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51章 群英会(四)

第151章 群英会(四)

    刘勇在六月中,曾派人前来送信,告诉刘闯他已经和士燮相见。

    只是在信中,刘勇告诉刘闯,士燮希望他留下来,助一臂之力……孙策在江东以横扫之势,几乎无人可以抵御。虽然目前还只是限于扬州治下,但的确是给士燮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是的,压力!

    孙策虽尚未对交州用兵,但士燮已经感受到他的野心。

    刘勇抵达交州之后,士燮非常郑重的接待了刘勇,并且表示,他会向朝廷上表,表奏支持刘闯的态度。可是,士燮的支持,并不能缓解刘闯身上的压力。这一点,刘闯和士燮都清楚。原因很简单,交州太过荒僻,到许都往来就需半年时间……更不要说他面前还有孙策刘表两大强敌阻路,所以一旦发生变故,士燮就算想要出兵救援刘闯,时间上根本来不及。

    士燮的支持,更多是一种态度和声望上的支持,在如今这个实力为尊的时代里,虽有用处,但效果不大。

    不过,刘闯最终还是同意刘勇留在交州。

    不为别的,士燮曾拜在刘陶门下,也是刘闯在这世上,除了荀谌钟繇郑玄寥寥几人外,最亲近的人。

    孙策的手段?

    刘闯当然清楚。

    历史上,孙策最终强势逼迫士燮归附,后孙权接掌江东之后,又趁着士燮病故之后,将交州逐步掌控于手中,令士家在交州数代的苦心经营,最终付之东流,更成就了孙权江东霸主地位。

    孙策,定然会窥视交州!

    士燮清楚这一点,刘闯也心知肚明。

    虽然不舍。可是刘闯还是答应,让刘勇留在交州,助士燮一臂之力。

    如此虽然会令刘闯损失一名炼神境界的绝世武将,不过在大局方面,并不会给刘闯带来太大损失。

    如今,士家派遣使团前来,能进一步提高刘闯的声望。

    就这一点而言,刘闯接待交州使团,更是要大张旗鼓。他率人亲自出迎。

    交州使团使者士壹,是士燮的弟弟。

    当初,交州刺史丁宫被召回朝廷,士壹随行相送,一直把丁宫送到许都。后丁宫拜司徒。辟士壹为属官。丁宫被罢职后,继任司徒黄琬对士壹同样看重,礼遇有加。只是后来,董卓之乱,士壹见中原局势混乱,于是便逃回交州。适逢交州刺史朱符被杀,士燮趁势崛起。士壹因而得合浦太守之职。

    命一郡太守为使者,足以见士燮的态度。

    士壹见到刘闯之后,也表现得非常亲热。不过,当他听说蒯祺与使团先一步抵达高密的时候。却明显露出愕然之色。

    “大兄,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士壹的年纪,比刘闯大了两轮还多,不过由于士燮的关系。他和刘闯是兄弟相称。

    “孟彦,有句话我不知该不该讲。”

    “大兄但说无妨。”

    士壹沉吟一下。轻声道:“我此次来高密之前,奉兄长之命,前往许都朝拜天子。

    我在许都,便遇到了荆州使团。不过使团的使者并非蒯祺,而是荆州那个庞季。蒯祺也在使团当中,不过只是使团里的一个从事。可我离开的时候,庞季已奉命返回荆州,蒯祺怎么会跑来高密?这于礼而言,并不太相合……如果刘表派出使团,庞季也应该随使团前来。”

    刘闯闻听,心里不由得一咯噔。

    士壹的这番话,让他突然变得小心起来。

    蒯祺,似乎是来者不善。

    联想明日荀衍会率使团抵达高密的事情,刘闯似乎一下子明白过来。

    这二者之间,是否有什么潜在的关系?亦或者说,那蒯祺所谓的使团,只是为荀衍来打前哨?

    总之,刘闯不得不小心起来。

    所以在告别了士壹之后,他便立刻唤来陈矫,让他派人将荆州使团驻地,秘密监视起来……

    +++++++++++++++++++++++++++++++++++++++++++++++++++++++++

    第二天一早,刘闯便再次率人,在城南十里外的接官亭迎接荀衍一行人。

    荀谌也随同刘闯一同前往,因为荀衍不仅是他的兄长,还代表天子。于公于私,荀衍的身份都可以压过刘闯一头。荀谌之所以也来相迎,一方面固然是因为要表示他对天子的尊敬,另一方面则是要为刘闯撑腰。毕竟,荀衍虽是天使,代表天子,可背后的靠山却是曹操。

    荀衍,年近四旬。

    他长的和荀谌很像,只是与荀谌的冷峻相比,荀衍看上去似乎更加和善,给人一种亲切感受。

    刘闯对荀衍没有太深刻的印象,甚至记不太清楚,在三国演义当中,荀衍是否有过登场。

    不过,荀谌却警告刘闯:“孟彦,见到我三兄的时候,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你别看他笑眯眯的,好像很和善的样子。可实际上,他心狠手辣,害人的时候,绝不会心慈手软。用你的话说,就是笑里藏刀,口蜜腹剑之人。所以和他打交道的时候,你要多小心。”

