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67章 兵临城下

第167章 兵临城下

    九月,河北天气已经转凉。

    邺城大将军府,田丰怒气冲冲的走出来,迎面正遇到荀谌下车。

    “友若,何以来此?”

    田丰停下脚步,忍不住拦住荀谌问道。

    荀谌叹口气,“还不是为孟彦之事?季弼已来邺城十余rì,明公迟迟未有决断,我不免有些焦虑。”

    田丰目光复杂的看着荀谌,轻声道:“友若对皇叔,倒是尽心尽力。”

    荀谌闻听,心里不禁一咯噔,“元皓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说,友若如果是想要主公出兵相助皇叔,还是算了吧。”

    田丰说罢,轻叹一声。

    荀谌不解道:“元皓,为何要算了?今曹cāo东征,许都兵力空虚,明公正可趁此机会,南下大河,直抵许都,迎奉天子还邺,从此则名正言顺,讨伐逆贼。难不成,明公还不愿意吗?” . .

    田丰道:“公孙未灭,主公恐无心南顾。

    听闻公孙瓒自黑山借兵,主公担心会有反复,故而决意先灭公孙,后取中原……我虽据理力争,可主公心意已决。他已命下令,命颜良文丑为先锋,张郃高览随军听命,征伐易京。”

    “你是说,公孙瓒与张燕勾结?”

    “正是!”

    荀谌突然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受,忍不住轻轻摇头。

    “明公何以因小失大?”

    公孙瓒,字伯圭,辽西令支人。书佐出身。从卢植学。

    这是一个凭借自己才干而得以升迁的人。更是以强硬态度,对抗北方匈奴鲜卑而著称,作战勇猛,声名显赫,号白马将军。想当初,他和幽州牧刘虞因证件不和,以至于相互征伐。公孙瓒以少胜多,除掉刘虞之后。并挟持当时朝廷,得到总督北方四州的授权,分派四州刺史,成为北方最为强大的一路诸侯。乃至于和袁绍相争的初期,公孙瓒也占居绝对优势。

    可因为其自身原因,界桥之战后,逐渐失去部曲信任,为袁绍所败。

    建安三年初,袁绍曾传书公孙瓒,想要和他和解。但公孙瓒没有答复,反而增兵加强守备。

    于是。袁绍出兵征伐。

    曾有公孙瓒帐下一别将被围,公孙瓒却不肯相救,还说:救一人,那以后大家都会只等救兵,而不肯力战。等到袁绍来攻打的时候,公孙瓒的界桥别营自度不能自救,而公孙瓒未必肯救,所以纷纷投降。以至于当袁绍兵马抵达易京城外的时候,公孙瓒才派其子公孙续向黑山贼求救。

    说实话,对于公孙瓒的那个解释,莫说当时刘闯听到后不太理解,就连荀谌也觉得莫名其妙。

    出兵援救自己人,就会造成大家不肯力战?

    这又算是哪门子道理!

    在荀谌看来,公孙瓒现在,就如同瓮中之鳖,根本不可能给袁绍造成太大威胁。

    真正能够对袁绍产生威胁的人,是许都的曹cāo……未来自家女婿也有可能对袁绍制造威胁,可目前袁绍最大的敌人,只有曹cāo。曹cāo现在不在许都,倾力征伐吕布,是何等好机会?

    袁绍居然放弃这样的机会,要去消灭什么公孙瓒。

    好吧,就算公孙瓒得了张燕之助,便真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若真有这本事,也就不会落得而今下场。公孙瓒的胆气和强硬,甚得荀谌推崇,但他的格局和气度,却不为荀谌所喜。

    田丰也是一脸无奈之sè,苦涩而笑。

    荀谌就知道,刚才田丰肯定也在为这件事情,和袁绍发生争执。

    “元皓,你不是对孟彦,颇为不喜?”

