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46章 初会(二)

第146章 初会(二)

    提起应珣,也许知者不多。???但若是提起他的儿子,恐怕很多人都有所了解。

    甚至也许有人不知道应珣的儿子,可如果提起‘建安七子’,恐怕就会有所了然。不错,应珣之子应玚,便是建安七子之一。

    刘闯对这位建安七子之一的父亲,并无太多了解。

    而且,他也没兴趣去了解。

    既然能为司空掾,就已经表明应珣的态度。

    这样的人,想要拉拢绝非一件容易的事情。倒不如结一段善缘,说不得日后能有些用处。

    积雪尚未消融,刘闯来到驿站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一名男子。

    他头戴纶巾,身穿一件用白狐狸皮制成的裘袍,脚下蹬着一双靴子,正在门口和一个小孩子玩耍。

    看年纪,此人也就是二十多岁的模样。

    相貌清秀,目光清澈。

    他并不强壮,体态略显瘦削。

    当刘闯抵达驿站时,这个看上去姿容不凡的青年,居然全不顾身上的裘袍珍贵,和几个小孩子打雪仗,不时出清亮的笑声。刘闯抵达驿站后,那些孩子立刻一哄而散。青年看上去好像不太尽兴,抖落身上的积雪,有些不满的看了刘闯一眼,便朝着那些孩子追了下去。

    不知为什么,刘闯对这个青年,突然产生了浓厚兴趣。

    “方才那人是谁?”

    “回禀公子,此人是天使扈从,名叫贾奉。”

    有驿官上前,恭敬回禀。

    贾奉?

    刘闯想了想,却没有任何印象。

    不过看这个人的举止气度,可不一般啊!

    三国时代。贾姓有不少厉害的角色。但若说最耳熟能详的,恐怕就是贾诩。

    可现在,贾诩还在宛城,并未投降曹操。那么这个贾奉,和贾诩一定没有关系……那么,他是谁?

    刘闯正思忖着,忽听驿馆里脚步声传来。

    原来,是应珣得到消息,知道刘闯前来以后。便匆匆赶来迎接。

    “季瑜先生,这里过得可好?”

    应珣笑道:“一切甚好!我记得几年前,家兄在泰山郡为官的时候,我曾来过一趟高密。不过那时候高密看上去,可是非常冷清。全不似如今这般繁华。刘将军再次治理,的确是非常得当。

    相信曹司空知晓,定会非常高兴。”

    “高兴?”

    刘闯突然笑道:“高兴我倒霉对吗?”

    “啊?”

    “开玩笑开玩笑,季瑜先生不必当真。”

    刘闯说着话,拉着应珣的手臂往驿馆里走。

    刚才他故意那么一句,结果应珣的反应显得有些紧张,也说明了曹操对刘闯。恐怕是非常忌惮。

    不过,那又如何?

    当初我想回家的时候,你派出重兵围剿。

    而今猛虎出闸,你再想让我回去。恐怕也不容易。

    别看刘闯没有见过曹操,但是从他抵达北海之后,已经两次和曹操交锋,足以说明。曹操对他的敌意。第一次,曹操是想要捧杀刘闯。结果正好碰到袁术自立为帝,把那一场风波给揭了过去。等到袁术兵败淮南,刘闯已经在北海国站稳脚跟,所以曹操无奈,只能放下。

    如今,是曹操和刘闯的第二次交手。

    虽说都不是明刀明枪的交锋,可这种暗藏杀机的交手,似乎比之明刀明枪,更让人小心翼翼。

    在驿馆中堂,刘闯和应珣谈笑风生。

    突然,他好像随心问道:“对了,季瑜先生手下,可有一个叫做贾奉的人?”

    “贾奉?”