    荀谌的警告,犹在耳边回响。

    可是刘闯的目光,却越过荀衍,落在荀衍身后那个身着白狐狸皮裘袍的青年身上。

    瞳孔一缩,心中陡然升起一抹杀意。

    但很快的,刘闯便把那杀意压下来,与荀衍见礼之后,看着那青年笑道:“奉孝先生,别来无恙。”

    站在荀衍身后的青年,正是郭嘉。

    他这次随荀衍来,并没有掩饰身份,可说是光明正大的站在使团之中。

    听到刘闯问话,郭嘉微微一笑:“刘皇叔,上次匆匆一别,回去之后嘉反复思及,总觉得有些失礼。此次荀三兄前来。故而我毛遂自荐,为使团副使,也是想要与皇叔当面道歉。”

    他这一句话,却占尽了刘闯的便宜。

    首先,他身为使团副使,代表天子而来……

    如果他在高密发生任何意外,刘闯都要受到牵连。也就是说,刘闯不仅不能害他性命,还要保护好他。

    郭嘉敢来高密。便已经做好准备。

    虽然没有与刘闯真正的正面交锋,可是郭嘉很清楚,刘闯已经对他动了杀机。

    但是,他现在是副使,这身份和地位就发生了变化。所以。刘闯就算是对他动了杀心,也奈何不得他。这家伙在将了刘闯一军之后,还占了刘闯的便宜。论年纪,郭嘉也就比刘闯大几岁而已,却因为他和荀彧交好,便成了刘闯的长辈。刘闯心里这个堵啊……可是在脸上,却没有流露出半点不满的情绪。

    “奉孝此前不告而别。我也正感遗憾。

    久闻郭嘉才智过人,更号称是颍川第一才子……哈哈,未能与郭先生盘桓,心中实有遗憾。不过老天待我不薄。先生此次复来高密,我也正欲向先生请教,也希望能多增加些见识。”

    郭嘉心里一颤,下意识向荀衍看了一眼。

    荀衍依旧是一脸的笑容。根本看不出他内心的想法。

    颍川第一才子?

    哪怕郭嘉心里是这么认为,也不敢当面说出来。

    颍川。乃名士之乡,能人辈出,那容得他一个寒门士子称尊?

    就算许多人明知道刘闯说的是假话,可内心里还是难免会有些别扭。自古以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文人相轻的倾轧,一旦落到郭嘉的身上,哪怕他自诩第一,也会感到非常头疼。

    更不要说,一旁还站着个笑面虎。

    荀衍哈哈笑道:“孟彦所言不差,奉孝才华出众,即便是我,也非常佩服。”

    这家伙,果然感到了别扭!

    郭嘉心里暗自叫苦,同时对刘闯的认识,又增多了几分。

    把荀衍一行人接进县城后,安置妥当。

    荀衍向刘闯宣读了天子的嘉奖之意,不过大多是一些空话,没有任何实际内容。

    也难怪,使团本就是奉曹操差遣而来,曹操又怎可能给予刘闯什么实质性的奖励?莫说是奖励,就连那几句口头赞扬的话语,也都是说的含含糊糊。反正刘闯听着,是感到很别扭……

    领了圣旨之后,刘闯便借口公务繁忙,离开驿馆。

    荀谌没有随刘闯离开,而是留下来和荀衍寒暄,主要是想要打听一些消息。

    走出驿馆后,刘闯便登上马车。

    他轻轻拍击额头,亦是感到有些头痛。

    袁绍、刘表、曹操……这短短几天功夫,高密县城里可是风云际会,各路牛鬼蛇神纷沓至来。

    接下来的日子里,恐怕会更加热闹。

    ++++++++++++++++++++++++++++++++++++++++++++++++++++++++++++++++++

    当晚,刘闯在府中设宴,款待各路使者。

    田丰、袁尚、士壹、蒯祺、郭嘉、荀衍等人,都纷纷赴约而来,令得场面极为热闹。

    这些个看上去彼此没有任何关联,甚至可以说是互相敌对的势力,却其乐融融的汇聚一堂。大家推杯换盏,从表面上看,好像是一家人,一个个谈笑风生,显得很是融洽。刘闯也是一脸笑容,连连举杯邀酒,表现出一个主人家的热情。可心里面,却感到非常的别扭……

    这该死的政治!

    明明彼此仇视,却要一个个装作友善的模样,虚情假意的寒暄。

    他是真不喜欢这样的气氛,看似融洽,实则勾心斗角……这种装腔作势,还不如痛快的打上一回。

    可刘闯更清楚,这无可避免。

    这就是政治,所有人的脸上,都要戴上一副面具。

    酒过三巡,忽听外面一阵骚乱。

    刘闯眉头一蹙,站起身来刚要走出去询问,却见周仓匆匆跑过来。

    “公子,大事不好。”

    刘闯心里一紧,先下意识周围众人扫了一眼,而后沉声问道:“元福,何事如此惊慌?”

    周仓道:“江东使团在城外,与荆州使团发生冲突。荆州使团拦住了江东使团的路,双方在外面打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