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23章 飞熊

    这是一次凶猛的碰撞!

    希聿聿,两匹战马同时嘶鸣,象龙哒哒哒退出好几步。

    而张飞的坐骑更是凄惨,四蹄发软,眼见着站立不稳……刘闯只觉两臂如受雷击,酸麻不已。张飞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虽紧握丈八蛇矛枪,可握着蛇矛的双手,却颤抖不停……

    才几个月时间,刘闯就变得悍勇如斯?

    张飞不禁心中暗自后悔:早知道是这样,当初拼着被陈到责骂,也应该将此獠诛杀于祖水河畔。

    不过,他也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刘闯气候已成,绝非当初曲阳城外初次相遇时的状况。

    越是如此,张飞心中杀机越盛。

    飞熊卫纵马冲进长街,杀得张飞部曲连连后退。

    “刘闯,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张飞心知大势已去,恐怕王城那边,也遇到了埋伏。

    他大吼一声,拧枪跃马再次冲向刘闯。

    能杀了此獠,也可以为兄长了却一心腹之患。

    张飞声如巨雷,蛇矛枪舞动,呼呼作响,隐隐有风雷声相伴。

    那枪势如同疾风暴雨,将刘闯卷入其中。刘闯也不示弱,盘龙八音椎发出一声声凄厉嘶鸣,在长街上空回荡。八音椎势大力沉,而蛇矛枪快如闪电。一个有高鞍双镫的优势,一个则是抱着拼死的信念。这两人马打盘旋,在长街打在一处。蛇矛枪和八音椎撞击,发出一连串的巨响。罡风四溢。逼得人无法靠近。张飞声如巨雷。连声咆哮,刘闯也毫不相让,大锤翻飞。

    曹性带着人赶到的时候,眼见刘闯和张飞缠斗一处,不由得心中骇然。

    没想到这位刘公子,果然勇力无双。

    以前曾听人说他如何了得,可现在看来……

    温侯若能与此人联手,必能成就大业。

    他心中暗自嘀咕。可长街上刘闯和张飞两人的搏杀,已经开始见出分晓。

    以武力而言,张飞和刘闯不遑多让。

    他是拼命的打法,气势上占居优势,然则刘闯接住高鞍双镫,不断的消磨张飞的气势,一时间不分伯仲。

    人不分伯仲,但马却不成。

    刘闯的象龙马,即便是赤兔也未必能胜过。

    而张飞的乌骓马虽然也是大宛良驹,但是和象龙相比。明显逊色一筹。

    刚开始的时候,乌骓马还能和象龙斗个不相上下。可随着刘闯和张飞都使出全力。两匹马斗得更加激烈。

    你踹我一蹄子,我给你一蹶子。

    乌骓马甩头撞破象龙的脑袋,象龙张口就撕下乌骓的耳朵。

    乌骓马受此重伤,加之承受刘闯八音椎巨力,本就有些支撑不住,希聿聿一声惨叫,前蹄一软,扑通就把张飞从马上甩出去。刘闯一见,顿时大喜,跃马轮椎就要去张飞的性命。

    没错,前世张飞是他的偶像,可如今他们是敌人,刘闯绝不会手下留情。

    那八音椎带着万钧之力,八音殳首更八音齐鸣,嗡的一声砸向张飞。

    刘闯知道,关张赵三个人当中,关羽也许还有招降的可能,但张飞却绝无可能投降。至于赵云,他而今还在公孙瓒手下,所以……也正是因为这样,刘闯从头到尾就没有想过要收服张飞。更不要说,他和张飞之间还有恩怨,两个人绝无半点寰转可能,倒不如杀了干脆。

    这一椎下去,若砸中了张飞必死无疑。

    而张飞从马上栽下来,头尚在发昏,根本来不及躲闪。

    说时迟,那时快,一旁本已跪倒在地的乌骓马,突然间希聿聿一声长嘶,猛然仰蹄站起,低头就冲向刘闯。

    就听噗的一声,八音椎狠狠砸在乌骓马的脖子上。

    那乌骓马被砸的一头栽在地上,四蹄抽出,口中喷用鲜血,显然已没了气息。

    “黑儿!”

