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八十三章 诸葛小儿初成长(一)

第八十三章 诸葛小儿初成长(一)

    一天休整,对于刘闯而言,无疑是至关重要。

    在经历一连串大战之后,兵马需要重新整备。这个一整备却不要紧,让刘闯大吃一惊……

    按照他的想法,连番苦战之后,兵马势必折损甚巨。

    可没想到,在经过彭城、傅阳和白芦滩一连串战斗后,他手中的兵力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许多。

    进入徐州的时候,刘闯有兵马三千多人。

    在彭城,吕岱征召民夫近千人,而后又在郯县征召千人,便有两千人之多。

    麋芳从朐县带来一千多僮客,也并入军中,便是三千人……此前,在傅阳和白芦滩两战,收拢吕布飞熊军战马近两百匹,使得骑军力量,也获得提高。所以总体计算,刘闯兵马已逾五千。

    可是,刘闯却没有感到开心,反而有些淡淡忧虑。

    兵马增加了一倍,但战斗力却远不如先前。

    此前,刘闯手下的兵马是经历过转战江东淮南,又经历过汝阴之战,战斗力已经基本成型。后来虽加入许家庄近千兵马,以及在相县史涣招来的部曲,也没有造成太大影响。这些人,大都是有战斗经历,或许在行军布阵方面有所不如,可若论战斗力,绝不逊色于丹阳兵。

    但是现在……

    兵马增加三千,却大都是以流民和民夫为主。

    刘闯很担心,这些人员加入,非但不会提高战斗力,反而会产生不好的作用。

    所以。在和步骘太史慈等人商议之后。刘闯决定。保持原有兵马的编制,将这些征召来的民夫青壮僮客,单独进行编制。虽然说老兵带新兵,会事半功倍。但那也要因人而定。如果这些新兵是一帮普通的农户青年,刘闯倒是不介意如此变动。可这些人马,由流民和僮客组成。

    说穿了,就是一帮子老油子,弄不好反而会带坏老兵。

    这年头的军队。可不想后世有什么政治思想教育……

    胜利时烧杀抢掠,失败时兵败如山倒,是这个时代绝大部分军队的特征。

    刘闯更没办法教导他们民族大义之类的东西……因为这个时期的中国,家国天下,对于国家和民族的概念,其实还处于一个薄弱阶段。也许再过一百年,提这些东西会更有用处吧。

    太史慈,依旧统帅骑军,萧凌为副将。

    步军方面,由于管亥不在。所以暂由许褚掌控。

    而这个步军,则是指以丹阳兵和许家庄青壮为主体的老兵……

    新军则交由史涣统帅。这也是太史慈和步骘推荐,刘闯方才算答应。毕竟他不了解史涣,可太史慈却说,史涣颇有统军之才。于是,刘闯命史涣为新军主将,徐盛为副将。而后,他又从新军中抽调出一千人,并入辎重营,以刘勇为主将,足以震慑宵小,保证辎重安全。

    把一切商议妥当之后,众人各自领命而去。

    麋芳与刘闯告了假,带着一干随从,准备往兖州一行。

    据说,兖州在今年粮食丰收,所以粮价相对较低。麋芳准备去打探一下情况,而后再做计较。

    对此,刘闯欣然同意。

    他更安排了张承和李伦二人随同麋芳一同前往,负责保护麋芳安全。

    保这一切事情都处理妥当,刘闯有意拜访臧霸。

    只不过,臧霸此人非常小心……在得到昌豨的消息后,他虽然同意放刘闯等人通过开阳,却又城门紧闭,戒备森严,害怕刘闯偷袭开阳。见此情形之后,刘闯也只好把拜访臧霸的念头打消。他那中陵侯之子的身份,或许对有些人有用,但是对臧霸这种人,恐怕用处不大。

    历史上,曹操征伐吕布,臧霸是最早投降。

    这个人非常实际!也许是受当年其父臧戒之事的影响,他更信奉实力,而不是单纯去看名声。

    实力强横时,他自然会知道如何选择。

    当然了,臧霸也会因人而异。

    官渡之战的时候,袁绍也曾招揽臧霸,但臧霸还是非常坚定的站在曹操一边,没有投靠袁绍。

    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才使得臧霸在后来,混的风生水起吧。

    官渡之战?

