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78章 巨阙

    如果吕布没有昏迷,陈宫未必敢同意刘闯的决定。

    可现在,吕布昏迷不醒,刘闯的决定,也就不再存有任何阻碍。至少从目前的局势来看,这是一个最好的选择。如果真的让吕布占居了广陵,且不说曹cāo,恐怕孙策会第一个不愿意。

    就算吕布重伤,那也是一头猛虎。

    谁愿意自己身边匍匐一头猛虎?哪怕孙策号江东小霸王,也会感到莫名的压力。

    “皇叔既然已有决断,那么就依皇叔之策。”

    刘闯和陈宫又商议了一下撤退的路线和方式,陈宫告辞离去。

    看着陈宫的背影,刘闯忍不住长出一口。

    从目前的状况来看,陈宫对他已不存在任何问题……

    想想也是,刘闯这次前来徐州,已展现出许多不同寻常的特质。他最先觉察到侯成等人的异动,而后在凌县抗击陈登。蒲姑陂一战,他更不顾生死抢救张辽,已收服了许多人的心。

    曹xìng何等狂傲之人,却在没有吕布命令的情况下,听从刘闯安排,率部渡河,驻守淮yīn。

    高顺郝昭,则听命于刘闯,在淮浦坐镇。

    今天刘闯又救下张辽,从某种程度上而言,算是收服了张辽。

    吕布麾下八健将如今已八去其六,剩下两人,张辽和曹xìng似乎已归心刘闯。再加上高顺,吕布就算现在苏醒了,恐怕也不会有人再听命于他。因为摆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陈宫……

    呵呵!

    ++++++++++++++++++++++++++++++++++++++++++++++++++++++++++

    傍晚时。刘闯唤醒张辽。开始撤兵。

    事实上在天黑前。刘闯已经让夏侯兰护着吕布和陈宫先行撤退。

    他亲率飞熊骑压阵,与张辽许褚二人一同撤离僮国,在第二rì寅时到来前,抵达睢陵渡口。

    黄珍早已准备好了船只,恭候刘闯到来。

    “丈人他们,已渡河了吗?”

    刘闯站在渡口上,与许褚先行渡过淮水,命张辽断后。

    对于这样一个安排。张辽似乎非常高兴……刘闯让他断后,已说明了刘闯对他的信任。这也让张辽颇为感激,更下定决心,要好好做事。

    许褚善战,却非持重之人。

    相比之下,刘闯在这个时候,更相信张辽一些。

    “回禀公子,温侯已经被送往淮yīn……我让夏侯兰萧凌二人沿途护送,绝不会出任何差池。”

    “很好!”

    刘闯点点头,表示黄珍的安排非常妥当。

    这时候。陈宫走上来,低声道:“皇叔。据探马回报,曹cāo前锋军,已抵达僮国。”

    此时的陈宫,神情自若。

    他已经担负起刘闯谋士的身份,主动派出斥候,打探消息。

    “来得好快!”

    刘闯忍不住感叹。

    若不是他坚持要连夜撤军,恐怕少不得又要和曹军一战。

    “可知前锋军主将何人?”

    “是陷阵都尉乐进,与裨将军徐晃。”

    刘闯闻听,眼睛不由得一合,旋即又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陈宫诧异道:“皇叔何以叹息?”

    刘闯道:“我本来还想在睢陵给曹cāo一个教训,可现在曹cāo派乐进和徐晃前来,恐怕难以得逞。”

    乐进,字文谦,阳平卫国人。

    其人容貌短小,以胆识英烈而从曹cāo。后曹cāo起事,乐进返回本郡募兵,得千余人,拜陷阵都尉。兴平元年,乐进在濮阳迎击吕布;兴平二年,又在雍丘痛击张超。如今封广昌亭侯,是曹cāo帐下大将,甚得曹cāo信赖。

    说起来,乐进和吕布打过交道,所以陈宫对他并不陌生。

    史书记载:乐进武力既弘,计略周备,质忠xìng一,守执节义。每临战攻,常为督率,奋强突固,无坚不陷。

    这,可是未来曹cāo帐下五子良将之一。

    不过对于徐晃,陈宫就不是特别了解。

    徐晃原本是杨奉部曲,在曹cāo迎奉天子之后,才投奔了曹cāo。

    从曹cāo之后,徐晃的功绩并不明显,所以声望也不甚高。陈宫对徐晃不了解,也是常理之中。

    但,身为穿越众的刘闯,又怎可能不知道徐晃?