    张飞眼见乌骓马为救他丧命,不禁瞠目欲裂,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

    刘闯也被乌骓马的举动惊住了!

    人道马儿是人类最好的朋友,在古时候,更是如此。

    乌骓马倒在血泊中,脖子已经被砸断,可是那双眼睛仍带着无比留恋的光彩,向张飞看去。

    就好像在说: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好……

    “黑儿!”

    张飞从地上抄起一口大刀,就要上前与刘闯拼命。

    就在这时,从白门楼火场中冲出一匹马来,马上一员小将,拍马舞刀,便拦住刘闯。

    “叔父,速走!”

    张飞这时候也清醒过来,他慌忙拉住一匹无主战马,翻身上去,就想要上前与关平联手御敌。

    可关平又如何是刘闯对手?

    一年前,他还能够与刘闯不分伯仲。

    但是现在……

    刘闯也收拾心情,盘龙八音椎呼呼作响,只三个回合,他突然使了个巧劲儿,大锤一顺,让过关平的大刀,顺势用锤杆一拨,就把关平从马上打下来。张飞想要上去解救关平,却被一群人拦住。

    “翼德,休要恋战,咱们走。“

    原来,陈珪从王城落荒而逃,在白门楼下见到张飞,连忙大声叫喊。

    “汉瑜先生……”

    张飞看清楚是陈珪,也大吃一惊。

    在他印象里,陈珪永远都是风度翩翩,仪容整洁的人。

    可现在,陈珪披头散发,狼狈不堪。

    “翼“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德,咱们出去说话。”

    身后,许褚已带人掩杀过来。

    张飞看了一眼关平,又看了看陈珪,一咬牙,领着陈珪就往城门口杀去。

    白门楼的火势已经平息,十数辆辎重车扔在熊熊燃烧。

    火油这种物品,烧得快。灭的也快。

    当时看上去火势惊人。但只有火油烧干。没有其他的引火之物,就会很快熄灭。

    地面上横七竖八倒着被烧焦的尸体,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烤肉的气息。

    张飞领着陈珪从白门楼冲出去,迅速消失在夜色之中。

    刘闯并没有追击,他命人把关平绑起来,却跳下马,走到那匹将死的乌骓马旁边,蹲下身子。

    伸出手。轻轻抚摸乌骓的脸,他眼中闪过一抹哀色。

    象龙似乎也知道,这匹刚才和它斗得异常激烈的同类,已经不成了。

    于是上前用脑袋蹭了蹭乌骓马的脸,口中呼哧呼哧好像在诉说着什么,透出一股子浓浓哀色。

    “刘公子,何不追击?”

    刘闯抬头看了曹性一眼,轻声道:“不过几只丧家犬,何需在意。”

    说完,他拍拍乌骓的脸。“你叫黑儿对吗?

    放心吧,你的主人已经逃走了。”

    那乌骓马呼噜打了个响鼻。从口鼻中喷出一股血沫,便再无声息。

    “是匹好马,把它埋起来,竖块石碑,就说燕人张飞爱马黑儿之墓……如此好马,真是可惜。”

    他显得意兴阑珊,而曹性也不知发生什么事情。

    内心里,刘闯当然想要杀了张飞。

    但他也知道,如果这时候杀了张飞,势必会引来刘备疯狂的报复。

    张飞若没有死,一切尚还好说。

    若张飞死了,刘备势必不顾一切攻打徐州。

    而今下邳兵力并不多,说实话并不是和刘备全面开战的时候。这次击退刘备,想来刘备也要有些顾虑。这对吕布而言,至关重要。吕布需要时间,解决袁术之后,才能腾出手来收拾刘备。

    更不要说,陈珪老儿还夹在其中。

    他既然造反,那广陵陈登,恐怕也不会清闲。

    下邳,实在是经不起动荡。

    他看了一眼已经狼藉一片的长街,摇了摇头,转身上马。

    “曹将军,请你立刻通知文远将军,让他多多小心,广陵陈登。”

    曹性一怔,连忙答应。

    他犹豫一下,轻声问道:“难道,不通知温侯吗?”

