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25章 芥蒂

    刘备并不是要监视关羽,而是担心关羽激动之下,跑去找刘闯拼命。

    随着吕布在大泽乡大胜张勋,让许多之前轻视吕布,甚至认为吕布已经老去的人,重又警惕起来。

    吕布就算是老了,依旧是那头能够吃人的虓虎。

    越是如此,刘备就越不希望和吕布硬拼。

    他明白,如果他和吕布拼的你死我活,到头来得益的人,恐怕还是曹操。

    没错,曹操似乎很看重刘备。但刘备知道,曹操不过是在利用他,除非他是个毫无野心的人。但刘备没有野心吗?如果他没有野心,就不会动辄拿他中山靖王后人的事情跑出来说。

    堂堂汉室宗亲,混到他这地步,可算不得一件光彩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刘备对曹操,始终存有提防之心。

    可惜他实力太弱,更没有曹操的运道……曹操虽不是汉室宗亲,可毕竟是官宦之后。他老子曹嵩的那个太尉之职,不管是怎么得来,反正曾为太尉。加之曹操出仕早,也就占居了先天优势。比起沦落到要靠织席贩履为生的刘备,曹操的起点,毫无疑问要高出几个层次。

    刘备一边留意吕布和下邳的动向,一面小心翼翼,整备兵马。

    入夜后,他突然得到消息:关平回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刘备惊喜异常。

    只是他心里奇怪,关平是怎么跑回来的?

    于是。他带着张飞,便匆匆赶来关羽的军帐中探望。

    关羽连忙起身。带着关平向刘备行礼,“兄长,你怎地来了?”

    “哦,我方才与翼德在营中巡视,却意外见到坦之回来,所以前来探望。”

    他自然不会告诉关羽,我是因为怕你冲动,所以一直在监视你。哪怕是好意。以关羽的性子,恐怕也会和刘备翻脸。所以,他很委婉的编了一个谎言,至于关羽信不信?反正刘备相信。

    刘备一脸关切之色,拉着关平的手。

    “坦之,却受苦了。

    都是我无能,才累得坦之受辱……”

    说话间。刘备眼圈一红,眼中泪光闪闪。

    关平惶恐不安,连忙拱手道:“有劳主公挂念,此非主公之错,实平学艺不精,才会有此劫难。”

    “对了。坦之是怎地回来?”

    关平倒是没有任何犹豫,“是那刘闯放我回来。”

    “刘闯小儿何来如此好心,居然这么就放你回来?”

    张飞忍不住开口,却顿时惹得关羽父子脸色大变,露出一抹怒色。

    他其实也没别的意思。只是奇怪刘闯为什么会放关平回来。可他这话说的却有问题,就好像关平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刘备的事情。所以刘闯才会把他放回来。

    “翼德,怎地说话。”

    刘备察言观色,哪能看不出关羽脸上不快之色。

    他连忙呵斥张飞,而后笑道:“云长勿怪,翼德有口无心,他只是关心坦之。”

    三国演义里,刘关张桃园结义。

    但根据三国志,所谓桃园结义,其实是罗贯中先生杜撰出来。

    刘关张恩若兄弟,其实彼此间还是存有一些距离。

    关羽看了张飞一眼,沉声道:“刚才我也正在与坦之谈论此事,刘闯居然放他回来,实在是有些古怪。

    喏,他还写了封信与我,我还未看完。”

    关羽倒是心胸坦荡,觉得没什么值得隐瞒,甚至把那封书信主动递给刘备。

    刘备接过来扫了一眼,心里没由来一咯噔。

    那信上的涂抹,看上去极为醒目,更颇为刺眼。

    他偷偷看了关羽一眼,却见关羽面色如常,心里正犹豫着要不要问关羽信上的涂鸦是怎么回事,一旁张飞忍不住道:“二兄,这字倒是好字,可这些涂抹,又是怎么回事呢?”

