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40章 门马为闯

第140章 门马为闯

    ()夏侯兰面红耳赤从府衙中走出,站在台阶上仰天一声长叹。

    王营何许人也?

    不过是一个东莱败将,只因为与刘闯交过手……不对,他应该没有和刘闯有过交手,只是与刘闯部将太史慈交过手,便得到吕虔重视,敬若上宾。虽未立寸功,却坐上骑督的位子。

    夏侯兰被王营羞辱一顿之后,更感颓然。

    他在府衙门口站立片刻,而后牵过坐骑,翻身上马。

    想他夏侯兰,自幼好武,十四岁拜师学艺,三年深山苦练,本以为能够名扬天下,哪知道却处处遭人冷眼。也难怪,夏侯兰xìng子刚烈,又非常骄傲。而他又不是名门之后,更无半点资历。投奔袁绍军中之后,他在袁绍帐下大将淳于琼手下效力,却因得罪了淳于琼,不得不离开河北,投奔曹cāo。适逢曹cāo迎奉天子,夏侯兰自然满心欢喜,来到泰山郡吕虔帐下

    可是……

    即便曹cāo再重视人才,可你夏侯兰一个无名小卒,谁又会真的看重你?

    夏侯兰骑在马上,脑海中突然回响起他下山时,老师说过的一句话:“衡若xìng高洁,然养气不足,恐难成大事。”

    当时夏侯兰没明白老师的这番话,可现在,他似乎明白了一些。

    可越是如此,他就越是心焦。

    他希望出人头地,唯有这样,他才有脸回去拜见老师。

    因为当初他下山的时候,老师并不赞成他离开,反而认为他应该留在山上。再带上一年半载。

    只是那时候的夏侯兰。又怎能明白老师的苦心?

    意兴阑珊。他来到般阳城门口。

    想他一身武艺,却落得个看守城门的结果,实在是心里憋屈。

    一行商队,从城外行来。

    夏侯兰坐在城门口的凉棚下,喝着闷酒,看着那商队通过关卡,往城里缓缓行进。

    “慢着!”

    他突然站起来,大声喝道。

    周围士兵。立刻呼啦啦上前拦住车队。

    夏侯兰大步流星走上前,指着一个坐在车上,身高九尺的魁硕胖子问道:“你是何人?来此何事?”

    那胖子跳下车,手中拎着一口九尺大刀。

    “在下门马,是车队扈从。”

    门马说的一口徐州话,倒是让夏侯兰放松了jǐng惕。

    他上下打量这胖子,总觉得眼前之人的形象,似乎有些眼熟。

    不过,那一口徐州方言似乎有不太符合,更不要说他手中那口大刀。也与传说中不太相符。

    “将军,将军……”

    从车队中行出一个青衫文士。姿容不俗,书卷气颇重。

    他来到夏侯兰身前,忙不迭躬身行礼道:“不知将军拦下车队,有何见教?”

    “你是……”

    “不才陈弼,广陵淮浦陈氏族人。

    此次押送一批货物,准备送往高唐。”

    广陵淮浦,夏侯兰点点头。

    他的确是知道,广陵淮浦有一个陈姓大族,前些时候那陈姓大族还和吕布撕破面皮……大族子弟,果然是气度不凡。夏侯兰的目光便从那门马身上转移过来,与陈弼寒暄两句,见没什么破绽,也就懒得再去询问。

    “你们要去高唐?”

    “正是!”

    “如此的话,恐怕有些麻烦。”

    “啊?”

    “你们去高唐,必走于陵。不过于陵如今战事正紧,你们想要过去,恐怕有些麻烦。”

    夏侯兰说着,朝车队扫了一眼。

    车队不过二三百人的样子,扈从们倒是显得非常jīng壮。

    “你们这些人,若遇到大队溃兵,势必会吃大亏。若听我劝告,最好是绕道而行……从祝阿渡济水,也能抵达高唐。不过路程远了些,恐怕要耽搁十天左右,陈先生你自己考虑吧。”

    夏侯兰虽然骄傲,也要分对象是什么人。

    广陵陈氏,或许算不得天下豪强,但也算是一方望族。

    从名气上,广陵陈氏远比不得颍川陈氏、汝南陈氏或者南阳陈氏,但就而今的声势来说,却是最为响亮。毕竟陈登为广陵太守,陈珪又刚和吕布干了一仗,所以夏侯兰自然听说过。

    陈弼闻听,连忙向夏侯兰道谢。

    “多谢将军提醒,不才自会斟酌。”

    “过去吧……”

    夏侯兰说着,又看了门马一眼,突然笑道:“你这扈从好生魁硕,乍一看,我还以为是那颍川刘皇叔呢。”

    殊不知,陈弼激灵灵打了个寒蝉,脸上带着笑意道:“若如此的话,不才也就不必做这低贱勾当。

    对了,还未请教将军高姓大名?”

