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45章 初会(一)

第145章 初会(一)

    扬武将军,掌征伐,东汉始置,秩两千石,月俸一百二十斛。

    刘闯早已不是那个对东汉官制全然不懂的菜鸟,经过恶补大汉典章之后,他弄明白了很多事情。

    这扬武将军是个杂号将军,但却主掌征伐。

    别小看‘掌征伐’这三个字,实际上代表着非凡的意义。

    也就是说,刘闯凭此职务,可以四方征伐,奉天讨逆。这可是一个巨大的权力!

    表面上看,这只是一个加官,但实际上,却是朝廷承认的一方诸侯。但凡诸侯,皆有掌征伐之责。刘闯得北海相,坐拥北海东莱二郡,实际上已经成为一个小诸侯。但这种事情你不摆在明面上说,也就什么事情都不会有。可若是放到台面上,势必会引发诸多的动荡……

    “此曹操离间之计。”

    陈矫的反应有点慢,但是却很快醒悟过来。

    此前,他为刘闯感到高兴,因为掌征伐的权力,实在是太过诱人。

    东汉年间,扬武将军有很多人担任过。

    但距离现在最近的一个人,便是如今尚在关中的李傕,他随董卓入洛阳之后,便封为扬武将军。

    与扬武将军同级别者,尚有扬烈将军。

    刘闯得了这么一个封号,就等于正式从台下走到台上。

    袁绍会怎么想?

    我刚封你为北海相,曹操就封你为扬武将军,莫非你刘闯脚踩两只船,想要左右逢源不成?

    到时候,袁绍势必产生误会。

    那么刘闯此前所做的种种努力,也势必将付之东流。

    “季弼!”

    “喏。”

    “我要你立刻赶去临淄,不管怎样。要在两日之内见到荀谌荀先生,把这件事情与他知晓。”

    陈矫马上就明白了刘闯的意思。

    刘闯是要通过荀谌,来向袁绍进行解释。

    相信在这个时候,荀谌绝对会帮助刘闯……

    刘闯想了想,又轻声道:“必要之时,可以请老大人委托三公子向袁公说项。”

    陈矫拱手领命,立刻叫上几名随从,上马直奔临淄而去。

    把这件事处理完毕,刘闯忍不住摇头苦笑。在心里面暗自叹息。

    曹操的手段,好快!

    我这边刚刚与袁绍接上了头,他就使出了招数。离间计这种计谋,就算是看破了也没有用处,这是阳谋。以袁绍那性子。被曹操使出这么一计之后,哪怕知道,也会对刘闯心生芥蒂。

    刘闯不得不说,曹操这条计策,使得高明!

    就好像之前他抹书离间关羽和刘备一样,刘闯很清楚,那条计策未必能够派得上用场。可他相信,不管是关羽还是刘备,心里面都会有一道裂痕,这是人之常情。让人根本无法防范。

    三国演义中,韩遂马超最初合作亲密无间。

    不就是被曹操一个离间计,使得两人反目成仇?

    刘闯坐在大帐中,突然间嘿声一笑。

    “这计策。也不知出自何人之手,毒士未至。想来是那鬼才所谋吧。”

    荀彧设计,光明磊落;荀攸长于随机应变,但总体上也是光明正大的用计。相比之下,曹操手里面两个寒门出身的谋士,程昱和郭嘉,却是手段毒辣,甚至可以说是不择手段,只问后果。

    兖州缺粮时,程昱曾以人肉作为干粮,以充作军粮。

    而郭嘉……

    刘闯忍不住眯起眼睛,嘴角勾勒出一抹古怪的笑意。

    “奉孝老兄,你已经把你的屠刀,祭出来了吗?”