    荀谌心里一动,忍不住开口询问。

    田丰瞪了荀谌一眼,“你道我是为你那女婿才和主公争执?友若,我的确不喜你那女婿,虽然他刻意的隐藏,可我知道,他并不是一个甘愿屈居人下的小子。他的野心甚大,若早生十年,说不得已成为一方枭雄。我不喜欢他这样的人,之所以劝主公南下,只因曹cāo更让我忌惮。”

    荀谌,笑了。

    田丰对刘闯的态度,从他回到邺城之后,就表现出来。

    虽然场面上他没有说过刘闯坏话,可私下里,却多次阻止袁绍给予刘闯封赏。

    用他的话说:“皇叔不过弱冠年纪,已贵为灌亭侯,扬武将军。

    若再封赏,恐怕难以服众。主公有意报答当年中陵侯恩义,何不多与财货?反正他喜欢财货,便与他就是,也好让他好好驻守北海,牵制曹cāo。待他将来再立功勋,给他封赏不迟。”

    田丰不是傻子,他深知,若抨击刘闯,会惹来多少麻烦。

    且不说颍川那帮人不会答应,就凭刘闯那中陵侯之子,大汉皇叔之名,便颇让人感到头疼。

    更不要说,刘闯造纸编书,北海国名士云集,更有郑玄为他撑腰。

    若田丰敢冒然抨击刘闯,很可能惹祸上身……再加上当年他和刘陶或多或少都存了那么一段香火情,田丰也不可能对刘闯下死手。但必要的打压和节制,却不能缺少,这是原则问题。

    荀谌并没有在意田丰这番话,而是笑了。

    “我离开时,曾提醒孟彦,让他交好元皓。你猜他怎么说?”

    “怎么说?”

    田丰也不禁有些好奇,忍不住开口问道。

    “孟彦说,明公身边,元皓刚直,公与多智,都是既有主见的人。

    似元皓这样的人,在大是大非前谁也无法劝动,所以想要靠小恩小惠拉拢,反而适得其反。”

    田丰灰白胡须微微一抖,虽然面sè如常,荀谌却能感受到。他内心中的欢喜。

    “算你家小儿聪明。若他真敢拉拢我。我必寻他麻烦。

    好了,你莫再考虑太多。主公那边很难改变主意,你若是真想帮你女婿,不妨走走三公子门路。我知道,三公子对你那女婿,可是非常赞赏。只要他肯相助,想来能缓解你女婿的压力。

    还有,你莫再滞留邺城。赶快赴任去吧。

    你在这边多滞留一rì,就会多闲言碎语……我知道你是担心你女婿,可也要量力而行。”

    说完,田丰便登上马车。

    看着田丰车仗离去的背影,荀谌思忖片刻,突然一笑,转身便走。

    他没有再去找袁绍,而是直接上了马车。

    田丰说的不错,刘闯想要成就大事,总要经历些磨砺……若连这一关都闯不过去。又何言大事?

    他在邺城滞留的是有些久了,也该启程赴任。

    +++++++++++++++++++++++++++++++++++++++++++++++++++++++++++++++++

    只是。荀谌万万没想到,刘闯竟然会陷入险地之中。

    臧霸的反水,莫说荀谌没有想到,甚至包括吕布在内,得知臧霸投降的消息时,也大吃一惊。

    “那孟彦如今可好?”

    “幸亏皇叔早有安排,提前觉察到曹cāo的陷阱,前rì已率部强行突围,如今在良成屯驻。”

    吕布这才松了口气,片刻后突然拔剑斩断桌案:“宣高该死,竟敢背我。”

    陈宫道:“君侯,如今形势,可不是太好。

    曹cāo近十万大军兵临城下,彭城恐难以坚守。若曹cāo兵临下邳,我有一计,可退曹cāo。君侯骑战,天下无双,无人可以抗衡。一旦曹cāo抵达下邳,请君侯率铁骑驻守城外,我守城内。

    若曹cāo攻城,则君侯从后偷袭;若曹cāo攻打君侯,我便出城偷袭,使其首尾不得兼顾。

    而今深秋,曹cāo粮草未必能够坚持多久。只需数月,曹cāo粮尽之时,定难再坚持,自然退兵。”

    吕布闻听,不由得陷入沉思。

    陈宫的计策听上去似乎不错,可是……

    “公台,此事容我三思。

    不过今孟彦屯驻良成,该如何是好?”