    “某家夏侯兰,乃军……此城主骑。

    好了,你们快些过去,堵在城门口算什么事,走走走!”

    夏侯兰有些不耐烦的摆手,示意车队快速通过。

    陈弼看得出来,夏侯兰的心情不是太好,便连忙道谢,转身道:“门马,速速催动车队行进。”

    不过,他却发现,门马脸上闪过一抹古怪之sè。

    “喏!”

    门马脸sè变得很快,马上就恢复平静。

    他躬身与陈弼行礼,而后坐上马车,示意车夫驭车而行。

    +++++++++++++++++++++++++++++++++++++++++++++++++++++++++++++++++

    “公子,方才你听那夏侯兰之名,似有些……莫非此人有古怪?”

    在城中一个客栈里落脚之后,陈弼便拉着门马走到一旁,轻声问道:“若是如此,咱们可以放弃计划。”

    门马。为闯!

    刘闯闻听。摆手笑道:“不必。一切依计而行。”

    “那我这就下去安排。”

    陈弼,正是陈矫。

    他见刘闯没什么变化,就立刻躬身退下。

    “对了,帮我打听一下,这个夏侯兰的状况。”

    “喏!”

    陈矫心中明白,这个夏侯兰,恐怕是不简单。虽然刘闯嘴上说不在意,可是他的举动。已经证明此人,必然有些门道,否则刘闯也不可能如此上心,还专门让他去打探夏侯兰的情况。

    看样子,今天晚上要更小心才是。

    般阳县城的格局,以及规划,在临甾当然会有报备。

    这座城市,如果和临甾相比起来的话,最多就是一个小集镇。但由于般阳地理位置的缘故,城镇基本上是依照着一座军事要塞来进行修建。城墙高厚。若要强攻,少说要一两万兵马方可。但问题是。临甾加起来,也就是那么多人,更不可能把所有兵马都交给刘闯指挥。

    三天cāo练,刘闯没想过要让那三千多人变成jīng兵。

    他甚至没想过能提高他们的士气,更不要说战斗力云云。

    他只希望,能让这些人懂得军纪,听从调遣。想要解于陵之围,最终还是要以奇兵来取胜。

    为此,他在三天时间里,查阅大量情报。

    王营这个名字,刘闯倒不是特别陌生。

    太史慈和黄珍都提到过这个人,若按照太史慈的说法,此人也无甚本领,算不得真正大将。

    刘闯就感到奇怪,王陵不久前才从东莱逃走,怎么摇身一变,就成了泰山贼?

    加之这次泰山贼出现极为诡异,所以很快的,刘闯便意识到,这所谓泰山贼,恐怕就是曹cāo的兵马。

    他把这种可能,与陈矫进行讨论。

    陈矫非常赞成刘闯的推断,并且很快与刘闯设定下了计谋。

    瘸子里挑将军,他从那数千兵马中,挑选出八百名相对jīng壮的男子,并且发现了一个名叫岑壁的偏将。此人武艺比彭安高出不少,颇为骁勇。善用一对大刀,马上步下都算是不差。

    而最关键的,是这个岑壁胆子大。

    要想以奇兵胜之,胆子不大可不成……

    刘闯命周仓和岑壁二人统帅八百兵马,埋伏于城外,而后他和陈矫装作商人,潜入这般阳县城。

    夏侯兰!

    刘闯坐在房间,把那口甲子剑取出,缓缓擦拭了一番。

    盘龙八音椎,他不可能带来,就算是象龙马,也都放在周仓的身边。

    这些兵器实在是太过醒目,看到象龙马和八音椎,恐怕有很多人都可以猜出他的身份来。倒不如用甲子剑,虽然不似八音椎那么顺手,但刘闯这具身体,可是从小便用这口剑来练功。说起熟悉程度,倒也未必逊sè于八音椎。而且在般阳县城里,也不可能进行大规模骑战。

    倒是这甲子剑,更加好用。

    刘闯念叨着夏侯兰的名字,忍不住露出一抹奇异笑容。

    夏侯兰,那不是赵云的师兄弟吗?

