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80章 撤退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曹cāo此时,大致上就是如此心境。

    不过,虽然对刘闯颇为赞赏,可曹cāo的杀心,却越来越重。

    郭嘉和刘闯之间的恩怨,曹cāo自然清楚。一个让郭嘉能够连声称赞的家伙,偏偏又和曹cāo为敌,甚至羽翼已成,曹cāo又怎能放过?

    “奉孝,既然如此,更不过放过此儿。”

    曹cāo眼睛突然圆睁,厉声道:“便是拼着损兵折将,也要将此儿消灭在广陵。”

    他旋即下令,命徐晃和李典统兵三万,自淮浦强攻;而曹cāo亲自督军,准备在淮yīn强渡淮水。

    来,郭嘉已经献计,准备等淮水汛期过后再强攻。

    可现在看来,多拖延一天,刘闯就可能会撤离广陵,到时候放虎归山,必然会酿成大祸……

    刘备嘴角微微一翘,心中暗喜。

    我就是不说话,我就是装聋作哑……你刘闯表现的越是出sè,曹cāo就越不会放过你,你死得就越快。

    唉,到底还是太年轻了!

    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你如此招摇,偏又没有那么强横的实力,到头来也只能做曹cāo刀下之鬼。

    嘿嘿,倒要看你,还能张狂几时……

    大帐中,众人各怀心思。

    曹cāo说完后,便敏锐觉察到,郭嘉脸上流露出一抹忧虑之sè。

    待众人离去后,曹cāo把郭嘉留下来。

    “奉孝,方才我yù强攻淮南。何以你面露忧虑之sè?”

    曹cāo倒不是怀疑郭嘉,认为他是为刘闯而感到忧虑。说实话,这大帐之中或许会有人为刘闯担忧,有可能是荀攸。有可能是其他人,但一定不会是郭嘉。郭嘉和刘闯,可是恩怨颇深。

    郭嘉抬起头,看着曹cāo。

    “主公。我知你yù取刘闯首级,但恐怕是有些困难。”

    “奉孝何以如此说?”

    郭嘉叹了口气,“我以前一直以为,刘闯虚有其名,不足为虑。

    他之所以能够有今rì成就,是靠着中陵侯之名……可是现在,我倒是觉得,这个人有真才实学。他能够想到向孙策借船,我就不信。他会没有其他的后招安排。若主公真在广陵和他苦战。固然可以获胜。但损兵折将不说,想要消灭此人,恐怕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做到。”

    “你是说……”

    “万一他豁出去和主公死战。一城一城的死战,那主公想要取胜。恐怕需要耗费大量jīng力。

    问题是,袁绍可会给主公这样的机会?”

    曹cāo闻听,激灵灵一个寒蝉。他立刻明白了郭嘉话语中的意思。

    刘闯如果豁出去和他打消耗战的话,恐怕真要取刘闯xìng命,非短时间能够做到。而曹cāo东征徐州,自八月底出兵,到现在已经两个月的时间。时间拖得越久,变数就会越多……若曹cāo不能速战速决,荆州刘表,南阳张绣,河北袁绍……这些个人,恐怕都不会再袖手旁观。

    那样一来,曹cāo就算杀了刘闯,又能怎样?

    想到这里,曹cāo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奉孝,袁绍可会出兵?”

    “袁绍而今,正全力攻打公孙瓒,未必能集中兵力。

    但别忘了,济南国已经被袁绍夺取,袁谭屯兵在齐郡。他或许不会同意出兵援助,但许都兵力空虚,时间长了,袁谭会不会忍耐不住?更不要说,袁绍只需派出一支锐士,渡河奇袭许都。

    虽说若坐镇许都,却未必能够抵挡住袁绍。”

    曹cāo听罢,深吸一口气,沉默不语。

    大帐中,极为安静。

    就在曹cāo准备开口的时候,忽听大帐外传来脚步声,紧跟着有小校进来,“司空,许都六百里加急。”

    “快与我拿来。”

    那小校双手捧书信,呈递曹cāo面前。

    曹cāo把书信展开,飞快看完后,面沉似水。

    而郭嘉虽然不知道那书信里的内容,可是看曹cāo的脸sè,已经大体上猜出了大概。

    六百里加急……在这个时候,留守许都的荀彧,为何会派人发出六百里加急信函,必然是许都发生了大事。虽然荀彧心向汉室,但始终认为,曹cāo是中兴汉室的唯一人选。所以在公务上,荀彧绝不可能拿来开玩笑。他既然用了六百里加急,那一定是有大事件发生……

    何为大事件?

