身上只佩戴一口巨阙宝剑,八音椎和甲子剑则放置在一匹驮马上,根本没有要取下来的意思。

    头戴束发紫金冠,紫金冠上倒插两根稚鸡翎。

    浓眉、大眼,胖乎乎的脸上,总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却更显出一种睥睨之气概。

    身穿黑色战袍,腰系黑色狮蛮扣玉带,外罩一件月白色狐狸皮大袍,足蹬一双黑靴。虽是在千军万马之中,却又一股子别样的鹤立鸡群的卓然气势。以至于曹艹才一出城门,就认出了刘闯。

    “奉孝,那白色裘袍之人,便是刘孟彦吗?”

    郭嘉眼皮子翻了一下,旋即耷拉下来,“除了这胖子之外,又有能如此神气?”

    神气的胖子吗?

    曹艹突然笑了!

    “此儿雄壮,果非等闲。

    怪不得人颂他‘飞熊’之名,虽无奉先之俊俏,却比虓虎更显威猛气概,不愧是中陵侯之后。”

    曹艹这个人,极爱雄武之人。

    似历史上他对关羽的爱护,可说是少有人能及。

    即便吕布多次让曹艹吃亏难堪,好几次坏了曹艹的大事。可是在白门楼上,他还是动了爱才之心。如果不是刘备的落井下石,吕布未必会真的被杀。也正因为此,当他看到刘闯的时候,顿生爱才之心。虽然刘闯一样是让他多次难堪,但曹艹这个时候,还是忍不住赞叹。

    “若得飞熊之勇,何愁天下不靖?”

    郭嘉在一旁听闻,心里也不禁一动。

    他眸光闪闪,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嘴角微微一翘,清秀面容上浮现出一抹古怪的笑意……在刘闯正前方大约百步外,两队兵马对峙。

    张飞胯下乌骓马,掌中蛇矛枪,看着对面一身鹦哥绿战袍,双目微合,单手托刀的关羽,厉声喝道:“二兄,刘闯与我兄弟仇深似海,哥哥对他更恨之入骨,你何以要阻拦于我?”

    原来,张飞听闻刘闯前来,便带着人想要寻事。

    不成想,当他来到城外的时候,却被关羽阻挡。

    “翼德,刘闯与我等的确是仇深似海,然则他如今奉天子制诏而来,你若寻事,岂非是挑衅天子?

    我对他同样恨之入骨,但不管怎样,他现在是受天子制诏,非你我可以寻衅。”

    张飞可以考虑不周全,但关羽却看的很清楚。

    刘闯输了吗?

    只怕未必……他今天之所以会来,并非以降将的身份。

    若刘闯是降将,那你张飞怎么寻事,我都不会阻止。

    可问题是,刘闯是受天子制诏而来……也就是说,他即便是打败了,也不是张飞可以前去寻衅的寻常角色。这弄个不好,会牵累刘备。真若是伤了刘闯,最后倒霉的,一定是刘备。

    更不要说,刘闯身边还有钟繇跟随。

    钟繇又怎会眼睁睁看着你张飞来挑衅刘闯?

    关羽知道,刘闯和钟繇虽非亲究甥,却有这么一层关系在。

    你若是过去寻衅刘闯的话,钟繇颜面何存?换句话说,你得罪了钟繇,必将得罪整个颍川世族。

    关羽是好心,可张飞却不太领情。

    他冷笑道:“二兄莫不是因为刘闯放过坦之,故而心中亲近?”

    关羽本来是心平气和,并不想和张飞翻脸。可张飞这一句话,却说中了他心里的痛处,顿时勃然大怒。

    “翼德何出此言?我今曰阻拦于你,乃是为兄长名声考虑,你何以说出这种话来?”

    张飞道:“即非心存亲近,何不与我一同前去?”

    “翼德,我阻拦你,原因已经说过,我不想再说。

    今曰,我总不能让你肆意妄为。你若想要去寻刘闯的麻烦,我必定阻拦。”

    “那你便阻拦我试试看!”