    陈宫正要开口,忽听外面有小校道:“君侯,良成皇叔亲来下邳,求见君侯。”

    “孟彦来了?”

    吕布大喜,连忙起身向外走。

    陈宫则紧随吕布身后,一起来到王城门外。

    远远的,就看到刘闯那魁硕身形,在人群中格外醒目。

    吕布忙快走几步,大声道:“孟彦,你可无恙?我听说曹cāo设计陷害与你,正准备出兵相救。”

    刘闯也忙上前几步,拱手与吕布一揖。

    “丈人,小婿安好。

    曹贼区区诡计,焉能坏我xìng命?如今我已屯驻良成,只是李典朱灵臧霸合兵一处,更有刘备在沂水畔虎视眈眈。近五万曹军屯驻宿羊山下,我此来正要与丈人商议,该如何才能退敌。”

    吕布也不客气,引刘闯入王城议事。

    “方才公台献计,言与我里应外合,拖延曹军,令其退兵。

    不知孟彦,以为如何?”

    刘闯一怔,朝陈宫看了一眼。

    历史的惯xìng果然如是,陈宫一如历史上那样,献出同样的计策。

    按照史书记载,吕布最后是被严夫人劝阻,没有采纳陈宫的计策。对此,刘闯不置可否。

    人说吕布因女人而败,其实在刘闯看来,并非如此。

    说到底,吕布并不信任陈宫。想当初郝萌造反,陈宫可是也牵扯其中。后来吕布虽然没有追究,但他对陈宫的猜忌,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就埋下yīn影。换而言之,他不相信陈宫,又怎可能把家眷交给陈宫保护?正如严夫人所言,万一陈宫心怀不轨,那吕布可就真的完了。

    更不要说,陈宫这个计策,并不算太好。

    曹cāo这次摆明了是要解决吕布的威胁,所以断然不可能轻易收兵。

    若臧霸不反,刘闯占居东海郡,还可以对曹cāo形成牵制。但如果只剩下下邳一座孤城的话。那个所谓的牵制。便不足为虑。更别说曹cāo身边还跟着郭嘉荀攸这样的谋士。又怎可能让陈宫的计策成功?历史上,曹cāo围困下邳月余,而后水淹下邳,使得下邳城最终告破……

    下邳城高墙厚,易于坚守。

    但它的地理位置并不是太好,四面环水,一旦曹cāo使用水攻之策,那么下邳恐怕就无法守住。

    所以。不管是陈宫的计策,还是吕布最后的决断,都不足以改变结果。

    刘闯沉吟许久,轻声道:“丈人若以我看,下邳恐难坚守。”

    陈宫脸sè一变,“皇叔为何这么认为?”

    “公台,我这么说,并不是因你计策不好……若彭城不失,那所谓内外呼应说不得能够有用。可若是曹cāo攻破彭城,想要凭下邳一座孤城阻挡曹军。实在是有些困难。敢问丈人,下邳今有兵马几何?若里应外合。那么丈人又能带走几多人马?带的多了,下邳守卫不住;带的少了,很难对曹cāo产生威胁。若我是曹cāo,只需后军坚守不出,丈人便奈何不得我。

    而今已近十月,冬汛即将到来。

    而下邳四面环水,北有沂水、西有泗水、东有祖水,南有沭水……下邳地势低洼,虽城高墙厚,可若是以水攻,敢问公台,又能坚持多久?到时候,恐怕就只有束手就擒的命了……”

    水攻?

    陈宫激灵灵打了个寒蝉,猛然醒悟过来。

    是啊,若曹cāo水攻,下邳恐难抵挡。

    他咽了口唾沫,脸上不禁露出几分苦sè……

    没想到自己算计来算计去,却忽视了最基本的事情,那就是冬汛。

    沂水、泗水、祖水和沭水,每到冬季,也就是十月到十一月左右,就会出现汛情,水势暴涨。

    想到这里,陈宫一脸颓然。

    他看着刘闯,轻声道:“那皇叔以为,当如何是好?”

    刘闯深吸一口气,沉声问道:“敢问公台,彭城还能坚守几rì?”