    他相信,这条离间计必然是出自郭嘉之手,因为除了他以外,刘闯实在是想不出来,曹操帐下谁人想出这么一条计谋。高明,实在是高明……这郭嘉可算得上是算透了袁绍的性子。

    不过,你一定不会想到,我并非没有防备。

    刘闯冷笑一声,便站起身来。

    郭嘉,一个在后世被许多人可惜的谋士,甚至被许多人所喜爱。

    刘闯前世也很喜爱郭嘉,不仅仅是因为郭嘉的十胜十败论,更因为郭嘉壮志未酬身先死的悲情。但是,这么一个人物如果成为自己的对手,可就不是一桩令人高兴的事情。就算刘闯再喜欢郭嘉,对他再抱有同情,也不可能容忍这么一个人物,躲在暗处不停的算计自己。

    若不能为我所用,便只能将之杀死。

    刘闯沉吟良久,突然道:“来人,与我备好笔墨。”

    他写了一封书信,命人送去江东。

    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舒服……如果孙策不得死,那么你郭嘉又会是一个什么状况?

    在后世,有一个说法,孙策被刺,死于郭嘉之谋。

    当然这种说法并不准确,也没有人能够证实这种说法。

    但刘闯却相信,孙策之死,与郭嘉绝对脱不了干系。而这原因,正是源自郭嘉对孙策的一句评论。

    “策轻而无备,虽有百万之众,无异于独行中原也。

    若刺客伏起,一人之敌耳。以吾观之,必死于匹夫之手。”

    事实上,孙策也的确是死于刺客之手。

    但刘闯绝不相信,那些刺客,是什么许贡的门客。树倒猢狲散的道理,大家都很清楚。许贡死于今年,也就是建安二年。而刺客伏击孙策,是三年后。你可以说许贡的门客非常忠诚,可刘闯却相信,若没有人在幕后指使,三年时间,就算再忠实的门客,也不会冒此风险。

    唯一可能,是死士。

    这世上并非所有人都是刘勇。

    而事实上,刘勇只有一个,可那许贡,居然聚集了许多门客为他报仇,未免太过于古怪……

    当然了,最重要的是。孙策被刺的时候,正欲和袁绍夹击曹操。

    这一点也让刘闯更加相信,孙策的死,和曹操,和郭嘉,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从‘狮儿不可与之争锋’到‘生子当如孙仲谋’的对手变幻,似乎也说明了不少的问题。

    既然你要害我,那咱们不妨过过手吧。

    刘闯把书信写好,派出信使。

    门外夏侯兰禀报:“启禀公子。刘政求见。”

    +++++++++++++++++++++++++++++++++++++++++++++++++++++++++++++++++

    刘政得袁绍封赏,拜都昌令。

    说穿了,这刘政也就是袁绍在北海国埋下的一枚棋子。

    刘政明白,刘闯也很清楚。

    对此,刘闯并不在意。毕竟他和刘政合作的不错,之前刘政驻守淳于,也的确是给予刘闯不少帮助。

    就目前而言,两人并无太大冲突和矛盾。

    刘闯与刘政进行交谈之后,便随即拜岑壁为北海贼曹,坐镇剧县,协助刘政平靖北海盗匪。如今。已是隆冬,眼看着那些盗匪山贼没了粮食,肯定会四处活动,袭扰地方。也正是需要剿匪的时候。刘政前来,也正是为此事而来,他希望刘闯留下一人,能助他清剿匪患。

    刘闯。也是顺水推舟……

    在剧县停留一日之后,刘闯命周仓和夏侯兰。统帅步骑共九百人,并六百匹战马,启程离开剧县,踏上返回高密的归途。

    就在刘闯抵达剧县的当天,袁谭攻破台县,大败田楷。

    与此同时,袁尚夺取土鼓,轻骑出击,占领历城,将田楷后路截断。

    田楷并两万人,被袁谭困于东平陵,败亡只在早晚。

    不过,就在袁尚整顿兵马,命彭安留守历城,他亲率大军准备前往东平陵和袁谭汇合的时候,却突然迎来了一位客人。

    “子山何以来此?”