    应珣立刻道:“确有其人……此人是阳翟人氏,说起来,与公子还是同乡。

    能识文断字,才学不错,只不过为人有些疯疯癫癫,所以不太合群……我也是与他父亲交好,故而才把他带在身边。怎么,莫非他惹了祸事?亦或者冲撞了公子?还请公子能见谅。”

    应珣回答的非常痛快,刘闯当下一笑,“哦,不用误会。

    方才我在驿馆外看到此人,见他气度不俗,故而才开口询问。季瑜先生,不必太过于费心。”

    两人又寒暄一阵子,应珣和他商定回程日期之后,刘闯便起身告辞。

    走出驿馆,刘闯脸上的笑容,突然不见。

    “孔明,你怎么看?”

    诸葛亮一身书童打扮,走上前轻声道:“我觉得,这个贾奉,恐怕不简单。”

    “何以见得?”

    “孟彦哥哥难道不觉得,那应珣回答的太过于痛快了吗?

    我不知哥哥是怎么看,反正我感觉着,他好像是早就已经准备好,甚至猜到哥哥会去询问。”

    “嗯!”

    刘闯轻轻点头。

    “元福。”

    “喏。”

    “立刻派人前往淳于,请陈群先生来。”

    刘闯蹲下身子,拍了拍诸葛亮的肩膀,“孔明,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你可能完成?”

    “请哥哥吩咐。”

    “待会儿,带着元复过来,陪那位贾奉先生,玩耍一回。”

    诸葛亮闻听,哪里还能不明白刘闯的意思。

    他嘿嘿一笑,“哥哥放心,亮明白该怎么做。”

    +++++++++++++++++++++++++++++++++++++++++++++++++++++++++++++

    “公子,难道那个贾奉有问题吗?”

    在回县衙的路上,夏侯兰忍不住问道。

    刘闯摇摇头,轻声道:“我也不知,只是觉得这个贾奉,绝不会像应珣说的那么简单……该死,若非应珣身负天使之名,我定要把那贾奉抓过来。他娘的,那似现在,这般束手束脚?”

    “要不然。末将去把他偷偷抓来?”

    刘闯想了想,摇头一笑,“不急,让孔明先去试探一下,而后再做打算。”

    回到县衙之后,刘闯便开始忙碌起来。

    他离开高密一个多月,也积攒下来许多公务。

    高顺练兵,已经拉开序幕……这练兵可不是一桩容易事,需要花费许多的物资。而高顺呈报上来的物资。数量极为惊人。三千兵马,需要花费的金钱,恐怕可以养活三万兵马还多。

    如此消耗,即便是步骘也不敢轻易审核。

    刘闯看过高顺列出来的清单之后,忍不住咋舌苦笑。

    怪不得吕布的陷阵营。始终只有几百人……按照高顺提供的这份清单,吕布还真无法承受。

    这也是吕布一直急于要一个立足之地的原因。

    他需要这么一块地方,能够得到充足的物资补充……若非刘闯今年屯田丰收,肯定也顶不住如此巨大的消耗。在高顺最后一封呈报里,更提出想要离开高密,前往东莱郡进行操练的请求。

    东莱郡自被刘闯夺下后,并不平静。

    那些溃兵四处流窜。已经形成好几支盗匪。

    同时东莱郡各县豪强,也不太愿意听从刘闯的吩咐,故而屡次抗命,令太史慈感到非常难做。

    让高顺入东莱。倒也是一个解决的办法。

    一来能更进一步的操练,同时还可以担负起剿匪责任,令熊罴军迅成长。

    刘闯拿起步骘列出的东莱豪强名单,上面密密麻麻写的非常清楚。十三县豪强的实力高下。

    以太史慈的性子,若非实在没有办法。他绝不会派人向刘闯求援。

    刘闯仔仔细细看过名单之后,在几家豪强的名字后面打了一个x的记号。

    “元稷!”

    “喏!”

    武安国应声而入。

    “把两份公文,分别送至夷安高顺将军处,以及黄县子义将军之手。

    你到了黄县之后,便在子义帐下听令。同时告诉子义,乡党虽重,也当适可而止。若有人仍不知好歹,可以按照名单上我标记的豪强,一一铲除。单纯怀柔,却比不得软硬兼施。”

    武安国领命而去,刘闯不由得一声轻叹。

    太史慈,有些顾念乡党之情,那些个豪强,也正是这个原因,才会表现的如此强硬。

    可对待这些人,只一味安抚远远不够,必要时必须要流血,这些个豪强缙绅,才会明白好歹。

    子义,乡情太重!

