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61章 出兵(1/2)

第161章 出兵(1/2)

    吕布,始终都是曹操心腹之患。

    他坐拥徐州,虽说和颍川相隔数郡,但论及wēixié,吕布的wēixié远远比张绣的wēixié大好几倍。

    所以,曹操一直都想要解决吕布,只可惜张绣未定,他不敢轻举妄动。

    “主公,而今张绣已丧胆,绝不敢再犯颍川。

    刘表早已失进取之心,经此一战,损兵折将,也不会再wēixié到主公??。而今河南之地,唯一能wēixié主公者,仅止两人。吕布与刘闯!然刘闯背依袁绍,若出兵讨伐,势必会令袁绍紧张。青州之地,非夺取之时,切不可触怒袁绍。所以当务之急,就是解决吕布在徐州的wēixié。”

    郭嘉、程昱、董昭等人纷纷上疏,劝说曹操出兵讨伐。

    “奉孝,你以为时机成熟?”

    郭嘉微微一笑,轻声道:“主公放心,此战必胜。”

    “可若我讨伐吕布,刘闯必然出兵救援。到时候少不得兵分两路,难保会有差池。”

    曹操而今,行事非常小心。

    刘闯,已不是当年那个他根本不放在眼里的小子。

    特别是般阳一战,他大败吕虔兵马,令泰山郡损兵折将,已经成为曹操现在颇为忌惮之人。

    若非如此,曹操有怎可能三番五次对他用计?

    他针对刘闯,本身也是对刘闯的一种承认……若非对手,他又怎可能真个把刘闯放在眼中?

    去年刘闯大婚,郭嘉受辱。

    不过返回许都之后,郭嘉倒是表现的非常平静。

    他先是向曹操请罪。因为他的轻敌。以至于楼异被刘闯所害。

    曹操对此。并没有责备郭嘉,反而温言劝慰一番。可内心里,曹操对刘闯恨之入骨。楼异是他爱将,更曾在濮阳救过他性命。大病两载,好不容易康复,不成想却被刘闯所击杀……

    刘闯杀了楼异,更狠狠给了他一记耳光。

    曹操之后也就明白,他在此之前。的确是小觑了刘闯。

    这刘闯击杀楼异,拉拢了江东孙策,扫了曹操的脸面,更tongguo这种方式,向袁绍表明态度。

    荀衍后来把刘闯的那番话,与曹操重复一遍。

    非我要与司空为敌,实司空迫我,不得不与司空为敌!

    当时,曹操并没有辩驳,而是叹息一声。沉默不语……真的会像刘闯说的那样,当初若不打他。便可以相安无事?就算那时候刘闯到了颍川,以刘闯而今表现出来的野心来看,还是会成为对手。所以,曹操并不后悔。只是他在想,当时若不偏听偏信,何至于有如今结果?

    宁我负人,毋人负我。

    这是曹操的座右铭。

    不过他现在,倒是真有些头疼。

    吕布本就不好对付,如果再加上一个刘闯,只怕会更加麻烦。

    郭嘉听罢,便冷笑道:“主公放心,那刘闯不来则罢,若真个出兵救援吕布,便要他来得走不得。”

    有这句话,曹操便放心了。

    郭嘉不是个喜欢说大话的人,他既然这么说,想必已经有万全之策。

    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

    建安三年八月中,曹操决意出兵徐州,更亲率大军,进至彭城。

    于此同时,刘备则在砀山重整旗鼓,与夏侯惇合兵一处,大败成廉之后,复又将相县夺回。

    一时间,江淮之地,战云密布。

    +++++++++++++++++++++++++++++++++++++++++++++++++++

    “夫君,救我爹爹!”

    刘闯在府衙中刚商议完事情,才一回到别院,就见吕蓝哭得好像小泪人一样,向刘闯奔来。

    “夫君,救我爹爹。”

    吕蓝拉着刘闯的衣袖,连声哀求。

    刘闯便知道,她一定是得到了曹操出兵徐州的消息。

    伸出手,在吕蓝的翘翘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铃铛莫怕,我已得到消息,并早提醒过丈人。”

    “那……”

    “丈人与我一家,我怎可能袖手旁观?”