    关羽一怔,“我怎知道。

    坦之带来时便是如此……呵呵,想来是那刘闯文采不好,所以涂抹修改。我刚才还和坦之说,这个刘孟彦倒是写的一手好字。但说起文采,实在是太差了,写封信也要涂涂抹抹。”

    “真如此吗?”

    关羽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却不想张飞却忍耐不住。

    “翼德,你这话什么意思。”

    “二兄,非我怀疑你……刘闯文采如何,我并不知晓,但我却知道,他曾做过一个小令。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函谷路。望西都,意踌躇,伤心秦时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这小令格调不高,但也颇有韵味。我有些奇怪,能做出如此小令的人,就算是文采不高,也不至于连封书信都写不好。更不要说,他如今师从郑玄,难道不知这样失了礼数吗?

    也正是这样,我才想要想二兄请教。”

    张飞环眼圆睁,直视关羽。

    而关羽那卧蚕眉一挑,丹凤眼微合,打量张飞。

    史记刘关张三人感情深厚,亲密无间。

    但实际上,这三个人三个阶层的代表,就算再亲密,中间也会存有隔阂。

    刘备,一个破落世家子,张飞一个豪强地主。这两人之间的关系,也许更加亲密,因为他们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是一个阶层。但关羽却不一样,那是实实在在,不带半点虚假的普通百姓。因杀人而逃离家乡,四处流浪,靠贩卖枣子为生,社会地位比之刘张,悬殊很大。

    也正是这个原因,张飞对刘备或许是一直非常尊敬,但是对关羽,未必如表面上的敬重。

    三国演义里曾经有这么一个故事。

    关羽斩颜良,诛文丑之后。千里走单骑,古城与张飞相会。

    哪知道张飞一见关羽的面。就要杀关羽,因为他认为,关羽背叛了刘备……如果关张果真如此史书中记载的那么亲密,张飞断然不可能怀疑关羽。甚至在麋夫人和甘夫人出面作证的情况下,张飞还是一意孤行,非要关羽斩杀蔡阳来证明清白……从骨子里,他就不信关羽。

    想想,也很正常。

    张飞和关羽。毕竟是两个社会层面的人物。

    而事实上,从那之后,关张从未有过合作,基本上都是各领各的兵马。

    关羽听到张飞的诘问,脸一沉,“我又怎知是怎么回事?”

    “翼德,云长。你二人都别说了。”

    一看关张两人要掐起来,刘备连忙出面阻止。

    “翼德,这件事与云长并无干系,想来是那刘闯小儿使计,想要离间我等兄弟情谊。

    那小儿狡诈异常,诡计多端。云长是忠厚之人。又怎识得那小儿奸计?翼德,你还不道歉。”

    张飞一脸不高兴。

    不过,他却不能不听刘备的话,上前一步道:“二兄勿怪,是我多心了。”

    “哼!”

    关羽扭头。不理张飞。

    刘备连忙拉着张飞往外走,“云长。你与坦之重逢,父子间必然有许多话要说。

    有什么事情,咱们明天再讲。”

    他拖着张飞走出军帐,大帐里只剩下关羽关平父子。

    “哼,真是岂有此理。”

    关羽怒气冲冲,坐回榻椅上。

    而关平则上前一步,匍匐在关羽面前道:“父亲,都是孩儿惹得祸事,竟中了那刘闯的奸计。”

    关羽脸上的怒气消减几分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坦之,你是我儿,便是犯了天大过错,自有为父一力承担。

    再者说了,这件事也怪不得你。你年轻,经验不足,被那刘闯算计,也不足为奇,当不得事。”

    论年纪,关平可是比刘闯要大……

    关平站起来,欲言又止。

    关羽道:“坦之,你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父亲,孩儿这话听起来可能会不太顺耳,但是……父亲难道不觉得,主公和三叔来的太快了一些吗?”

    “嗯?”