    许都有危险!

    那谁又能威胁到许都?

    袁绍、张绣、刘表……都有可能。

    但不管是哪一个,一旦许都有危险,军心必然大乱。

    那可是曹cāo的根基所在,更是曹cāo所有的依仗……郭嘉不禁露出一丝苦笑,心里暗道:我还真是言中了。

    “奉孝,若来函,袁尚屯兵黎阳,意yù渡河偷袭许都。”

    曹cāo把书信放下,向郭嘉看去。

    他心里同样苦涩,看着郭嘉,眼中透着期盼之情。而今态势下,曹cāo当然不想就此放过刘闯。可不放过刘闯,许都就会有危险。这是一道选择题!郭嘉说的不错,刘闯心思缜密,怎可能没有后招?更不要说,刘闯的丈人荀谌,可是袁绍的谋士。为救刘闯,焉能袖手旁观?

    也不知这一次,奉孝可有对策!

    郭嘉站起身,在大帐中徘徊。

    “主公,是时候让元常出面了……”

    “你是说!”

    “想要一战取刘闯xìng命,恐怕是不太可能。但我有一计,就算是取不得闯儿人头,也可以捆住他的手脚。主公既然要强渡淮水,那就强攻。三rì,强攻三rì后,命元常出使广陵。”

    曹cāo蹙眉,沉吟不语。

    他明白郭嘉的意思。先强攻三rì,给刘闯制造足够的压力。

    而后再让钟繇出使广陵……若钟繇出面,想要杀刘闯便有些麻烦。

    不过,这也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如此,就依奉孝之计。”

    +++++++++++++++++++++++++++++++++++++++++++++++++++++++++++++++++++++

    “曹cāo这是疯了不成?”

    刘闯站在淮yīn渡口,指挥投石车,朝着河心投掷巨石。

    河对岸。曹军砍伐了大量的树木,用绳索连接起来,抛在河水中,试图用这种方法搭建浮桥。

    由于曹军人数颇众,所以数次攻到淮水南岸。

    也幸亏刘闯反应及时,接连将渡河曹军打回去,才算是保住淮yīn城不失。

    不仅是淮yīn,淮浦方面也遇到同样猛烈的攻击……曹cāo命李典徐晃二人督帅兵马,强渡淮水。虽然有高顺和郝昭驻守。也有些支撑不住。幸亏张辽率部赶去支援。总算是稳住阵脚。

    两天功夫。淮水水面上漂浮尸体,鲜血更染红了水面。

    刘闯厉声喊喝,一手持甲子剑。一手持巨阙剑,率领一队人马将一支冲过淮水的曹军击退。

    而后他命人把那座浮桥点燃。总算是让曹军暂时止步。

    一屁股坐在河滩上,刘闯喘着粗气,忍不住破口大骂道:“曹cāo如此疯狂攻击,难道是想要和我搏命吗?”

    再过半个多月,淮水上游就会出现断流。

    到时候淮水水面降低,是最佳的攻击时间……刘闯不相信曹cāo不明白这个道理,就算是曹cāo不明白,难道他手下那些将领谋士都是吃素的,也不明白这个道理?可是,曹cāo偏偏不这么做,而是发疯一样进攻,显然不太符合规律。刘闯隐隐约约猜到了其中的变故,可是却无可奈何。

    如果他手里兵马再多一些的话,说不定能够给曹cāo更大的压力。

    可现在……

    广陵郡,毕竟不是北海国。

    刘闯在这里,更没有陈登父子的那种威望,想要征兵,非常困难。即便是强征民夫,也遭受到地方缙绅的重重阻挠。虽然刘闯早就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可心里面还是感到愤怒不已。

    曹cāo的后方,肯定出了变故。

    但哪怕是袁绍打过了黄河又能怎样?

    曹cāo就是要强攻淮水,刘闯再次情况下,也只能和曹cāo硬抗,别无选择。

    好在,江东派来使者,同意了刘闯的请求。

    孙策自吴郡派出楼船二十艘,至东陵亭接应刘闯。不过,二十艘楼船,却无法一次把人带走。

    至少,需要两次才能将所有人撤离。

    “公子,曹cāo的攻势如此凶猛,若继续硬抗下去,恐怕撑不得太久。

    淮水汛期已过,想要再坚守,难度不小。况且这样分散兵力,损失会更加惨重。干脆弃守淮水,退至平安。

    平安县城虽说不得险要,但地势偏高,城池坚厚。

    咱们凭借平安城,集中兵力还能抵挡一段时间。至少比之在淮水坚守,情况会好转许多……”