    张飞一声怒吼,掌中蛇矛枪一振,便要冲上去。而关羽也不想赘言,单手大刀向外一翻,扑棱刀口冲外。

    “翼德,你休要在此胡闹,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哈,那我倒要看看,你能奈何于我。”张飞说完,纵马便冲过去。

    关羽说的道理,他明白。

    可是这么被关羽拦住,张飞又觉得颜面无光。他倒不一定真的是要去和刘闯交手,只想去羞辱刘闯一下。可现在,他是骑虎难下。周围无数双目光盯着他,他这时候要罢手了,岂不是被人看作是怕了刘闯?若关羽不拦他,他说不定也就是耀武扬威一番,便收兵回营去了。

    可是他方才那一句话,却触怒了关羽。

    关平两次被刘闯俘虏,两次释放……不管刘闯是出于什么心理,这份情意,关羽会记在心里。

    同时,关平也因为这两次被俘,心情低落沮丧。

    你张飞好歹是关平的长辈,不说去宽慰关平,反而屡次以关平的事情来说事。

    关羽或许算不得一个好父亲,但他却终究是一位父亲。对关平的爱护,以及早年间对关平缺少关爱而产生的愧疚,都使得关羽极为敏感。张飞三番五次挑动关羽的痛处,也使得关羽恼怒异常。他和张飞本就有一些矛盾,见张飞如此霸道骄横,丹凤眼一瞪,心中便生出怒意。

    “翼德如此不晓事,那我就代兄长教训你一回。”

    话音未落,张飞纵马已经到了近前,蛇矛枪唰的便刺向关羽。

    关羽托刀猛然向外一送,就听铛的一声,便架住了张飞的蛇矛枪……眼见二人就要翻脸,一匹快马从远处疾驰而来,“翼德,云长,你二人与我住手!”

    刘备今曰也知道刘闯要来,心中颇有些不快。

    本以为能够借此机会,取刘闯的姓命……那料想那一份制诏,把他所有的美好想法破灭。

    他可不想来迎接刘闯,于是便跑去陈登的军营中吃酒。

    哪料想,他正在和陈登聊天的时候,忽闻张飞带着人要去找刘闯麻烦,顿时大惊。

    “玄德公,切不可让三将军肆意妄为。

    曹艹而今对你我忌惮颇深,而颍川世族更对你心怀不满。闯贼受天子制诏,若三将军冲撞他,势必会引发朝中老臣,以及颍川世族的强烈不满。到时候,玄德公你可就要有大麻烦。”

    刘备当然也清楚这一点,连忙备马,带着陈到赶来阻止。

    眼见张飞和关羽交手,他心中即感到庆幸,但同时又觉得有些不满。

    翼德不晓事,难道你云长也不晓事?

    你拦住他也就算了,何必要与他交手?岂不是被外人耻笑,我们兄弟三人不合嘛……刘备纵马上前,来到关张二人之间。

    他这一出现,关张便不好再动手,只得悻悻退到两旁。

    “翼德,还不带人回去……云长你也是,既然知道翼德的脾气,便让他一下,又有何妨?”

    听上去,刘备好像是秉公而断。

    可实际上,却有些偏向张飞。

    关羽眉头微微一蹙,嘴上虽不说什么,但心中却感到不满。

    而刘备在分开关张二人之后,也不去理睬刘闯,径自催马来到曹艹面前,“司空,云长翼德不过是在打闹,并无其他意思,还请司空见谅。今曰皇叔前来,我便不去迎接,回营去了。”

    曹艹也只一笑,并未深究。

    同时,他眸光中闪过一抹古怪之色,朝关羽看了一眼后,便笑道:“玄德自去行事,休要担心。”

    他说着话,催马向刘闯行去。

    “孟彦,曹公来了!”

    钟繇看到曹艹带人策马而来,连忙向刘闯提醒。

    哪知道,刘闯嘴角却微微一翘,面带倨傲之色,依旧骑在马上,丝毫没有要下马相迎之意。

    “孟彦……”

    “我乃大汉皇叔,奉天子制诏而来,并非降将,何需下马?”

    钟繇只觉一阵头疼,看着刘闯,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不过,刘闯这种倨傲,又让他无话可说。没错,他又不是降将,何必把自己的姿态放低呢?

    这孩子的脾气,倒是与大兄极像!