    “温侯正全力攻击张勋,若让他知晓这边变故,恐怕会乱了他心神。

    此事与文远将军知晓便可,同时在通知陈先生,就说陈家父子已经造反,让他多多小心。”

    没有杀了张飞,刘闯不觉得可惜。

    但放走陈珪,刘闯是真觉得有些……

    陈珪在徐州的声望太高,如果杀了他,徐州世族豪强势必群龙无首。

    陈登虽然厉害,却终究年轻。

    比之老谋深算的陈珪,陈登显然还差了些气候。

    刘闯感到非常可惜,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陈珪走了,便走了吧……目前的要务,是要稳住局势。

    +++++++++++++++++++++++++++++++++++++++++++++++++++++++++

    天,亮了!

    下邳城的暴乱,也已经平息。

    两千多陈家僮客,被杀了近三分之一,剩下的几乎被全部俘虏,逃离者寥寥无几。

    刘闯带着许褚和诸葛亮,回到驿站。

    一进驿站,就见吕蓝从旁边冲出来,大声道:“刘胖子,刘胖子,外面局势如何?那些反贼是不是跑了?”

    刘闯不禁一阵咳嗽,因为在他身后,除了许褚和诸葛亮之外,还有高顺和曹性二人。

    诸葛亮噗嗤笑出声来,而许褚则嘿嘿直笑。

    高顺还好些,那曹性却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称呼刘闯,而这个人,恰恰是吕布的闺女。

    他想笑,又觉得失礼。

    可不笑,他会非常难受……

    于是他站在刘闯身后,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憋得脸通红。

    “铃铛,休得无礼。”

    严夫人在貂蝉和曹氏的陪同下,走出来,大声呵斥。

    吕蓝看到刘闯身后众人,不由得一吐舌头,满脸通红。扭头就跑回貂蝉身后。

    曹性再也忍不住。捧着肚子大笑起来。

    而严夫人瞪了他一眼。上前盈盈一福,“刘公子,城里一切安好?”

    “请夫人放心,一切正常。

    只是走了陈珪老儿,确是有些麻烦。不过我已派人通知陈先生和文远将军,想来他们很快会有举措。”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严夫人听罢,如释重负长出了一口气。

    昨日。她们听说城中要发生变故,被刘闯接来驿站。

    一整夜喊杀声不断,让严夫人等人提心吊胆。吕蓝好几次想要跑出去看个究竟,但是被严夫人厉声喝止。

    自从上次傅阳城外一战之后,严夫人算是明白了。

    吕蓝学得那些三脚猫功夫,吓唬人还成,若到了战场上,基本上就是个菜。

    也是她运气好,上次遇到了刘闯。

    若换个人,不晓得会是什么结果……所以。严夫人现在对吕蓝看管的非常严。吕蓝不怕她老爹,惟独怕严夫人。虽然有些不太情愿。但是在严夫人的看管下,最终耗时没有闹出什么事情来。不过,她对外面的情况,却好奇的紧。躲在貂蝉后面,一个劲朝刘闯挤眉弄眼。

    只是严夫人在,刘闯总不成不理严夫人,跑去和她说话。

    “孔明,到底是怎生状况?”

    刘闯陪严夫人在外面说话,吕蓝忍不住跑出来,找到诸葛亮询问。

    诸葛亮倒也不矫情,把战况一五一十的说明……

    “什么,那燕人张飞也来了?”

    诸葛亮诧异问道:“你居然知道张飞?”

    “当然了,那家伙最讨厌了。”

    “此话怎讲。”

    “那个人比关羽还要骄横几分,而且总是找爹爹麻烦。

    爹爹让人买了些马过来,他还跑去抢夺……哼,刘玄德这个人最可恶。表面上看去很是仁厚宽宏,他让人来向我爹爹道歉,可是又不肯把马还回来。最后还了几百匹驽马,气得爹爹暴跳如雷。

    孔明啊,我告诉你,越是喜欢做出仁厚之态的人越虚伪……反正,我不喜欢刘备他们。”