    陈宫眼见兵马折损严重,也忍不住劝说刘闯。

    刘闯心知,陈宫所言不差。

    曹cāo如此猛烈的攻势,他损耗的起,自己却损耗不起。

    这才第三天,淮yīn已战死千余人,估计淮浦方面的损失,也不会太小。淮水水岸线长,曹军大可以铺开来,强行渡河。而自己却没有那么多兵马,想要阻止曹军渡过淮水,实在是太过艰难。

    索xìng,淮yīn城里的粮草,都已经运走。

    是时候准备撤离了……

    刘闯深吸一口气,便下定了决心。

    “立刻派人通知淮浦,命他们今晚撤离淮浦渡口,于平安县城集结。”

    见刘闯采纳了自己的意见,陈宫也非常高兴,连忙躬身领命,匆匆退下。

    当天黑之后,曹军也停止了攻击。

    刘闯看着淮水对岸,在夜sè中如繁星般闪烁的曹营灯火,不由得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

    还是太弱小了!

    若自己能再强大一些,或者手中兵马能够充足一些,何至于被曹cāo如此相逼?可事到如今,他没有其他的选择。于是把许褚和武安国召唤来,命他二人率主力,连夜撤离淮yīn,前往平安县城。

    刘闯手中,现在的兵马的确是不多了。

    熊罴军而今只剩下不足三千,而飞熊军在补充了陷阵营之后,也不过两千人。

    这便是刘闯目前的主力!

    他此前和曹cāo对峙,更多是依靠曹xìng从下相带来的几千人,以及当初麋竺投靠时的东海军。

    麋竺那三千东海兵,目前尚未折损太多,便屯驻在平安。

    可是曹xìng带来的下相兵马,却损失过半……

    如果大规模撤退的话,只怕会惊动曹cāo,到时候从后追击,定然麻烦。

    所以刘闯命许褚率飞熊军先行撤走,而他则带领那些下相徐州兵,虚张声势,在淮水南岸活动。

    一直到后半夜,刘闯才领亲随撤离淮yīn。

    至于那些下相兵,刘闯没有带走,而是留在淮yīn县城。

    不是他狠心,而是必须要有这么一支兵马留下,迷惑曹cāo的耳目。相信当这些徐州兵发现自己已经撤离后,就会献城投降,曹cāo更不可能继续去为难这些降卒。最重要的是,这些徐州兵的战斗力并不算强横。即便是跟着刘闯,最多也是充当炮灰。如此形势下,要不要这些人马,意义不大。

    而事实上,也正如刘闯所预料的那样。

    第二天,当这些被抛弃的下相兵发现刘闯等人都已经撤离淮yīn侯,立刻四散奔逃。

    等曹cāo得知消息,率部渡过淮水之后,淮yīn已变为一座空城。

    他忍不住感叹道:“这刘闯恐怕也看出了端倪……没想到这小子,确是个人物。

    壮士断腕,几千兵马说不要就不要,没有半点拖泥带水。奉孝,如你所言,闯儿果真不简单。”

    郭嘉只能苦笑!

    “主公,既然如此,便准备让元常出使吧。

    想来他在下邳也待得有些不耐烦了,再不让他行动,恐怕他会生出不满。”

    曹cāo沉吟片刻,点头道:“既然如此,立刻派人去请他前来……”

    +++++++++++++++++++++++++++++++++++++++++++++++++++++++++++++++

    刘闯抵达平安后没过多久,张辽高顺率熊罴军抵达。

    平安此时,聚集兵马五千人,再加上那三千东海郡兵,合计八千人之多。

    小小的平安县城里,一下子聚集了这么多兵马,顿时变得有些拥挤。

    “孙策的楼船,已经抵达东陵亭。”

    在平安县的县衙中,刘闯神情凝重,扫视众人。

    “公台,你与大兄便率一千兵马,前往广陵县驻守。

    孝恭和老虎哥,带萧凌武安国领熊罴军前往东陵亭,登船返回北海国。我与远向,领兵继续驻守平安县城。咱们必须加快行动,分批动身。曹cāo追兵不rì会抵达平安,到时候咱们且战且退,只要能坚守十五天,就可以平安离开广陵。”

    高顺闻听,有些不太情愿。

    可是在刘闯的劝说之下,他也只能从命。

    第二天,高顺等人率部撤离,陈宫和麋竺也带着人离开。

    平安县成立,只剩下四千余兵马。刘闯和张辽登上平安城头,目送高顺等人离去之后,忍不住笑道:“远,接下来咱们两个,便要并肩作战。”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