    “刘胖子!”

    屋外传来一声轻呼,刘闯虽然没有抬头,脸上已露出笑容。

    这天底下,叫他刘胖子的只有两个,一个还在临淄,而另一个,已经在高密逗留许久。

    “铃铛,进来吧。”

    刘闯话音未落,吕蓝已走进房间。

    她是在月初时抵达高密,可惜刘闯那时候,受袁谭相邀,并不在城中。

    好不容易刘闯回来了,却忙得不可开交。

    吕蓝嘟着嘴进来,“刘胖子,三姐姐她们都在等你。”

    “等我?”

    “是啊,你忘了,你上次交稿,已经是二十天前了……白娘子饮了雄黄酒显出真身,吓死了许仙……之后就再也没有交稿。你这样可是不成,我娘亲和两位小娘都派人催了好几次。”

    刘闯闻听,哑然失笑。

    他看看天色,也已经不早了。

    于是把手中公务放下,站起身来绕过书案,来到吕蓝身边,“怎恁耐不住性子?走啦走啦,咱们接着说书。”

    ++++++++++++++++++++++++++++++++++++++++++++++++++++++++++++++

    一段惊心动魄的白娘子盗还魂草,救活许仙的故事讲完后,吕蓝陪着麋缳和诸葛亮,意犹未尽的散去。

    虽然,她们很想知道,许仙活过来后,和白娘子会是怎样的结局?

    可她们更清楚,刘闯手中的事情繁多,能够给她们讲这么一段故事,已经是竭尽所能。

    待众女离开之后,刘闯便独自坐在庭院中,看着院中皑皑白雪愣。

    幽州苦寒。需要准备的工作,可是不轻松。

    吕蓝的情况可能好些,她之前在关中生活过,也许能够习惯幽州的气候。但是麋缳、甘夫人、诸葛玲呢?更不要说,从小娇生惯养的荀旦。除此之外,青州和幽州的气候差别很大。

    也许在许多人看来,青州天气已经很冷,殊不知幽州更冷。

    那么从青州过去的人,是否能够习惯当地生活?

    这同样也是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

    刘闯现。身为一方诸侯,他需要考虑的事情,实在太过繁杂。可惜诸葛亮年纪还小,无法放手与他,若不然的话。倒也能为他分担忧愁。粮食问题,可以通过试种蜀黍,也就是高粱来缓解压力。但气候问题,又该如何解决?如果出现大面积水土不服,就可能引来灭顶之灾。

    “来人。”

    “公子有何吩咐?”

    一个糯糯的声音,在刘闯身后响起。

    刘闯回过身来看去,却见杜氏站在不远处。

    “你怎地在这里?”

    “方才三娘子让小婢唤公子用饭。可是见公子想事情有些出神,小婢不敢打搅,故而在此等候。”

    刘闯一拍额头,苦笑一声。

    “对了。我想问一下,你可知道,吴普先生今在何处?”

    “吴普先生前些时候随吕娘子来,而后就去了胶东。说是有一个病例,想去看一看。”

    这家伙去了胶东?

    刘闯沉吟一下。“那待会儿你让人去找一下张九公,请九公到我书房来,我有事情与他商议。”

    “小婢遵命。”

    杜氏说起话来,不紧不慢,声音糯糯的也非常好听。

    刘闯点点头,便直奔中堂而去。吃过晚饭后,刘闯便来到书房,却见诸葛亮和太史亨,已等候多时。

    “孔明,情况怎样?”

    诸葛亮搔搔头,笑嘻嘻说道:“孟彦哥哥,那人似乎没什么特别,我和小亨找到他后,便和他一起游戏。后来他还带着我们去吃东西……我从他口中,可是打听到一个重要的消息哦。”

    “什么消息?”

    “曹操很快,就会对宛城用兵。”

    刘闯闻听,却蹙起眉头。

    曹操要对宛城用兵的事情,虽然很多人不知道,但是对于各方诸侯而言,又怎可能隐瞒住?