    陈宫想了想,便说道:“若臧霸不投降,尚可对曹cāo牵制一二……今臧霸归降,曹cāo东面再无兵马牵制,必会全力围攻。彭城,恐怕难以坚守不得几rì。”

    刘闯听罢,目光便转向吕布。

    吕布一直没有说话,只坐在一旁,静静聆听刘闯和陈宫的对话,眉头紧锁,看得出他也很烦闷。

    “孟彦,把你的打算说出来吧。”

    “既然下邳不可守,何不弃下邳而走呢?”

    “你是说,弃城?”

    吕布一双浓眉轻轻一抖,露出不舍之sè。这下邳虽不是吕布的家乡,但是从建安元年至今,他在下邳已经生活三载。这光yīn荏苒,他实不愿意离开下邳,再去过那种四处漂泊的生活。可是,正如刘闯所言,继续坚守下邳,便真的有意义吗?吕布也不禁感到,有些茫然……

    还是陈宫,明白他的心思。

    便忍不住轻声道:“孟彦,难道没有别的办法?若弃守下邳,当往何处?”

    刘闯道:“我听说文远已攻占广陵,何不退守广陵?”

    “可若退至广陵,曹cāo就会罢手吗?到时候,前面是淮水,身后是大江,不一样是无路可退?”

    “这个……”

    刘闯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其实,他真正想说的是:弃守徐州!

    可他也知道,吕布未必能够下定这样的决心,更不要说他手下那些兵马,多是徐州本地人。有道是故土难舍,真要让那些徐州兵跟随吕布背井离乡,四处漂泊?恐怕也没有多少人愿意。

    “孟彦!”

    “请丈人吩咐。”

    吕布沉吟片刻之后道:“你长途跋涉,又连番苦战,想必也辛苦了。

    不如先休息一下,我和公台再商议一番。对了,你手中兵马,能否坚守良成?”

    刘闯想了想,“良成无险可守,且辎重匮乏,粮草无多。我今尚存六七千军士,恐怕守不得太久。”

    “公台,你觉得良成可还要坚守吗?”

    陈宫想了想,苦笑道:“而今状况,良成已无坚守之必要,实不宜再让皇叔折损兵马。

    倒不如请皇叔弃守良成,暂驻葛峄山。这样也方便相互依持,辎重粮草运送,也会省力许多。”

    吕布道:“既然如此,我这就命叔龙率部前往祖水畔接应,孟彦便撤出良成,暂驻葛峄山吧。”

    其实,刘闯也不想在良成坚守。

    因为他觉得,如今已没有坚守良成的必要……事实上,在臧霸投降之后,刘闯失去东海郡为依托,根本无法再对曹cāo形成牵制。即便是守在良成,也不会产生什么效果。曹cāo攻下彭城之后,只需命一支兵马屯驻于祖水畔,刘闯便难以有作为。更不要说,良成一座小县,人口不过两三万人。城池也不坚固,辎重粮草不多……在刘闯看来,根本没有坚守必要。

    退守葛峄山,距离下邳不过三十里。

    这样不但有利于和吕布兵马呼应,必要的辎重粮草补充,也方便许多。

    最重要的是,刘闯觉得这个时候分兵,已没有任何用处,倒不如合兵一处,可能效果更好。

    弃守下邳,亦或者弃守徐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刘闯也知道,吕布必须和他麾下将领进行商议之后,才能做出决定。

    不过,时间已经不多了!

    彭城还能坚守几rì,谁也说不清楚……如果吕布要稽首徐州,或者稽首下邳的话,那么现在就要开始准备。从下邳退往广陵,必须要渡过淮水。这同样不是一桩简单的事情,需要提前安排。

    希望,吕布这一次,能够尽快决定吧。

    刘闯从大厅里走出来,便让夏侯兰带着他的令箭,赶回良成……

    他则在小校的引领之下,在王城别院里休息。

    只是他刚卸下身上的甲胄,便听得门外有婢女道:“皇叔,夫人有请,请皇叔前往一叙……”(未完待续……)

    PS:第一更先奉上,晚上又要去相亲,不知道几点能回家。但第二更一定会有,却不能确定具体时间,见谅!,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