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79章 哑巴吃黄连

第179章 哑巴吃黄连

    其实,有没有巨阙,对刘闯而言并没有太大影响。

    吕布重伤,几若废人,已经无法再担负起原先的责任。这一点,张辽清楚,陈宫清楚,包括曹xìng和高顺,也都心知肚明。甚至连严夫人貂蝉和曹氏,都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所以严夫人早早就把指挥权交给刘闯。但是,巨阙剑的交接,如同一个传承,意义却不同寻常。

    刘闯得到巨阙剑,也就等同于是正式接了吕布中的力量。

    从此,吕布将退居幕后……

    刘闯在短暂的喜悦之后,便感受到沉重的压力。

    曹cāo大军逼近,他们尚未脱离危险。

    所有人的生死便掌握在他一人的里,这感觉很好,同时也很沉重,会变成沉重的负担……

    “夫人,我已命人在江都安排好船只,走海路将丈人还有你们,送往不其。

    而今丈人身上余毒未清,始终都是一个隐患。华佗、张机二人,乃当世圣,也许能够为丈人将身上余毒清楚,不定还能为丈人治疗足之上。不知夫人以为,这样安排妥当否?”

    在淮yīn县衙的后宅客厅里,点着两个火盆。

    刘闯毕恭毕敬,把他的打算告诉严夫人三人,严夫人和貂蝉曹氏相视一眼,眼中流露出惊喜之sè。

    “既然如此,何不立刻撤离?”

    刘闯苦笑道:“非是我不想撤离,实船只不够。

    江都只有三艘大船可以使用,余者皆小船。根不足以在海上航行。我已派麋竺出使江东,准备以粮换船。不过我估计,江东方面的楼船恐怕也不会太多,即便要撤退。也要分批次离开。

    这次撤离,只丈人和夫人等人,以及一些伤兵。

    我会在这里继续牵制曹cāo的兵马,等待孙策的回复。

    相信用不得太久。江东方面就会有回信……至于不其那边,我会让伯佐随行,请华佗和张机出相助。”

    也就是,刘闯要继续留在险地之中。

    严夫人不禁一蹙眉头,“孟彦,你老实告诉我,会不会有危险?”

    “夫人放心,危险虽有一些,却不足为虑。

    凭我胯下马。掌中椎。曹cāo便动用大军阻拦。也休想将我困住。当务之急,救丈人最重要。”

    严夫人的眼中,闪烁泪光。

    “我儿。却苦了你!”

    这句话听着,可真有些别扭。

    但刘闯是严夫人的女婿。她唤刘闯一声‘我儿’,似乎也没什么错误。而貂蝉和曹氏,则面露敬佩之sè,起身与刘闯一揖,算是向刘闯道谢。毕竟,刘闯这样做,等于是用自己的xìng命拖住曹cāo,以掩护吕布撤离。虽然按照辈分来,刘闯是晚辈,但也当得他们这一揖……

    “既然如此,明rì一早,便请夫人随丈人动身。

    而今这广陵并不是很安全,我会让叔龙随行保护,抵达江都之后,则由叔龙随行一同离开,路上也能有个照应。不过,有一件事情,我需要与夫人明,其实北海国,也不太安全。”

    “啊?”

    严夫人三人,顿时sè变。

    刘闯深吸一口气道:“其实,我早就猜到,曹cāo不会放过丈人。

    徐州四战之地,不可久居。一旦徐州落入曹cāo之,则北海国必将首当其冲,为曹cāo所忌惮。

    休看北海国而今兵强马壮,却终究是少了些根基。

    况乎夹在曹cāo和袁绍之间,很难有太大的发展空间……一旦袁曹开战,北海必受兵祸波及。所以早在年,我便开始着安排,一旦徐州发生变故,就准备弃北海国北上……如今,我的计划推行还算顺利,前期的准备也大都完成。只待我返回北海,就会着进行安排。”

    严夫人的脸sè有些难看。

    原以为了北海,就能平安无事。

    可听刘闯这么一,那里恐怕也不会特别安全。

    是啊,夹在袁曹之间,终究是要受人所制。她算是看出来了,刘闯绝不是那种甘愿受人制约的人。

    “孟彦,既然温侯已经把巨阙剑与你,便由你施为。

    这等军国大事,非我们这些妇道人家可以插,你只管安排就是……唉,从离开长安之后,我们便四处漂泊。原以为能够在徐州找到一个安身之所,哪知道最终还是要离开。我们都已经习惯了,你不必担心我们。到时候,你只管发号施令,你那里,我们跟随即可。”

    “那丈人那边……”

    “孟彦,你难道还看不出来,温侯此次,已是心灰意冷。

    一把年纪了,已经过了争强斗狠的时候。他不会有什么意见,这件事我会慢慢与他清楚。”

    那是最好!