    刘闯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只是这念头很模糊,而且一闪即逝……

    官渡之战,官渡之战……如果,他想要浑水摸鱼,站稳脚跟的话,官渡之战就是他最后一个机会。不过,计算一下时间,现在才只是建安元年。袁绍北方尚未平定,公孙瓒仍屯兵易京。虽说此时的公孙瓒,已不是当年那个在空亭敢用几十个人和十倍于己的鲜卑人火拼的白马将军,却依旧是一头猛虎,令袁绍不敢小觑。距离官渡,尚有五年,倒可以筹谋一番。

    至于怎么筹谋?

    刘闯现在也不是特别清楚。

    反正,他隐隐觉着,他应该可以在官渡之战中讨到一些好处,可究竟是什么好处呢?

    刘闯开始羡慕曹操,身边竟有许多能臣,可以为他出谋划策……而他现在,虽然说有黄劭步骘和吕岱三人,却明显不足。不管是步骘还是吕岱,可独挡一面,但却无力统筹全局……

    至于黄劭,阴谋诡计或还擅长,但想要独霸一方,单靠阴谋诡计,始终难成大事。

    谋主!

    也许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刘闯的谋主已经足够。

    但是从长远角度来看,他还缺少一个类似于荀彧郭嘉,或者说类似于周瑜诸葛亮这样的人物。

    可这样的人才,或已名花有主,或者还未出山。

    刘闯想要找到更出色的谋主,不但要有足够的实力和名望,更重要的。还是要看他的机缘。

    机缘!

    刘闯忍不住一声长叹:这玩意儿。实在是太过于缥缈了……

    不过。谋主或许难寻,实力和名望,倒是可以想些办法。

    “我欲派人再往颍川一行。”

    刘勇眉头一蹙,轻声道:“孟彦,去颍川有何事情?”

    “我不相信,那钟元常果真无情无义……所以我想派人再去一趟颍川,拜见钟繇;若钟繇还是不肯帮我,那就去找荀家。找陈家……我就不相信,偌大颍川,难道连个有情义的都找不到吗?”

    刘勇闻听,顿时沉下脸。

    他实在是不想让刘闯再去找钟繇,可联想到刘闯的身份,若没有钟繇这些人予以证明,恐怕也难以取信。

    “你打算派谁去?”

    “我也在考虑这件事……若说德行和才干,子山无疑是最合适人选。

    但而今子山衣冠不整,恐怕难以得钟繇招待;况且我这边也离不开子山,所以也颇有些头疼。”

    “让二老爷去。如何?”

    “麋芳?”

    刘勇点点头,轻声道:“说起来。麋芳如今与你也算是一家人,所以断然不会改换门庭。

    他把他的一切,压在你身上,定然会为你尽心竭力。况且他本就要前往兖州探路,正好可以去颍川走一趟。他商贾之身,也不会为人怀疑……更重要的是,他别的不成,口才不错。”

    没错,这么说起来,似乎麋芳是目前最合适的人选。

    “除此之外,我还想找人去一趟交趾。”

    “找士燮吗?”

    刘闯点头道:“若颍川方面无法给我帮助,便只有交州士燮,可以为我正名。”

    “那……你打算派谁去?”

    刘闯搔搔头,看着刘勇,嘿嘿直笑。

    刘勇也笑了。

    他点点头,“说起来,当年我虽老爷的时候,也曾经见过士燮一回……而且此去交趾,万里之遥,途中凶险颇多。若换个文弱之人,恐怕没等到了交趾,就要丢掉性命,还是我去吧。”

    “叔父……”

    “放心,那士燮当是个有情义的,绝不会似钟元常那厮。

    这样吧,我这就准备一下,带张前往交趾即可……不过如此一来,辎重营恐怕要另寻他人统帅。我看,干脆让文向来接手辎重营吧。此人忠直,倒不是那种三心二意之人。且武艺不错,足以震慑住那些个家伙……说起来,文向也是自己人,你何不好好培养他一番呢?”

