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49章 群英会(二)

第149章 群英会(二)

    人在外地,这两天更新不会太多。

    +++++++++++++++++++++++++++++++++++++++++

    竖子不足与谋!

    袁谭失于刻薄,袁尚略显轻浮。

    这两个人,怎么看都不是理想的嫡子,可是袁绍却没有其他选择。

    他低下头,继续看手中的卷宗。

    越看,他就越感到好奇;越看,他对刘闯的兴趣就越浓。如果从卷宗里看,刘闯在北海国所作所为,似乎并无出奇之处。但如果仔细考虑,就会发现正是因为没有出奇之处,才是最大的出奇之处。

    从刘闯攻占东武,击溃萧建之后,几乎每一步都是谋后而动。

    入高密,借夷安,夺淳于,占领胶州湾……哦,对了,刘闯把不其、壮武和黔陬三地称之为胶州湾,也不知是什么意思。但看得出来,在刘闯夺取黔陬的时候,已经定下了移民屯田的大计。再往后,刘闯与吕布结盟,击败陈珪之后返回北海国,已彻底稳住了北海局势。

    随后,他兵发东莱,驱逐彭璆。

    看上去似乎是运气好,但实际上,每一步都早已安排妥当。

    就是这样不声不响,甚至在无人关注的情况之下,刘闯便坐拥两郡之地,成为青徐两州不可小觑的诸侯。

    至于被袁尚推崇备至的般阳之战,在田丰看来,倒是有运气的成分在里面。

    如果当时郭祖或者王营能多一些小心。亦或者说他们能够胆大一些。说不定刘闯就难以成功。

    只可惜。王营疏于防备,而郭祖又太过担心,以至于成全刘闯威名。

    袁尚因此,对刘闯极为推崇。

    但在田丰看来,刘闯兵行险招,过于危险,绝非正道。

    不过,田丰也必须承认。若非刘闯的胆大心细,济南国之战到最后,也不晓得会是怎生局面。

    在看罢所有卷宗之后,田丰靠在褥子上,陷入沉思。

    刘闯其人究竟如何?

    看他步步为营,绝不会是如同袁谭袁尚所说的那种贪婪骄横的莽夫。

    这个人,很有意思……

    +++++++++++++++++++++++++++++++++++++++++++++++++++++++++++++++

    高密县城,张灯结彩。

    伴随着刘闯婚期将至,县城也变得越发热闹起来。

    刘闯忙得是不可开交,他发现真的是应了那句老话。越忙,就越忙!

    先有左伯左子邑。依照刘闯所言宣纸制造之法,历经近一载光阴,终于造出令刘闯满意的纸张。

    随后,诸葛玲与费沃反复商讨之后,先后完成曲辕犁,也就是短辕犁的成品,以及活字印刷术。这两项技术,尚算不得完善,但已有雏形,将很快形成规模,故而刘闯自是喜出望外。

    不过,这两项技术刘闯都没有立刻拿出来,而是吩咐步骘,严密保护。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刘闯认为还不是拿出这两项技术的时候……同时,费沃在经过无数次失败之后,成功打造出三百口百炼钢刀,更是让刘闯万分惊喜。他没有想到,费沃的锻造技术,竟然会如此高明。三百口百炼钢刀不算多,却是一个极好的开始。相信不久之后,随着费沃的锻造技术进一步成熟,百炼钢刀就可以批量打造,并且对部曲进行大规模的装备。

    “陈先生,真没有想到,你会赶来。”

    在中堂客厅里,刘闯颇有些惊异的看着陈宫道:“温侯而今安好?那陈登在广陵,是否老实?”

    陈宫笑道:“陈元龙虽智谋过人,但在而今态势之下,也不敢轻举妄动。”

    “那刘备呢?”

    刘闯突然想起来,这半年来,几乎没听到太多关于刘备的事情。

    陈宫一怔,“公子只管放心,刘备在沛郡很老实……他如今情况并不是太好,听说袁术有意出兵征伐,他是自身难保。”

    刘闯闻听,不禁微微一蹙眉头。

    看得出,这半年来吕布过的似乎不错,甚至包括陈登在内,都有些过于松懈。

    “对了,我此来还有一件事,想要请公子帮忙。”

    “请讲。”

    陈登露出赧然之色,轻声道:“我听人说,今年北海丰收,余粮颇丰。

    而徐州却经历连番变故,如今粮食有些匮乏。温侯有意请公子多多帮衬,能否卖我们一些粮食?”

    粮食?

    刘闯恍然,徐州今年的变故,确实不少。

    他想了想,“不知温侯需要多少粮食?又打算如何购买?”

    “市价谷物一石220钱,我们就依照这个价钱,向公子购买十万斛,不知可否?”

    刘闯闻听,顿时笑了。

    他这一笑,让陈宫也感到有些赧然,脸微微发红。

    220钱一石?

    那都是多少年前的老黄历了!

    在刘闯记忆中,陶谦没死的时候,粮价就已经是220钱,如今已经过去三年,徐州连番经历战火,220钱,恐怕只能买半石粮食。估计,陈宫也觉得不好意思,所以懦懦不知如何是好。

    刘闯想了想,沉声道:“220钱便220钱,既然丈人开口,我怎能拒绝?