    袁尚口中的‘子山’,并非步骘。

    这位‘子山’兄,倒是和刘闯关系也非常密切,是荀谌长子,荀麓。

    “显甫,我此次前来,乃奉家父之命,请显甫你出面,救我家妹夫一回。”

    妹夫?

    袁尚露出愕然之色,有些不太明白。

    荀麓的妹婿,那不就是刘闯?

    说实话,袁尚对荀旦,并不是特别喜爱。他之所以要争夺,更多是因为他看中了荀谌的影响力。换句话说,袁尚对荀旦更多是一种出自政治婚姻的想法,而不是说他有多么喜爱荀旦。

    不过,在见识到刘闯的手段之后,袁尚这个心思也就淡了。

    他和袁谭想的有些不太一样,他觉得,若能得刘闯这么一个助力,必然可以为日后夺嫡而获得优势。他想的比袁谭要深远一些,虽然年纪比袁谭小,但以才干而言,袁尚的确强过袁谭。

    “子山,究竟怎么回事?刘皇叔怎么了?”

    袁尚当然知道,刘闯已经离开齐郡。

    对于刘闯的这个选择,袁尚倒是能够理解……看起来,刘闯并不希望过多涉入他与袁谭之间的争斗。事实上这样很好,袁尚不求刘闯能立刻投靠他,但是也不希望刘闯涉足太深。

    而现在,似乎拉拢刘闯的机会,来了!

    荀麓哭丧着脸,“曹操,要害我妹夫。”

    袁尚越听越糊涂,不禁露出疑惑之色,“子山,你慢慢说,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曹操要还皇叔?”

    荀麓道:“曹操,拜我妹夫为扬武将军。”

    “啊?”

    “我爹听到消息之后,就知道是曹操在害我妹夫。

    只是他脱不得身,所以才让我前来,希望显甫你能出手相助,在袁公面前,为我妹夫美言几句。”

    这些话语中,透出不少信息。

    袁尚心里立刻盘算起来:为何荀谌不找袁谭,而来找我?

    亦或者说,是袁谭不愿意相助?

    嗯,这倒是很有可能……显思那家伙,最见不得别人风头压过他。此前刘闯夺取般阳,解于陵之围,让他颜面无光。嘿嘿,他以为我不知道他的心思吗?一开始他并不想刘闯能解于陵之围,只是想拖延一下时间。没想到刘闯凭着一帮乌合之众。居然大败泰山贼,他心里自然不舒服。

    也就是说,袁谭在嫉妒刘闯?

    袁尚越想,越觉得有此可能……

    他太了解袁谭的性子了,那家伙根本无容人之量。

    如此不就是说,若我帮了刘闯这一回,荀谌和刘闯都会偏向于我?

    袁尚越想,越觉得有此可能,心里不禁乐开了花。不过表面上。他还是作出一副为难之色。

    “子山,这件事我会向家父如实禀报,不过家父最终会是什么态度,恐怕我也确定不得。”

    “我爹说,只要显甫你肯求情。一定没问题。”

    是吗?

    袁尚心里一乐,看起来荀谌对我,还是挺看好。

    既然如此,那就定要设法和袁绍说明此事……袁尚想了想,突然道:“子山,不如这样,你随我回邺城?”

    “啊?”

    荀麓愕然。露出疑惑之色。

    袁尚笑道:“反正这边战事,已经大局已定。

    我留在这里,反而会惹得别人不高兴,倒不如回转邺城。

    刘皇叔这件事情。可不是一桩小事。若我不赶快回去与家父说明情况,恐怕会有什么麻烦。”

    “那,就这么说。”

    荀谌两个儿子,长子荀麓。好吃懒做,属于纨绔子弟。

    相比之下。次子荀匡荀元胤,则比较精明,精通于政务……荀谌对荀麓,一向是非常喜爱,哪怕这个儿子是个纨绔,他也不在意太多。袁尚觉得,和荀麓交好,是拉拢荀谌的一个好办法。

    留在济南国,也没他什么事情。

    难不成袁谭还会把先登的功劳让给袁尚?