    刘闯轻声道:“放心吧,我早就命熊罴军在东武集结完毕,明日一早,便会前往徐州驰援丈人。”

    “嗯!”

    吕蓝这才放下心,破涕为笑。

    而这时候,麋缳等人则迎上来,一脸忧虑之色道:“夫君,真要和曹操交锋吗?”

    刘闯笑道:“缳缳又不是不知道,早在汝阴,我和曹操便成水火之势,这一战是不可避免。不过放心,我此次前往徐州,只是侧击曹操,牵制他兵力,不会有什么危险。再者说了,我已命季弼前往邺城,向袁公求援。只要袁公愿意出兵相助,则徐州之围,便指日可破……”

    刘闯说的很轻松,让麋缳等人总算是放下心来。

    又宽慰吕蓝几句之后,刘闯便返回书房。

    书房外,黄劭和夏侯兰早已等候多时。见刘闯前来,两人连忙躬身行礼。

    “司马懿,走了?”

    夏侯兰连忙道:“司马仲达上已离开东莱,返回河内老家。”

    “看样子,他也得了消息。”

    刘闯倒不奇怪司马懿表现出来的态度,毕竟河内司马氏,和曹操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当初曹操为洛阳北部尉的时候,便是司马懿的老爹司马防全力举荐。而今刘闯要和曹操作战,司马懿怎可能看不出端倪。恐怕司马氏也派人与他联络,让他早一点离开北海这是非之地。”

    六月时,司马懿在诸葛亮的陪同下,走遍东莱。

    随后两人便返回不其,继续求学。

    从夏侯兰反馈的消息来看,司马懿和诸葛亮处的不错。两人都是世家子弟。虽然诸葛氏早已没落。也是琅琊郡大族。或许比不得司马氏那么光鲜。但是从门楣而言,倒也相差不多。

    只是两个人性情截然迥异。

    诸葛亮开朗,而司马懿沉冷。

    一个如火,一个似水……自古以来,水火难容。

    所以这两人虽说处的不错,但彼此间时常会有争执。而且两人的争论,在不其已经成为一道风景线,为许多人所关注。

    大战将起。司马懿返回河内,在刘闯意料之中。

    “那孔明呢?”

    “二公子吵着要回来助公子一臂之力,不过被康成公阻拦。”

    刘闯闻听,不由得晒然笑道:“小娃子不好好求学,凑个什么热闹……”

    他话锋一转,向黄劭看去,“公美,辎重可已准备妥当?”

    “飞熊卫一千五百人,并三千杂兵,已整装待发。”

    “甚好。明日一早寅时用饭,卯时点兵。辰时出发……衡若为先锋,公美率杂兵押运辎重。九月初三,务必要在东武集结完毕。并传令史涣与太史慈,命他二人多加提防泰山郡动静。”

    “喏!”

    夏侯兰与黄劭转身离去,刘闯这才如释重负,长出一口气。

    这次,他不准备带太多人马……

    事实上,他手中也没有太多资源可以挥霍。

    今年北海和东莱的光景不是太好,在高粱接穗前,受雨水所扰,以至于减产不少。但由于今年屯田的面积,几乎是去年的两倍还多,所以产量比之去年,犹增加不少,大约有一百二十万斛左右。

    与去年的情况不同,刘闯在丰收之后,下令停止继续招流民前来。

    所以两郡的人口,大体上没有什么变化,共七十余万人。

    可即便如此,比之刘闯初至北海的时候,人口还是增加了一倍……管亥已经抵达高密,有管亥、黄忠和吕岱三人,足矣使高密高枕无忧。至于泰山郡方面,刘闯也不是太过担心。这次出兵救援徐州,总兵力不过八千,已包括了三千杂兵运送辎重。所以对北海国来说,算不得伤筋动骨。

    别看战兵五千人,却集合了熊罴军和飞熊卫,北海国最精锐的兵马。

    而留守北海国的兵卒,约有五万人。

    其中东莱郡一万,东武两万,高密一万,下密一万,使北海国固若金汤。

    但刘闯还是不太放心。

    他有种预感,他在北海的日子,已经不多了!