    不过我可要先说好,我这粮食,多为蜀黍……所以我会按照谷物计量,还请公台莫要责怪。”

    东汉末年,一石谷物和一石粟米,区别不小。

    一石谷物,约折合13-15斤左右,而一石粟米,差不多是17-20斤上下。

    两者之间的计量单位差距不小。在四五斤左右。刘闯既然同意已220钱卖于吕布。即便是按照谷物计算重量。吕布依旧占了老大便宜。陈宫又怎能拒绝,连连点头,并向刘闯道谢。

    毕竟是一家人,刘闯果然爽快,浑不似那袁术,非但斤斤计较,而且价格忒高。

    有这十万斛粮食,也就是一百五十万斤蜀黍。足以帮助吕布,渡过来年开春之后的难关。

    陈宫和刘闯又寒暄几句,便起身告辞。

    刘闯把他送出大门,看着陈宫的背影,不禁露出凝重之色。

    “孟彦哥哥,何以如此紧张?”

    刘闯回身,轻轻揉了一下诸葛亮的脑袋瓜子,“刘备是一个奸雄。

    此人最善两面三刀,口蜜腹剑的招数。吕布而今放松了对刘备的警觉,我担心弄不好。会被此人所害。”

    “既然如此,何必提醒他?”

    刘闯苦笑道:“而今吕布志得意满。恐怕我就是提醒了,反而会被他怀疑。”

    这个,需要寻找机会才成。

    刘闯想到这里,突然问道:“对了,袁绍使团,抵达何方?”

    “昨夜已绕过淳于,估计今天正午时分,便会抵达。”

    “驿馆可安排好了吗?”

    “哥哥放心,已安排妥当。”

    刘闯点了点头,“这两日,高密恐怕会有些动荡。

    你这几日不要出门,以免受到波及……明天曹操的使团就会抵达,我倒是很想知道,他又有何诡计。”

    说实话,刘闯对曹操,的确是有些忌惮。

    前番刚派了郭嘉前来试探,如今又再次派出使团。

    这说明,曹操对刘闯,是越来越关注……越是如此,刘闯就越是要谨慎,更不要说还有一个田丰,在一旁虎视眈眈。

    一想到要来这么多人,刘闯就感到莫名头痛。

    +++++++++++++++++++++++++++++++++++++++++++++++++++++++++

    正午时分,袁绍使团抵达高密。

    刘闯率陈矫步骘太史慈等人出城在十里亭迎接。

    远远的,就看到一队人马缓缓行来。

    “刘公子,别来无恙乎?”

    袁尚远远看到了刘闯,便催马向前紧走几步,在距离刘闯还有十几步的时候翻身下马,与刘闯见礼。

    “三公子,你怎地来了?”

    刘闯做出一副惊喜模样,紧走几步。

    袁尚笑道:“前次刘公子在于陵助我退兵,我却未能与刘公子当面道谢。

    听闻刘公子大喜,故而才斗胆向父亲恳求,与田先生一同前来,一来是道谢,二来则为讨一杯酒水。”

    袁尚话语间,透着几分亲热之气。

    刘闯连声道不敢,目光越过袁尚的肩头,向他身后看去。

    在袁尚身后,跟随两人。

    一个身着黑裳,外罩一件裘袍。

    一头白发,显示出他已过花甲之年,不过面色红润,精神矍铄,眸光更透着一股深邃之意。

    他手里拄着一根拐杖,见刘闯看过来,便朝他微微一笑。

    “老夫田丰,忝为冀州别驾,听闻刘皇叔少年英武,故而前来一会。”

    说完,他抬起手,与刘闯拱了拱手,也算是向刘闯见了礼。

    虽然话语中,田丰很客气,也表示出了对刘闯的尊敬。但是那藏于言语之间,淡淡的疏离感,却使得刘闯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顿时紧张起来。他可以感觉得出来,田丰对他似乎有些敌意。亦或者说,是一种戒备之意……两人初次相见,田丰的这种戒备,让刘闯感到不妙。

    莫非,他觉察出了什么?

    “孟彦,我来为你介绍……”

    不等刘闯开口,袁尚便拉着他,来到站在田丰身旁一个壮汉身前。

    “此家父爱将韩猛,善使一支开山钺,有万夫不挡之勇。”

    那壮汉身高大约在八尺五寸左右,190公分以上。体格魁梧,膀大腰圆,透出一股子彪悍之气。

    他站在刘闯面前,也仅仅比刘闯低半个头。

    “久闻刘皇叔勇武过人,猛亦极为敬佩。”

    韩猛的声音发粗,带着一口浓浓的冀州口音。

    刘闯微微一笑,朝那韩猛点头。

    韩猛是谁?

    刘闯没太深刻的印象。袁绍手下猛将无数,但真正被刘闯记住的,无非就是河北四庭柱,颜良文丑,张郃高览。至于韩猛?刘闯想不起来是谁。不过看他外表,此人武力恐怕也是在养气巅峰。比之前次刘闯在临淄遇到的眭元进,恐怕犹高出一筹……他对刘闯,似乎怀有敌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