    “孩儿回来的时候,并未见到有人巡营。

    而且孩儿担心为父亲添麻烦,所以一路上也很小心。可孩儿回来没有多久,主公便来了,这说明……”

    “这什么都说明不得。”

    关羽开口就打断了关平的话,沉声道:“坦之,这大帐里只有你我父子,说话可以肆无忌惮。但是出了军帐,你便要说话小心。还有,今日谁在外面值守?主公来了,何以没有人通知?

    坦之,明日你彻查此事,凡今日值守之人,格杀勿论。

    从明天开始,就有你亲率扈从军……还有,你刚才说话太没有礼貌,明日去向你三叔赔罪。”

    “喏!”

    关平不敢再多嘴,连忙拱手应命。

    “好了,下去洗洗,早点休息,明日起来,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关羽挥手,让关平离去。

    他独自坐在大帐里,拿起那部《春秋》读了几行,突然心烦气躁,便看不下去。

    把书放在桌上,目光不经意间,落在刘闯的那封信上。

    他犹豫一下,又把那封书信拿起,在灯下看了一遍。

    其实信里的内容并不复杂,只说是仰慕将军之名久矣,可惜未能与将军结交……云云的话语。

    只是配上那些涂鸦,这封信看上去就显得非常怪异。

    关羽看罢一遍,突然嘿嘿笑了。

    “小儿奸诈,欲离间否?”

    他说着话,想要把书信烧了,可又突然停下。

    关平的话语,在关羽耳边回响:父亲难道不觉得,主公和三将军今天来的太快了点吗?

    “二兄,这信上涂抹,又是怎么回事!”

    紧跟着,张飞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回响。

    一双丹凤眼微合,关羽咂巴咂巴嘴,突然把信折好,收起来。

    他走出大帐,负手而立。

    夜色如墨。看不见月亮和星辰。

    关羽扬起头,发出一声轻叹。

    他仿佛自言自语道:“小儿以为这离间计。可离间我兄弟之情吗?”

    这话,看似是在肯定,但更多的,却像是在询问……

    ++++++++++++++++++++++++++++++++++++++++++++++++++++++++++++++++

    伴随着吕袁之战趋于平淡,曹操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整顿之后,终于耐不住寂寞,起兵讨伐袁术。

    袁术在得知曹操出兵的消息之后,立刻收兵罢战。

    他好像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理由。不再与吕布继续街……

    他命张勋桥蕤守卫蕲阳,而后率部退回淮南。

    吕布在得知袁术退兵以后,也如释重负。

    他也不想和袁术这么死拼,因为他也清楚,如果袁术真要是和他玩命的话,恐怕这一战的胜负,难以估量。如果不是吕布先击败张勋。震慑了袁术,但就说兵力消耗,吕布就顶不住。

    徐州人多,但并不代表,徐州人愿意为吕布效力。

    吕布在下邳征召的兵马,大都是以流民为主。徐州本地人反而极少。

    袁术退兵之后,吕布便准备回转下邳。

    可这时候,陈宫却把他拦住。

    “什么?陈珪造反!”

    吕布是刚知道这消息,顿时大吃一惊。

    “公台,这件事为何不早与我知?”

    “是刘公子吩咐。”陈宫道:“刘公子说。君侯正全力迎击张勋,若知此事。恐心有旁骛。故而他使我与文远暂时隐瞒消息。待君侯击退袁术之后,再行禀报。此外,在袁术出兵之时,广陵陈元龙屡有动作。文远得刘公子的提醒,命公诘镇守淮陵,才使得陈登不敢妄动。

    今袁术败走,君侯士气正旺。

    而广陵守备未稳,君侯可一鼓作气,将广陵拿下,彻底铲除掉陈氏在徐州的影响力,此后定能更加稳固。而且,拿下广陵,与君侯而言,可以扩张领地,说不得还能凭此图谋大业。”

    陈宫越说越兴奋,却没有发现,吕布根本没有听到他后面的言语。

    “公台,你说孟彦是不是不打算回去了?”

    “啊?”

    “他毕竟是在徐州长大,对徐州感情颇深……而今他回不得颍川,会不会想要留在徐州呢?”