    提起笔,给荀谌写了一封书信。

    而后刘闯又派人往不其和下密,各送一封书信。

    未雨绸缪,刘闯现在也不知道,徐州一战究竟会是什么结果。但有一点他很qīngchu,徐州这一战,他打也要打,不打也要打,根本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既然如此,那索性就打个痛快。

    把一应杂事处理妥当之后,天色已晚。

    刘闯先去探望了吕蓝,小丫头虽然得了刘闯的承诺,但看得出来,还是非常紧张和担心。

    好在,有荀旦陪她,让她不至于太过寂寞。

    刘闯把两个小丫头哄睡之后,便独自坐在后宅的花园中。

    一轮明月当空,花园里恍若蒙上一层银白色的轻纱。他一个人坐在那里,想着心事……

    数载经营,左右逢源,终于要到最后的关头了吗?

    刘闯心里面有些紧张,但同时又有一些期盼……终于要和曹操对决。虽然此前他已数次和曹操交锋,但终究不是与曹操本人。那种刺激感,自然少一些。哪怕对手,皆非等闲之辈。

    “孟彦,是不是在担心?”

    两只小手搭在刘闯的肩膀上,轻轻揉捏摩挲。

    不用回头,刘闯也知道是麋缳来了。

    “是啊!”

    “那曹操,真的很厉害?”

    “嗯!”

    刘闯轻声道:“自我从朐县杀出来之后,这一战恐怕是我目前,最没有把握的一次。

    以前虽然我也没有把握,但至少信心犹在。可是这一次,对手是曹操……缳缳,你知道吗?我其实一直很仰慕他。只可惜我们必然会成为对手。对这个人。我实在是有些惶恐。可我必须要与他一战。不仅仅是为了铃铛,也是为我自己。所以,我这心里,实在是忐忑不安。”

    在外人前,刘闯信心满满。

    但是在麋缳面前,他无需带上面具。

    麋缳贴在刘闯的背上,抱着他的腰身,“我家大笨熊最厉害。就算是曹操,也一定胜不得你!”

    刘闯笑了!

    他轻声道:“那是自然,你家的笨熊,可没那么容易对付。”

    “所以,你一定要安全回来。”

    “嗯!”

    刘闯转过身,把麋缳搂在怀中。

    麋缳依偎在他怀里,也不说话……花园里静悄悄的,在小径尽头,诸葛玲和甘夫人看着两人背影,也不由得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她们知道,刘闯这个时候。一定已经恢复平静。

    +++++++++++++++++++++++++++++++++++++++++++++++++++++++++

    第二天,天还没亮,刘闯便穿戴整齐。

    别院门外,早有飞熊卫备好战马。

    他跨上马,与麋缳等人道别之后,便直奔城外而去。

    高密城外的军营中,也已经埋锅造饭,军士们整装待发。

    刘闯来到大营,发现管亥黄忠吕岱等人,早已经在军帐中等候。

    “孟彦,要不还是我去吧。”

    “是啊,若不然老夫随皇叔同行。”

    管亥和黄忠都纷纷上前请战,却被刘闯拒绝。

    “叔父,汉升将军,这一次必须我必须亲自前往,理由我昨天都已经说过,便不复赘言。

    高密乃我根基所在,交与两位手中,我非常放心。

    不过,还请两位留意泰山吕虔,子义和公刘虽已做好准备……可是曹操手下,能人实在不少。”

    管亥和黄忠,见劝说无效之后,也只好答应。

    卯时,营中点将鼓三通响起,飞熊卫已集结完毕。

    他命夏侯兰为先锋,率六百飞熊卫开路。

    随后,刘闯亲率步卒九百为中军离开开拔……

    黄劭则领三千杂兵,押运粮草。

    辰时方至,大军浩浩荡荡从军营中开拔出来。

    麋缳等人则登上高密城头,目送大军离去……看着渐行渐远的旌旗,众女的脸上,都带着泪痕。

    ++++++++++++++++++++++++++++++++++++++++++++++++++++++++++++++

    建安三年九月初三,刘闯率飞熊卫抵达东武。

    东武县城,同样是戒备森严。

    史涣徐盛,高顺许褚和郑仁,在城外迎接刘闯。本来,太史慈也要前来迎接,可是泰山郡突然大规模兵马调动,吕虔命郭祖屯兵盖县,虎视眈眈。太史慈大怒,便立刻提兵三千,西进六十里屯兵萁屋山。随后,陈群在安丘和昌安调动兵马,在姑幕驻守,随时出兵相助。

    彭城战事尚未打响,东武却已经战云密布。

    刘闯在听了史涣的报告之后,忍不住眉头紧蹙。

    “公刘,你怎么看此事?”