    袁尚可以肯定,若他去了东平陵,一定会被袁谭冷落。如此,倒不如回去,把刘闯的事情解决。

    因为在袁尚看来,区区战功,显然比不得刘闯和荀谌更为重要!

    +++++++++++++++++++++++++++++++++++++++++++++++++++++++++++

    建安二年十月,胶东迎来一场大雪。

    刘闯在淳于被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雪耽搁了一日,以至于在第三天,才返回高密。

    没等他喘息一口气,郑玄就带着一个中年男子找上了门。

    “孟彦,你怎地现在才回来?”

    刘闯连忙施礼,请郑玄落座。

    他疑惑的看了一眼郑玄身后的男子,不过并未急于询问,而是向郑玄解释道:“老大人,非我不想回来,实在是今冬这场大雪,令我无法赶路,无奈之下在淳于休息一天今天才赶回来。”

    “你回来也好,季瑜已等你两天,总算是等你回来。”

    季瑜?

    刘闯不由得一怔,抬头看去。

    就见跟着郑玄一起前来的男子,起身拱手一礼,“下官应珣,忝为司空府司空掾,奉司空之命,特来与皇叔印信。今天子拜皇叔为扬武将军,掌征伐,坐镇北海国,平靖四周匪患。

    此扬武将军印,请将军收好。”

    随着曹操奉天子以令诸侯,令出于司空府以来,以往天使仪仗全部从简。

    应珣手捧一银质龟钮将军印,奉到刘闯面前。

    他给的简单,却不代表刘闯会简简单单收下,而是请应珣稍待,命人摆设香案,向西叩拜之后,这才领了将军印。而他这举动,却让郑玄颇为赞成,脸上带着微笑,捻须不语……

    “请季瑜先生稍待几日,我准备一些礼物,还请天使带回许都,为我呈于陛下。”

    应珣倒是没有拒绝,便答应下来。

    与他寒暄几句,刘闯又命人摆酒设宴,款待过应珣之后,这才送应珣返回驿站。

    回到府中,刘闯立刻召来步骘等人。

    他先询问了一下今年的收成,三处屯田,共获粮食六十万斛,能极大程度解决来年粮食问题。

    今年的屯田,说实话规模不大。

    胶州湾因为有移民迁徙,故而断断续续,不过开垦出六万亩田地。

    相比之下,高密、胶东两地的屯田,也因为各种原因,规模和胶州湾相仿。倒是琅琊东武三角区,因为最先开始准备,加之民众集中,所以屯田效果最好,仅一处,便收获二十万斛存粮。

    “来年,要进一步加大屯田力度。”

    刘闯在思忖一番之后,轻声道:“子山,命人把今年的粮食,抽调出二十万斛,屯于下密县城。”

    步骘一愣,“公子,莫非要有行动?”

    刘闯微微一笑,道:“子山,此事你莫追问,总之尽可能抽调粮食,屯放于下密县城。

    另外,你立刻派人,把薛州找过来,命薛文将停泊在胶州湾的海船,绕东莱郡,前往下密港口。同时,还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从现在开始,你要负责从各地收拢流民,屯于下密县城。

    此事,关系重大,尽量不要声张,一切都要秘密进行。”

    步骘心里一动,见屋中没有其他人,忍不住问道:“公子,可是已寻到了安身之所?”

    这家伙果然聪明,从刘闯这些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动作,便猜测到了刘闯的意图。

    “子山以为呢?”

    步骘想了想,用手指蘸了蘸水,在刘闯面前的书案上,写下几个字。

    刘闯瞳孔一缩,旋即站起身来,拍了拍步骘的肩膀,“既然你已经猜出来,我便不再瞒你……我已命子方前去开路,接下来的事情,便交付与你,所有事情,只你和子方二人知晓。

    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这关系到咱们日后的安身立命之处,所以更需谨慎。”

    步骘露出兴奋之色,躬身道:“公子只管放心,我自会妥善安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