    莫说刘闯知道曹操要对宛城用兵,就算他本来不知道,可是近来曹操一系列兵马调动的迹象,无一不表明了他的意图。曹操二次征伐宛城,已经势在必行。那个贾奉告诉诸葛亮这个一个消息,乍听似乎很了不得,可是……

    “那你都和他说了些什么?”

    “我?”

    诸葛亮歪着脑袋,想了想之后道:“也没有说什么,只说了一些琐事。

    对了,他还问我,为什么北海有那么多人种蜀黍?我好像……”

    诸葛亮脸色突然一变,好像醒悟到什么一样,抬起头看着刘闯道:“孟彦哥哥,我上当了!”

    刘闯没有问他上了什么当,二话不说起身,走到书房门口厉声喝道:“衡若!”

    “末将在。”

    “立刻与我点起三百人,随我前去驿站。”

    诸葛亮咬着嘴唇,看着刘闯风一般冲出去,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刘闯心知,定然是诸葛亮在无意中,泄露出蜀黍是高产的秘密……这个贾奉,用一个无关重要的消息,从诸葛亮口中换来蜀黍的秘密,更进一步坐实了刘闯对这个贾奉的猜测……

    这个家伙,不简单!

    他匆匆赶到驿站,却见应珣正在看书。

    “季瑜先生,敢问你手下那位贾奉,如今何在?”

    应珣一怔,连忙起身道:“我正好有些事情,所以天黑之前,让贾奉出城,前往奉高做事了。”

    他说着话,脸上露出疑惑之色道:“刘公子,生了什么事?莫非那贾奉闯了祸?”

    刘闯双眸一眯,盯着应珣。

    半晌后,他突然笑了。

    “没事,我只是想与这位贾奉先生,好好聊一聊。

    既然他已经走了,那我就不客气了……季瑜先生好好休息,闯告退。”

    刘闯说完,转身便大踏步离开驿馆。

    “衡若,立刻持我令箭,前往姑幕……

    告诉魏越将军,就说若遇到贾奉一行人,绝不可放此人走,务必要将他留下。

    若他反抗……”

    刘闯一咬牙,轻声道:“便格杀勿论。”

    “喏!”

    站在驿馆门口,刘闯脸上突然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

    却不知,这贾奉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其实,关于蜀黍高产的事情,刘闯并不想隐瞒太久……连年战乱,百姓流离,粮食已经成为重中之重。如果蜀黍能够推广出去,对天下生民而言,未必就是一桩坏事。大家能吃饱肚子,也就可以避免许多麻烦。刘闯之所以紧张,是他觉得,这个贾奉的来历,绝不简单。

    回到县衙后,迎面就见麋缳过来。

    “孟彦,你干嘛要斥责孔明?”

    刘闯一怔,“我何时斥责过他?”

    “那他为什么闷闷不乐,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偷偷落泪?”

    “这个……”

    刘闯立刻明白过来,忍不住摇头笑了。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缳缳你莫再管这件事,我去找他开解。”

    见刘闯这么说,麋缳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刘闯循着长廊,直奔诸葛亮的住所……诸葛亮已年十七岁,如今独自住在一个跨院。院子不大,一间中堂,两间厢房,显得格外幽静。

    诸葛玲,正站在房门外,轻轻叩门。

    “孔明,究竟生了什么事?”

    “没事,没事……”

    诸葛亮在屋子里大声叫喊,“二姐,你且让我一个人呆着。”

    刘闯走上前,拍了拍诸葛亮的肩膀,示意她离开。在门口站定片刻,刘闯沉声道:“孔明,开门。”

    房门,随着刘闯话音落下,吱呀一声拉开!

    诸葛亮探出头来,看到刘闯,便低下了头,露出一抹羞愧之色。

    刘闯迈步走进诸葛亮的房间,在榻椅上坐下,顺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一本书,翻了两页……

    “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为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他看着诸葛亮,招手示意他坐下,“孔明,已开始读《论》了吗?那你可知道,你犯了什么错?”(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