    刘闯松一口气,便起身告辞。

    只是,他前脚刚走,严夫人的脸就yīn沉下来。

    她朝着厅中侍候的几个婢女看了一眼,貂蝉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向严夫人告罪一声,转身出。

    过了一会儿,严夫人突然摆道:“你们几个,下吧。”

    婢女们依命走出客厅,哪知道刚一出门,就见十几个侍卫快步上前,举剑就把她们刺倒在血泊中。

    貂蝉从侍卫的时候走上前,看了一眼之后,便摆示意侍卫们将婢女的尸体拖走。

    她缓缓走回客厅,翩翩坐下,朝严夫人点点头。

    一连串的惨叫声,使得曹氏脸sè苍白。

    严夫人笑着对貂蝉道:“孟彦这孩子,终究是年轻,话也不分场合地方。”

    貂蝉道:“也不能怪他,他把咱们当作一家人,所以没有那许多提防。可越是这样。咱们就越要为他拾遗补缺。”

    “不错,不错。”

    严夫人连连点头,突然眸光一转,落到了曹氏身上。“妹妹休怕,方才孟彦的那件事情,关系重大,实不宜被太多人知道。这客厅里。只咱们三人知晓便够了,其他人最好还是闭嘴为妙。孟彦一心为咱们考虑,咱们自然也要为他想……妹妹你来的时间短,不知人心险恶。”

    曹氏脸有些发白,强笑一声,点头表示明白。

    严夫人这是在jǐng告她,安心便是!

    想想,倒也正常。

    曹氏的年纪,恐怕也就比刘闯大那么一点点。以前吕布坐拥徐州。看上极为强盛。或许她不会有太多想法。可现在。徐州已失,吕布又有些消沉,难保她不会生出其他的念头。

    严夫人就是用这种段jǐng告她。不要胡思乱想。

    见曹氏已经明白,严夫人也就没有再为难她。便站起身道:“如此,我们探望一下夫君……”

    +++++++++++++++++++++++++++++++++++++++++++++++++++++++++++++++++=

    建安三年十月,曹cāo东征徐州,败吕布,下邳,眼见着就要大获全胜。

    却不想,在夺取了下邳之后,战事却突然间呈现僵持之态。

    刘闯的横空出世,不但把吕布救走,还接了吕布中的所有力量。

    虽而今吕布里的兵马已所剩无几,将不过三四人,兵不过万……就算加上刘闯的兵马,也只有一万出头而已。曹cāo握大军八万余人,再加上陈登屯驻曲阳的兵马,已超过十万。

    双方在淮水两岸对峙,曹cāo却发现,若继续征伐,毕竟损失惨重。

    刘闯在淮水南,尽毁淮浦、淮yīn和睢陵三处渡口,并把淮yīn睢陵两岸的船只尽数焚毁,河上的桥梁也都断掉。曹cāo虽兵力占居优势,却苦于无渡河辎重。这也使得曹cāo格外恼怒,偏偏又无计可施。

    但刘闯很清楚,这种对峙的局面,必不能长久。

    淮水冬汛即将过,一旦过了冬汛,进入十一月,淮水断流,河面水位降低,曹cāo定会挥兵渡河。

    到那时候,凭借刘闯中的兵力,根无法和曹cāo的十万大军抗衡。

    更不要,还有个广陵陈氏夹在里面。

    广陵陈氏在广陵郡,可谓是根深蒂固。陈登在广陵百姓心中的地位,也非常高。

    如今,广陵郡各县缙绅没有动作,那是因为曹军还未渡河。

    一旦曹军越过淮水天堑,广陵各县必有异动,到那时候,刘闯等人将会面临更加险恶的局面。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刘闯这心里面,开始变得急躁起来!

