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30章 袁氏之邀(下)

第130章 袁氏之邀(下)

    ()太史慈并没有在高密逗留太久,数rì后,他带着荀匡,悄然离开高密。レ思路客レ

    之所以让太史慈带荀匡走,也是事出有因。

    “哥哥而今麾下,人才越来越多。

    但细数下来,除大野叔父与向两位之外,几乎无人是独当一方。即便是徐大哥,也是以协助为主。究其原因,便是哥哥心腹在军中威信太低。主弱仆强,必有大祸。趁现在哥哥的实力还不算强大,应该在军中多安排心腹,以加强对军中掌控,才不失为一劳永逸之法。”

    刘闯闻听,不禁愕然。

    他后来仔细想想,诸葛亮说的也颇有道理。

    的确,他在军中的心腹力量实在太少,是时候进行一些安排。

    在诸葛亮与他谈及此事的第二天,刘闯便下令,将许褚抽调至高顺身边,负责协助高顺练兵。

    刘闯要高顺练出一支jīng锐,那么这支jīng锐,必须要在自己手中掌控。

    三国演义里,许褚是个莽夫。

    可实际上,这厮却是个统军之才,为曹cāo练成虎卫军,可谓军中jīng锐。

    而许褚与刘闯的关系,自然不必多言。刘闯相信,让许褚掌控新军,是一个最为合适安排。

    至于这支新军唤作何名?

    刘闯到目前还没有想出一个合适名字。

    同时,刘闯又下令扩充飞熊卫,将飞熊卫扩充至八百人。

    北海国目前骑军并不多,也就一千多人。刘闯将飞熊卫扩充之后,就等于是把北海的骑军,完全掌控手中。

    这飞熊卫分为两部,周仓和武安国各领一部,为军中司马。

    刘闯将直接掌控这支力量。作为亲军扈从。

    随后,他以陈矫为军师祭酒,将这个摊子,也算是初步搭建成功。戴乾暂领高密令,而陈群……刘闯在思忖良久之后,拜陈群为从事,假安丘令,统帅安丘和昌安两县之地,与高密、东武和姑臧形成有效呼应。自安丘缙绅暴动。魏越对安丘缙绅,实行了极为血腥镇压。

    此前刘闯不愿接手这两县,是因为他手中的力量还不足以把两县控制起来。

    可随着屯田的成功,刘闯手中的粮食将获得丰收,自然有足够的力量。把两县控制在手里。

    对于刘闯的这个安排,郑玄不置可否。

    虽彭璆派人前来抗议,但郑玄却笑着道:“当初便说过将安丘三县借给孟彦,今孟彦接手过来,也算不得大事。倒是彭相未免有些大惊小怪,有失朝廷脸面,更会弱了举的气度。”

    刘闯实力壮大。又与吕布结盟。

    郑玄也就不必在给彭璆好脸sè,直接告诉他,你老实一点吧。

    你那北海相,是看在举的面子上封赏。若不是你当初跟随举。我根就不会与你好脸sè。

    彭璆心中大怒,可是却感到无奈。

    他的名声,的确是很响亮……但是在郑玄的面前,却算不得什么。

    就算是孔融。也不敢在郑玄面前摆谱。更不要说,而今这高密县城里。还有一个陈纪陈元方。

    这些人,都是当世大儒,享誉清名。

    彭璆如果真的激怒了这些人,恐怕这北海相的位子,也难以坐的牢靠。

    对于这么一个结果,彭璆即惊且怒。同时,又感到莫名恐慌……刘闯的势力越来越强大,那么他也就越来越危险。这样子下去的话,用不了太久,刘闯恐怕就会越过汶水,将他赶走。

    别看彭璆嘴上说的强硬,可如果真让他和刘闯火拼,他又不太愿意。

    于是,在这种提心吊胆中,彭璆整rì惶惶然。

    最初他接掌北海相的时候,是兴致勃勃……可现在,他却发现,这北海相之职,是个烫手山芋。

    就在这种惶恐中,时间悄然流逝。

    七月初,刘闯突然借口他一批货物在下密县劫走,也不等彭璆做出解释,便命管亥率部出击,率大军三千直扑下密。同时,淳于令刘政也得到刘闯指示,挥军强渡汶水,屯兵复甑山。

    大战局势,一触即发。

    彭璆吓得惊慌失措,连忙命公沙卢救援下密,同时下令朱虚、营陵和平寿三县集中兵力,屯驻寒亭,做好与刘闯决一死战的模样。可彭璆却没想到,不等公沙卢渡过潍水,郑玄已一封亲笔信送至下密令的案头。