    “可是新军……”

    “子义和子山都称赞公刘之能。

    若公刘连这些家伙都收势不住,又算得什么本事?我是觉着,你让文向做公刘副将,屈才了!”

    刘闯突然现,他和刘勇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他喜欢把事情往复杂里考虑,而刘勇呢,则会尽量简单的思索。

    史涣的能力究竟怎样?

    刘闯不清楚,刘勇也不是很清楚。

    是太史慈与步骘认为,史涣有这个能力,所以刘闯才委以重任。但是在刘勇眼中,史涣再厉害,也是外姓人。而徐盛的情况则不一样,小豆子虽然出身不好,但是对麋缳确是忠心耿耿。

    在经历过海西一难后,刘勇更收了小豆子做干女儿,还为她取名刘萁。

    徐盛早晚会娶小豆子过门,如此一来,便是自己人。

    这让刘闯不自觉想起三国演义里一个情节,曹操修筑铜雀台后,曾在铜雀台下进行比武,让曹姓族人与外姓武将交锋。乍一看,这似乎是一个无心之举。但仔细想来,未尝不是曹操一种权术在其中。曹姓武将和外姓武将,相互较量,相互制约,在不知不觉中形成平衡。

    唔,这倒是一个展的思路。

    太史慈这些人,可以算作是外姓武将。

    那么徐盛和许褚……许褚和刘闯从小相识,刘勇对许褚还有授艺之恩,也可以算作是自己人。

    嗯!

    这个办法,的确不错。

    “那叔父何时动身?”

    “明日一早,我就带张出。”

    刘闯想了想,便点头同意。

    旋即。他又找来徐盛。把刘勇的意思和徐盛讲述一番。徐盛欣然同意。

    他曾经统帅过辎重营,再次接手,也是轻车熟路……除了人员增加一些之外,似乎并无其他问题。

    就这样,刘闯又重新进行安排,并且把麋芳找来。

    除了让人抄录了族谱之外,刘闯还从书箱中,取出一份当年刘陶上疏汉帝的奏折手本交给麋芳。必要时可以用这份奏折,来增强说服力。麋芳也欣然领命,便返回营帐,进行准备。

    第二天,天刚刚亮,刘闯下令,拔营起寨。

    大军绕过开阳县城,渡过沭水,就算是进入琅琊郡之下。

    与此同时,一封封奏报飞一般送往许都。曹操在得知消息后,也不由得大惊失色。

    “玄德不是说。那刘闯只是一背主家奴,何以是陶公之后?”

    曹操自将大将军一职让与袁绍之后,便自领司空,行车骑将军事。他端坐在司空府大堂上,看着面前书案上,从徐州方面送来的奏疏,也不禁大吃一惊。他抬头看着程昱,半晌后轻声道:“此事,可曾确认?”

    程昱捻着胸前美髯,轻轻摇。

    “司空不必惊慌,这件事如今尚未得到确认,只是徐州方面传来消息。

    此人在徐州,两败吕布,确有些本事。而且看徐州传来的消息,也似乎是想要以此为借口,来掩饰吕布连战连败的尴尬。我倒是认为,这件事未必当真……公不见文若他们都没有反应,想来也无法确认。若非如此,恐怕此刻文若他们已经前来,质问司空何以将闯儿赶走。”

    “仲德所言,倒也有理。

    说起来,此儿的确不俗……之前在汝阴时,我原以为凭文达之能,足以将此儿斩杀,却不成想此儿竟然让文达吃了一个大亏。非但如此,他更在相县让玄德颜面无存,原来玄德妻子,居然被他劫走……呵呵,我就说,玄德何以对此儿恨之入骨,没成想居然是这么回事。

    看他这样子,似乎是要前往北海。

    仲德,你说我是不是让琅琊相萧建,再来试试他的深浅?”