    陈宫闻听一怔,立刻明白过来,吕布在担心什么。

    鸠占鹊巢!

    吕布在这个时候,想的不是要扩大地盘,攻占广陵,想的居然是鸠占鹊巢,害怕刘闯占领下邳?

    陈宫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心里更有些失望。

    不过,他还是笑道:“君侯怕是多虑了……且不说刘公子对下邳没兴趣,就算是有兴趣,他靠什么占领下邳?他的兵马,都在北海国,身边除了不足一百人的飞熊卫之外,不过一个书童,几员战将。而下邳确有孝恭与叔龙在,他也不可能夺取下邳。”

    “你怎知他没兴趣?”

    “这个……”

    陈宫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吕布是从并州而来。

    他自幼和胡人打交道,对于这领地的观念,极其强烈。

    陈宫越解释,吕布心里面就越担心。

    更何况,吕布并无大志,也没想过要争霸天下。

    他就像守着他那一亩三分地,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过日子……若早些年,他可能还会兴起争霸之心。可是现在,他实在是没有这个心思。故而,陈宫所谓的‘大业’,并不能让他心动。

    广陵?

    我得来作甚!

    靠着江边,与江东一江之隔,可是四战之地。

    如果我要夺取广陵,不过旦夕而已,唾手可得……但是现在,我还是应该先回下邳。

    想到这里,吕布便拿定主意。

    “公台,咱们收兵。”

    陈宫气得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悻悻离开帅帐。

    他站在辕门口,仰天一声长叹。

    人道说:竖子不可与之相谋!果然不假……

    原以为吕布是一个人物,可现在看来,也是徒有虚名。

    相比之下,刘东夷的年纪尚不及吕布年龄的一半,但是展现出来的城府和手段,却让陈宫赞叹不已。

    “公台,怎地在这里发呆?”

    张辽从外面回营,就看待陈宫站在辕门大纛下,唉声叹气。

    “文远,温侯决意收兵。”

    “什么?”

    张辽闻听这话,顿时急了眼,“此正是夺取广陵的大好机会,温侯何以在这时候收兵?”

    “他……”

    “公台,到底怎么回事?”

    陈宫叹了口气,压低声音道:“我以为,恐怕是君侯担心在外面呆的久了,刘公子会鸠占鹊巢。”

    “怎会如此!”张辽顿足捶胸。

    陈宫道:“文远,一会儿你见到温侯之后,也不要再劝他了。

    你越劝他,他恐怕就对刘公子越猜忌,反而会坏了结盟之事。既然他主意已定,咱们且先回去。

    对了,文远以为,刘公子如何?”

    张辽一怔,想了想,沉声道:“刘公子,可为大事。”

    “我亦如此想。”

    陈宫说完,背着手溜溜达达走了。

    而张辽则呆立在原地,看着陈宫的背影,眉头紧蹙。

    &nb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sp;他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

    与此同时,远在谯县曹府,曹操也正在与郭嘉进行商议。

    对于讨袁之战,曹操没有半点压力。

    那个败家子,根本不足以威胁到他的地位,更白搭了他四世三公的大好出身。

    与袁绍相比,这袁术……根本就是一个傻子。

    “主公讨袁,且不可灭袁。”

    “为何?”

    郭嘉道:“袁术虽为反贼,但他世居汝南,家世极盛,且据寿春,若要灭之,恐非短时可以做到。况且若逼得袁术狠了,他必然与吕布联手……到时候,主公要面对的,便是袁吕刘三人联手。

    况且张绣在南阳虎视眈眈,随时可兵发颍川,不可不防。”

    曹操沉吟片刻,“那奉孝以为,我该当如何?”

    “夺取蕲阳足以,只需震慑袁术,令其不敢妄动即可。”

    “那我攻伐吕布?”

    “也不可!”

    郭嘉想了想措辞,沉声道:“若灭袁术,别先取吕布……然则此时,尚非与吕布交锋的时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