    刘公子此次出兵,非为私怨,实为国事。

    北海相彭璆任用宵小,横行乡里,早有谋逆之心。

    今刘东夷以大汉皇叔之名前来夺取,还请早些开城献降,他绝对不会对下密造成什么伤害。

    不得不说,郑玄虽身无官职,可他这身份,却足以抵得上十万兵马。

    下密令接到郑玄的书信之后,二话不说,便打开城门,出城献降。

    随后,管亥命萧凌在潍水河畔设伏,大败公沙卢。

    而下密的失守,更使得彭璆惶恐不安。就在他提心吊胆,准备要和刘闯决一死战的时候,后钱和薛突然合兵一处,夺取挺县,直逼长广。东莱郡太守管统,则是大吃一惊,忙下令王营出兵援救长广。就在王营出兵之后,太史慈自胶东提兵五千,几乎兵不刃血,拿下卢乡。

    太史慈在东莱郡的名头,可是不弱。

    虽然离家多年,可是他盛名犹在,故而卢乡长不愿与太史慈为敌,弃城而走,不知所踪。

    管统听到太史慈已兵进东莱的消息之后,也是大吃一惊。

    他连忙提兵两万,屯兵曲城。

    东莱郡,地广人稀,两万兵马,可说是集中了东莱郡六成兵力。七月中,管统正yù和太史慈在过乡决战,哪知道徐盛率一支人马,顺沽水逆流而上,兵出阳丘山,出现在管统后方。

    管统连忙回兵想要救援。哪知道却被徐盛伏击。

    两万大军几乎全军溃败,管统在乱军中被杀,东莱郡除东牟、昌阳和观阳三县,尽落入刘闯之手。王营听闻管统大败,也不敢继续和刘闯为敌。他连夜逃出长广,直奔泰山而去,整个东莱郡,再也无人能够抵御刘闯兵锋。七月末,东牟昌阳和观阳三县。亦举城献降……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刘闯兵不刃血夺取东莱郡,令北海国顿时震动。

    原还打算继续观察一段时间的北海国缙绅,也都迅速做出了决定。

    朱虚营陵两县,举城献降。

    屯驻于汉庭的北海兵。也乱成一团麻。

    彭璆眼见大势已去,干脆弃城而走。

    这北海相,谁愿意做谁来做,反正我是不会继续留在北海。

    彭璆这一走,整个北海,便等于尽落入刘闯之手。

    八月,东武屯田丰收。胶东屯田丰收,北海国人欢声雷动。

    而就在大家都沉浸在丰收的喜悦中时,麋芳携带大量蜀黍种子,悄然从高密启程。携带大量钱帛,秘密北上,前往幽州。随行者,还有常胜裴炜等五人。以及奴仆扈从数百人之多。

    只是这时候,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北海东莱两地,以至于麋芳等人的动向,根无人知晓……

    ++++++++++++++++++++++++++++++++++++++++++++++++++++++++++++++++++++

    高密县城中,一派繁华景象。

    随着刘闯屯田成功,高密县城的人口,已经突破五万人,成为胶水和潍水之间,一座大城。

    “这刘闯,倒是有些手段!”

    高密县城一座酒楼里,几个人正坐在一起,看着街道上繁华景象,不禁轻声感叹。

    说话之人,身穿锦袍,头戴高冠,一口浓郁的颍川口音。

    而在他下首,一个壮汉也不禁点头道:“去年我曾来过这里,一派冷清之sè,全不似而今这般繁华。仲治先生,你说此人会答应大公子之邀吗?呵呵,若换做我,恐怕很难同意吧。”

    “所以,你只能为骑督,而不可为大将。”

    壮汉闻听,却不恼怒,反而嘿嘿笑了。

    高冠男子又坐了一会儿,便长身而起,“威璜,咱们走吧。”

    “这就去见刘闯吗?”