    同样是未来曹cāo帐下五子良将之一的徐晃,在后世同样评价甚高。

    曹cāo更称赞徐晃:徐将军有周亚夫之风!

    如果只是一个乐进,刘闯还可能会下决心教训一番。而今再加上一个徐晃,刘闯就有些头疼。一个刚烈勇猛,一个谨慎小心。一个计略周全,一个治军严谨。这两个人联起手来,刘闯可真没有必胜的把握。蒲姑陂他敢冲阵闯营,那是因为宋宪根本不足以让刘闯去担心。

    但是乐进徐晃……

    想想,还是算了吧!

    曹军兵力占居绝对上风,再加上乐进徐晃二人的能力,刘闯一点把握都没有。

    “可知道此二人,何时能够抵达?”

    “据探马告之,二人占居僮国后,并未立刻追击,而是屯兵守备。”

    刘闯听了,不禁摇头苦笑。

    “若前夜蒲姑陂是此二人坐镇,恐怕咱们都难逃脱。

    公台,立刻通知文远,命他加快渡河速度。天亮前无比全军渡河,不过在渡河之前,沿河两岸百里内,所有的船只都要给我搜集起来,一并焚毁。虽然未必能够挡住曹cāo,却可以拖延曹军步伐。

    对了,让文远在这里屯驻三天,三rì之后与淮yīn汇合。”

    曹cāo要渡河,绝不是什么难事。

    刘闯要张辽屯驻三rì。也并非想要张辽教训曹军。只是要他虚张声势。拖延时间。

    陈宫立刻就明白了刘闯的意图,连忙躬身应命,匆匆离去。

    “公子,就这么撤走吗?”

    许褚走上前,低声问道。

    刘闯一把搂住许褚的肩膀,“老虎哥,来rì方长。

    如今咱们和曹cāo相比,还是太过于弱小。实不宜和他硬拼。等咱们强横起来,总有一天可以和曹cāo对抗。”

    许褚虽有些不太甘心,但听了刘闯这番话,还是嗯了一声,表示赞同。

    天亮之后,张辽和陈宫渡河完毕。

    刘闯又吩咐张辽一番,并让黄珍留下来协助张辽,同时还留下来两千军马,共张辽指挥。

    “文远,切记不可与曹cāo硬拼。

    咱们现在没有那么强横的力量。和曹cāo硬拼,绝非上策。

    我要你留在这边。是为了拖延曹cāo兵马。三天,记住三天之后,务必要前往淮yīn,不得有误。”

    “辽,遵命!”

    刘闯对张辽很放心。

    他相信张辽的能力,也相信张辽能够分得清楚轻重。

    吕布帐下,刘闯看重高顺陈宫,但要说最为看重的,还是张辽……

    把一切安排妥当后,刘闯率飞熊卫便离开睢陵渡口,直奔淮yīn而去。

    当晚,一行兵马抵达淮yīn,曹xìng率众出城相迎。

    见到刘闯之后,曹xìng一揖到地,“皇叔高义,曹xìng感激不尽。

    若皇叔有所差遣,曹xìng定会相从。”

    这几乎就等于是归附的态度,让刘闯感到非常疑惑。

    他连忙把曹xìng搀扶起来,询问之下才知道,这是严夫人的吩咐。

    当严夫人得知吕布重伤昏迷之后,便立刻传令曹xìng,所部兵马听从刘闯调遣,不得有任何违背。

    到底是丈母娘疼女婿,严夫人担心吕布帐下那些骄兵悍将会不停管束,干脆让刘闯全权指挥。

    刘闯听罢,便安抚曹xìng几句,而后带着人匆匆来到淮yīn县衙。

    对于淮yīn,刘闯并不陌生。

    想当初,他两次临淮yīn,第二次更是把淮yīn搅得一个天翻地覆。

    所以在入城之后,刘闯几乎是轻车熟路便来到县衙。才一走进县衙,就见严夫人带着貂蝉和曹氏迎上来,一见刘闯,严夫人便抱着刘闯失声痛哭,“孟彦,你总算是回来了……”

    刘闯大吃一惊!