    诸葛亮闻听,眉头微微一蹙。

    他倒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对刘备也有些不满。

    这人说来也奇怪,如果诸葛亮没有遇到刘闯,说不定他听了吕蓝的话,会毫不犹豫站在刘备的立场上为刘备辩驳。可现在,他却没有开口,只是对刘备的人品,又多了几分不屑。

    随后,严夫人带着貂蝉吕蓝等人返回王城。

    高顺接手王城防务,而战后的收尾和安抚事宜,则交给曹性。

    问题是,曹性也是个行伍中人。

    打仗曹性在行,可这收拾残局……

    以前,他手下还有个秦谊可以用。但现在秦谊勾结刘备,自然不可能有好果子。虽然曹性没杀他,却把他关进大牢,准备等候吕布回来处置。可如此一来,曹性可就真的有些头疼了。

    无奈之下,他又跑来找刘闯帮忙。

    “公子,不如我举荐一人,说不定可以为公子分忧。”

    陈矫看刘闯也露出难色,于是笑呵呵道:“我有一位好友,乃丹阳人氏,名叫戴乾戴子干。他精于政务,最善处理这些事情。此前我前往江东,与他相识。后孙策渡江,江东动荡,子干与我一同返回徐州,如今就在下邳。之前我还在想,如何向公子引介,不如趁此机会,检验一番?”

    戴乾戴子干?

    刘闯一脸愕然。

    他还真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但陈矫既然举荐,想来此人有真才实学。

    于是思忖片刻之后,他点头答应。

    不一会儿的功夫,陈矫就带着戴乾前来拜见刘闯。

    哪知道,这戴乾见到刘闯,便深施一礼,“久闻公子大名,我一直想要拜见,却苦于无门路。

    今日见到刘公子,乾之幸也。”

    好听话人人都会说,可戴乾这话,却显然是话里有话。

    刘闯诧异道:“子干休要客气,闯一莽夫,得先人余荫方得以立足,何来大名之说?”

    陈矫也觉得奇怪,诧异看着戴乾。

    他知道,自己这个好朋友并不是一个喜欢溜须拍马的人。

    可今天一见刘闯就说出这样的话语,的确是让陈矫感到吃惊……

    戴乾微微一笑,取出一本册子。

    “敢问刘公子,这借贷之法,可是由刘公子所创。”

    “啊?”

    刘闯接过来一看,顿时愣住了。

    那册子上,赫然正是当初他教给吕岱的借贷记账法。不过,刘闯不是财会出身,所以对借贷记账法也只知皮毛。而他手中的这本账册,却显然是经过了改进,看上去似乎更加合理。

    “年初时,我从别人口中听说了这借贷记账法,于是试着使用了一下。

    如此一来,的确是账目清晰很多,而且计算也更加方便。还有,刘公子所造的算筹盘,我也弄来一个。用了几回之后,发现这算筹盘,确是比原来的算筹好用许多,而刘公子所创的口诀,更是巧妙至极。”

    戴乾说着话,从挂在身上的袋子里,取出一个算筹盘。

    说是算筹盘,其实就是算盘。

    这东西是当初刘闯告诉吕岱借贷记账法的时候,顺手鼓捣出来的东西。

    &nb“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这玩意儿制作也不复杂,很快就被吕岱给鼓捣出来,天晓得怎么就流传到了戴乾的手中……

    “刘公子不必奇怪,这借贷记账法和算筹盘,都是年初时,从琅琊传出。”

    “哦?”

    刘闯顿时恍然。

    这估计是和徐奕推广屯田有关。

    这屯田事务,必然参杂有大量数字计算。

    吕岱虽未参与这屯田事务,但想来也会给予徐奕最大的支持。

    毫无疑问,把借贷记账法和算盘传授给徐奕,就是对他最大的支持。而徐奕在使用的同时,也会在不经意间把这些东西推广出去。刘闯万万没想到,眼前的戴乾,居然因此而对刘闯钦佩不已。

    既然有这么一层关系,刘闯自然不会在客气。

    他立刻请戴乾来负责下邳的善后事务,而戴乾,也二话不说,便答应下来。

    “公子,还有一件事,需要你来处理。”

    “什么事?”

    陈矫笑道:“你昨日俘虏了那个关平,又准备如何处置。

    是要杀,还是要招降……曹将军刚才不好开口,毕竟他是被你俘虏,想要询问你的主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