    高冠男子微微一笑,“如此去见刘闯,不免有些冒昧。

    不管怎样,他现在也算得是一方诸侯……可我与子奇又有交情,到时候你说是我拜他,还是他拜我?与其如此,倒不如去见见康成公。让康成公出面引介,也可以免去不少麻烦和尴尬。”

    壮汉点头称是,随着高冠男子,便走出酒楼。

    此时刘闯,正在家中摆弄一个投石车模型。

    麋缳、诸葛玲还有诸葛亮太史亨围坐一旁,看着刘闯把一颗小石子放进投石车里,而后一扣绷簧,那小石子立刻飞出去一米远,落在沙盘里的假山之上。

    诸葛玲拿着一张图纸,不时用炭笔在上面涂抹修改。

    半晌后,她突然叹了口气,轻声道:“可惜当年墨家典籍流失太多,不然的话倒是可以拿来做参考。

    公子,我回去再想一想,和费沃商量一下,看看如何修改。”

    刘闯则微微一笑,他看着沙盘上那个投石车模型,颇有些遗憾道:“可惜没有火药,不然倒是可以增加一些威力。”

    “火药?”

    诸葛亮好奇问道:“孟彦哥哥,那是什么东西?”

    “这个……算是一种火器吧。

    我也只知道一个大概,具体如何制作,恐怕还要找人进行研究。这东西制作过程实在太过危险,不过据我所知,许多方士术士都擅长此道……二娘子,你也不必太计较,改进投石车,并非一桩易事,总要经过多次的实验才能够获得成功。所以,别太放在心上,失败乃成功之母嘛。”

    随着刘闯和诸葛玲的交往加深,他对诸葛玲的称呼,也随之发生变化。

    从最初的诸葛娘子,到如今的二娘子……诸葛玲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心里面却是非常高兴。

    她点点头,表示明白。

    不过眼睛却留在那图纸上,一脸沉思之sè。

    “孟彦,这好端端为何要改进投石车啊。”

    麋缳疑惑问道:“莫不成又要打仗?你不是刚夺下东莱郡,又赶走了彭璆,还打算和谁开战?”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刘闯轻轻叹了口气,“我如今占得地方越多,就越是遭人嫉妒。

    偏北海国这地方,三面环敌,我不得不多几分小心……对了,再过几rì,铃铛就要来了……”

    “嗯!”

    关于刘闯的婚事,基上已经有了妥善安排。

    这件事,由郑玄专门cāo持,也就不必刘闯太过费心。

    他如今手头上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屯田丰收,令刘闯安心许多。不过接下来,他要造船,要为以后的事情做计划和打算。同时,高顺已经开始练兵,方方面面的事情,都需要他来处理。

    东莱郡有谁来坐镇,又该如何征兵?

    刘闯而今的危机感非常强烈,眼见就要进入建安二年底,留给他的时间,似乎也越来越少。

    就在众人说话的时候,周仓突然跑来,向刘闯禀报。

    “公子,康成公派人前来,请你过府一叙。”

    “啊?”

    刘闯愣了一下,旋即点头道:“请回禀世父,就说我马上过去。”

    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郑玄一般不会主动找他。

    刘闯换了一身衣服,带着诸葛亮和太史亨,匆匆走出别府,直奔郑府而去。

    他而今对郑府而言,已算是一家人,所以来到郑府之后,他也不需要郑府家人通禀,便径自前往中堂。

    还未进入中堂,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笑声。

    刘闯迈步走进中堂,却见郑玄端坐榻椅上,而在他下首处,还坐着一个华服高冠男子,气度非凡。

    “孟彦,快来见过你仲治叔父。”

    仲治叔父?

    刘闯心里愕然,不过还是听命上前,躬身与那高冠男子行礼道:“小侄刘闯,见过仲治先生。”

    “你就是刘闯?”

    那高冠男子站起来,神sè略显激动。

    他拉着刘闯的手,上下打量一番,突然笑道:“康成公,你看孟彦像谁?”

    “这个……”

    “呵呵,你有没有觉得,孟彦与淮南厉王颇为相像?”

    淮南厉王?刘长?

    刘闯愕然看着这高冠男子,心里暗自奇怪,这个人,究竟是谁?

    郑玄看出刘闯的疑惑,便笑着道:“孟彦,你不必胡思乱想……此辛评辛仲治,与你父亲早年间也颇为友善。他而今在袁公帐下效力,此次是奉袁谭袁大公子之名,邀你前往齐郡一行。”

    PS:非常抱歉,更得晚了。前rì图一时爽快,不想从凌晨开始,便腹泻不止。貌似是肠胃炎,所以……从凌晨到现在,拉了近十次,整个人快虚脱了。一小时一千字的龟速写作,实在是痛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