    难道说,吕布他……

    “夫人,丈人他……”

    “他刚苏醒,正在后宅等你。”

    吓死人了!

    刘闯刚才看严夫人那悲恸之状,还以为吕布死了。

    他连忙安慰了严夫人一番,又见过貂蝉和曹氏之后,便带着陈宫,匆匆来到后宅。

    迎面,就见吴普往外走。

    刘闯连忙上前,一把拉住吴普的胳膊,“吴先生,我丈人如何?”

    吴普叹了口气道:“温侯伤势颇重,但致命伤势,只有两处。

    他右臂重伤,以后恐怕是使不得力气,而且腿上也伤势不轻,就算是治好了,也会落下残疾。”

    刘闯闻听,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那岂不是说,吕布变成了残废?

    “还有,温侯所受箭伤,毒xìng颇重。

    索xìng被及时抑制,但毒已入骨,我随拔除大部分,可是却无法清除毒xìng。

    若是家师在,说不得还能有些办法。但以我目前的手段,只能保住毒xìng不发作,却无法彻底根除。

    还有,温侯伤势未愈,切不可让他生气,否则会使毒xìng发作。”

    刘闯闻听,不禁暗自叫苦。

    吴普的师父是华佗……刘闯当然知道华佗今在何处。年初时,刘闯曾派人分别前往谯县和涅阳,给华佗和张机,也就是后世鼎鼎大名的张仲景写了两封书信。他在书信中告诉华佗和张仲景,愿意提供一切条件,助二人编撰医书,流传后世。要知道,张仲景的《伤寒论》可是后世中医的经典著作之一;而华佗也曾写过《青囊书》,可惜并未传世,以至于后世中医学里。外科方面一直是一个薄弱之处。如果华佗的青囊书能够流传。或许会是另一番景象。

    张仲景书香门第。也是官宦子弟出身,曾为长沙太守。

    黄巾之乱后,他返回家乡。

    而华佗的情况,却比张仲景更加凄惨。

    他虽然是出身谯县华氏家族,在这个家族中,还有一个很有名的人物,便是董卓手下大将华雄。

    论辈分,华雄和华佗一辈儿。只是华佗属于旁支,且学得是医术,故而没有什么地位。

    也正因此,华佗极为好名。

    刘闯在不其山造纸编书,可谓聚集了大批当世名士。

    刘闯向张仲景和华佗发出召唤,两个人又怎可能拒绝这种诱惑?

    要知道,刘闯可是这次编书,可是依照后世《四库全书》经史子集四部编撰。也就是说,只要华佗和张仲景能够完成他们的著作,就能够留名于四库全书之中。这又是何等的荣耀?

    莫说华佗,就连张仲景都无法抵御如此诱惑。欣然前来。

    可问题是,华佗在不其,刘闯若要走陆路,恐怕要花费很多时间才能把吕布送去胶州湾……

    要想个办法,尽快把吕布送走!

    刘闯一边想着事情,一边来到卧房。

    他让陈宫跟随,一同进入卧房里。

    就见吕布靠在榻椅上,形容憔悴,眸光无神。

    当他看到刘闯,眼睛突然一亮,挣扎着便要坐起来。

    刘闯连忙上前搀扶吕布,“丈人,你方动了手术,需好生静养,且莫起来。”

    “孟彦……”

    吕布握住刘闯的手,眼中竟浮现出一抹水sè。

    好半天,他轻声道:“悔不当初,不听你之言,被jiān人所害。”

    吕布同样是悔恨莫及,要知道当初刘闯好言好语的提醒他时,他却对刘闯生出了猜忌之心。

    刘闯让吕布躺下,便坐在他身旁。

    “丈人休要气恼,人在做,天在看……而今成廉魏续宋宪三人已经授首,侯成臧霸虽得以逍遥,但我愿与丈人立下军令状,早晚有一rì,我会有这二人的人头,为丈人解气。”

    “咳咳咳……”吕布情绪有些激动,咳嗽两声,拉住刘闯的手道:“孟彦,我知道你定会为我出这口恶气。”

    他喘了口气,闭上眼睛。

    半晌后,他睁开眼道:“孟彦,你老实和我说,外面局势如何?这广陵,可能坚守?”