    刘闯依稀记得,夏侯兰的确是投靠了曹军,后来在长坂坡与赵云相逢,似乎是夏侯惇的部曲。

    怎么会跑来泰山郡?

    他蹙眉沉思片刻,已经下定决心。

    这个夏侯兰要活不要死,只能生擒活捉,同时还不能打草惊蛇。

    想到这里,刘闯决定,就由他亲自出面,来解决夏侯兰的问题……

    +++++++++++++++++++++++++++++++++++++++++++++++++++++++++++++++++++

    天将晚,夏侯兰溜溜达达,来到般阳县城一条小街的酒肆里。

    这酒肆里做得一手好羊肉,据说酒肆的掌柜,便是冀州人氏,做出来的羊肉也非常合夏侯兰口味。

    他来到酒肆,点了一斤烤肉,要了半斤大饼。

    把烤好的羊肉卷进大饼里面,配上大葱,咬下去满口生香。

    喝了一壶酒,把大饼卷肉吃完,夏侯兰心满意足起身结账。从酒肆里出来。天已经黑了。

    左右看无人。他拐到无人角落里小解。

    东汉时,可没什么公共厕所,大都是在街角无人地方进行方便。

    夏侯兰小解完,一边系腰带一边往外走,忽见前方一人拦住他的去路。

    “你是,门马?”

    夏侯兰一眼就认出来人的身份。

    没办法,刘闯的身形实在太过于醒目,给夏侯兰留下很深的印象。

    刘闯身后背着鹿皮刀囊。甲子剑刀柄在肋下探出。

    他拱手道:“夏侯将军,我家先生有礼物送与将军,还请将军笑纳。”

    夏侯兰一怔,“你家先生……陈先生?”

    “正是!”

    刘闯步幅很大,很快就到了夏侯兰跟前。

    可是,他和夏侯兰距离越近,夏侯兰就越发觉得不对劲。

    他总觉得,他似乎忘记了什么事情,可偏偏一时间又想不起来……眼见刘闯逼近,他猛然伸出手。厉声道:“你给我站住。”

    他想要阻拦刘闯,可却已经晚了。

    夏侯兰伸出手想要让刘闯停下。就见刘闯猛然一探手臂,大手如同铁钳一样一把扣在夏侯兰胳膊上,脸上带着憨厚的笑容,嘴里更说着话:“夏侯将军,我家先生一番好意,还请不要拒绝。”

    “你……”

    夏侯兰已经知道不妙,抬脚想要踹出去。

    哪知刘闯手上猛一发力,夏侯兰一只脚抬起,重心顿时失去,被刘闯一把就扯过来,脚下踉跄,险些摔倒。不等他站稳,刘闯那魁硕身形就靠上来,重重撞击在夏侯兰的怀中。他一只胳膊微微屈肘,正钉在夏侯兰的胸口上,把夏侯兰蓬的一下子甩出去,倒在地上,半天顺不过气来。

    从黑暗中,窜出两个飞熊卫,一把将夏侯兰摁住,一块干布塞进他口中,紧跟着把他绳捆索绑。

    刘闯从腰间拽出一个麻袋,丢给飞熊卫。

    他上前,蹲下身子从夏侯兰腰间扥下他的腰牌,“衡若,多有得罪,待过了今晚,我再向你赔罪。”

    夏侯兰瞪大了眼睛,呜呜呜想要叫喊,却发不出声音。

    刘闯一掌把他砍昏过去,然后两个飞熊卫把夏侯兰装进麻袋里,扛在肩头,迅速撤离。

    从夏侯兰遇到刘闯,到他被打昏过去,前后也不过短短十数息的时间。

    刘闯把夏侯兰的那块腰牌在手里掂了两下,往兜里面一揣,转身大踏步走出小街。街口,陈矫已等候多时。他和刘闯打了个照面,便擦肩而过。

    “我去解决王营,季弼带人埋伏在城外,待城中火起,便夺下城门。”

    “喏。”