    十月中,暴雪忽至,染白两淮大地。

    吕布和严夫人等家眷,以及数百名伤兵在江都悄然登上三艘货船,自东陵亭出海,向不其方向驶。

    与此同时,刘闯命夏侯兰徐盛两人,率六千兵马,自淮yīn征召近万民夫,押运粮草往江都。

    为了防止沿途遭遇袭击,刘闯把张辽从睢陵渡口召回,名气屯驻平安,扫荡盗匪。

    二十万斛粮草,源源不断向江都输送。

    身在淮水北岸的曹cāo,自然也听了消息,也不禁感到焦躁。

    十月十八rì,曹cāo命大将乐进偷渡淮水,哪知被刘闯觉察,派出许褚在岸边袭击,使得曹军大败。

    乐进更险些被许褚所杀,再退兵的时候,更坠入河中。

    幸亏徐晃带人拼死把乐进救出来,才算是保住乐进的xìng命……但经此一遭后,曹cāo也就越发小心,不敢再轻易出兵。可是,那可是二十万斛粮草啊,刘闯究竟是打得什么主意呢?

    “主公,若我猜测不错,刘闯恐怕是想用这二十万斛粮草,向江东换取援兵。”

    董昭忍不住提醒曹cāo道:“据我所知,刘闯和孙伯符似乎有些交情,而丹杨郡今冬粮草匮乏。”

    曹cāo闻听,眉头紧蹙。

    “奉孝,你看那孙策,能否出兵?”

    郭嘉一开始也露出困惑之sè,“孙策今年方定丹杨,治下各县宗帅尚未完全归附。

    他这个时候,恐怕是抽调不出太多兵马。而且我以为,就算他能抽调兵马,也未必会助刘闯。

    此二人,皆猛虎也。

    自古以来,一山难容二虎啊,刘闯和孙策都是那极为强悍之辈,若刘闯占居广陵,便随时可能威胁到江东,孙策又岂能相助?不过,我能想到这些,刘闯狡诈,又岂能想不到这些?”

    曹cāo浓眉一挑,“奉孝的意思是……”

    “刘闯如今耗费人力,把粮食送往江都,必有其他用意。

    我才不会相信,他真个会在广陵和主公死战。此人颇有眼光,焉能看不出,这广陵难以久居?他现在应该是急于撤离广陵,返回北海,而不是在这广陵招兵买马,和主公死战才对。”

    到这里,郭嘉突然想到了什么,闭上嘴巴。

    荀攸眼皮子一撩,“奉孝,你这家伙就是这点不好,总到一半便不下,忒不痛快。”

    郭嘉一怔,旋即醒悟过来。

    他连忙向荀攸一拱,“公达勿怪,我只是想明白了,这刘闯运粮的用意。”

    “哦?”

    “他这是要回家啊!”

    曹cāo连忙道:“而今他被困广陵,又如何回得家呢?”

    “主公,莫忘了,江都毗邻江水,可直通大海……他很清楚,难以和主公相争,所以才想要自海路撤离。只是广陵大船不多,多是商船,难以在海上行走。所以他想要向孙策……借船?”

    郭嘉忍不住笑了,连连点头道。

    “不错,这家伙一定是想要用那些粮食,向孙策借船,借大船出海,而后返回北海国。”

    到这里,郭嘉的脸上,不禁露出一抹赞叹之sè,“不得不,此儿思绪缜密,的确是有些段。他知道孙策不会出兵,但他也知道,孙策缺粮。据我所知,孙伯符在吴郡有二十余艘楼船停泊。孙策肯定不会出兵援救,那会得罪了主公;但他也一定愿意要这二十万斛粮草,所以一定会把船只借给刘闯。这样,他不费一兵一卒,又不需要得罪主公,还能获得他最需要的粮食。

    同时,更可以趁此机会,和刘闯交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刘闯好算计,果然是好算计!”

    曹cāo听罢郭嘉这番话,也不由得连连点头。

    旋即,他忍不住苦笑一声道:“如此人物,却不得为我所用……rì后行事,还需要多加小心。”

    完这句话,曹cāo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

    刘备坐在大帐一隅,双抄在袖子里,闭目无语,好像睡着了一样。

    当初就是因为他一句‘背主家奴’,结果使得那刘孟彦成为我心腹之患!不过看他现在这模样,倒好像没事人一般。曹cāo心中不免有些恼怒,偏偏又无法对刘备发作。他若发作了,便显得小气。当初做决定的可是他曹cāo,而今若斥责刘备,难免会给人一种迁怒的感觉……

    PS:  今儿是周末,一眨眼,一周又过了。

    祝大家周末愉快!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