    “这个……”

    刘闯不晓得该如何回答才好。

    吴普可是提醒过他,不要让吕布情绪激动。

    不过,他虽未开口,吕布却明白了他的意思,便扭头向陈宫看去,“公台,你告诉我……”

    陈宫心里一苦,但还是老老实实道:“君侯,局势不好。

    广陵而今,孤城一座,外无援军,难以支持太久。皇叔虽已命人严守淮水,但淮水一线漫长,我等兵力本就不足,如果分散开来,恐怕更难坚持。而曹cāo兵势正盛,得侯成降卒之后,兵力已超过八万。而广陵如今,不过万余人而已……曹cāo,定不会让我们占居广陵。”

    “公台!”

    心里一颤,连忙喝止陈宫。

    哪知道吕布却握住了刘闯的手,“孟彦不必担心,我吕布此生虽无甚大成就,却也经历许多。

    这些许事情,还不足以让我动气。

    既然广陵不可坚守,那孟彦你可有其他打算?”

    刘闯犹豫了一下,心一横,于是把他的计划,与吕布讲解一番。

    这件事,他必须要和吕布说明。

    如果没有吕布的支持,恐怕他很难放手而为。至于吕布会不会同意?刘闯也不清楚。

    他只希望,吕布能够看得开……

    哪知道,吕布听完刘闯说完,发出一声幽幽叹息。

    “我早知道孟彦你会有安排,这样的话,我也就能放心了。”

    “丈人……”

    “孟彦,你且莫急,听我说完。

    我并无责怪你的意思,你做的很好,我也非常满意。

    若我手脚尚好,说不定会反对你的意见,坚守广陵……曹cāo虽并了我徐州兵马,但粮草已经被你运走,相信用不得太久,他就会有粮草之危。虽说危险,可我愿意和他一战。只是我现在……你的主意很好,广陵的确不是坚守之地。我本来还有些担心,你会呈意气之争,与曹cāo决战。但如今你既然已有安排,那就按你说的去做,相信你能给大家带来一条生路。”

    刘闯,沉默了!

    “孟彦!”

    “丈人,有何吩咐。”

    吕布伸出左手,从身边拿起一口宝剑,递给刘闯。

    “此剑,乃当年我从王允,诛杀董卓之后,天子所赠,名为巨阙。

    此剑相传,乃chūn秋铸剑大师欧冶子所铸,吹毛短发,削铁如泥。一直以来,我都把此剑带在身边,甚为喜爱。今你将独掌大局,若有人敢不听你号令,你可凭此剑任意处置,不必有顾虑。”

    巨阙,中国十大名剑之一的巨阙?

    刘闯觉得有些发懵,糊里糊涂接过了巨阙宝剑。

    这口巨阙,长三尺三寸,剑柄七寸。

    刘闯按住绷簧,就听仓啷一声,宝剑出鞘。

    一股逼人的冷意扑面而来,让刘闯忍不住,激灵灵一个哆嗦。

    这口剑,刃宽五寸,重约五斤,剑气森然……

    他心中惊喜万分。

    不过,他的惊喜,并不是因为得到这口传世名剑,而是因为,这口剑所代表的意义。

    吕布把这口佩剑交给刘闯,也代表着从今以后,他将放弃手中的兵权,并且把属于他的力量,一并交给了刘闯。

    别看吕布如今只剩下曹xìng高顺和张辽陈宫四人跟随。

    可就是这四个人,足以抵得上千军万马!

    刘闯接过巨阙宝剑后,郑重其事,起身向吕布一揖到地,“丈人请放心,小婿必不负丈人所托,定会令此剑扬名天下。”

    吕布听罢,好像是卸下了心中的包袱。

    那张原本毫无生气的面庞,露出一抹慈祥而和煦的笑容。

    “孟彦,从此以后,飞熊之名便为你所有,切莫辜负了这飞熊军的威名。”

    此前,刘闯扈从名飞熊卫,吕布扈从名飞熊军……两支人马都是飞熊,以至于刘闯的飞熊卫,始终不得世人承认。而今,两头飞熊合而为一,也代表着吕布将从此退出争霸的舞台。

    刘闯手持巨阙,再次一揖到地。

    “丈人,闯必会使天下人闻‘飞熊’之名,而胆战心惊!”(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