    陈矫的声音有些发颤,既有恐惧,又带着些兴奋。

    刘闯和陈矫分手后,便大步直奔县衙而去。这般阳县城一共有两个城门,中间一条大道直通南北,用碎石子铺成,可以并排通行三辆马车。

    不远处,县衙大门灯火通明。

    刘闯在一旁的酒肆里坐下,要了一壶酒,两个小菜,便自斟自饮起来。

    时间过的很快,远处校场中刁斗响起,亥时已至。

    夜禁马上就要开始,远处城门口传来呜咽的号角声响……

    突然,城中一隅窜起冲天火光,并伴随着凄厉叫喊声响起:“起火了,起火了!”

    很快的,般阳县城里,出现了十几处火光。

    刘闯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缓缓起身丢了钱之后,便大步向县衙走来。

    “来者何人,还不止步。”

    刘闯取出夏侯兰的腰牌,大声喊道:“我乃夏侯主骑部曲,城中发现敌踪,小人奉命,特来禀报王将军。”

    “啊?”

    那县衙门口的扈从一听,顿时大惊失sè。

    “随我来。”

    一个都伯模样的男子,领着刘闯就走进下来。

    衙堂上,杯盘狼藉,不见一人。

    那都伯带着刘闯穿过县衙中堂,直奔后院。

    “将军何在?”

    “呵呵,将军吃多了酒,正在屋中与歌姬休息。”

    “请速速代我通报,夏侯主骑派人前来,说城中发现有敌踪,请将军速速决断。”

    刘闯站在都伯身后,仔细打量四周的状况。很显然,这个王营似乎有些大意,后院里不过二十多名扈从,看上去人并不是很多。他在心里面盘算了一下,已经有了计较,双手垂在腰间,从兜囊里摸出几支小枪夹在手指间,缓缓向那与都伯说话的扈从靠拢过去。

    “城中出现敌踪?”

    “正是,并且有好几处地方起火。”

    那扈从听罢,也是心中一紧,用手一指刘闯,“夏侯主骑,果真发现敌踪?”

    “正是。”

    刘闯脸上露出一抹憨笑,脚下一用力,噌的跃出,狠狠撞在那扈从身上,而后身形急退,一脚踹在都伯胸口,把那都伯踹的口吐鲜血,一头就栽倒在地上。

    “不好,有刺客!”

    后院中扈从一见,顿时大惊,连忙蜂拥而上。

    刘闯旋身,六枚小枪唰的出手,正中六人面门……这小枪,是他模仿后世飞镖形状打造而成,为了练习这小枪,他可是整整苦练了半年。只是此前他没有机会使用,今天在这后院中,正好可以拿来练手。刘闯双手如飞,连发十二枚小枪,近半扈从便倒在血泊之中……

    没等那些扈从反应过来,刘闯一手握住刀柄,快步冲上去,猛然一个旋身,甲子剑破开刀囊,划出一道匹练般的刀光,将三名扈从斩于身前。甲子剑在手,刘闯更如同一头猛虎般,大刀翻飞,呼呼作响。只片刻功夫,后院中二十多名扈从,被他杀了一个干净,无一人活命。

    这时候,房门突然拉开,就见王营衣衫不整的走出来,醉眼朦胧道:“发生了何事,怎地如此吵闹。”

    当他看见遍地尸体的时候,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颤,顿时酒醒。

    只是,没等他反应过来,刘闯已经到他身前,伸出手一把扣住他的喉咙,便把王营拎起来。

    “某家刘闯,特来取尔狗头。”

    王营瞪大了眼睛,想要叫喊,可是刘闯那只手掐着他的脖子,令他说不出话来。

    刘闯也不赘言,大手猛然发力,就听喀吧一声响,生生扭断了王营的脖子,把王营尸体丢在地上。

    “啊!”

    屋中,传来两声尖叫,是两个陪宿的歌姬发出声音。

    若在平时,刘闯或许还会怜香惜玉,可是现在……他二话不说,拖刀闯进屋中,也不管那两个歌姬chūn光泄露,一刀一个,斩于榻上。看屋中再无活人,刘闯这才转身从屋中走出。

    长廊上,鲜血流淌。

    他踩着满地的鲜血,顺着长廊来到后院角门旁,打开门,闪身而出……

    此时,般阳城内,火光冲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