    不过,刘闯可以倨傲,钟繇却不能这般。

    他催马迎上去,与曹艹见礼,“曹公,奉天子制诏,北海相,扬武将军刘闯,已弃城前来。”

    这句话,实际上就是提醒曹艹:你可是保证过,不会坏他姓命。

    曹艹则微微一笑,“元常辛苦。”

    他策马和钟繇擦肩而过,便来到刘闯面前。

    在他身后的众将,顿时露出紧张之色。

    越兮胯下马蠢蠢欲动,手中大戟横在身前,一双眼睛牢牢锁住刘闯,只要刘闯有半点异动,他就会毫不犹豫冲上前去。

    不仅越兮如此紧张,包括夏侯惇、徐晃等人,也都格外紧张。

    毕竟,人是名,树是影。

    蒲姑陂一战,刘闯可谓是杀出了威名。

    别的不说,就凭他和吕布几近齐名的‘飞熊’之名,便足以让曹艹帐下众将,感到有些胆颤。

    那不是吹出来的名声,而是刘闯这三年来,实实在在,杀出来的威名。

    “孟彦,这可是我第一次见你。”

    曹艹脸上,露出一抹和煦笑容,看着刘闯说道。

    刘闯依旧跨坐马上,一手持巨阙宝剑,一手挽着缰绳。

    他也在上下打量曹艹,看着这个在后世,争议颇多,但又被许多人喜爱和称赞的治世能臣,乱世歼雄。

    曹艹身材矮小,看上去也就在170公分左右。

    细目,横眉,长相不是很好。而且体型略有些发胖,但气质上,却透着一股子莫名的威严。

    他没有刘备的俊美,但是却别有一番气度。

    什么气度?

    嗯,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歼雄气概!

    刘闯抬起手,顿时引得曹艹身后众将一阵搔乱。

    曹艹眉头一蹙,扭头回身看了一眼,才使得众将平静下来。

    “曹公,其实咱们在三年前,便可以相见。”

    “这个……”

    曹艹被刘闯一句话噎得有些难受。是啊,其实在三年前,他们就有机会相见……那时候刘闯还背着流寇之名,从徐州到扬州,从扬州到豫州,横行三州之地,只想要回乡归宗认祖。

    只是当时曹艹根本没有把刘闯放在眼中,刘备的一句话,便使他下定决心,派出李通征伐刘闯。

    这也是曹艹颇为后悔的一件事!

    如果当时他接纳了刘闯,也许就没有后面,那一连串不必要的冲突……想到这里,曹艹也不禁在心中感慨。

    不过,他马上就调整了情绪,“孟彦,可不管怎样,你我而今,终归是见到了。”

    可不可以把以往的不快,一笔勾销呢?

    刘闯心中也不禁有些感叹:曹艹这个人,真的是很容易让人心生亲近。他的气度,他的胸怀……要知道,这徐州一战,刘闯杀了他多少人?更不要说,在高密更击杀了曹艹的救命恩人楼异。

    可是,他却能说忘掉就忘掉,至少这份气度,让刘闯也赞叹不已。

    如果,如果没有北海国这一段经历,刘闯是真的愿意,和曹艹化干戈为玉帛。

    但……品尝过醒掌杀人剑,醉卧美人膝的美妙滋味之后,他又怎甘心在居于人下?

    “曹公,闯不过败军之将,见与不见,有何分别?”

    他说着话,在马上与曹艹一拱手,“闯为汉臣,自当忠于天子。今天子相召,闯实不宜继续滞留于徐州。便不入城,与曹公就此分别。他曰咱们在许都再见时,闯定要与曹公痛饮。”

    曹艹的眼中,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失望之色。

    他看着刘闯,半晌后突然笑道:“孟彦说的是,天子相召,刻不容缓,那我也就不留孟彦了!”

    刘闯也笑了!

    “如此,闯便告辞!”

    “咱们许都再见。”

    就这样,刘闯和曹艹的第一次相会,便在淮阴城外匆匆结束。

    曹艹没有挽留刘闯入淮阴城休息,刘闯更没有在淮阴城滞留的意思,便带着夏侯兰等人,渡河而去。

    “主公,此儿骄横,何不把他留在这里?”

    刘闯前脚刚走,便有人上前与曹艹道:“虽则天子相召,然则徐州大战方息,盗匪横行,难免……”

    说这话的人,正是臧霸。

    若说曹将之中谁对刘闯最为忌惮,恐怕便是臧霸等人。

    若不是他和侯成等人背叛吕布的话,这徐州的战局,也许会变成另一幅模样。

    所以,臧霸等人是最巴不得刘闯死掉的一部分人。

    曹艹摇头道:“宣高何出此言?刘北海奉天子制诏,你们休得胡来。”

    别忘了,刘闯和颍川世族之间的关系。以前颍川世族或许和刘闯敌对,但现在刘闯已经低头了,他们又岂能没有防范?真要是刘闯在路上发生意外,那也就等于说,曹艹和颍川世族,彻底反目。至少在目前阶段来说,曹艹还没有做好,和颍川世族彻底反目成仇的准备……

    (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