    程昱想了想,摆手道:“那倒不必,他能从汝阴一路闯关夺旗,从汝南杀到琅琊,必非等闲。

    萧建为人虽有才干,恐怕也非其对手。

    不过,此人欲行北海,却也不能让他太过轻松。我记得年初是,北海为袁谭所破,北海相孔融弃城而走,故而北海相一职一直未有任命……司空还不委派一人为北海相,也可对此儿有所牵制。此前孔融在北海颇有声望,而他手下曾有一人名曰彭璆,便是北海人氏……”

    “你是说……”

    “闯儿到北海,若想留在当地,便要受彭璆所制。”

    “若他不肯为彭璆所制,又当如何?”

    “司空怎忘了孔文举?

    他而今为将作大匠,实则无所事事,整日清议抨击朝政……若知彭璆死于闯儿之手,他岂能善罢甘休。到时候,就算那闯儿是陶公之子,恐怕也难以在北海立足。公可将他召回许都,便文若等人,也不会责怪,反而会对司空大加称赞……”

    曹操生就一双细目,听闻程昱这番话,不由得连连点头,表示称赞。

    程昱笑道:“而今危及司空者,在西不在东。

    公即已决定征讨张绣,便不必理会闯儿,且让彭璆与之周旋。待平定张绣之后,又何需惧一闯儿?”

    曹操,深以为然!

    +++++++++++++++++++++++++++++++++++++++++++++++++++++++++++

    建安元年十月,许都一纸诏书,任彭璆为北海相。

    随后,又拜管统东莱太守,行奋武中郎将事。同时,曹操命泰山太守吕虔,严密监视刘闯动作。在一系列命令出之后,曹操的注意力,便转移到宛城,秣兵厉马,准备征伐张绣。

    而此时的刘闯,仍在琅琊郡行进。

    为了整顿新军,刘闯命史涣沿途征讨山贼,故而行军度颇为缓慢。

    不过,为了日后谋划,刘闯却认为这是不可缺少的过程。新军在征讨山贼的过程中虽有伤亡,但是在经过数次搏杀之后,已经不复最初那般散漫。同时,史涣在军中行七禁令五十四斩军法,对军纪大加整顿。在抵达峥嵘谷的时候,虽然新军比不得丹阳兵,却已改头换面。

    至少在刘闯看来,这支新军,已有了一点军队的模样。

    “文向,前面就是莒县,可要祭奠叔父?”

    刘闯抵达峥嵘谷的时候,新军已经在史涣率领下,前往萁屋山围剿当地山贼。

    这也是刘闯准备在进入北海之前的最后一次练兵,史涣对此也非常重视,故而早早就开拔出。

    过了峥嵘谷,就是莒县。

    想当初,徐盛为父报仇,杀了本地豪强满门,不得不南下逃亡。

    便是徐盛自己,也未曾想到会这么快返回家乡,听刘闯这么一说,徐盛也有些心动。

    看他犹豫不决的样子,刘闯忍不住笑道:“文向何需如此纠结,既然回来了,便不能过门不入。

    想来叔父坟茔上的杂草也需要清理一下,正好你也可以带着小豆子,让叔父安慰一些。”

    刘闯说完,徐盛的脸就红了。

    一旁小豆子更低垂螓,恨不得把脑袋埋在胸前。

    麋缳忍不住推了刘闯一下,轻声道:“怎地好好的事情,到了你嘴里,就变了味道?”

    “哪里有变味道?”

    刘闯不满道:“文向这次回来,虽算不得衣锦还乡,但也算是出人头地。

    好歹也是一营主将,难不成还要躲躲藏藏?而且,小豆子和文向也是情投意合,叔父都说了,待到了北海稳住以后,就要为他二人操办喜事。这可是人生大事,又怎能不告之父母?”

    徐盛眼圈一红,颇为感激的看了刘闯一眼。

    而小豆子也少了些羞涩,轻轻‘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下来。

    “就这么说定了,明日一早,我带飞熊卫陪文向前去祭拜长者……缳缳,不如你也去,就当做散心。”

    麋缳顿时开怀,连连点头。

    “既然如此,那咱们同去,同去……”(未完待续)