    “据细作回报,泰山郡近来兵马调动频繁,吕虔跃跃欲试,似要对北海兴兵。

    不过末将以为,泰山郡兵马虽众,却未必真敢犯境。毕竟泰山毗邻齐郡和济南国……随时会面临袁氏征伐。所以,吕虔绝不可能集中所有兵马前来征伐,不然的话,便要他有来无回。”

    泰山郡领十二县,人口近六十万。

    其面积之大,几乎是合北海东莱两郡的面积。

    所以,吕虔虽然兵强马壮,可是由于两面受敌,也不敢轻举妄动。

    只是刘闯却不敢掉以轻心,在思忖良久之后,他轻声道:“虽说如此,但还是要多加小心才是。”

    “喏!”

    “公子,这次便带我一同出征吧。”

    待刘闯和史涣说完,徐盛忍不住跳出来道:“在胶州湾每日为老大人们教训,实在是有些乏味。

    仲康之前尚在东莱大开杀戒,我却整日留守壮武,无所事事……我实在是不想继续留在那边,不如带上我一同前往?”

    徐盛跃跃欲试,让众人都忍不住笑了。

    刘闯也知道,去年一年,徐盛的确是憋屈的狠。

    打东莱的时候,太史慈长驱直入,几乎无人能够阻拦。原以为可以大展拳脚,每每确是跑去收尾。后来又讨伐了几次盗匪,但也基本上是摧枯拉朽,根本没有徐盛施展拳脚的机会。

    今年更是如此,驻守壮武,风调雨顺。

    甚至连个盗贼都见不得踪影……没办法,谁让熊罴军所过之处,把那盗匪杀得干干净净?

    黄劭忍不住道:“公子,不如带上文向吧。

    我后军之中,无强力将军坐镇,终究是有些不妥。”

    刘闯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

    虽然他不担心粮道,可黄劭毕竟是个文人,手舞缚鸡之力。

    说穿了,黄劭是个谋士,而做不得主将……反正胶州湾那边,如今也没什么wēixié,倒不如带他同行。

    “既然如此,文向就与益恩大兄把壮武那边的事情交接一下,就让元代接手胶州湾。”

    薛文现在代不其令,倒也轻松的很。

    他的才干,刘闯倒是不担心,而且也算是跟随刘闯很长时间的元从老人,把胶州湾交给薛文,也没什么大碍。最主要的是,薛文在胶州湾有一年多了,对胶州湾的情况,也非常熟悉。

    由他接替徐盛,倒是可以无缝连接。

    徐盛听罢,兴奋不已。

    他总算是可以摆脱那些繁琐的杂务,做他喜欢的事情。

    “老虎哥,那匹沙里飞,可还称心?”

    许褚听罢,顿时咧嘴开怀大笑,“那沙里飞果然好马,我甚喜之……嘿嘿,今有此马,便再与吕布交锋,我亦不惧。”

    刘闯忍不住大笑,“老虎哥,咱们这次可不是要和温侯交手,咱们的敌人,是那曹操。”

    许褚冷笑一声,“如此正好,我也想见识一下,这曹司空的手段。”

    熊罴军经过一载拉练,在高顺的调教下,早已成为一支铁军。

    但是否能够与那陷阵营相比,刘闯还不是特别qīngchu。若不拉出去打一回,怎知熊罴军的威力?

    +++++++++++++++++++++++++++++++++++++++++++

    九月初五,彭城之战,拉开序幕。

    也就是在这一点,刘闯命许褚为先锋,夏侯兰为副将,他和高顺坐镇中军,以黄劭为军师,五千兵马,浩浩荡荡从东武城开拔。徐盛坐镇后军,负责粮草辎重的运送。与此同时,远在徐州的彭城郡,一场大战,业已经拉开了序幕。曹操亲自督战,向彭城发动猛烈攻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